目前分類:東風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離開蓮淨,其實並不難。孟大爺的船就在水道上,甚至沒有任何守兵,守著水閘的女兵看見他們也沒說什麼,沉默地打開閘門讓他們離開。

    「蓮淨要降了嗎?」一口氣憋在心哩,常碩風忍不住還是問了。

    「殿下請不用擔心,這條水路令狐隗並不知道,順著水道走能到達盧陵鎮,請小心。」守兵沒有回答常碩風的問題,露出的眼眸冷靜只有淡淡的紅彩。

    「蓮舟將軍辛苦了。」平東柳靜靜地微笑,用空洞的眼對著守兵,明明什麼也沒有,卻讓人不敢瞧躲開去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天便當預告~~~~

 

 

    離開蓮淨之後能去哪裡?這是一個直得深思的問題。浮城太遠,平東柳也明白的告訴常碩風,這半年到不了浮城。

    那是否要去肅城呢?太傅一直沒有消息,對於肅城現下的狀況誰也說不準,連采藝藍是否真在肅城也無法確知。

    「去采謠吧。」靠在常碩風懷中,平東柳歪著頭思考了片刻,下了決定。「至少得要先有兵,采謠的殘兵還有三千。」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著蒼白得在月色下泛青的臉龐,眼下有淡淡的黑影,顯得異常憔悴,左臉頰上也還留著被打過後的腫脹傷痕。

    從令狐軍營回來後,平東柳就睡了。儘管蹙著眉,薄唇也不安地緊抿,呼吸顯得太過輕淺混亂,但卻一直沒醒來。

    帶繭的指輕畫過冰涼的肌膚,勾到一束髮,慢慢纏繞在指上,心也跟著莫名扭了起來。

    為何他會說出那句話?看著平東柳不安的睡顏,常碩風也陷入自己思緒裡。為何她會說出那句話?他明知道自己誰也救不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雪白的城牆,在夜裡顯得異常顯眼,特別是牆上的蓮花雕飾,白天並不特別明顯,夜裡就微微的沁出一些光采,像活生生的蓮花一般浮現出來。

    偶爾穿著白蓮戰甲的女兵會從城牆上走過,小心翼翼地往下頭圍成的黑甲軍對偷望,低聲交談幾句,繼續巡邏。

    接著,是一個靈巧的影子,並非穿著戰甲,纖細的身型手上拿著常常的弓,在夜色中安安靜靜的貼著牆垣走動,不停往下張望。

    夜裡的令狐軍營也靜悄悄的,只剩下守夜的護衛,偶爾走過時才聽件戰甲碰撞的聲音。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下含虐身

無法接受請勿進入OTZ


我對自己寫出這種東西深深感到絕望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蓮淨先前的奇襲,成功守住了城,也重創了令狐隗的軍隊。但被惹火的令狐隗並沒有撤軍,還剩下不少的黑甲軍,包圍了蓮淨。

    商旅當然不可能再進城,水道閘門也都封住了,白色的城牆在強光下,耀眼的令人無法直視。

    雖然是貿易大城,蓮淨卻不是一塊肥沃的土地,因為水到佔去一半,另一半的陸地住人就差不多了,勉強稱得上作物的,大概只有菱角跟蓮藕。

    可惜現在的時節,這兩樣東西還不到成熟的時候。若沒有援軍,蓮淨就只剩下投降或是背水一站兩條路可以走。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再瞧什麼嗎?」平滑如絲的聲音,不特別高昂,也不特別顯眼,但卻覺得很雍容華貴。

    年約七八歲的的孩子回頭,清秀的小臉白皙中帶著嫩紅,在枝椏間散下的,帶著微綠的金色陽光下,粉嫩得吹彈可破。

    「您是哪一位?」軟嫩的童音跟化在嘴裡的糖一樣,儘管年紀還小,卻有禮得讓人驚訝。

    「回太子話,小人令狐燾煦。」少年的的臉瞧起來還帶著稚氣,身形卻已經像青年壯碩結實,彎著眼笑咪咪的,跟一身鎧甲的肅殺完全不同。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年近半百,卻像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這太丟臉了……手上有自己射出的白液,已經失去了溫度有些黏黏的,太傅跪在窗下,身體有著高潮過後的痠軟,很陌生的感覺。

    他這輩子恪守聖賢書上所寫的,別說是女色了,他連自瀆的經驗都很少,一來是沒時間心思,二來總覺得骯髒不潔。人之所以為人而不是畜生禽獸,就是不會只懂得淫穢享樂……他不但偷瞧了他人的雲雨情事,還在窗外自瀆……

    怎麼會這樣!

