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可到黑蛋白噗浪找尋或詢問
  • 請輸入密碼:

失魂落魄回到家裡,吳幸子吃了飯,小心翼翼把玉簪子收近帶鎖的木盒裡,埋進床底下。

接著坐在床沿發起呆。

不得不說他是心動的,不管鯤鵬社是怎樣的祕密結社,假如有很多想結契的男人供他認識,那簡直是西方極樂世界。

吳幸子寂寞很多年了,要知道他連條狗都沒養,離開衙門回家後的漫漫長夜,連個說話的東西都沒有……

嘆口氣,他彎腰從床底刨出一個小陶罐子,裡頭是他僅有的十兩棺材本,原本都沒打算動的,他還想買一口扎實的黃木棺材,躺進去舒舒服服地爛成骨頭。

五十文錢啊……吳幸子無比掙扎,五十文他可以過十天呢,還可以隔三差五地去市場上吃一碗豆腐腦,瞧瞧小哥那口亮眼的白牙……

可惜,來不及把心意告訴對方,小哥就有人了,吳幸子垂著雙肩,像棵被打蔫的茄子。

這糾結來糾結去,當他終於下定決心,都已經過了五天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些日子,衙門的師爺吳幸子有點不對勁。

每兩日就雇一次柳老頭的牛車,跑到半日路程外的鵝城,也沒有多待,柳老頭一管菸抽不到一半,吳幸子就回來招呼他回家了。

柳老頭一開始也不在意,有人願意叫車他便能多賺點錢,眼看冬天要到了,攢點錢好過年不是?

可這十多天過去,柳老頭心裡就惦記上了,擔心吳幸子是不是被什麼人給騙了。

畢竟整個清城縣沒人不知道吳幸子這人,過得清苦不說,還孤家寡人的,在衙門當師爺,一當當了二十多年,眼看都要四十歲了,身邊連個知冷暖的人都沒有。

柳老頭怎麼想,都覺得吳幸子像被人給騙財了,至於為何不往騙色上想……唉,一個大男人,撐不過一刻鐘,那得多丟臉是不是?

一開始,柳老頭只是跟老伴閒嗑了幾句,誰知道沒兩天,半個縣的人都知道這回事了。

清城縣實在太小,也實在太無聊。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請到噗浪找唷,可打關鍵字tag
  • 請輸入密碼:

沒兩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魏大少正在追求特助周世勳。

魏寧嗣追起人也是金光閃閃、大開大闔的,花錢如尼加拉瓜大瀑布。

周世勳第二天上班,就看到自己桌上擺了一本名錶目錄,一旁還掛了兩套高級西裝。他眉頭動了動,把目錄扔回收箱,拿了西裝推門進總裁休息室,掛進衣櫥後便回頭辦公去了。

待到魏大少睡飽進公司時,都下午一點半了,周世勳正抽空吃便當,兩人對上眼,同時都愣了愣。

「寶貝,這麼晚才吃飯?」魏寧嗣笑得像朵花,推開辦公桌一角的資料,大方做上去,順手撩了周世勳下巴一下。

「有事?」周世勳任他摸,但表情動都沒動,自顧自扒飯。

他剛接掌一家新公司,什麼事都還沒上軌道,午休時間根本沒空休息,現在也是一邊吃便當一邊看資料,對魏大少的騷擾,滿心厭煩。

「吃什麼?」魏寧嗣全不把周世勳的抗拒放心上,腆著臉靠上前。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寫在前面

這是一篇無腦無邏輯純粹H的肉文XD

自我挑戰

第一篇是三個月前寫的,一直沒辦法好好往下寫,現在豁出去啦!

霸道的到底是誰呢XD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性福家庭  

 

耶~~~~這次封面好票釀喔>w<

饕餮的彩繪玻璃XD

預購到26號截止唷,請大家注意時間

預購截止後就恢復原價

平行線本篇的再版也是26號截止,有需要的朋友不要忘記填單唷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請到噗浪找唷,可打關鍵字tag
  • 請輸入密碼:

瑟是個做事認真懇切努力到稍微有點太緊繃的人,當年他為了留在帥昭民身邊,努力學會做飯,甚至開了咖啡廳。
只要下定決心,他幾乎可以把目標貫徹。所以他離開家鄉,撇下曾有過的未婚妻,就是為了要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不希望再隱藏掩飾自己。
好友曾經評價他毅力驚人,瑟對自己的評價是任性。

是的,因為任性,所以他必須要對得起自己,每件事情若無法達到設定好的目標,他又為什麼要做呢?
理論上來說,這是個正面的特質,但反面來看,瑟這種個性讓自己陷入非常多的麻煩裡。比如跟饕餮的相遇,比如今天他打算做的事......假如人能預知未來,瑟絕對不會被帥昭民煽動了!絕對不會!
總之,520的那個晚上,瑟收拾好廚房,孩子們各自回房去了,饕餮尚在工作室忙碌,有個長輩最近要嫁女兒,訂了一批宴會用的玻璃水杯,造型獨特。

饕餮很少拒絕家族裡的請託,無論有多忙碌,永遠以家人為優先。
這也導致了工作量大增,已經連續三天都直接睡在工作室沒回家了。傍晚的時候,喬爾拿著髒衣物回來,順便把一個黑絲絨包裝的禮物遞給瑟。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看了眼今天的日期,帥昭民帶點好笑對一起喝下午茶的瑟說:「你知道嗎?今天的日期用中文來說,諧音是我愛你。」
「是嗎?」瑟好奇的看了眼日曆,五月二十號,對他來說沒什麼特別的感覺,但仍忍不住問:「你打算跟騰蛇慶祝嗎?」
在他的印象裡,日韓中台有無數的情人節,義大利其實也不少情侶互訴情衷的日子,但帥昭民向來嗤之以鼻的。

果不其然,帥昭民啜了口茶,撇嘴:「有什麼好慶祝的?我連他的生日都不記得了。」這句話一點不假,帥昭民向來就是個實用主義者,騰蛇這個人雖然浪漫,但倒不會用自己的標準去要求愛人。
這點上瑟就有點微詞了,他帶點嘆息看著好友:「昭民,不管怎麼說,重要的日子還是別忘的好,這也是種愛意的表現。」
「好友。」帥昭民笑吟吟的拍拍瑟的肩膀:「等你哪天能毫不臉紅,像呼吸一樣簡單的對毛毛蟲說我愛你,我會接受你的建議的。」流氓透了。

瑟猛的臉紅,端起杯子顧不得燙,一口氣喝掉半杯奶茶,眼眶都熱紅了。
「你不能這樣就臉紅啊!」帥昭民笑得,抽了衛生紙替瑟擦眼尾示好:「都在一起十多年了,你不會真到現在還沒辦法心平氣和的對饕餮說我愛你吧?」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