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呢?雲似在心裡不以為然地冷笑了聲,卻又沒法子對少年生氣。不只是記起了皇上,甚至還在心裡頭惦念嗎?

  若不是因為心疼少年,他還真是不懂什麼樣的楞木頭會如此掛念害慘自己的人。傷了心也傷了身,皇上壓根連自己要什麼也釐不清,這要如何給?就是連命也給出去了,不過就是白搭。

  少年望月的側臉確實是沒見過得豐潤,細嫩的臉頰有一層暈紅,大概是近日吃好睡好又心無罣礙,即便不久前曾被皇上殘忍地折磨了大半日,終於也抽了一些身長,人也不在那樣瘦小的像牆上的淡影。

  坐在石凳上,少年赤著腳搖晃著,一手抓著月餅一手抓著桂花糕,嘴裡模糊不清地哼哼念念,就不知是否同月娘說話了。

  「六皇子不想出去走走?」雲似在少年面前跪下,讓那雙沾了沙的小腳踩在自己膝上,摸出了手巾輕柔擦拭。

  「走走?」眨眨眼,原本盯著銀月的眸驚奇地瞧著雲似。「雲也想走走?」

  「嗯。」替少年著襪穿鞋,雲似隱隱彎動了下唇角。「六皇子不想?」出於私心,雲似並不想少年腦子裡留有太多關於皇上的記掛。

  忘了有時比記著好,特別是對那個高傲自尊、目空一切的王。一點一滴的要,蠶食鯨吞,總有一天少年會走到老路上,再也給不起。

  「離殤,花!」歪頭想了想,少年堅定地址著一旁的桂花樹,口齒不清地輕喊。「離殤的花,要看離殤的花。」

  隨然先前「臨」說了那種香香甜甜的花是「臨的花」,可少年腦子裡怎麼想也沒法子不想到離殤的花,他喜歡離殤還有離殤的花,為什麼「臨」一定要他記得「臨的花」?

  混沌的腦子裡想了好久,久得他好想見離殤,卻還是想不出來......臨去哪兒了?嚼著香甜的桂花糕,他還記得這是臨給他的,為什麼只有他一個人吃?

  「雲,臨呢?」他不自覺又問,接著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為什麼他一直想著臨去哪兒了?他分明想見離殤,好久好久沒瞧見了,離殤......纖瘦的肩猛地抖了抖,嚼著桂花糕的嘴停下,發出噎著似的聲音。

  「皇上晚些回來,六皇子要等嗎?」雲似不動聲色地遞上茶,卻沒漏看少年煞白了的臉龐。

  「不是父皇,是臨......」乖順地讓雲似餵了口茶,離非稍稍提高聲音,末了卻又成了一片呢喃。「雲......雲......臨呢?」

  「晚些回來。」

  瘦小的身子又抖了抖,少年仰頭望月,眸中隱隱浮出了什麼,然而很快又混濁了起來。「離殤有很多很多花,很多很多很多......」

  「是,太子愛花,六皇子喜歡嗎?」又餵了一口茶,離非發出滿足地嘆息,將月餅塞進嘴裡。

  「嗯,喜歡,香香的甜甜......桂花......」

  「是,桂花,六皇子喜歡桂花不是?」

  「是臨的花......雲,搖搖!」少年從石凳上滑下,努力要把月餅跟桂花糕全塞進嘴裡,雲似連忙上前阻止。

  「六皇子慢些,桂花不會跑了。」話沒落聲,少年發出噎嗆著的聲音,小臉漲的通紅,用力捶著胸口。

  「臨的花!」灌完一大杯茶總算免於被噎死,離非指著桂花樹,大聲地如是道。

  「是。」為何會想起?雲似不懂,月太醫也說不出所以然來,只能說少年打心底就放不下嗎?

