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好像有什麼騷動......上課一向很專心的農冬露稍稍分了下心,然後一臉羞愧的看著老師。

  他怎麼可以分心呢?老師上課這麼認真,他太不應該了!他很快集中注意力,雖然今天熱得連他都覺得快要蒸發了,可是學生就是要乖乖聽課,好好做筆記。

  但,顯然外面的騷動已經超出一般,講台上國文老師皺了下漂亮的眉,抬頭看了一眼時鐘,不雅的彈舌:「班長,去外面看看怎麼了,還有三分鐘才下課。」

  「老師!只剩三分鐘了,提早下課啦!」「提早提早!下課下課!」雖然很熱,高中生依然活力充沛,逮到機會就笑鬧起來。農冬露抄完最後一個字,也跟著笑瞇瞇的看著同學鬧。

  「還有三分鐘,下次考試重點還想不想知道啊?」號稱古典美人的國文老師敲敲黑板,白皙的臉孔漏出不懷好意的微笑:「老師還特別挑了有趣的題目想考驗大家,很刺激吧!」

  「啊啊啊!老師!你好殘忍!蛇蠍心腸啊!」幾個男生哀號地鼓譟起來,國文老師只是優雅地用手帕擦去額頭上的汗水,心情很好似的微笑。

  「親愛的孩子們,老師教過你們啦!最毒婦人心啊!記下來。」

  立刻一片哀鴻遍野,只有農冬露輕輕的笑起來。他很喜歡班上和樂的氣氛,隔壁的同學一邊唉叫一邊抱住他大喊:「冬露,快!快拍老師馬屁,老師最喜歡你了,你要拯救大家呀!」

  「真的嗎?」他眨眨眼睛,害羞的微笑,清澈的眼睛看著抓課本搧涼的老師:「可是我今天有點不專心,對不起老師。」

  搧風的動作停下來,班上的哀鳴也停了一半,接著是有志一同的哄堂大笑。

  「農冬露,你這樣老師該不該生氣啊!」國文老師幾乎是趴在講桌上笑了,抱著他的同學也壓下他的脖子大笑著搔亂他的短髮。

  隨著班上的笑鬧聲,外面的騷動也越來越大,坐在走廊邊的幾個同學開始坐立不安地往外張望,連老師也停住笑覺得有點不對勁了。

  「哇!就是他!就是他啦!三年七班的!」突然,幾個穿著運動服,滿身汗濕的男學生衝到窗外,指著農冬露開始大喊。

  「我?」愣了愣,他連忙舉手:「老師,我可以過去嗎?」雖然他對這幾個人沒有印象,但說不定是有事情要找他。

  「不要過來!好噁心喔!同性戀!」「變態!噁爆了!」「娘娘腔!」窗邊的男生立刻誇張地退了好幾步,年輕單純的面孔上浮出不屬於這個年齡該有的惡意,一邊尖叫一邊互相推鬧。「你去啦!他要找你啦!」「屁啦!找你找你!我才不要碰到同性戀咧!」

  農冬露整個人愣在坐位上,手足無措地看著窗外人越聚越多,大家臉上既是渾沌的惡意,又充滿好奇的微笑,對著他指指點點亂成一團。

  「喂!你們不要亂講話!哪班的!」幾個受不了的男同學站起來跑到窗邊,開始對外叫囂。

  這一下農冬露更慌張了,不管怎麼樣,他希望大家冷靜得把事情講清楚,不應該這樣針鋒相對。而且,他根本搞不懂發生甚麼事情。

  「誰亂講話!你自己看,他跟男人接吻!」外面的人潮不甘示弱地揮著手上的照片列印威嚇,雙方幾乎打起來了。

  「那個......大家都是好同學,不要......」距離不是很遠,但列印有點模糊,農冬露看不清楚,只能慌張地出聲希望平撫大家的情緒。

  「吵什麼吵,還有一分鐘才下課,你們聚在走廊上做什麼!」國文老師狠狠把課本摔到桌子上,河東獅吼。

  裡外的聲音突然消失了,大家似乎這時候才住意到老師的存在,眼神顯得很緊張,但又不甘心這樣離開。還是圍在教室外,細細的交談,比吵鬧更讓人不舒服。

  班上拿到列印的同學看了幾眼,同時臉色大變,一臉驚恐地看像農冬露。

  「拿給我看!」國文老師伸出手,立刻遞上一張列印,漂亮的眉沒看幾眼就皺起來了。「農冬露,這是你嗎?」

  抱在他身上的同學大動作的彈開,他疑惑地看著大家,接觸到的視線令他有點害怕。

  列印的照片不知道是不是經過處理,他的臉看得很清楚,在黃昏的庭院裡,被對方環抱著脖子紅著臉親吻。

  小麥色的臉一紅,他一眼就認出來這是教官家的院子,前天是假日難得下午有風很涼爽,他們就在院子裡玩水,然後......他整個人瞬間漲紅,羞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照片其實拍得不錯,連他半裸上身的水珠都拍得很清楚。偏偏只有男人的臉看不清楚,只有白皙肌膚上的吻痕一個不少非常清晰。

