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關於饕餮主僕的番外,曾經我多愛他們啊!!如今維托的故事都被我放置了三年了啊OTZ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選上。搔著褐色、毛茸茸的、像小狗一樣的捲髮,他踢著腳邊的小石頭,想辦法要壓死地上扛著餅乾屑亂爬的螞蟻。

  像他這樣的孩子,有十多個,同樣的年紀、同樣的生活作息、睡在同一個房間,但是彼此並不交談。因為他們隨時要把對方殺死,特別是到了八歲的時候。

  打個哈欠,他並不努力,也不喜歡隨便殺人,雖然優秀的人可以成為下任當家候選人的看門狗,但是那太麻煩了。

  就算他只有八歲也知道,要在現實中討生活,最好的方法就是不突出也不犯錯,別被人記得但也不要被遺忘,這非常難做到,所以他還在努力。

  為什麼他會被選上?雖然在格鬥訓練的時候,他總是能得到不錯的成績,沒有重傷過別人也沒被重傷過,如果換算成具體分數大概就是剛及格的成績。

  這很麻煩,以後他不能心情好時裝病、心情不好時裝病、心情不好不壞時裝病。因為他有主人,不管主人在哪裡,他都必須要跟隨,主人沒睡之前他不能睡、主人要是突然想去爬喜馬拉雅山他也得跟......又搔搔頭,就算他只有八歲也非常了解,這很麻煩。

  到底是誰把他的照片送上去的?他記得只有成績最好的八個人基本資料才會被上報,讓主人能從中挑選。

  真是太奇怪了。

  石頭在腳邊亂滾,他扁了下嘴蹲下,看著被打散的螞蟻隊伍,看起來很慌亂,卻沒有傷亡......好沒用的石頭,跟他一樣。

  「九,請過來。」遠遠的希臘式長廊下,男人有一半被陰影遮擋住,另一半在陽光下的金色髮絲像黃金一樣漂亮,他瞇起眼睛用力點點頭。

  他知道這個男人,是當家的獨生子的看門狗,也是他們周三刀刃格鬥技巧的訓練官,金色的髮絲、漂亮的面孔,就算是小孩子也會不自覺看著他發呆。

  他喜歡這個男人說話的語氣,清淡冷漠卻不會令人覺得疏離,輕柔但又不讓人覺得親近。不知道他能不能學會這種說話方式,那一定會很完美!

