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毒的並不只皇上,匆匆趕來的月太醫處理好嘔血暈厥的皇上之後,接著就是把雲似跟傻笑的離非拎到面前,各讓他們吞了一顆藥丸。

  皇后的手段一直令人謹慎畏懼,不虧是當年與皇上相互扶持奪下皇位的女子。一走明一走暗,當兩人目標相同時的確是最好的夥伴,可出了歧異時,哪一個都是麻煩的敵人。

  在餃子與茶水裡各自放了輕微的慢性毒,但若混用的時候卻會變成猛毒。不得不說掌握得恰到好處,就是身為太醫月道然也不一定能拿捏得如此之好。

  就算只服用其中一樣,長久下去身子也會被消耗殆盡。皇后自然不可能只在餃子與茶水下毒,也不會只有今日一次。

  身為后臨運的至交好友,月道然心裡除了擔憂,只有更加擔憂。既然皇后決定對離非下手了,皇上會保著離非多久?當年的魯婕妤,甚至得到一個車裂的結果。

  看出雲似眼裡的疑問,月太醫淡淡嘆了口氣。「別替皇上擔心,他身子沒這麼弱,吐血不光是藥性。」

  「是嗎?」雲似從不多問,只是點點頭,但眸子還是鎖著月道然,看得人無路可躲。

  服完藥的少年已經睏頓了,原本因為鮮血及食物被弄骯髒的衣物已經被雲似換掉,身子也被輕洗過了,淺色的髮絲還帶著水氣。

  他趴伏在雲似腿上,揉著眼睛打哈欠,眸已經半瞇著,但似乎還努力地讓自己別昏睡過去。也許是因為月道然在,他這幾日較少見著月道然了,瞧得出有些想念。

  雖然念不出名字,也許轉眼又忘記了,但見面時總會露出喜不自勝的神采。

  「雲似,就私心,我不能說。」並非試毒官,皇上此回讓雲似先喝茶試毒只是心血來潮,定不會再有下次,所以他不能說。

  「餃子裡、茶水裡都有毒?」雲似畢竟身為當朝太醫提典的么子,雖對醫術沒有興趣,然而多少總是耳濡目染了一些藥理。

  又看了他一眼,月道然嘆口氣,瞥望向終於還是睡了的少年。「帶走六皇子吧!既然皇后想殺他,你也明白皇后的手段。」

  「慢性毒?」

  「雲似,你打算如何?」身為醫者,月太醫當然希望能救人,他摸出了皇后的手法,但無法確知皇后會用在什麼時候時麼地方。

  也許是每日的飲食,也許是每隔一兩天才下一次,一桌菜裡也許有一道動過手腳,但卻在糕點裡擺入了另一種毒。

  可能性太多了,防不勝防呀!他畢竟還是有私心,就如同當初雲似明知道會傷了離非的心,依然毫不考慮地選擇了他一般。這件事情上,他並不希望雲似也遭受危險。

  「你不要我試毒?」

  「是,我不想你涉險。」月道然雖有些遲疑,仍伸手撫了撫雲似的臉頰。「皇上沒事,但就是醒來也無法真將皇后定罪。茶水也好、餃子也罷都未經皇后的手,會受罰的只有試毒官及做餃子的廚子。」

  「不管六皇子了?」雲似讓臉頰貼著月道然掌心,輕巧地磨蹭。

  膝上的少年睡得很沉,無憂無慮的臉龐,臉色稍微偏白了些,但唇角是帶笑的。

  「不......並不是不管,你把解毒丸混在食物裡,我會同皇上稟明這件事,求皇上讓我每晚來為六皇子診察。」這是他唯一能做的,皇后是下毒能手,月道然心下並沒有多少把握。「否則,我們只能帶著六皇子離開。」

