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烈運動一點也不適合向路遙,不只劉主威這麼認為,就連身為跆拳道副社長的安落陽都這麼認為,很多次他想開口勸向路遙放棄,聽說他原本是校刊社的副社長。

  穿著跆拳道服的向路遙看起來比同年齡的少年來得高朓,但也顯得更纖細。白色的項頸在黑色髮絲的覆蓋下,隨著動作若隱若現,色彩強烈顯眼,常常讓人盯著看到失神。

  微微漲紅臉,安落陽轉開頭,假裝擦汗,實際上是遮掩臉上的痕跡。

  自從向路遙加入跆拳道社後,旁觀的學生變多了,窗邊門邊常常聚集著可愛的少女,帶著滿臉的紅暈,興奮地對著道場裡尖叫。

  而且不僅僅只有女生,男生其實也不少。安落陽覺得少年們的眼神熱烈得很詭異,總是盯著向路遙不放,然後偶爾看看他。

  不管怎麼擦,汗水一直留個不停,他只好丟下毛巾,抓過水瓶灌了一大口水,差點被自己得急躁嗆死。

  其實,他對向路遙只是有點好奇,每次段考模擬考的全校排名,『向路遙』三個字總是在前五名徘徊,他一直覺得這是一個很親切的名字。


  但是,因為班級不同的關係,他從來沒有真的見過誰是向路遙。直到某一天......班上的同學指著對面校舍的窗戶,用怪異的表情對他說:「喂喂,你看到那個傢伙了嗎?」


  誰?他有點好奇,所以就看過去了。

  其實他對說話的那個同學一點好感也沒有,學校每個學期會重新分一次班,照著排名調整班級,他從入學就是四班,不是最好但也不到不好,中中偏上。

  而這個同學,卻是從全校前10名的成績開始掉,從資優班掉到了4班,眼看目前也岌岌可危了。

  大概是因為待過資優班,他對4班有一種敵意,安落陽知道他從心底就看不起4班的人,也不願意承認自己的失敗,所以有點歇斯底里的,一個朋友也沒有。

  可是,既然人家都主動開口了,他也不好不回應。

  那是安落陽第一次看到向路遙。以一種高中生沒有的,懶洋洋的姿態,靠在窗延上支著奶油色的臉頰,黑色的頭髮就算隔著一段距離,也覺得很輕柔漂亮,像會發光一樣。被風一吹,稍稍的飛揚起來,銀框眼鏡下的眼睛顯得很清楚,非常漂亮。

  他覺得臉頰好燙。

  對方明明是個男生,跟他一樣的高中男生,卻又像另一個世界的生物一樣,有種超越性別的吸引力。

  「聽說他哥哥喜歡男人,鬧得很大。」同學嘿嘿的笑了起來,帶著混沌的惡意,讓他微微抖了一下。

  「這種謠言不應該亂說。」安落陽稍稍皺起眉,看了那個同學一眼。

  「說不定向路遙也喜歡男人,你看他那樣,根本是在勾引人!賤人!」男同學壓低聲音,但還是壓不住惡意,神經質地按出自動筆心,在壓回去、再按出來、再壓回去......