  站起身他下意識先拍拍膝蓋上的塵土,拉了下身上的衣服,才跑過去。

  陽光很刺眼,地中海畔的午後天空跟絲綢一樣,藍得發亮連朵雲也沒有。

  「饕餮少爺,這是您指定的狗,代號是九。」男人琥珀色的眼眸清淡地瞥了他一眼,很快轉向長廊裡另一個人,一個有著火紅色頭髮的少年。

  他沒有走進長廊的陰影裡,而是站在短短的兩階台階下,仰頭看著長廊裡的兩個人。

  很奇怪的人。這是第一眼印象,他知道饕餮是主人的名字,也知道主人有火紅的髮跟略深色的肌膚,看起來不太像義大利人,比較像吉普賽人。

  聽了男人的介紹,少年隱約像是點了下頭,正在天花板上游移的眼眸,很慢很慢但充滿力道地對上他的眸,小小的肩膀猛地抖了下。

  那是一雙什麼也沒有,沉靜的像清晨的森林,卻又空洞的像沒有月亮星星的夜那樣的眸光。

  防衛機能下,他很快低下頭躲開那道緊抓不放的注視,不自覺吞了好大一口口水。

  「饕餮少爺,請問您要給他一個名字嗎?」

  成為狗之後,會得到一個名字。這其實沒什麼好處,雖然大家都用代號彼此稱呼,但還不是知道在叫誰?有沒有名字跟本沒有差別。

  沒有聽見回答,丟進水裡的石頭連一點漣漪都沒有激起,就直接沉往了水底......他搔搔臉頰,忍不住好奇偷偷抬起眼,很迅速看了下他的主人。

  這第二眼他才發現,主人沒有回答的原因,可能是正在嚼著萵苣的關係──整顆連葉子都不剝,直接啃。

  真的是一個怪人。他想,自己真的會越過越麻煩。

  似乎發現了他的目光,少年咀嚼的動作沒有變快,還是那樣慢條斯理、確實地咬著,雖然是顆萵苣卻顯得很美味。

  他沒發現自己吞了口口水,視線從主人身上移向萵苣。

  接著他發現,少年的動作看起來儘管不慌不忙,實際上卻速度驚人,一顆萵苣很快只剩下半顆,他想自己吞馬鈴薯泥都沒這麼快。

  「維托。」大概才花了七、八分鐘,一顆萵苣消失無蹤,少年才舔了舔唇,平靜地開口。

  「是的。」男人點點頭,拿出筆在記事本上寫了幾個字,又問。「請問,須要給他姓嗎?」

  「你覺得呢?」少年這句話聽不出來是問男人還是問他,歪著頭他思考著要不要回答,借此遮掩自己對那顆萵苣的哀悼。

  為什麼可以吃這麼快?不會噎到嗎?

  「維托?」少年很有耐性,還是那樣靜靜的叫了他的新名字,沒有任何催促的意味在裡面。

  其實很好聽,不管是少年的聲音還是他的名字。

  「主人決定就好。」他想這個回答最保險,雖然主人看起來是個怪人,但他畢竟是條小狗,應該要乖乖的接受命令跟安排就好。

  不過,最主要的還是因為要他決定自己的姓,很麻煩啊!平常又用不到不是嗎?就算是男人,身為當家獨生子看門狗、在義大利黑社會有一定名聲的男人,也只有名字。

  「嗯......」少年陷入一種類似思考的狀態,意猶未盡般舔著手指。

  「主人,萵苣應該不會留味道在手上。」他覺得自己看不下去了,感覺他的主人在舔下去,會把自己的手吞掉。

  「會留一點。」少年又舔了兩下,才放下手,銀色的眼眸從頭到尾都沒有離開過他身上。

  哪個視線讓人很不安,沒有任何攻擊力卻充滿壓迫,偏偏又帶著虛無。

  「主人嘴巴很無聊嗎?」他想自己應該要找點話題講講,繼續被主人這樣看著,對八歲的他來說壓力太大了。

  「不算是,父親說我需要多一點自制力。」少年的回答很完整,讓他露出古怪的表情。「你不認為主人跟寵物應該要坦誠嗎?」

  一眼被看穿想法,他的確正在懷疑這個主人是不是有點......嗯......腦袋方面的問題,回答寵物的問題跟在回答老師提問一樣。

  「主人要吃嗎?」被看透是有點尷尬,而且他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所以乾脆從口袋裡摸出一條巧克力棒,舉高對主人搖了搖。

  咕嘟!

  非常響亮的吞嚥聲,他確定是主人發出來的。不是剛剛啃完一顆萵苣嗎?

  「饕餮少爺,請問是否要給維托一個姓?」男人顯得見怪不怪,依然淡漠地照著自己的速度處理工作。

  少年沒回話,又一顆石頭沉進了水底,這次是因為那雙銀眸緊緊盯著那跟巧克力棒,視線熱切的快把拿著巧克力棒的小手燒掉了。

  這是在掙扎的意思嗎?他覺得自己惹出麻煩,現在要縮手或遞出好像都不對......主人會不會舔他的手解饞啊?

  「饕餮少爺認為喬萬尼這個姓氏如何呢?」在主僕兩人異樣的緊張氣氛中,男人超脫在外,輕柔地這麼問道。

  「嗯。」這到底是同意「喬萬尼」這個姓,還是回答想要吃巧克力棒啊?

  他很掙扎,不知道有沒有辦法拒絕當狗,這個主人看起來很怪,雖然人似乎不錯,但絕對會超級麻煩!他最討厭麻煩了。

  「維托,成為看門狗之後,無論如何都要服從主人,如果被丟棄,你應該知道該怎麼辦。」琥珀色的美麗眼眸輕緩地對上他,優美的聲調卻是露骨的要脅,實在讓人很難拒絕或裝傻。

  無辜地露出笑容,他知道自己這輩子完蛋了。想要平平淡淡的過著偶爾打打殺殺的人生,明明就不難啊!為什麼他會被選上?

