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蘭還是緊緊抓著孟大爺不放,雖跨上了青竹小道,另一隻腳卻怎麼也沒法子移開小舟,鐵塔一樣的身子抖呀抖的,孟大爺也跟著抖的眼花。

    「呼、呼蘭大人......」咬著牙,孟大爺實在是被抓得頭皮發麻,疼得不行,他可是個細皮嫩肉的商人,連跌倒都有人搶在前頭當肉墊的。

    「對對對對、對不住......」抓著孟大爺的手勁稍稍移去了一點,但還是抖個不停,瞪得眼珠快滾出來的大眼,直盯著涼亭裡懶洋洋縮在軟枕間喝茶的美人將軍。

    「呼蘭大人,請下船。」清統領在一旁顯然有些看不過去,怎麼瞧都像是一頭巨熊在施暴。

    「我、我我我、我我......我......」好不容易移去一點的力道,加倍抓回孟大爺手上肩上,抖得更加厲害,小舟跟青竹小道都跟著搖盪起來。

    「呼蘭大人!」孟大爺再也忍不住了,他痛得滿臉通紅,髮絲一根根像是要從頭皮裡飛出來似的,眼裡所見的東西都在搖盪。

    他究竟是招誰惹誰?這頭熊幹啥要這樣纏著他不放?他這十天甚至沒跟這頭熊說超過五十句話啊!

    「呼蘭......」嘻地一笑,軟甜的聲音喚得人骨頭都酥了,就是孟大爺在這種痛得沒法子的地獄裡,也忍不住微微心蕩神迷。

    倒是被叫喚的人,身子猛然一繃,幾乎跳起半人高,刷啦的一聲將小舟給踩破了。

    這下可好,失去了一半的立足點,加上巨漢還在發抖個沒完,完全無法保持平衡,勉強僵持了會兒,就往水裡栽下去了。

    「呼蘭大人!」別拖他下水啊!孟大爺瞪著眼驚叫,慌亂中的熊是鬆開了他的肩沒錯,卻改撈住他的腰。

    「鬆手啊!」孟大爺只來得及喊出這一句,清統領雖想伸手拉他,不過在碰到他手臂之前卻停下來了。

    為什麼停下?怨恨地看著清統領歉然的眼神,潑啦!一聲,濺起半人高的水花,孟大爺眼裡只看到一片碧綠中帶著白、嫩紅、粉黃及燦爛的天光,慢慢被淹沒了。

    他不應該答應幫那個落魄皇子!他......他......他根本不諳水性!

    帶著些微泥土味,及清凜香氣的水從鼻腔中灌入,流進了嘴裡,甚至往更深的地方流去。他不由得張口嘴想咳出水,卻只有更多水灌進來。

    腰上的手仍握得死緊,無論他怎麼掙扎都沒有用,腦子裡嗡嗡作響,像是要裂開了。眼裡的天光越來越遠,他知道自己應該要想辦法往上,卻被一直拉著往下沉。

    孟大爺從來也沒想過自己會死得這麼不值得,而且還是克死異鄉。他應該要是在兒孫美妾的環繞下,在柔軟的錦被裡,薰著從柳縣來的頂級薰香,聽著天籟絲竹沉睡一般死去才對!

   從鼻腔嘴裡冒出的氣泡從他眼前飄過,推開了一點碧綠,消失無蹤.....

    突然,一隻大掌摀住了他的口鼻,往下沉的身子被拉著往上浮,臉頰很快碰到菱角葉或其他水生植物的葉子,有些粗糙磨得孟大爺很癢。

    「咳咳咳咳......」空氣灌進來的速度跟水灌進來的速度一般快,孟大爺忍不住嗆咳起來,頭痛欲裂腦子裡轟響得讓他什麼也沒法子想。

    「孟大爺。」這聲音是常碩風的,有些焦急離得很近。

    就算全身無力,他還是努力伸手朝聲音揮去,被一雙帶著繭的手握住。「銀子......咳咳咳......銀子.......丟進水裡咳咳咳咳......」

    「孟大爺!您沒事嗎?」他話還來不及說完,呼蘭震耳欲聾的聲音接貼在他耳邊,轟!一聲讓他什也聽不清楚了。

    「銀子?」帶著哈欠的軟聲慢吞吞地,輕飄飄地,接著是絕色麗顏出現在孟大爺還在飄盪的視線裡。「你對呼蘭真好。」

    聽著那甜滋滋的笑聲,孟大爺緊緊蹙起眉。「蓮......咳咳咳蓮舟將......」

    「孟大爺!您先歇息別說話,是呼蘭的錯,對不住,對不住!」又被巨漢給打斷,孟大爺耳裡七八種聲音轟響成一片,腰還是被緊緊抓著,似乎還因為蓮舟將軍得接近被握得更緊,五臟六腑都快吐出來了。

