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非對於自個兒突如其來的激情,其實羞得很,臨的唇柔軟滾燙,貼在肌膚上帶著一絲麻癢,從唇瓣上碾壓過後,往小巧的下顎滑去,接著是纖細的頸子,最後解開了他的衣裳。

  對於性事,離非不能說完全不懂,但其實也還是懵懵懂懂的,即便父皇曾那樣殘忍的進犯他,但那一切太過疼痛反而像是在夢裡,時間過的越長越久,他都不確定那時候是不是真的發生過那件事了。

  但是臨沒有繼續往下,很快停下了綿密的吻,笑著瞧著少年嫣紅的頰跟朦朧的眼眸,唇邊的微笑比春天的風還要溫暖宜人。

  衣衫被拉好後,臨若有所思,但著淺笑瞧了離非一會兒,就離開了。

  被留下的少年愣愣地躺在軟塌上,擁著殘留著臨的香氣的薄毯,感到一陣窘迫,眼淚不自覺無法抑制地流個不停。

  他真該死!真該死不是嗎?竟然、竟然輕薄了父皇的男寵!他怎麼能做這種愚蠢的事情!要是讓父皇知曉了......瘦小的身軀猛地一抖,更用力抱緊薄毯,上頭的殘香讓離非更是煎熬不已。

  他頭一回對父皇不親近自個兒這件事感到慶幸,如此一來他做的事就不會有人知曉,也許、也許還能繼續見臨,只要臨願意來找他。

  不不不,無論父皇介不介意,知不知道,他不應該犯錯的!母妃、母妃就是因為犯了錯,才在他面前被大卸八塊不是嗎?

  恍然間,他似乎又瞧見了母妃。

  仍年輕貌美的母妃,那時後才不過二十初,正是女人最美麗的時候,穿著一身白衣,袖子上繡著小小的蘭花......抖了抖,他將臉藏了起來,無聲地哭了一整晚。

  偌大的頤性苑裡,除了他誰也沒有,空洞地迴盪著壓抑的嗚咽。

  第二天,細長的眼眸腫得幾乎張不開,小臉也是紅咚咚的,佈滿了淚痕,怎麼擦都擦不乾淨似的,就連送膳食的公公都嚇了一跳,滿臉遲疑的似乎想問,但最後仍只是默默地服侍著他用膳。

  哭了整夜,離非覺得自己身子裡似乎空了一大塊,但又鬆了一口氣,人顯得有些恍惚,好幾回菜沒夾進嘴裡,險些往鼻子裡送。

  一頓早膳比平時多用了一刻鐘,當頤性苑空了,他也提不起精神,仍撐在桌邊發愣了一個多時辰。

  離非想不透,自個兒究竟是多怕父皇發現一些,還是多怕臨不再來了一些?他喜歡臨,摸不透是哪種喜歡,至少昨兒臨解開他的衣扣時,他帶了些羞怯跟淡淡的期待。

  柔軟的觸感似乎仍在唇上,綿密地輕吻輕壓,帶著臨的香氣的吹習,溫熱地吹進他唇間,兩人的氣息纏綿地混在一塊兒。

  摸了摸唇,離非輕咳了兩聲,用力甩甩頭努力甩掉那淡淡的依戀。

  為什麼會這麼著?離非一直以為自己只是喜歡同臨說話,喜歡臨陪著他,如此而已。

  輕輕嘆口氣,好不容易回過神,他才發現到了去找離殤的時辰了。不禁有些慌張,他不想離殤發現他哭了一晚,他不要離殤為他擔心。

  連忙洗過臉,眼睛還是腫得厲害,他瞧著銅鏡又呆了好久,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唐塞的理由......也許離殤不會問,對!也許離殤壓根就不會問。