  吐了一口氣,他安心了一點。還好教官的臉沒有被照清楚。

  「農冬露?」國文老師嚴肅地叫了他一聲,教室內外的私語聲越來越大,還夾雜著幾句難聽的嘲諷。

  「農冬露!」教室邊的學生被拉開,悅耳的聲音喘息地傳來,他抖了一下才從列印上抬起頭。

  教官的眼鏡微微歪斜,白皙的臉上泛著薄紅,汗水細細的往下流,鏡片後的眼睛像要哭出來似的看著他。

  小麥色的臉還是紅紅的,農冬露靦腆的微笑:「對不起,這是我跟我最喜歡的人。」

  他覺得很對不起教官、很對不起家人,爸爸知道了一定會抱著媽媽哭,雖然他跟教官在一起的事情全家都沒有反對,可是大姐對他說過,這條路很難走一定要有覺悟。

  這算是覺悟嗎?他抓抓短髮,慢慢地看過每一張熟悉與不熟悉的臉,都露出厭惡或嘲笑的表情,大家一模一樣。

  從小到大他沒有被這樣看過,大家都是好朋友,身邊的每個人都開心的笑鬧著。

  「農冬露,到教官室來。」教官站在門邊,漂亮的臉上沒有表情,只是把眼鏡扶好。

  可是他知道教官快哭了,透過鏡片仍可以數得清清楚楚的睫毛顫抖著,他又低頭看了一眼照片列印。

  沒有照到教官真是太好了!


