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一玩,久住邊城的關大將軍才發現,這年頭城裡人還真會玩,飛鴿交友竟然都不是規規矩矩的書信,第一封回信通常是陽根圖,即便是閱男無數,未曾缺過暖床人的關將軍,都大開眼界。

為此他還同滿月確認過了,也不知從何時開始,更不知從誰開始,男根圖就成為招呼用語。想到滿月也曾經把自己的男根繪製成圖,寄給十幾個男人,關山盡先是大笑,接著發現大事不妙。

他自然是派人去調查過了吳師爺,清城縣是個小地方,要找到一個人太容易了,吳師爺被他掏得清澈見底,自然是知道這中年男子天性羞怯,又帶點讀書人的酸腐氣味,乍見陽根圖肯定也會嚇著

關山盡關心的當然不是他是否受驚嚇,他關心的是萬一吳幸子也隨了大流呢?他可不能忍耐自己看上的玩物私密處,被其他男人看了去。

就算他們現在連正式會面都未曾,但在他膩了吳幸子這個替身之前,就是一根頭髮也不能叫人碰著。

向來唯我獨尊的關大將軍直接找上染翠大掌櫃,雙方談好只要吳師爺交出自己的男根圖,就直接轉到他手上不用寄出去了。至於染翠大掌櫃是否樂意答應,那不是關山盡在乎的事,畢竟出面談的是他那柄沉鳶劍。

就這樣兜兜轉轉,關山盡在鵝城住下,與蘇水鄉的帳房先生很是風流了一段時日,但也如同過往那樣,不過半個來月,關山盡就膩了,贗品到底沒有真貨來得迷人。

也就在這時候,他收到了吳幸子寄給他的第一封信。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馬面城到鵝城快馬約要十到十五天,關山盡卻硬生生用九天就到了目的地。

風塵僕僕趕到鵝城,在城內最大的客棧要了三間上房,洗去一身塵土用過飯後,關山盡本想直接找去鯤鵬社,然而一同前來的屬下將他勸下,說是滿副官有交代,希望將軍休息好了,神清氣爽了,再去找鯤鵬社麻煩。

心裡知道副官跟下屬是為自己好,關山盡也沒多為難大夥兒,還真回房睡了一覺。他可不知道四個下屬為此緊張了一晚上沒睡好,擔心著他半夜摸出去鬧事,第二天每人眼下都是一大片青黑。

鵝城確實是個熱鬧的地方,並不若馬面城經歷過五年前的戰亂,儘管近五年來總算得以休養生息,但到底是傷到了根本,沒這麼快緩過勁來,遠遠不及鵝城的繁華和平,居民們也不似馬面城人民那樣,多少帶了些弒煞的血氣,每個都像鵪鶉似的,柔軟溫和傻呼呼的。

久住邊城,關山盡一時半會兒習慣不了,索性先在市街上逛了圈

直晃到了鵝城最繁華的那條街道,他才領著下屬直接進了鯤鵬社用來當幌子的骨董舖子。

這地方讓他想起了京城。

布置也好、氣氛也好,全都是奢華但不張揚,極其精緻卻大氣,雖說是打掩護用的舖子,還真有不少好東西,客人三三兩兩的,從衣著氣度來看,肯定是鵝城裡數一數二的大戶人家。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馬面城駐守了大夏的狼虎之師,隱隱然有種雄踞一方的氣勢,即便是將其他三地軍隊擰成一股,大概也無法撼動其分毫。

要不是護國公世代純臣,與帝王親密無間,恐怕早因為功高震主,而……皇帝也不能怎麼樣。

講道理,先不管南蠻的兇殘粗暴,在關山盡以大將軍身分駐守南疆之前,每年都會被南蠻王掠奪一番,而不過短短五年,南蠻被整治得跟龜孫子似的,乖乖地縮在劃定好的疆域之外稱臣朝貢,皇帝可不覺得自己的腦袋有南蠻王的硬。

當然,朝廷上不是沒有人嫉恨關山盡,但又能怎麼樣?他就縮在馬面城不回京,手頭有全大夏最威猛的軍隊,殺戮之名可止小兒夜啼,就算是喝醉了也沒人膽敢在明面上說關山盡的壞話。

討好的倒是很多。

一開始送的是美人。環肥燕瘦、百花齊放,要什麼樣的美人都有,恐怕比皇帝后宮都要齊全了。

可關山盡沒興趣。

那可不是普通的沒興趣。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繼續防爆

 

今天主要是咬咬

請大家持續低調ww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可到黑蛋白噗浪找尋或詢問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可到黑蛋白噗浪找尋或詢問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可到黑蛋白噗浪找尋或詢問
  • 請輸入密碼:

馬面城很遠,是一座邊城,鄰近南蠻,駐軍約略20萬,守將為護國公世子,身有赫赫戰功,短短五年將南蠻擊退逼得南蠻王入京朝貢,不敢再犯邊境。

但也因殺戮過重,肩擔兇名可止小兒夜啼,據說長得更是凶神惡煞宛如鬼神,把南疆防守得如同鐵桶一般。

吳幸子自然也是聽說過的,可他從沒有放在心上,畢竟清城縣是個鳥不生蛋、訊息阻塞的小地方,與這威名赫赫的護國公世子、鎮南大將軍一輩子都不會有交集。

話雖如此,吳幸子也不禁感謝起這位將軍,正因為馬面城有駐軍,才能出現那讓他驚為天人的鯤鵬。

如今,他等待回信已經等了四天,這四天他幾乎茶不思飯不想,日日算時間,想到還得再熬三天,不免都有些急躁,人也等瘦了一圈。

與前些日子的有滋有味相比,吳幸子無法言述自己最近的日子過得有多枯燥,恐怕比加入鯤鵬社前還難熬。

有道是:由奢入儉難。

過慣了大魚大肉,哪耐得住清粥小菜呢?他每天盯著那張來自馬面城的鯤鵬圖看,用手撫慰自己無數次,夜夜都夢到鯤鵬以及那天見到的黑衣人,明知道兩者並不是同一套的,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腦子,早上起床總在洗褲子。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可到黑蛋白噗浪找尋或詢問
  • 請輸入密碼:

這大抵是吳幸子許久未有的一夜安眠。

在那場大水後,他未曾睡得這麼好過,清晨起來時整個人神清氣爽,身體彷彿排出了什麼鬱氣,都輕盈了起來。

用過早飯,眼看還不到上職的時間,他索性將昨夜翻了無數回的五張圖又細細品味了一番,越品心裡越隱隱然有什麼要破土而出。

吳性子想著,要回信的話是否也得用畫上自己的男根圖?這他真的辦不到,可是……喘口氣,他將五張圖細細褶好,小心地塞在空了許久的藤箱中,還放了個驅蟲的香包進去。

然後拿起鯤鵬誌,下了某個決定。

昨夜的體驗,彷彿某種醍醐灌頂,吳幸子赫然驚覺,他這輩子過得太沒滋味了,這世上有許多事比他所想的要有趣得多,不嘗試嘗試未免太可惜。

鯤鵬誌上百來號人,雖說不全是人中龍鳳,但也都端正踏實。先前一心只想找個結契或談天的對象,那人選就得謹慎地挑選。

可若是……大夥兒都習慣給男根圖呢?他就算沒法子和第十七頁的那位珠寶舖子大掌櫃交上飛鴿之友,卻不妨礙他鑑賞大掌櫃的……鯤鵬啊。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