  「因為你看起來很無聊。」少年從長廊裡走出了幾步,就站在台階上,火紅的髮在陽光下像燃燒了。

  太神奇了!這是讀心術嗎?為什麼主人能猜出他的想法?因為他只有八歲,所以還很有學習深沉的空間?

  他覺得自己已經很不像八歲的小孩了耶!

  手上的巧克力棒被拿走,他心痛了下。點心沒了,不知道主人會不會給小狗點心時間?他最喜歡下午三點多的時候,拿著兩條巧克力棒跟餅乾爬到樹上看風景了。

  少年沒有立刻撕開包裝,而是先看了一下製造成分才動手。

  「嘴巴。」不是命令句,卻讓他不自覺乖乖聽話張嘴。

  甜甜的味道一下觸碰到舌頭,接著擴散到整個口腔,牙齒碰到了長條狀的東西,他連忙咬住。

  是巧克力棒──半條巧克力棒。

  吃東西就不說話似乎是主人的習慣,他睜著大眼睛,乖乖學著主人,慢條斯理、確實美味地嚼著巧克力棒。

  一人一半。

  半條巧克力棒當然很快就吃完了,少年舔了舔嘴唇,他覺得自己好像在那張神情接近空洞的臉上,看到了落寞。

  「主人喜歡吃甜食嗎?」

  「很喜歡,羅莎琳的店有很棒的蛋糕跟派,但是父親說我不該輕易到一般人的店去消費,會帶給別人困擾。」少年平靜的像在敘述別人的故事,銀色的眼眸似乎移到了淨藍的天空,虛無飄渺地游移著。

  「喔。」搔搔毛茸茸的捲髮,他有不好的預感。

  「所以,你去幫我買。」少年像是笑了,端正略薄的唇似有若無地勾了下。

  「是的。」其實他想拒絕,為什麼第一個任務就是這麼麻煩的跑腿?買蛋糕最討厭了,一不小心就會翻倒碰撞到。

  「你喜歡巧克力、乳酪、香草、鮮奶油還是時令水果?」少年看來已經完全沉浸在羅莎琳的店裡了,應該是很興奮的時候,他看來還是那樣沉靜。

  「巧克力跟乾果仁。」這是最不麻煩的蛋糕,絕對不可以回答水果或者鮮奶油。

  「不行,乾果仁是我的。」少年抱起手臂,他想那代表驕傲。

  張著小嘴,他呆了好幾秒。「好奸詐!太奸詐了!我也喜歡乾果仁啊!」

  「不行,以後乾果仁都是我的,你吃別的。」

  「主人,你這樣太過分了!寵物也是要疼愛的!」好吧!他自己其實也是為了吃會很固執的人,身為狗不應該這樣對主人說話,可是他只有八歲,忍不住也是當然的吧!

  「我很疼愛啊,剛剛分了你一半巧克力棒,連父親我都沒有分他東西吃過。」平靜虛無的聲音理直氣壯起來,還真是讓人沒辦法反駁。

  「可是那是我的巧克力棒。」扁起嘴,早知道不要拿出來了。

  「所以我只吃了一半。」

  「那我也只要分一半乾果仁蛋糕就好。」他似乎看到男人琥珀色的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責備,話還是不自覺滾出嘴吧。

  「不行。」少年陷入了沉痛思考中,很久之後才不太甘願地退讓了一點。「只能分八分之一。」

  事關食物,剛成為主僕的兩個人誰也不肯妥協。

  最後屈服的是他,誰叫他是看門狗,唉。

  成為了維托‧喬萬尼之後,他才知道自己真的往越來越麻煩的人生前進,完全沒有逃避的空間。

  主人是好主人,除了乾果仁蛋糕、巧克力香檳派、蔬菜千層麵跟烤布丁之外,所有的食物都是兩人各半。

  比較麻煩的是,主人總是在吃東西,而且特別愛拿整顆蔬菜啃,萵苣、高麗菜之外,他還看過茄子、小黃瓜、花椰菜、青椒、蕪菁......太多了,都是小孩子不喜歡的蔬菜。

  那個「小孩子」當然就是指他,更重要的是,很多蔬菜一般人不會拿來生啃吧!像是高麗菜的菜心,主人都會保留下來,當下午三點的下酒菜。

  他啃不動,小乳牙正在換,他希望吃軟軟的美味食物,像漢寶、雞腿、烤洋芋片之類的,或者水果泥。

  主人真的是一個好主人,只是他覺得自己不是被當成看門狗,而是迷你豬。

  「主人,我可以吃肉嗎?」很久之後──差不多是他乳牙都換完了,跟著主人吃很健康的食物跟很不健康的分量一年多,他的牙齒非常堅固白亮──他才確定,原來主人是素食主義者。