    「我就說窗外有人。」懶洋洋帶點嘶啞,透著不懷好意笑聲的輕語,從太傅頭頂上傳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請到噗浪找唷,可打關鍵字tag
  • 請輸入密碼:

    事情總是發生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間,巨漢儘管勇猛,黑甲軍被他撞得大亂,幾乎沒人敢貿然上前接近他,顯眼的紅銅戰甲在陽光下,閃耀著寒光分不出究竟是戰甲的顏色還是敵人的鮮血。

    以巨漢為中心,未攻上灰甲軍所在丘陵勉強還能維持陣型的黑甲軍,用長槍將巨漢團團包圍,儘管沒能造成什麼傷害,巨漢也依然一副游刃有餘的模樣,但一時半刻卻沒法子接近白馬上的池先生。

    「嘖!」小小咋了下舌,從池先生的地方可以眺望到巨漢正殺紅了眼,黑甲軍若不是丈著還有一些人,恐怕早以在巨漢的攻擊下做鳥獸散。

    策馬躲過一旁揮來的攻擊,接著是一排箭雨襲來。被火紅的石塊逼得接近不了,弩箭的攻擊就便凌厲了,這還不算太超過計畫。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令狐隗是令狐燾煦的么弟,當令狐一族還是一洲之司時,他的軍功已經遠遠超越自己的大哥,偏偏他無法當家做主,就因為他晚了七年出生。

    這簡直不可理喻!令狐家是軍旅世家,當家的人本就應該是軍功最盛的那一個!那應該要是他!而不是那他哪個怕死卻被說成機智的大哥。

    而今,他的大哥成了一國之君,那無上崇高的位置原本也應該是他的!如果不是因為他衝入了長夏京,火燒了皇宮,哪有這麼快得到那九五至尊的位置?

    分明是他的功勞,現在卻連大將軍的位置也沒有,還得被派來公下這軟綿綿、嬌滴滴的女人城!嘖!這種城他手下隨便一個小兵長就足以攻破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請上噗浪找唷,可打關鍵字tag
  • 請輸入密碼:

    真要說,蓮舟將軍的計謀並不複雜,反而非常單純,然而效果卻是出人意料的好。

    「既然大夥兒都想要蓮淨......」打個哈欠,美人揉揉眼昏昏欲睡地道:「那就讓他們要好了。」

    計策是這樣的:東柳碩風兩人到達蓮淨之前,令狐的人馬及昕國五皇子的人馬,就已經在不到五十里外的路上了。

    儘管令狐燾煦有意在不傷到蓮淨價值的狀況下取下蓮淨,但若遇到抵抗也下令狠心屠城。特別是對蓮舟一族的人,絕對不能留下半點活口。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呼蘭還是緊緊抓著孟大爺不放,雖跨上了青竹小道,另一隻腳卻怎麼也沒法子移開小舟,鐵塔一樣的身子抖呀抖的,孟大爺也跟著抖的眼花。

    「呼、呼蘭大人......」咬著牙,孟大爺實在是被抓得頭皮發麻,疼得不行,他可是個細皮嫩肉的商人,連跌倒都有人搶在前頭當肉墊的。

    「對對對對、對不住......」抓著孟大爺的手勁稍稍移去了一點,但還是抖個不停,瞪得眼珠快滾出來的大眼,直盯著涼亭裡懶洋洋縮在軟枕間喝茶的美人將軍。

    「呼蘭大人,請下船。」清統領在一旁顯然有些看不過去,怎麼瞧都像是一頭巨熊在施暴。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進水閘門,兩側各站了四個衛兵,身材纖細但是高挑,身上穿著雪白色的戰甲,大半張臉則被面巾蒙住,只露出一雙眼眸。

