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曾經愛過你。」

  這是一句比:我不愛你。更加殘忍的話。曾經愛過,但是現在不愛了,過去那些美好、依靠,記憶中所有亮麗的風景,都變成了褪色的老照片。

  慢慢的被灰塵掩埋,慢慢的成為灰塵。

  安落陽覺得喉嚨一緊,隔壁桌......其實說隔壁並不正確,應該說是另一桌客人,剛好上菜了,帶點油膩的肉味混合著青菜炒過的味道,讓他摀住嘴幾乎吐起來。

  「落陽?」打發走侍者,向路遙也察覺了他的不對勁,清澈的聲音帶著他陌生的關懷。聲音是記憶中的,態度卻不是。

  那些也都變成了曾經......他們「曾經」年輕過、他們「曾經」幸福過、他也「曾經」脆弱過。

  帶了點悲慘抬起頭,安落陽不敢隨便移開手,帶著微藍的眼眸在水氣裡,擠出一些微笑:「你不生我的氣嗎?十年前也好,十年後也好。」

  在花蓮的那間小民宿外,他跪在地上一眼也不敢看向路遙哭喊的臉,腦中只有震天的蟬鳴聲,還有最後那一句:『安落陽!』

  「我不是為了這件事找你出來。」漂亮的眉帶點困擾地蹙起,一直白皙優雅的手指,輕輕畫過玻璃杯上的水珠,像在彈奏樂器那種從容不迫。

  眨眨眼,落陽有點困惑了:「不是為了問我為什麼幫著境遙先生貼那些照片嗎?」

  「是跟大哥有關沒錯。」一提到哥哥,向路遙厭煩地咬了下嘴唇,露出安落陽很熟悉的那種驕傲表情。「他為什麼會從德國回來?」

  「因為大學時代的朋友希望境遙先生可以......」安落陽聽向境遙提過,季節剛轉換的時候,向境遙不經意提到台灣的濕熱天氣讓他很不習慣。

  聊著聊著,就說了一些事情。關於弟弟、關於家人,關於愛情這件事情。

  『我們不是在交往。』向境遙用低沉有力的聲音這樣下結論,他安安靜靜從暖暖的胸口上抬頭:『我想我可以跟你在一起久一點的時間。』

  因為不是戀人,反而可以心安理得的待在對方身邊。他也是,從醫院出來之後,也曾經希望可以有長久的戀情,有一個人可以讓他依靠,告訴他『安落陽』是誰。

  那時候他遇到的是一個大學教授,剛過四十歲,也是他一年級的導師。他們上床、約會,一起度過那一年每個重要節日,但後來畢竟沒有在一起。

  分手是老師提的,也是夏天,在他住的公寓樓下,當著一個抱著小孩的年輕太太眼前,狠狠打了他一巴掌。

  他撞到了一旁的信箱,管理員伯伯剛好去巡邏不在,他才總算不用搬家。

  『你這噁心的同性戀!不要再來騷擾我了!小心我告你!』這段話像隔著一層霧的夢境,他茫然地抬頭看著老師凶狠的表情,還有年輕太太漠然的臉。

  那時候他應該要明白是怎麼回事的,可是一直到很久之後他才終於懂,老師已經結婚了,為了自己的家庭、地位跟顏面,帶著起疑心的師母來澄清這段關係。

  所以他很明白向境遙所說的,正因為不是戀人,不需要對對方承諾,反而可以在一起久一點。

  「我不想知道他同學有多重視他。」彈了下舌,鏡片下的眼角揚起,安落陽知道那是向路遙厭煩時很容易有的表情。「你為什麼會跟他在一起?」

  為什麼?安落陽微微臉紅,這件事情好像不太適合說出來。他只好端起水杯喝著,一邊掩飾自己的表情,一邊思考要怎麼回答。

  「你喜歡我大哥嗎?」指腹帶著濕意畫上杯口,在陽光下閃著耀眼的光芒。

  下意識點點頭,安落陽當然很喜歡向境遙,所以想留在男人身邊,喜歡靠在有力溫暖的懷中,願意幫著張貼照片......就算在男人心裡他比不上向路遙,那也沒有關係。

  「但是那跟愛情沒有關係。」只是一種依賴,在向境遙的懷抱裡,他感覺得到自己存在。

  透明似的手指鉤了下額頭上略長的髮絲,向路遙似乎震了下,很明顯地轉開視線。

  「不要跟大哥在一起。」

  「啊?」沒想到會是這樣的要求,不......與其說是要求,其實比較接近命令。以前向路遙是從來不會用這種語氣跟人說話的,是因為當了教官的關係嗎?

