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慈宮位於皇宮北側,向來渺無人煙,居住其中的都是些白頭宮女、失寵宮妃,琉璃瓦早已破的破、落的落,地上的石板也都裂開了縫,雜草從中竄冒出來,盛夏十分倒似鋪了一層綠氈。

  一日三回,除了配膳的小公公之外,誰也不會到訪。

  纖細的身影在通往青慈宮的廊上探看了幾回,確定了無人察覺才閃身走入青慈宮中,順著因年久失修而破敗的長廊往深處行去,直到最接近後頭一片密林前的小院,毫不猶豫地推開處於正中的房門。

  屋裡空洞的迴盪著鎖鏈在地面拖曳時的摩擦聲,門被推開後立即停歇,身著白衣的皇后冷淡的瞧著門邊的人影,輕輕瞇起眼。

  「蜻蛉。」

  「娘娘。」穿著太監服飾的人影彎彎身,卻沒有了該有的恭謹,皇后冷冷的哼笑了聲。
  「怎麼?」皇后想走近小公公,然而足上所套的鎖鍊長度有限,她壓根無法越過至於房中央的圓桌。「這都是太子設下的圈套吧?把你送到本宮身邊,以后離非當餌,構陷本宮。」

  「娘娘也是明白人不是嗎?」蜻蛉淺淺笑了,如同流水般清亮帶些冰涼,蘊含著難以言述的風情。

  愣了愣,皇后蹙起眉。「你、你是誰?」

  「娘娘,您不是該猜著了才是?或是兒臣太過失禮,娘娘提醒我該好好請安才是?」蜻蛉公公又細笑了聲,在略顯幽暗的宮廊裡依然像透著一層盈潤光暈的手向上,揭開了面皮。

  「后離殤……」輕抽口氣,繞是如同皇后這樣的人,仍瞠大了眼不自覺連連搖頭「你、你不是……」

  「兒臣的身子嗎?」即使做太監打扮,依然素雅又雍容,舉手投足間都是風情,當離殤敏唇一笑時,皇后不自覺別開頭。「多謝娘娘關懷,兒臣的身子近日來是大好了,才能留在懿和宮聽娘娘使喚。」

  「不可能,蜻蛉中秋之前被你逐出東宮,本宮見他是可用之材而遣為傳喚,那時你正重病……」

  「娘娘,誠然兒臣的身子殘敗不堪,那時入懿和宮的確實是蜻蛉。」離殤輕嘆口氣,墨黑如無星夜空的眸淡睞了皇后一眼,搖搖頭。「娘娘,您怎會猜不出呢?這麼些年,兒臣幾時出過京城?」

  「蜻蛉替了你下南京……」苦笑聲,皇后連退幾步,跌坐在炕上。「本宮果然沒識錯人,太子果然是繼承皇統的最佳人選。」

  「娘娘盛讚了,兒臣不過是為了自己。」似乎有些累了,離殤這才走進屋內在桌前坐下,細白的指頭有趣的撫過桌上擺放的茶壺。「娘娘要喝口茶嗎?您的臉色讓兒臣有些擔憂哪。」

  「本宮卻沒想到你能冷酷至此,連后離非也拿來當棋子用了。」皇后對離商的詢問充耳不聞,只是讚嘆似地笑著搖頭。「皇上做不來你這樣的狠決,月道然、佘雲似乃至於你,只要掛上心他就下不了手。」

  「兒臣又怎麼會讓娘娘傷了離非哥哥呢?」離殤慵懶地支著粉頰,彎彎的眸裡似乎笑意無限,卻讓纖長的睫遮去大半,皇后全然瞧不出他的想法。

  「這麼說……果然是你通風報信了?」

  「娘娘,這青慈宮果然不是個宜居之所,瞧您怎麼會問如此裡所應當的事兒呢?」離殤吁口氣,墨黑的眸突地鎖住了皇后的眸,心裡猛地一緊,皇后不穩地退了些。

  「你……你就不怕皇上狠心不救后離非?」

  「若是如此,兒臣自有辦法。」輕描淡寫的細語,悅耳得幾乎像吟誦般,就是皇后也不禁耳根微紅。

  既淡雅又奢艷,既是花也是影,就是淑妃也沒有如此風情呀!皇后苦笑。「當年本宮應該要除去你才是。」

  「娘娘有識人之能,打小就相準了兒臣會是個心狠冷絕的人不是嗎?」似乎有些難受的咳了幾聲,離殤從懷裡摸出小方包,將裡頭的藥丸一口吞了兩三顆。「請娘娘恕罪,兒臣的身子在青慈宮有些撐不住了,就長話短說吧!」