    「孟大爺,早勸你要識些水性的。」常碩風的聲音不知怎麼的帶上點興味,他只剩翻白眼的力氣了。

    「蓮舟將軍,能勞煩空個地方讓孟大爺歇息嗎?」不疾不徐的輕語最後才加入,孟大爺努力撐開眼,就瞧見那溫水似的亡國太子,靠在常碩風身邊。

    又抽了下眉,他閉上眼。

    「清涵,客房整好了嗎?」蓮舟將軍一句話裡不加上個哈欠似乎是不可能的,聽得孟大爺幾乎就這樣昏睡過去。

    「是,不知將軍要如何安排?」清統領帶點遲疑望著四個客人,房間是有但只有兩間,要怎麼分配可是個大問題。

    「嗯......」撩起淺紅的裙襬,蓮舟將軍一點也不在乎白嫩羞長的腿兒被三個男人瞧見,往小道邊坐下,將腿放進水裡輕搖。「呼蘭,摟這樣緊,是擔心奴家亂來嗎?」

    一聽見她甜甜軟軟的聲音,巨漢又繃起身,孟大爺悶哼了聲,發出作嘔般的呻吟。

    「蓮、蓮蓮蓮舟將軍!呼蘭......呼蘭......什、什麼也沒、沒想!」巨漢猛搖頭,搖得青竹小道都跟著左又搖盪起來,白皙青年有些站不穩,身形才剛晃動就被扶住了。

    「當年那個小呼蘭,都這樣大了。」嘻嘻輕笑,蓮舟將軍細柔的手指壞心的碰了一下巨漢的手臂。

    立即,巨漢摟著孟大爺像被毒蛇猛獸追咬似的,遠遠跳上涼亭屋頂,整張臉白的嚇人。「蓮蓮蓮蓮.......」

    「別擔心,你可是奴家打小瞧大的,那些丟臉事,定會守口如瓶,不同你的心上人說。」蓮舟將軍用腳盪著水,懶洋洋的沒抬頭瞧呼蘭,可呼蘭卻差點從涼亭上摔下來。

    「心心心心、心上人?」誰?呼蘭愣愣地瞪大眼,手上還是緊抱著昏過去的孟大爺。「孟大爺只是朋友,他可是個好人。」

    「誰?」蓮舟將軍微微抬起頭,瑩雪似的肌膚在陽光下完美無瑕,透出晶瑩的微光。

    「孟大爺。」呼蘭乖乖地回答,人還是躲在涼亭上不敢下來。

    「哦,孟大爺哪!」嘻地一笑,蓮舟將軍慵懶地舉起手,微微對呼蘭招了招:「孟大爺家有七個美妾,最愛白肌黑髮的美人,最愛能有好歌藝,身段要柔軟迷人,還得要會耍點小脾氣。」

    「你怎麼知道!」呼蘭拉著嗓門驚叫,高大的身子又縮了一點:「你你你、你明明就會妖術,會讀人心,你你你、你別瞧我的!」

    雖然巨漢縮人一團的模樣很可笑,常碩風也只動了下唇,打量著腳還在水裡,人已經軟在青竹上的美人。

    適才,他心裡想的事情,似乎也讓這懶洋洋、軟綿綿的將軍給一語中的。他不相信有妖術,但......

    「奴家是沒有妖術呀!」

    「那你怎麼會知道我偷吃了蜜蓮藕?還有孟大爺的事!」呼蘭在一旁用力搖頭表示不相信,從小到大他瞧過太多回蓮舟將軍看透人心的事情,不用開口就能給答案,這不是妖術是什麼?

    輕輕用手掩住紅唇打個哈欠,蓮舟將軍露出一臉睏頓:「適才,九皇子一跳上這青竹道,眉頭就動了,定是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呀!」

    一句不長的解說,在哈欠跟幾乎睡著似的呢喃裡,被斷成了好幾句,常碩風都忍不住小小哈欠了下。

    「蓮舟將軍還是一般消息靈通。」已經習慣了,平東柳倒是神色如長,依然笑得溫煦

    「是......」支起臉頰,蓮舟將軍巧笑嫣然:「就是令狐的事情,奴家也知道的一清二楚哪!」

    修長的人影震了下,很快穩住,淺笑依然:「蓮舟將軍打算怎麼對付這十七萬大軍?碩風應該很是介意。」

    矛頭被轉向了自己,劍眉一挑,常碩風笑而不語。

    「太子殿下是為了這半年的事情吧!昕的太子之位。」總算撐起身子伸個懶腰,被那柔媚的眼眸一瞧,常碩風還是有些心動。

    不過,父皇的決定已經傳開了嗎?這蓮舟將軍又知道了多少?

    「不多,頂多知道昕的七皇子搶下了采謠,大敗令狐奎。至於十一皇子則拿下了飛桐郡。」聽著那噥軟笑語,常碩風有種被瞧透的狼狽,卻也不禁佩服。

    「這天下還有蓮舟將軍不知道的事情嗎?」

    美人慵懶地支頰淺笑,隱約地飄了白皙青年一眼。「大概......就是太子殿下的心思了哪。」

    「清統領,勞煩帶呼蘭及孟大爺去歇息。」輕柔一笑,白皙青年依然四兩撥千斤,從不多提一點關於自己的心思。

    「是!」清統領連忙拱拱手,往涼亭走去。

    「蓮淨的兵不打仗嗎?」看著清統領在搖盪青竹道上依然平穩的步履,常碩風挑了下眉。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何必多花力氣呢?多累哪!」蓮舟將軍哈欠了聲揉揉眼,對著露出疑惑神情的常碩風甜甜地笑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