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是他的、酒是他的、錦被是他的,大概這兒沒什麼東西不是他的,偏偏用的人卻不是他,身為主人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東西被一個下流低賤,偷人東西還大辣辣用給主人瞧的痞子皇子。

    虧他還是整個昕國,不!可以說是全天下屬一屬二的大商賈,年紀輕輕已經生意滿天下,凡是能賺錢的生意他沒有不插一手的。

    小至柴米油鹽、大至珍禽異獸船兵火藥,單純如青蔥白菜、複雜如性命交關,全都是他的財庫。

    但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有這樣一天,被五花大綁在自己的船裡,還被當成銀子使用!這群窮酸的盜匪!

    「孟大爺,您別氣了。」始作俑者笑嘻嘻蹲在他身前,劍眉飛揚、微挑的眼角也跟著揚動,滿足地喝著他僅剩不多,采謠來的好酒。

    「哼嗯。」一直到適才,他才被個大嗓門給從迷藥裡吵醒。

    不知道那巨漢怎麼能有這麼大聲音,震得他耳朵發麻,連迷藥的失效了。原本想抱怨,一開口才發現自己的嘴給堵住了,還不只是蒙在唇上,是卡進了唇間往後拉緊,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一時間,他還當自己遇上了歹人......不過現在的情形看來,他也是遇到了土匪。

    巨漢一邊大嚷,一邊跑出了船艙,對著某人叫了太子,又對著某人叫了九皇子......他不知道這天下有能有幾個九皇子,他認識的就不止有一個,可知道他有這艘船的、又知曉這艘船能幹嘛用的人,普天之下只有一個!

    那個土匪!他整個人像包袱團似的給塞在船艙夾板中,手腕腳踝都給綁住了,綁得不緊但非常牢,他怎模樣也掙脫不了,更別說他也沒有足夠的空間掙扎。

    外頭沒有吵嚷多久,巨漢拉著嗓門「銀子銀子」地念了幾句,隱約像是有輕柔的笑聲隨著風吹近他耳裡,是他沒聽過的聲音。

    應該就是大嗓門叫著的「太子」。這個亂世,天下太子何其多,也不知道是哪一國的太子,卻偏偏跟那個該死的不要臉的九皇子攪和在一起。

    又動了下,頭卻撞到船艙木板,隨著一聲鈍響他眼冒金星險些流下男兒淚。

    他奶奶的!

    「孟大爺。」那個土匪身上總是帶著淡淡的酒味......哼了聲,他沒回答......就算他想回答也辦不到,這渾蛋!

    笑嘻嘻的蜜色臉龐,隨著衣袍的摩擦聲,靠近他的臉。手上照例搖晃著酒瓶,帶著清凜香氣的味道,讓他幾乎氣得吐血。

    那可是他僅剩的采謠美酒啊!除了「風月無痕」以外,最上好的美酒!

    叫他別氣?怎麼可能!他幾乎快氣死了!

    「碩風,您不將孟大爺鬆開,是不是不太恰當?」輕緩的聲音與適才的笑聲一模一樣,孟大爺小小的抽了下眉。

    「也是。」仰頭將酒一口氣喝乾,常碩風滿足地吐口氣,才動手扯去孟大爺嘴上的布條。

    「九、皇、子。」嘴角被布條壓得一陣麻痛,似乎連說話都不靈巧了。

    「孟大爺。」揚揚手上的布條,對他吊起的狐狸眼似乎一點也不在意。

    「讓我出來!你這殺千刀的土匪!」狐狸眼幾乎要噴出火,動彈不得的時候,只有嘴能動特別令人生氣!

    「孟大爺,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這點小事就別放心上了。」常碩風一手晃著布條,一手之著頰歪頭瞧著孟大爺,看來沒有鬆綁的打算。

    腰痠背疼......孟大爺實在是不知道要怎麼把這口氣吞下去,他知道眼前這個土匪在等他說什麼,被綁著塞在船艙裡,自尊心事小反正他有辦法討回來,但那種被反咬一口的感覺,讓他怎麼樣也不想順了常碩風的心思。

    「你別想。」他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沒地位的九皇子會同一個「太子」牽扯上的,但沒道理同時把他也扯進來!

    嘆口氣,蜜色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孟大爺,你明白的,無論如何我不能就這樣放你出來。」

    交友不慎!早知道當年就別因為可憐這個差點餓死凍死死在他轎子前的落魄皇子,讓轎夫踩過去就算了!