※※


  那一天的蟬叫得特別大聲,再幾天就要放暑假了,向路遙跟安落陽計畫好要一起坐火車去環島,為高中的最後一個暑假留下美好的回憶。

  可是......才剛走進學校,他們就被嚇呆了,走廊、教室黑板、公布欄全被貼上了照片,清清楚楚的兩個人的照片。

  照片中的向路遙是一身薄T恤加運動短褲的居家裝扮,安落陽則有些穿著T恤牛仔褲,有些卻是赤裸著上半身的。

  淺麥色的漂亮肌肉上,有不少難以掩飾的羞人痕跡,集中在某些曖昧的位置。

  還有幾張照片,是他們接吻的瞬間,兩人陶醉幸福的依靠在一起,跟一般的戀人沒有兩樣。

  「小向!」「落揚!」兩個聲音同時從前面跑過來,是劉主威跟農冬芽,臉上帶著汗水跟驚惶,農冬芽甚至哭出來了。

  「主威......」向路遙反射性的握住安落陽的手,他覺得自己不可以放,若放開了會後悔。

  兩人的好友手上都抓著揉爛的照片,多的手捧不住。

  「冬芽,不要哭,不要哭。」安落陽輕輕回握,空著的手溫柔地撫摸著農冬芽通紅的小臉。

  「為什麼會有這些照片?」向路遙很快恢復鎮定,看著每張相片的背景,都是安落陽家。

  他早知道會有這樣一天,只是不知道會來得這麼快。遠遠的,教官主任似乎也看到他們,氣急敗壞的飛奔過來。

  「落揚。」他轉頭,鏡片下的眼睛可愛的彎起來:「我們逃走吧!」

  他有一筆存款,安落陽也有存錢的習慣,為了這次的火車環島之旅他們才檢查過,兩人的錢合起來也有六位數字。雖然沒辦法用很久,但是只要能逃離這一切,就可以重新開始。

  只要找到工作,就可以建立兩個人的世界。

  輕輕咦了一聲,安落陽淺麥色的臉一紅,握緊他的手。「好,一起逃吧!」

  「小向!」「落陽!」不顧友人的呼叫,他們牽著手逃走了。回家拿了準備好的錢跟行李,隨意坐上了往東部的火車。

  那時候他們相信這個逃亡可以一輩子,他們會幸福的在一起,不會錯過也不會分開。

  躲在花蓮的小民宿裡,他們的確過了幾天很開心的日子。但高中生畢竟還不算長大,他們只是位在孩子跟成人之間尷尬位置的蛹。

  第一次見到安落陽的父母,狠狠的一巴掌就招呼在那張淺麥色的臉上,打出了五指印,也把安落陽打得跌坐在地上。

  「落陽!」他驚叫,想撲過去卻被自己的父母抓住。

  西裝革履的安爸爸瞪著眼,鼻翼激動得起伏,眼睛裡布滿血絲紙個安落陽痛罵:「你這不要臉的東西!你丟盡了安家的臉!喜歡男人!正常人怎麼會喜歡同性!」

  「爸爸,我......」安落陽縮縮肩,恐懼地看著父母,沒有看他。

  「死老頭!你才丟臉!喜歡人哪裡不正常!」向路遙氣得大吼,劇烈地在父母手裡掙扎,想撲過去察看安落陽狀況。

  「給你沒有關係!」安爸爸像是看仇人一樣瞪著向路遙,接著指著安落陽怒吼:「是不是他把你帶壞?你這沒用的東西!叫我的臉往哪裡放!」

  「我......」安落陽還是縮在地上發抖,嘴角有點血絲,可能是剛剛咬到了。

  「喜歡男人!你跟那些瘋子一樣!你不是我兒子!」安落陽的身體猛地一抽,微藍的眼睛落下淚來。

  「你這渾蛋老頭!」向路遙恨不得上去揍這個臭老頭幾拳,但是爸媽帶了小叔叔來,把他抓的死緊跟本動不了。

  「我沒有喜歡男人......」淚落下,安落陽沒有看向向路遙。

  扭動的身體猛地停住,向路遙腦裡轟的一聲,整個人僵住了。

  太陽還很烈,蟬張狂地鳴叫,知了知了知了知了知了!

  「安落陽!」

  「我不喜歡男人!對不起!對不起!我只是好玩只是好奇......」安落陽摀住耳朵哭著道歉,全身發抖。

  他知道向路搖不會原諒他,連他自己都覺得好噁心,可是......可是他知道父親曾經把好幾個求診的病人送去精神病院,只因為喜歡同性!

  他好怕好怕!他絕對不要進去病院裡!他沒有不正常!沒有!

  「安落陽!」吼得聲音都啞了,向路遙不能自己的痛哭:「你說過不管怎樣都喜歡我!他媽的!安落陽你說過!」

  抓著他的力道鬆了,他整個人跪倒在柏油路上,腦子裡迴盪著蟬鳴。

  「我沒有不正常......我沒有......」安落陽的聲音很微弱。

  他們的視線再也沒有對上過......

----

 

落陽的故事在《關於歌頌愛情這件事》裡面

下面補一小篇小冬瓜當時年紀小的番外XD

 

----

 

  農冬芽看著眼前垂著兩條鼻涕,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小弟,挽起了袖子:「你說!快跟五姊說!哪個不要臉的小女生欺負你了!」

  她家裡有六個姊妹,跟一個沒生成女生,讓爸爸很傷心,差點取名仙女的弟弟。

  今年七歲,剛上小學,頭髮顏色完全像到爸爸,看起來雖然是偏淺的黑,一在陽光底下就變成漂亮的麥芽糖色。個子不大,小小的、瘦瘦的、粉粉嫩嫩的,跟串丸子上的糯米糰一樣。

  一個糯米糰能有什麼威嚴呢?看起來就很好吃......應該說,看起來就很好欺負呀!要這樣捏也可以、那樣捏也可以,小孩子身體軟,還可以折成兩半,多有趣呀!

  「嗚......嗚......沒、沒有......」小男孩哭得全身發抖,肩膀一聳一聳的,可是很堅持地搖頭。

  農冬芽先是瞪大眼睛,接著伸手狠狠地揪住弟弟的嫩頰:「什麼沒有!沒有你會哭成

  被捏得很痛,小男孩眼淚流得更多,一邊緊張地用手去擦,整張小臉變形中還帶點喜感,剛好走進來的二姐誇張的哈哈大笑。

  「二姊,你看啦!小冬瓜很笨耶!被欺負還說沒有。」農冬芽嘟著小嘴,還是捏著弟弟的臉不放,延展度這麼好,怎麼捨得放手呀!

  「唉呀!乖冬瓜,跟二姊說,誰欺負你啦?」二姊還是抱著肚子笑,一句話講得斷斷續續的,最後乾脆趴在沙發上抖著不停。

  眼淚還是掉個不停,可是臉又被拉得變形,小嘴歪歪斜斜的張著,鼻子也跟著皺在一起。「沒.....沒有......沒有倫踢互我......」

  「那你哭什麼?五姐雖然冰雪聰明,可是完全不懂耶!」看弟弟努力要把話說清楚,嫩嫩的聲音卻怎麼樣也沒辦法發清楚,帶點苦惱的皺眉,農冬芽就覺得......好想多欺負一下。

  她真的很能理解欺負自家弟弟的小女生心態。雖然單就外表來說,小弟理所當然遺傳到祖傳的好相貌,又嫩又可愛,總是憨憨的微笑,大概全班有一半以上的小女生會喜歡上他吧!

