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問題已經接近無解,賽蓮敲敲太陽穴,將盤子裡的半顆馬鈴薯直接塞近迷穀嘴裡,弔著美麗的大眼睛瞪得迷穀一句話也不敢說,默默地垂下頭咀嚼。

  被當成食物討論的兩個男人已經窘迫得無法說什麼,特別是瑟,全身僵硬地坐在位子上,餐巾遮不到的地方都紅得像是火燒般。

  帥昭民倒是很快就恢復鎮定,直接一拳往騰蛇下顎揮過去。

  但是沒打中,電話鈴響了起來,圍繞在桌邊的幾個人同時從椅子上彈起,就連迷穀都露出緊張的神色。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除了「幹!」之外,帥昭民不知道自己還能下什麼評語,真的就是幹!

  餐桌很寬敞,就算圍著七個人,每個人依然能保有屬於自己的勢力範圍,桌上擺放著他跟瑟不久前完成的幾道菜,樣式不是非常豐富,份量卻極為驚人。

  比如說那道水晶沙拉,各式切碎的蔬菜在透點薄荷綠的果凍包裹下,像寶石一樣非常美麗,一般是做成像到扣的飯碗那樣的半圓形,宴會上就會是攪拌盆大小的半圓形。這樣大小的水晶沙拉現在餐桌上有三個,其中一個兩分鐘前被吃光了,第二個已經消失五分之一。

  當然,桌上不只水晶沙拉,還有蔬菜千層麵、燻雞肉火腿三明治、白魚鳳梨披薩、綜合蔬菜披薩跟水煮馬鈴薯一籃。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當然永遠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除非主人希望他這麼做。當然,他的主人不會這麼命令他,除非哪天他真的活膩了,搶走主人嘴上咬的乾果仁蛋糕。

  所以他回了一個活力十足的微笑給莫瑞,皺了下鼻子。「你認為我是那種傻瓜嗎?慶忌少爺加上朱雀少爺,可能還會加上你。」

  「你知道我不幫主人殺人。」莫瑞皺了下眉,聲音有些乾澀不以為然。「你打算吃點小點心嗎?還是急著要回去?」

  「要去看看騰蛇少爺跟迷穀小姐嗎?」並不正面回答,維托要著用手拍拍比自己高出不少的莫瑞肩頭,接著捏了捏觸感結實的肌肉。「你變壯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維托並不喜歡美國,但要問他喜不喜歡義大利,這也很微妙。只能說,主人在的地方就好,至於是哪一國......只要甜食不難吃,他至少不會討厭。

  這一點美國就很糟糕。

  當然,好吃的甜食也是有,只是不多價錢也高,而且充滿了太過甜膩的味道。甜點雖然是甜的,但也不能甜得像是準備謀殺螞蟻,那是生化武器才對。

  相較之下,義大利的甜食,特別是羅莎琳的店,甜食不但種類繁多,而且味道完美,光這一點他就不想離開義大利。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uscusu是西西里島的鄉土菜,充滿阿拉伯風味,主要的材料是semolina粉,不做成通心粉的模樣,而是弄得有點像米飯那樣的形狀,接著拿去蒸熟。

  配料部分,則是將蔬菜、肉類或魚類混合在一起熬煮,最後拌在一塊吃。

  這是一道頗為耗時的菜色,就算是在西西里島上,一般家庭也已經不太會做這道菜,但餐廳倒是一定會供應。

  出門在外,又是從小吃習慣的菜式,滿屋子除了瑟這個阿拉伯人以及帥昭民這個台灣人以外,所有的義大利人都露出了期待的神情。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仗著有擋箭牌,帥昭民完全不把幾乎用眼神在砍他的男人放在眼裡。很大方地貼著瑟,不時碰碰那頭美麗的黑髮、柔韌的腰甚至是帶著薄紅的臉頰。

  熟知饕餮脾氣的幾個人都噤若寒蟬,連老是闖禍的迷穀都很乖的坐在沙發上看自己的腳背,動都不敢隨便亂動。

  那雙沉靜到略顯空洞的灰眸,這輩子肯定沒這麼生氣蓬勃過,光只是瞪視著那無言的壓力就夠讓人不敢大口喘氣了,還談笑風生呢!偏偏就是有人能視若無睹,不斷用大家聽不懂的中文跟瑟聊個沒完。

  最糟糕的是,瑟顯然也很開心。深邃的黑眸裡閃著光彩,也不時會觸碰帥昭民的髮絲、肩膀或那雙很漂亮優雅的手。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用一觸即發來形容對瞪的兩個男人,顯得有點力道不足,但用熱戰正酣又還沒到那樣的地步,卻適切的也許是廚師與偷魚貓之間的對決。

  儘管那是一個只會吃的廚師,跟一隻有主人的貓。

  騰蛇進門後很體貼的幫瞠目結舌的維托關上門,隨手又抽出菸盒咬上菸。「帥律師,我以為你不應該對這種情況有這麼大的反應,不過就是做愛。」

  「是廝磨。」饕餮不以為然地更正,灰眸緊緊盯著帥昭民鏡片後的黑眸,得到同樣有力的回瞪。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聲音停了耶!」雖然縮在客廳裡,迷穀卻一直拉長了耳朵偷聽廚房裡的動態。

  半開放的空間隔音效果並不好,大戰的實況幾乎是毫無遮掩地讓客廳裡的幾個人都臉紅心跳。

  「瑟的聲音真的好迷人呀!」拍著紅通通的小臉,迷穀用力吐出一口氣,帶著小小的羨慕。「不知道我能不能也發出那麼好聽的聲音耶!」

  總是優雅自制、完美有禮的彼得,猛地發出一聲悶咳,賽蓮則不客氣地哈哈大笑。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眼前是一片漆黑,只有女子熟悉纖荏的身影,遠遠地在他觸碰不著的地方,散透著真珠般的潤光。

  他張口想喊,卻發不出聲音,最後只能淚眼模糊地瞧著不再對自己開口,越走越遠的母親,他使勁啃咬自己的薄唇。

  連娘都不要他了嗎?不,娘打從一開始就不要他了吧!他心裡明白的,非常明白,儘管疼他,娘仍選擇了父皇,他同娘一般傻……傻得連自個兒都賠下了,到頭來手裡握著的,不過是一場空夢。

  再傻再愚蠢也該懂了,他害死了多少人?從離開原本居住的小院之後,他身邊的人已經一個也不剩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該如何自處才是?

  平沙公公並沒有久留,確認離非沒有另外的交代,默默地退下了。

  離非茫然地看著平沙公公退開的身影,最後消失在黝暗中,他縮起肩顫抖了起來。

  他究竟該如何自處才是?若是兩個多月前,也許他會開心,成為男寵是不是就代表了,臨心裡終於確確實實有了他?願意給他一個位置,不再讓他尷尬。又乾澀地苦笑了聲,原來他過去是如此癡傻。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