  應該要帶走的,打昏月道然,在這宮牆裡帶走兩個仁醫點也不難,他又何必在意月道然答應了后臨運什麼?反正與他無關。

  「雲,臨呢?」

  「六皇子想去找嗎?」雲似無奈地吐口長氣問。

  「臨呢?」少年沒有回答,只是重複問了又問,小手貼在桂花樹幹上,搖晃似地推。

  「不去見太子嗎?」

  離非眨眨眼,露出困擾的神采,細瘦的手臂又推了推桂花樹。「我想見離殤......」

  「小六想見誰?」帶笑的輕語來得突兀,雲似微微蹙眉,回頭尋聲望去,皇上還穿著黃袍,臉上的面具卻已然褪下。

   輕彈了下舌,雲似沒料到皇上會回來的如此快,宴會結束了不成?這會兒才下酉時。

  「臨?」桂花樹邊的少年遲疑地喚道,幾簇桂花給搖落了往少年淺色的髮上飄下,其中幾朵搔過了少年的臉面,小鼻子抽動了動,噴嚏聲。

  「小六想見誰呢?」皇上拍了拍衣袖,似乎想揮掉上頭的塵沙,才朝離非走近。臉上的笑容暖溶溶的,少年也害羞地回以傻笑。

  「臨,吃甜甜?」縮回手,少年就要往點心抓去,但即時停下,用力在衣襬上抹手。「很甜很甜,跟桂花一樣,臨喜歡?」

  「喜歡。」皇上淡淡地瞧了雲似一眼,刻意走到了少年先前坐著的石凳落坐,拈起一塊桂花糕貼在少年湊上來的唇邊。「小六有多吃些嗎?」

  一口咬住桂花糕,離非咿咿唔唔地什麼話也說不清楚,只有小腦袋點得使勁,對皇上笑彎了眸。

  哈哈大笑,長臂一攬將少年摟入懷裡,帶著酒香的唇往細嫩的頰輕輕摩挲。「小六想見誰?」

  「離殤。」吞下大半塊桂花糕,離非口齒不清地回道。「離殤的花,不是臨的花。」

  「什麼樣的花?」纖長的睫遮掩了黑黝的眸,唇邊的一抹笑幾乎能醉人。

  離非傻傻地瞧著他的笑,連嘴都忘了嚼,臉頰染上一片紅,羞怯怯地垂下。「很多很多的花,很多很多......很多......」

  聽得出離非努力想形容,卻不知該怎麼說,最後只剩一片呢喃。

  「小六,喜歡我碰碰你嗎?」皇上似是很滿意少年的反應,唇貼上沾了點桂花糕碎屑的唇角,似舔似吻的啄了口。

  「臨......」縮起肩,少年緊張地眨著眼,像不知該推拒或者迎合,小手在繡樣美麗的黃袍上抓著,一不小心還纏住了指甲,被扯得輕唉了聲疼。

  「皇上,秋夜風涼。」在一旁冷眼看著,雲似淡然出聲阻止。

  「小六冷嗎?」皇上無奈似地對雲似笑笑,又舔了少年薄唇一口才問。

  「冷?」少年楞了楞,接著噴嚏聲,搖搖頭:「不冷,臨冷?」

  「有些,喝點酒暖暖身好嗎?」稍遠,平沙公公立即轉身吩咐人取酒,雲似只能不以為然地輕哼。

  「酒?」眼眸一亮,離非露出興致勃勃的表情。「離殤有很多很多酒,很好喝。」

  「你喜歡同離殤一塊兒喝酒?」輕挑眉,皇上聽出了些什麼,卻沒有說破。反倒是少年歪著頭又楞了楞,才搔搔頭靦腆地點了點。

  「一塊兒喝......」嘆口氣,少年突然緊摟住了皇上的頸子。「臨......」

  「怎啦?小六不開心?」梳著那頭淡色的短短髮絲,摟著少年細腰的手臂也緊了些。

  「臨......」瘦小的身子雖然抽了些身長,依然是太過嬌小,四肢皆偏細瘦,薄薄的一層肉包著骨頭。

  這是想起了什麼嗎?皇上僅是摟得更牢些,胸板靠著胸板,隨著呼息輕碰了又分開,最後貼在一塊兒。

  「萬歲,酒來了。」

  「小六喝嗎?」唇摩挲著少年的髮絲,懷裡的人輕顫了顫,遲疑地點點頭,摟著的手怎麼也不肯放。

  以眼神示意平沙公公斟上一杯酒,接過後皇上低聲哄著:「小六不陪臨喝酒嗎?」

  用力搖搖頭,離非才肯抬起頭,小巧的下顎被輕柔地扣住,皇上含入了一口桂花酒,接著將唇貼上了柔軟的唇瓣。

 

----

 

H寸前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