    青年小小的吹了聲口哨,最接近他們的女兵立刻投來嚴厲的視線:「哪裡來的?」

    另一邊商船上的人也跟著瞧過來,青年覺得自己瞧見了憐憫的眼光,只是毫不在意地笑笑,推推身邊的孟大爺:「老爺,姑娘將軍在問了。」

    另一邊,裹著白色披風的青年出發細細的笑聲,稍稍往後退到了高大的巨漢身後。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蓮淨城湖多水道多,平地都偏低窪,幾乎沒有高地,居民多數也以水道為主要的交通方式,人人家門前一般就是水道,夏季荷花盛開的時候,一片醉人的翠綠嫣紅。

    除了蓮花以外,大多數還種植了菱角,少數的丘陵則種滿了能榨出染料的植物。

    蓮淨的女人都做了一手好刺繡,也都能將布染出特殊漂亮的顏色,質地細緻、花樣精美,觸手的感覺像流水一樣,一匹素色的錦緞就足以賣上一碇銀。

    即便當前謹國烽火連天,為了蓮淨的織錦、綢緞而甘冒大險的船隻依然絡繹不絕。這十天的路程不但半點也不寂寞,也許還有點擁擠吵雜。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船是他的、酒是他的、錦被是他的,大概這兒沒什麼東西不是他的,偏偏用的人卻不是他,身為主人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東西被一個下流低賤,偷人東西還大辣辣用給主人瞧的痞子皇子。

    虧他還是整個昕國,不!可以說是全天下屬一屬二的大商賈,年紀輕輕已經生意滿天下,凡是能賺錢的生意他沒有不插一手的。

    小至柴米油鹽、大至珍禽異獸船兵火藥,單純如青蔥白菜、複雜如性命交關,全都是他的財庫。

    但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有這樣一天,被五花大綁在自己的船裡,還被當成銀子使用!這群窮酸的盜匪!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就算僅有四個人,依然兵分兩路。太傅先一步離開,臨走前語重心長的對著平東柳交代:「太子,請您無論如何要保重,謹國的血脈只剩您了,千萬不能有任何不測。」

    「請安心,要是有敵人,小爺我會記得擋在你的太子面前。」一旁的常碩風笑嘻嘻地應道,他怎麼會不明白太傅的弦外之音?雖說東柳要讓他當上昕的王,但對太傅及呼蘭而言,復興謹才是最重要的吧!

    溫和的笑了笑,平東柳沒有說話,只淡淡地睞了他眼。

    直到太傅離去,才靠近他,細細嘆口氣:「碩風,別兒戲。」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要去蓮淨,有兩條路能走。一條是走經由肅城的陸路,另一條則是直接由綠江而行的水路。

    「水路方便或是陸路方便?」搖晃著酒杯,很久沒能喝道鹿城來的貢酒,帶點熱辣的琥珀色酒夜滑過喉頭,常碩風滿足地嘆口氣。

    他都快忘了這酒的滋味了,以前陪著母親住在冷宮裡的時候,逢年過節都能喝上一小杯。那時候他年紀還小,母親總是對了水讓他喝,一瞧他嗆咳就愛憐的摟著他拍撫。

    那時後的母親很溫柔,會換用甜美的聲音喚著他的名字,唱歌給他聽。大概就是因為這樣,他從此之後嗜酒如命啊!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身相許?怎麼許?

    看著仰望自己,有著謹國人特有的無暇雪膚、淺色髮絲,就算是落難還是一副燒不開的溫水似的貴公子。如果這就是所謂「太子」的派頭,那他這些兄弟還沒有一個夠人格稱得上「太子」。

    「九皇子?」看來他今天不給個答案是不行了,為什麼這麼堅持?又為什麼找他?

    「碩風。」他搔搔未束的髮,身旁的少女們嘻嘻鬧鬧,幾隻白嫩的柔荑跟著過來撥動他的髮:「好啦!別玩鬧了,讓孟大爺知曉我好好的護院不幹又喝了他一罈酒,就沒下回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