  偏偏,這個弟弟不知道出生的時候吃錯什麼藥,溫柔天真的不可思議,連嬰兒時期都很少在半夜哭著要奶吃,媽媽還緊張得帶去醫院做檢查,擔心這個小兒子是不是有什麼缺陷。

  會被欺負是理所當然的吧!看起來就很好玩啊!纖纖玉指又用力捏了幾下,忍耐性很夠的弟弟只有用手擦眼淚。

  「小五,別捏了,小弟好可憐。」捧著一盤水果近來的三姊,雖然嘴角也可疑的抽動著,但還是問溫柔地出聲制止農冬芽的暴行。

  「矮油!人家只是表達對小弟的疼愛呀!三姊你看,小冬瓜屁股上有鞋印耶!」雖然沒捏夠,不過三姊都出聲制止了,農冬芽只好放手,叉了一塊水果遞給小弟。

  「謝謝五姊,謝謝三姊。」嫩嫩的小臉上紅通通的,鼻涕眼淚還沒抹乾淨,但已經換成害羞的微笑,開心地咬著水果。

  三姊妹互看一眼,二姊擦著眼淚捧著肚子,三姊只有搖頭。為什麼他們的弟弟可以這麼單純呀!就算有七歲,也未免太不可思議了吧!

  「小冬瓜,吃玩水果去把衣服換掉。」三姊揉揉小弟那頭柔軟的頭髮,順便檢查屁股上的鞋印。

  等等拍照記錄下來,拜託學校老師幫忙查出來到底是誰欺負她家小弟。

  「好。」乖乖的點頭,小臉露出大大的微笑,在沒滴半點西瓜汁,子也整整齊齊吐進垃圾桶,規規矩矩放好小叉子後,才轉身離開。

  農冬芽忍不住翻白眼了:「拜託!現在的小孩有這麼天真無邪乖巧的嗎?三姊,這樣很危險吧!」

  「我也覺得很危險。」二姊終於不再笑了,一邊揉著發痠的臉頰,叉起水果塞進嘴裡:「我今天還看到小冬瓜當馬給女生騎喔!」

  「哪個女生?」農冬芽眼睛一亮,開心地貼著二姊坐下。

  「就......」吞下西瓜,叉子把盤子裡比較甜的部分撥到一邊,三姊就拿起小弟的叉子開始挑子:「隔壁那個吳莉雅啊!他爸不是很愛炫耀他家女兒多可愛。」

  「可愛!我每次看到都扭到眼睛耶!」嘖!農冬芽不雅的彈了一下舌頭,幫著把挑出來的子扔進垃圾筒。「如果是對門那個方小昭,還比較像白雪公主對不對?」

  「二姊,你沒去阻止啊?」三姐嘴角抽了一下,二姊顆顆笑了。

  「我沒有,你也知道小冬瓜會說什麼。女子報仇,三天不晚啦!」他們是不介意有人跟小冬瓜玩,也知道小弟天性溫柔敦厚,把大家都當好朋友,不會去抱怨或生氣。

  不過,有人太過分的時候,正義的姊姊們有必要出動一下。

  「小冬瓜這樣長大不會有問題吧?」農冬芽也叉起西瓜咬,連他都這麼愛欺負小弟了,外人欺負起來肯定有去一百倍呀!

  「不知道,可是他這樣很好呀!小孩子就是要天真一點。」三姐溫柔的微笑,把太大塊的西瓜切小,自己才終於叉起西瓜吃。

  「對呀對呀!這麼有趣的小動物不多了啊!要好好保護!」二姊又笑起來,靠在農冬芽身上抖。

  「有小動物嗎?」嫩嫩的聲音雀躍的跑過來,換好衣服的小弟手上抓著弄髒的衣服。「三姊,衣服弄髒了,可以直接放洗衣籃嗎?」

  「交給三姊吧!」溫柔微笑,接過衣服的時候又摸摸小弟的頭髮,得到可愛的害羞微笑。

  不管是「哪一方面」都交給三姊吧!

  「謝謝三姊,對不起,我以後會小心不要弄髒衣服。」

  為什麼有小孩可以純的這麼可愛!農冬芽忍著沒再次去捏小弟的小臉蛋,只好把人抱在懷裡蹭。

  「五姊,我今天真的是自己跌倒的,你不要生副班長的氣喔。」任著姊姊蹭,小男孩也將臉貼著姊姊撒嬌。

  三個姊姊同時互看一眼,露出微笑。

  「那你以後要小心一點囉!五姊絕對不會生副班長的氣的!」那是三姊的工作,跟她無關啦!她乖乖當天真活潑可愛的高中女生就好。

  「小冬瓜,快吃水果,不冰就不好吃了。」三姊笑得很溫柔,二姊只是摀著嘴靠在沙發扶手抖。

  小男孩露出幸福靦腆的微笑,乖巧得點頭,叉著西瓜小口小口、乾乾淨淨的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