  「你想說什麼?本宮沒做錯任何事,這一切都是為了天朝的安泰。」挺起腰桿,皇后目光灼灼地瞪著離殤。

  她沒錯!她要權勢,卻也不是平白獲取,也是與皇上一塊兒咬著牙,用盡心思才獲得了。何錯之有?難道要她眼睜睜瞧著自己打下的半壁江山,因為不容於是的逆倫情愛而毀於一旦嗎?

  「毒死我娘也是嗎?」離殤不變的笑語盈盈,墨黑的眸裡什麼也沒有,淡然與皇后對視。

  「你、你說什麼……你……」

  「確實,我的身子如同娘,她會早逝並不是太使人意外,可是……娘娘,兒臣那時儘管年幼,還是明白呀!娘沒道理會死得那樣突然,更別說總有人服侍娘喝藥前,要多加些『糖』哪。」

  「本宮又何必特意毒死淑妃?」臉色微白,但皇后依然挺著背脊瞪是離殤。

  「兒臣不得不讚佩娘娘呀!當年瞧上了父皇,穩穩當當的成為國母,可惜沒有子嗣,這一來新皇登基,您就無法繼續安座大位了不是嗎?您瞧上了兒臣,可真令兒臣不勝惶恐,若是沒了母妃兒臣就必須由您親手撫育,這確實是常保安泰的好法子。」

  瞧著那張絕美的笑顏,皇后蠕動著唇,一句話也沒說,末了冷哼了聲別開頭。「你為了這事兒,安排了多久?」

  「白綾、匕首、毒酒,您想怎麼選?」不答反問,皇后挑起眉不以為然地哼笑。

  「后離非是你安排的棋子嗎?若是皇上沒對那乏味的少年上心,你又打算如何?若是那塊烙鐵燙上了那張臉,你又打算如何?」

  「娘娘,您命不久遠了,又何須知曉這些事?」輕咳了兩聲,離殤的臉色略微發白,幾乎像透明似地連其下的青色血管也瞧的出來。

  「告訴本宮!」皇后厲聲大喝,足上的鎖鏈喀喀作響。

  「那又何必?」離殤嫣然一笑,起身拍拍袍角,將蜻蛉的臉套回,恭敬的拱拱手。「小人這就告退了。」

  房門阻去了皇后的聲音,離殤回頭對身後的人揚眉一笑。「平沙公公。」
  「太子殿下。」

  「多謝你了,若不是你機伶,離非哥哥臉上可就多了烙痕。」即使用蜻蛉的臉,離殤依然令平沙公公不自覺老臉燥熱。

  「不,這是老僕該當作的。」嘆口氣,平沙心裡來是有些介懷,瞞著皇上與太子合謀……只是他沒料到皇上會那樣驚惶失措呀!

  「離非哥哥是……」黑眸遠遠的瞧著灰暗的天邊,唇角的淺笑虛幻得讓人心疼。「是宮裡唯一的美好……」但他還是咬著牙將這美好當成餌食,以成大事。

  「太子想見非公子嗎?他掛意您得緊。」

  「不,何須再見。」今生,他與離非的情分就到此為止了吧!

※※

  頸側的傷並不嚴重,只是令人怵目驚心,皇上的人皮面具是直罩到頸上的,與龍袍混著血肉,清晰的鎔鑄成奴隸身上才有的圖騰。

  離非的眼淚沒有停過,緊緊握著皇上的手不肯放,細長的眸哭得核桃般紅腫,不斷打著抽噎,就是想餵他喝安定心神的藥也餵不進口。

  直到太醫整理好了傷,敷好了藥,退開了之後,皇上將人摟入懷裡輕柔拍撫,才勉強停住了離非的淚。

  「傻木頭,你想哭瞎自個兒嗎?」唇疼惜的摩娑少年微涼的面頰,舌尖嘗到了淡淡的鹹澀,心疼中皇上也不免感到開懷。

  畢竟少年心裡仍有他,抹不去也撇不下了呀!