  「嗯。」雲似平靜地點點頭,伸手將少年摟抱起來。「走吧。」

  他知道皇上對離非上了心,但能維持多久?這次連月道然一起帶走也就是了,至於父兄並不需要他擔心。

  「我不能走,你明白我答應過皇上什麼了,我不能走。」於公於私,月太醫都只是搖搖頭,眷戀地握著雲似的手。

  「愚蠢。」從來不客氣,雲似哼了聲,最後還是摟著離非在原處坐下。「不過,他也嘗到心痛了。」撇了撇唇,隱約地嘆口氣。「好吧,就這麼辦。」


※※


  皇上因為中毒的關係,性命雖沒有大礙,元氣卻大傷,這些日子幾乎不再對少年捉弄欺負,只是不讓人離開自己眼前,總要瞧著不可。

  也許是這樣,離非慢慢肯靠近皇上,也不再顯的畏懼,儘管老記不得他是誰,至少臉是記得住了。

  轉眼到了桂花飄香的時候,再兩日便中秋了,因為皇上喜歡,御書房外的庭院裡種了三四株桂花,有專用來賞玩的,還有一株是特養來摘採花朵好入菜。

  離非似乎很喜歡桂花的氣味,打從開花就愛坐在面對著庭院的窗前,直到睡著了才讓雲似抱回內室安置。

  「小六喜歡什麼?」剛下了朝,皇上屏退雲似之外的所有侍從,揭下了面具,摟著少年一同坐在窗前的軟塌上,優雅的指頭順著淺色的細髮。

  「什麼?」少年對他傻笑,重複他語尾。

  「中秋要到了,小六喜歡吃什麼?桂花糯米藕好嗎?還是想吃菱糕?」

  一旁的小桌上,淺綠色的琉璃盤上盛放著剝好的糖炒栗子,雲似拉著小凳子坐在桌邊,膝上鋪著一條布巾正用小刀剝著栗子皮。

  「中秋。」離非似懂非懂地點著頭,仍瞧著窗外的桂花不放,唇微微張著,皇上見了有趣,隨手將一顆栗子塞進小嘴裡。

  受了驚,少年噎了聲,驚惶地將目光調回皇上笑嘻嘻的臉上,原本似乎想張口尖叫,淡香甜的滋味在唇中泛開,他連忙用手摀住嘴,滿足地嚼了起來。

  「中秋,小六還記得中秋嗎?」當皇上願意溫柔的時候,那樣的柔情似水,有時就是連雲似都會覺得不好意思。

  小小的壞心眼,當然會被原諒。少年望著他,眼眸緩緩眨了兩下,絲乎正在釐清他說的話是什麼。

  「中秋?」因為栗子的關係,聲音顯得模糊不清,皇上又拿起了顆栗子在他眼前晃。

  「小六還要嗎?這是桂花栗子,吃到你喜歡的香味嗎?」

  嘴裡的還沒嚥下,離非又張大嘴往栗子咬過去,險些連皇上的手指一同咬住。

  「中秋賞月,今年的蟹也肥碩了,讓御膳房中秋上幾隻來吧!」這是對著雲似交代,只得到輕哼當回應,似乎並不贊成。「怎麼?小六不喜歡嗎?」

  「你中秋很空閒嗎?」儘管不是規定,可一般這種節日,若皇上不與朝臣們同歡,也該與後宮娘娘們共賞月,哪能只看顧一個人?

  「朕毒傷未癒。」擺擺手,他淺笑著這麼回道。

  「你瞧來很好。」冷瞥了他一眼,雲似收起小刀,包起膝上的栗子殼。「至於螃蟹,我問問月道然。」

  這些日子以來,雲似半點也不敢掉以輕心,與平沙公公總是仔仔細細地用銀針檢查每樣食物,試毒官也僅用一人,不若過去為了求快用上兩三,更不用在食物裡添上磨碎的解毒丸,除了他親手製做的食物之外。

  這些栗子是月道然從宮外帶入的,難得不用他擔心。

  「別防了,皇后不至於想藥死朕,她還需要朕穩固她的地位,這時朕就同小六死了,你當離殤會乖乖放過她?」凡是離非吃的東西,皇上定會先嘗,這幾乎就像是在折磨自己似的。

  「你餘毒未淨,想死也不是那樣難。」雲似哼了聲,從小凳上起身,少年的眸就跟著他移動。「六皇子,喝茶好嗎?」

  用力點頭,接著指著栗子,對雲似撒嬌道:「雲吃、吃。」

  「不同我要嗎?」皇上又拈起顆栗子在少年唇邊晃,小腦袋就跟著搖擺,忘了一旁的雲似了。

  塞進小嘴裡時順道摩娑了下柔軟的唇,少年眨眨眼,咬著栗子卻沒有嚼,一逕地盯著皇上瞧。

  「不喜歡?」將額貼上光潔的額,鼻尖相互碰蹭著,氣息間幾乎都是桂花的味道。

  很適合離非,夠淡也夠雅,烘托出了這淺淺的人影,不至於將人給吞噬去。

  「臨......」細軟的輕喚從薄唇間吐出,皇上的身子震動了下,不可置信地瞪大眼。

  「小六?」

  「吃?」離非把栗子吐出來握在手裡,熱情地遞到了皇上唇邊。「甜甜,好吃。」

  「小六,你再叫一回,我是誰?」胸口緊的泛疼,他原本已不敢想不敢要了,逼也好、哄也好,就是椎心刺骨的恨,在離非的心板上他已經不再奢望刻上他的什麼了。

  這是,喚了他嗎?

  歪著頭,離非像是一時沒聽懂他的問話,只是眨著眼。

  「小六......」

  「臨......」他遲疑地輕喚,肩膀被猛地抓疼,小臉皺起來,伸手就要推開皇上,卻被緊緊按入了懷中。


----

甜了齁嘿嘿嘿

 

前面還有五篇唷~~  啊啊!我真的非常非常想再寫一篇虐死人的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