  他不討厭青菜,卻很討厭「只有」青菜。

  端正的臉孔扭了下,他第一次看到主人有這麼明顯的情緒波動。他不會成為一個因為要求吃肉,就被住人拋棄的看門狗吧?搞不好還不錯,他儘管喜歡主人,卻很厭惡複雜的規矩。

  看門狗不能離開主人超過十分鐘,除非有特別狀況,像是去羅莎琳的店買蛋糕之類的。看門狗也不能對主人不尊敬,他想搶蛋糕應該不算,因為主人會回搶他口袋裡的糖。看門狗要絕對服從主人,這倒很簡單,因為他的主人是個生活簡單淡薄的人,一整天幾乎都待在玻璃工房裡。

  反正,看門狗除了有自己的名字之外,其實壞處比好處多。就算是他的主人也是,明明他今年才要滿十歲,卻硬被主人拱出去當擋箭牌,說他是天才玻璃藝術家。

  怪不得當初男人詢問主人要不要給他姓,原來是為了方便用在這種地方。他哪會玻璃藝術呀!他只懂得幫主人踩碎原料還有冷卻做好的玻璃。

  「肉是指......一大塊,紅紅的,有很香卻不清爽的氣味,咬起來很費力,還帶著血腥味的東西嗎?」主人的另一個不知道該說缺點還是優點的特質,非常愛講話。

  每件事情都要鉅細靡遺的說得清清楚楚,聽說這叫做坦承。不過,他覺得這只是因為主人喜歡聊天罷了。

  『父親教導我,雖然是看門狗,但也要尊重他們,畢竟我們的生命是靠你們保護。』這是第一天見面,他從羅莎琳的店買回了三個乾果仁蛋糕、兩個巧克力蛋糕跟一個水果塔之後,主人對他說的。

  他很配合的露出感動的表情,不然一旁的男人可能會用那雙琥珀色的眼睛瞪死他。

  主人是個教養非常完美的人,他看著看著也不自覺跟著做。比如吃東西時絕不說話、不發出聲音、仔細確實地咀嚼。

  「主人,肉也有白的。」他有點好奇主人吃肉的經驗。

  「白的?」灰眸又移往天花板,左右飄移著。「喔,我聽說雞肉跟海鮮類是白的,可是雞很吵。」

  「嗯,雞真的很吵。」用力點點頭,雖然他不懂這之間的關係。

  「我不喜歡肉的味道,很油膩。」饕餮吐了口氣,低下頭繼續用噴槍做玻璃杯的裝飾。「你可以吃,但是不能太靠近我。」

  「主人!非常感謝你!」他忍著沒有跳起來歡呼,但聲音都飛揚起來了。

  大概是因為他開始吃肉,主人也終於不再把每一份青菜都分一半給他,但用餐時間還是會盯著他吃菜。

  他的主人真的是很奇怪的人,可是他很喜歡。雖然麻煩,他也開始叫自己去練習格鬥技巧及武器使用技巧。

  其實,他還頗有天份的。

  他十八歲生日那年,主人送給他一對杯子,霧面的杯身上,貼上立體的彩色玻璃裝飾,是各種水果──乾果仁蛋糕裡會用的材料。

  過去他每年會收到的都是食物,也許因為成年了所以禮物也特別不同吧!他雖然不會製作玻璃,卻很清楚這對杯子要花多細的手工跟時間。

  他明明只是一隻看門狗。

  「主人,就算您送了我這對杯子,蛋糕我還是要分一半。」他咧著嘴有點壞心的對主人嘿嘿笑,那雙銀眸隱約地瞇了下。

  「強盜。」

  為了主人,他願意奉獻上自己的生命,無論多麻煩。因為他是主人的狗,因為他心甘情願的忠誠。

  他是維托‧喬萬尼。

 

----

 

前面還有五篇唷~  請往前翻欸嘿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