  離殤不總是要他「笑而不語」嗎?肯定......肯定是不會問的。

  匆匆離開房裡,他今兒有些稍遲了。頤性苑離離殤的住所畢竟還是遠了些,摸熟了門路後,他也就不讓人備轎子了。

  好不容易到了,才跨進離殤的院落,就被小公公擋住了去路。「六皇子,很抱歉,傳信的人似乎與您錯身了。」

  認出是離殤貼身的小公公,離非愣了愣,不自覺往裡頭張望了過去。他還是頭一回被阻擋呢,離殤病了嗎?這一想,離非到緊張了起來。

  「綠壺公公,離殤怎了嗎?身子不快?」

  「不,多謝六皇子擔心,主子很好......只是......」小公公有些吞吞吐吐的,大眼不住往內偷瞧,又溜轉回離非身上。

  「只是?綠壺公公,有話直說無妨,要是離殤今兒不方便見我,我這就就回去。他真的不是病了?」見不著離殤,離非心裡多少有些安心,他今兒也實在是不方面見離殤。

  「回六皇子話,主子不會不想見您的,只是......」又往內偷望了眼,小公公躊躇了會兒,深吸口氣壓低聲音。「萬歲爺來了,正同主子賞花。」

  「父皇!」低叫一聲,離非連忙摀住嘴,細長的眸猛眨。「這、父皇......父皇來了嗎?」

  「回六皇子,是的。半個月後是主子的十七歲生辰,萬歲爺來問問主子想要怎麼的壽宴。」小公公也有些驚惶,小心翼翼將離非推出了一些。「六皇子,小的失禮了,萬歲爺既然在,您就......您還是別現身的好。」

  「啊......是,那、那自然是......」這一下離非倒無法乾脆的離開了。他很久沒見著父皇,之前是特意躲著,可、可他還是想見見父皇。

  眼看再兩個月就要十八了,他真的不願意出家......

  機敏伶俐的小公公一眼看穿他的想法,有些苦惱地嘆口氣。「六皇子,這、皇上要是龍心不悅,對您不見得是好事。」

  「是......這是......」愣愣地點點頭,離非還是難掩渴望地朝裡頭瞧了瞧。

  「若您真的不介意,小的是能偷偷讓您進去,可......」小公公遲疑地瞧著少年單薄的身子,有點支支吾吾。「六皇子,您才重傷剛好不久,這......」

  「請綠壺公公別擔心,我會留意的。能否讓我進去瞧瞧?」

  這回小公公沒有拒絕,只是帶點猶豫,默默地退開了些。離非露出淡淡的滿足笑容,對小公公點點頭,輕手輕腳的往裡頭走。

  因為離殤愛花,所住的庭院裡四季皆有花卉,整理的整齊宜人,有時他也會同離殤在庭院裡散散步,瞧瞧春風裡搖曳的花朵。

  離殤總會摘了花在手中把玩,分開了花瓣及花蕊後,用嫩粉的舌舔吃下花瓣。那比彩蝶紛紛的景色還要美上幾分,素雅又濃豔的微笑,隱約帶著一絲頑皮有趣,暖玉雕成似的掌心裡托著花蕊,襯得黃色的蕊心像金絲般閃閃發亮。

  他問過離殤為什麼愛吃花,離殤卻只是笑而不語,朝他吐了吐舌。

  小心翼翼地踩著雪白的石板路,風裡滿滿是聞慣的花香味,各種各樣交雜在一塊兒,卻不顯得亂。偶爾幾隻彩蝶因為他的衣袖,而飛舞了起來,少年都會緊張地停下腳步,嚥著唾沫張望著自己是否被發現了。