    「碩風,先讓孟大爺出來吧!」又是那輕輕柔柔,溫水似的聲音,一張白皙秀麗的面孔,帶著淺笑看著他。

    眉又小小抽了下,常碩風稍稍往一旁移動,讓那個「太子」也能蹲在他面前。

    這張臉......孟大爺哼了聲:「亡國太子跟落魄皇子湊在一塊兒當土匪嗎?」

    青年愣了一下,像是沒料到會被他給認出來,但隨即恢復一臉淺笑。「孟大爺識得在下嗎?確實,在下是個亡國太子,讓您見笑了。」

    「喂!你這個銀子怎麼這樣亂說話!」氣急敗壞的怒吼,震得孟大爺耳朵一麻,他冷笑了下,從兩個青年當中的空隙,可以瞧見巨漢努力縮著身子瞪他。

    一群孤臣孽子。「立刻把我放出來,告訴我現在要去哪兒?」

    「孟大爺,你知道我在等你一句話的。」常碩風依然笑嘻嘻的,可是不鬆綁就是不鬆綁,就算孟大爺那雙狐狸眼幾乎冒出火來,他只是一臉可惜地晃著空掉的酒瓶。

    「你這殺千刀的土匪!幫了你我能有什麼好處?九皇子,您可還欠我一屁股酒債!」他是商人不是善人,見到眼前這幾個傢伙他也知道大概發生什麼事,就是砍了他腦袋也絕對不牽扯進去!

    以和為貴、和氣生財,絕不偏袒任何一方,有錢就是大爺,可是他孟樓真的生存之道,沒道理為了一個欠他債的落魄皇子改變。

    「在下會讓碩風成為昕王。」白皙的青年依然帶笑,漂亮的眼眸很快的閃過了一點東西,別人也許會瞧不見,但孟大爺可是全天下第一商賈,就算來不及瞧透,畢竟還是瞧見了。

    冷哼一聲,他瞪了常碩風一眼,晃著酒瓶嗅著殘香的人,對他眨眨眼。

    算他倒楣......都為這落魄皇子開了多少先例了,不差這一個。「我幫,只要你開口,要多少錢我都幫。」

    他不知道眼前這個男人有多想成為昕王,可身為一個商人他知道,若男人願意展翅沒有什麼辦不到的事情。

    「那先多謝孟大爺了。」看著那飛揚的劍眉跟眼眸,孟大爺小小的咋了下舌。

    總算被拉出夾板,也終於被鬆了綁,孟大爺一實還沒法子動,全身痠痛不說,手腳也沒辦法使勁,只能軟綿綿地攤坐著。

    「銀子,你真是好人!」誰是銀子?

    狠狠瞪了站在白皙青年身後、一臉感動的巨漢,狐狸眼翻了翻:「您過獎了,不知哪兒來的熊大人。」

    「我是呼蘭賁孟不姓熊,你喚我呼蘭就好!」爽朗的大笑,巨掌也跟著用力拍了孟大爺好幾下,險些把人從船的這一頭揮到另一頭去。「我是從謹國來的。」

    是諷刺得太難聽懂嗎?孟大爺咳了好幾聲,不只腰疼腿疼頭疼,現在連肩膀都疼。

    「呼蘭大人。」扭著嘴唇笑了笑,他開始後悔答應常碩風。不只是落魄皇子跟亡國太子,他還得跟頭呆頭呆腦的熊在一塊兒嗎?

    「是,要是有什麼危險,請儘管讓呼蘭幫你吧!」巨掌眼看又要朝他的肩膀揮來,孟大爺拼死抬起還發軟發麻的手臂,準確的握住那隻手掌。

    還好,他學過的防身武術還派上了點用場,只是肩膀沒事了,手掌卻一片熱辣,而且被用力的握住。

    「先謝謝呼蘭大人了。」扭著唇角道謝,至於實踐方面就不用了。恐怕,在他預到危險之前,會先被這雙巨掌打死。

    同他握著手,巨漢似乎非常開心,用力搖了好幾下,搖得孟大爺頭昏眼花幾乎吐出來

    他這是招誰惹誰?

    「呼蘭,你去外頭吧!」輕緩的聲音又傳來,孟大爺的臉也扭成一團了。

    「是!」連忙鬆手,巨漢跑出船艙。孟大爺從坐倒,幾乎變成吐倒。

    努立忍著暈眩,他看著白皙青年,實在對那張淺笑感到很不舒服。「謹太子,以後請您多多關照了。」

    不過他是商人,自然明白奇貨可居的道理。天底下,沒有什麼生意是他做不來的。

    「也請孟大爺多多關照了。」淺笑著拱拱手,平東柳伸手扶起臉色蒼白的孟大爺。

    有了渾厚的財力,現在只差兵了。輕抬眼,望了坐在一旁嗅著酒瓶的常碩風,淺淺的微笑似乎多了一點不同,但隨即隱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