  「你會後悔,不要跟大哥在一起。」可能以為安落陽沒聽清楚,清澈的聲音微微拉高慢慢的又重複一次。

  「你擔心我又否認跟境遙先生的關係嗎?」安落陽苦笑,直覺就想到這個答案。

  「不是。」對這個答案向路遙像是有點不開心,嘴唇抿了下,鏡片後的眼眸瞪著微藍的眼:「你跟他不是沒關係嗎?否不否認我都不在意,我只是希望你別跟大哥在一起。」

  「我們只是沒有交往。」安落陽笑笑,仰頭把水喝完,吐口氣:「路遙,你只是想跟我說這件事嗎?」

  「你根本不了解我大哥。」對於他的回答,向路遙與其說是生氣,不如說是煩惱,半垂著眼讓陽光把睫毛照的根根分明,灑下一圈陰影。「你會後悔跟他在一起。」

  「不會。」安落陽忍著,沒反駁向路遙,其實他才不了解自己的哥哥。

  可是那件事太隱諱,不該由他開口告訴向路遙,他只能勉強自己微笑:「路遙,只有境遙先生跟我在一起。」

  嘆口氣,向路遙白細的牙齒用力咬住嘴唇,沒有看他。「我也曾經跟你在一起,也曾經跟大哥在一起,但是你們都自己離開了。」

  「路遙......」安落陽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才好,那一天是他自己推開了向路遙,放棄自己喜歡的人,為了得到父母的微笑。

  「落陽,我問過很多學生這個問題,我也可以請問你嗎?」漂亮優雅的手指交握,向路遙現在看起來就是一個教官,嚴肅、認真,雖然不令人害怕卻很有威嚴。

  瞬間,安落陽有點閃神,他眼前的人似乎跟他在不一樣的時間流動中,到了他在也到達不了的地方。

  單薄的肩抖了抖,他差點翻倒桌上的杯子,微藍的眼像隻受驚的小兔子,繞著這不大的空間飄移。「你......你想問我什麼?」

  「兩個不斷逃避的人,為什麼認為自己可以在對方身上找到永恆?」

  來不及回答,放在桌上的手機突然響起來,安落陽嚇得跳起來,盯著手機發呆卻沒有接聽,好像那並不是他的東西。

  「落陽?」也被他劇烈的反應嚇了跳,向路遙跟著站起身,看看手機再看看幾乎縮起來的落陽,嘆口氣:「落陽,需要我幫你接嗎?」

  「不......我、我可以......」努力微笑,他不需要這麼大的反應,他也好、境遙先生也好,誰也沒有逃避。

  『落陽?』電話那頭,是低沉有力的聲音,背景有點吵雜,隱約可以聽見有人問好。

  鬆了口氣,安落陽跌回椅子上。「境遙先生,怎麼打電話給我?」

  『吃飯了嗎?味道還習慣嗎?』吵雜聲少了很多,安落陽想男人一定是找到了沒有人的地方。

  「嗯......」有點心虛,但他不想讓男人知道自己現在正跟向路遙見面,「境遙先生,我好想見你。」

  他們本來就不是那種一輩子的關係,只是想在一起久一點罷了。

  『再兩個小時我就交班了,去接你好嗎?』他幾乎可以看到男人的薄唇微微揚起來的弧度,有力的眼眸也跟著放輕。

  「嗯,對不起,我太任性了。」有什麼鹹鹹的東西流進嘴哩,陽光似乎變得更刺眼,而且飄盪起來像在水裡一樣。

  他沒有哭,也不需要哭。

  『不,三點半見。』男人原本就只是想確認他有沒有吃東西,很快就道別收線。

  「落陽。」面紙遞到他眼前,愣了下他沒有伸手去接,向路遙乾脆替他擦去臉上的痕跡。「落陽,我真心的希望你也可以幸福。」

  十年的時間困住了兩個少年,一個離開了只留下另一個繼續在那一天痛苦孤單,那不是很令人難過得一件事情嗎?

  「境遙先生對我很好。」握住向路遙的手,像以前一樣安落陽露出靦腆的微笑:「我們很好,非常好。」

  「是嗎?」向路遙扯著唇角,鏡片後的眼眸有著淡淡的哀傷。


----

然後,侍者端著凱薩沙拉跟牛小排簡餐出現

「請問......」他看到緊緊交握的手,默默退下





老闆!那桌可不可以換人服務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