  「父皇......」離殤淡雅悅耳的輕語,從竹砌的亭裡傳出,離非連忙停下腳步,遠遠地、小心翼翼地張望著亭子裡。

  亭中是相依偎的兩人,他認得離殤的身形,纖細若柳,黑緞般的髮隨意以髮帶束起,在風中輕柔的擺盪著。

  不盈一握的腰被身著正黃衣袍的男子摟著,優雅的手指纏繞著如絲緞的髮,像是把玩又像是愛憐地輕撫。

  「嗯?」帶著低笑的回應,讓離非繃著身子抖了抖。

  他忘不了這個聲音,不僅僅是因為父皇,還因為這溫柔的醉人的笑語,每一回都在輕描淡寫中狠狠地傷他。背上的傷疤,似乎又隱隱作痛了起來,他蹲下身子,抱著膝蓋微微顫抖。

  「您......喜歡兒臣的花嗎?」遲疑了下,離殤清淡的細語聽不出太多的起伏,但也不是能讓人輕易忽是他的若有所思。

  皇上低笑了笑,雲淡風輕地開口:「殤兒想同父皇說什麼?大膽的說,父皇定會盡力滿足殤兒。」

  離殤瞥望了皇上一眼,柔柔地垂下纖長的眼睫,隱隱約約舔了下柔軟豔紅的唇。似乎當成是邀約,皇上垂首就印上了一吻,攬著離殤的手臂輕一使力,將纖柔的身軀牢實地扣進懷裡。

  悶哼聲,離殤用手抵住了皇上的肩,雖沒閃避但也不迎合,眼眸緊緊地閉著,呼吸有些急促。

  離非要不是即時摀住嘴,這時一定驚叫出來。他、他還是頭一回切切實實地瞧見父皇同離殤......這這......他是不是該離開才對?若是離殤知曉他瞧見了,是不是會感到窘迫?

  再說,就算是如何不懂察言觀色,離非也知曉這種時候別說同父皇求情,光是被父皇發現,他興許又是一頓好打。

  他怎麼老是......老是這麼傻愣?總是找不著好時機面見父皇?

  涼亭中,皇上已經鬆開了離殤的唇,淺笑著舔著微腫的唇瓣,大掌似乎解開了離殤頸上了衣扣。

  不能再待了!離非儘管遲疑,仍慢慢地往後退,直到瞧不見涼亭中的人影,才轉身拔腿逃跑。

  離殤是他最重要的小皇弟,他卻沒法子將人從逆倫中拉出來......他連自個兒都顧不好了,真是沒用啊!后離非!

  失神落魄地回到頤性苑,離非也沒心情看書,扯著被子又倒回床上,縮成一團小人球不知不覺睡了。

  不知過了多久一隻溫暖的手掌,輕柔地撫上他帶著薄紅的面頰,描繪著淡淡的眉、小小的扁鼻最後停在淡色的柔軟唇上,以指尖來回摩娑。

  沉睡中的少年縮了縮,似乎嫌癢似的伸出小舌尖舔了舔被輕觸的唇。

  手指的主人彎著眼笑了,壞心地趁著唇來不及合上,將指尖擠入了小小的淡色唇瓣間。受驚似的,少年的身軀猛然一震,下意識含住了那根指頭,細長的眼迷迷糊糊睜開來,恍然地眨了眨,顯然還沒醒。

  「六皇子。」男子俯下頭,濕潤的唇擦過少年的眼皮,被含住的手指半點也不懂規矩地勾弄起小小的舌。

  「唔?」疑惑地悶哼聲,少年不自覺用舌尖推著太過亂來的指頭,卻反而被拉進了撫觸裡,倒像是害羞的迎合。

  「您哭了一夜嗎?」男子的輕語似乎很愉快,溫軟的唇愛憐地一下又一下吻著少年紅腫的眼,吻得少年嗯嗯輕哼,身子越縮越小。

  「是小人的錯,不該一聲不吭的離開。」也不在意,男子又擠入了第二根手指進少年唇裡,人也脫鞋上了床塌,將少年連人帶被納入懷裡。

  「唔嗯......」模糊不清地喚了男人的名字,粉嫩的舌已經被男人的指頭逮住,挑逗地揉按著。

  唾沫從唇角滑落,被男子舔去。

  「是小人的錯,身為男寵不應該對六皇子胡來。」男子的手悄悄地鑽入了被中,貼上少年輕顫的背脊。「可,小人忍不住了,罪該萬死......」

  「唔嗯嗯!」少年瞪大眼,慌張地搖頭,小手緊緊抓住男子的衣襟,看來又快哭了。

  「六皇子,您介意小人只是一介低下的男寵嗎?」男子一下一下吻著少年,從額際到鼻尖再到唇角,修長的指也毫不放鬆地玩弄柔嫩的小舌。

  用力搖頭,少年緊抓著衣襟的手,指彎都泛白了。

  男子站開一抹艷麗的微笑,將手指從少年口裡抽出來,不待少年說話就用唇密實地吻上了。

  熟悉的香氣,讓少年腦中一片空白,身子軟綿綿地攤在男子懷裡,手依不願意放開。

  臨......他的臨......



----

然後
下一集出來
我沒被打死,就是皇上被打死
好害怕(抖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