  「臨……臨……我不懂,你明白我傻……」緊緊扣抱著皇上的腰,少年一直知道這些日子皇上瘦了,卻不明白為什麼。

  「你不是傻,你只是太認真了。」在帶著淚痕的夾上一口一口親吻,直到小小的唇角,他想吻卻又不想驚嚇到少年,只能聊勝於無的輕舔淡色薄唇。

  「我分不出來真心與作戲……臨,我好喜歡好喜歡你,這輩子我只想過要帶你走,可是……月太醫卻被我害死了……」纖瘦的身軀停不下抽搐顫抖,一提到月道然眼淚又滾下了。

  胸口一緊,皇上將人摟得更緊些,額頭頂著少年的額心,兩人的眸中都只瞧得見對方,還有雙方眼裡的自己。

  少年有些慌亂地想別開眼,卻怎麼樣也捨不得,愣愣地瞧著皇上的眸。暖若春風、柔情深雋,身子甜得發燙。

  臨……他的臨……

  「離非。」小手被握起,貼上了剛處理好的傷部,離非心一痛,憐惜不已的輕撫,似乎恨不得能將那道傷跟永世去除不了的印痕抹去。「離非。」

  「嗯?」皇上很少喚他的名,痠軟的甜膩漫了全身,離非終於還是羞得閉上了眼。

  「我帶你走,一生不再身染是非。離非,我的離非……」

  離非愣著,沒有回答,只是閉著眼,淚流不止。

  「臨,放手好嗎?」他該開心的,該心滿意足了。臨為了他被烙上奴印,為了他眼看連皇上都打算不做了,這樣的寵愛太夠了。

  可是不能要,他是后家的子孫,是父皇的孩子,不能再違逆倫常了……

  「為了什麼?」恨不得將離非揉入血骨般使勁的摟緊,皇上也察覺到自己懷裡只剩空虛了,柔軟的身軀、親暱的溫度,即使如此他什麼也抓不著了。

  「我怕……臨,我好怕……你能喜歡我多久?會不會後悔?我分不出真心與作戲,你待我好究竟能多久?我不懂,我不懂呀!臨,放手好嗎?」離非用力力氣回抱他唯一想要的人,氣息也好、體溫也好,他不想忘,一生也不想忘。

  「就算我不是君王?」心口隱隱的像被撕裂了,痛得皇上無法喘息,眼前只剩一片黑,頸上的傷又算得了什麼?「就算……就算我把心掏出來,就算我心甘情願成為你的奴僕,還不夠嗎?」

  「臨……」小臉在他懷中依戀的摩擦,淚水沾濕了衣袍。

  「離開了京城,你想去哪兒?」唇貼著淺色的髮絲,親吻一般摩娑,少年淡得幾乎被月菊跟他身上的薰香給吞沒了,卻總是留著一絲影子,抹不了捨不去。

  「我想去蘇州。」不知道那是什麼樣的地方?南方的冬日不下雪,蘇州會下嗎?春日的景色是不是比京城更迷人?

  「想做些什麼?」

  「做些什麼……」離非遲疑了,他過去希望為國出力,可如今他已經沒有這樣的雄心了,平平淡淡過一生何嘗不是好事呢?「我想種桃花,滿滿一座山的桃花,像桃花源那樣。」

  「你會掛念著我嗎?」少年沒有瞧見埋在他髮間的苦笑,皇上怎麼會不懂,桃花在離非心裡,就是離殤呀!

  沉默了半晌,少年難掩哽咽低聲回道:「不會。」

  「是嗎……」

  「那太難熬……太難熬了……」寧可忘去,也不要日日想念把自己逼瘋。

  帶著笑一般的嘆息聲,皇上捧起了離非的臉,在他唇上小口小口親吻。

  「好……」呢喃的回應在兩人唇間被吞噬,是不是真許了,是不是真聽見了,皇上也好離非也好,都不知道。

  第二日清晨,一架簡樸的馬車從皇宮離去,往南方行走……

----

 

離殤,我真是太愛離殤了

可惜我讓他,唉......  我還沒把太醫院貼過來

但我最愛的角色之一大概就是離殤了吧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