  愣了一下,安落陽皺起眉。「同學,你講話太難聽了,別這樣。」

  啪!的一聲,筆心斷了,那個同學抬起頭看他,發出短促的笑聲:「你喜歡他了對不對!你喜歡向路遙了!噁心!噁心!你們這些噁心的同性戀!」

  到最後根本就是尖叫,安落陽不得不摀住耳朵,對身邊的同學喊:「快去找老師!」

  那個同學還在一邊尖叫一邊笑,把手上的自動鉛筆往他扔過來,接著是課本。

  「噁心!你們這些害蟲!害蟲!害蟲!」他被逼得往後退,背撞上了欄杆,顛了一下差點往下摔。

  在那一瞬間,他又看到了對面校舍的窗邊,向路遙稍稍瞇起了眼睛,白細的手指用一種慵懶優雅的姿勢,撩起額際的瀏海,色澤亮麗的嘴唇彎了起來。

  他幾乎沒辦法呼吸,身上又被扔了幾本課本,又厚又重砸得他很痛。

  一片混亂中,幾個要好的同學試著要制止發狂的同學,但幾乎靠近不了,也抓不住。安落陽又顛了一下,乾脆蹲下來護住自己的頭,至少在老師來之前不要摔下樓就好。

  那天的事情鬧很大,連他父母都到學校來了,對方的父母不斷鞠躬道歉,而那個同學鬧完後,像電池耗盡了一樣,失魂落魄坐在教官室的椅子上,喃喃自語。

  他聽到了很多次「向路遙」,但是不明白為什麼那個同學一直念著這個名字。

  後來,那個同學休學了,聽說是神經衰弱,進了精神病院。那大概是上學期左右的事情,他開始不自覺的注意起向路遙。

  向路遙人緣很好,而且不分男女,連老師也很喜歡他。當然,成績也一直很好,他常常看見向路遙下課的時候拿著一本書,坐在離他們班最近的那格窗邊閱讀,身邊總是圍繞著幾個人。

  他喜歡向路遙看書的樣子,鏡片後的眼睛微微垂下,長長的睫毛小小動著,微長的瀏海偶爾會往下遮蓋住一部分的眼眸。他就會用那雙很漂亮的手,優雅的撥開黑色的髮絲。

  雖然看了很久,不過安落陽從來不曾想過要跑去資優班認識向路遙,總覺得很害羞,而且他的舉動像是偷窺狂一樣。

  他不覺得自己喜歡男生,雖然他也不曾對女生有過戀愛的感覺。他只是覺得向路遙很漂亮,超越性別的吸引人,常常讓他臉紅心跳。

  所以,當向路遙加入跆拳道社的時候,他很開心,真的。

  「副社長,你還好吧?」聽到他咳嗽的聲音,正用毛巾擦汗休息的向路遙靠了過來,因為運動換上了隱形眼鏡的眼睛,跟戴著眼鏡時些微的距離感不同,有一種......可以稱上嫵媚的氣息。

  安落陽一邊咳嗽一邊搖頭,淺麥色的臉頰漲得通紅,耳朵裡滿滿都是嗡嗡的雜響。

  「很渴嗎?」向路遙露出擔心的表情,伸手拍拍他的背脊。「副社長剛剛太認真了。」隨著微笑,漂亮的眼睛可愛得彎起來,安落陽咳得幾乎沒辦法說話。

  「副社長,你真的沒事吧?」沒料到他會咳成這樣,向路遙更擔心地彎下腰看著他,黑色的髮絲微微搔到他的頰側。

  「我咳咳咳咳......我咳咳....沒事咳咳咳咳......」安落陽整個人都紅起來了,一邊用力搖頭,麥芽糖色的短髮跟著飛揚。

  向路遙挑了一下眉毛,露出懷疑的表情:「副社長,你要不要深呼吸幾下?咳得很嚴重呢。」

  努力深呼吸,安落陽覺得自己全身都是燙的,特別是剛剛被細柔的黑髮搔到的部分,燙得幾乎要燒起來了。

  其實,他真的對男生一點興趣也沒有,雖然對女生沒有戀愛的感覺,可是當同學交換A書A片的時候,他也都會跟著交換,也能得到快感。

  他一定不是喜歡男生,而是向路遙太......太特別了......

  「好多了嗎?」向路遙又拍拍的他背,總算不咳了,只有呼吸有點喘。

  「謝謝......」靦腆的微笑點頭,他站直身體,看著向路遙:「真不好意思。」

  「副社長連嗆到都咳得這麼認真,不覺得累嗎?」漂亮的眼睛對他眨了眨,接著可愛的笑彎了。奶油色的肌膚因為運動的關係泛著一層嫩紅,安落陽的手指抽動了下,差點摸去。

  不行不行!他為什麼對著男同學胡思亂想!這樣太糟糕了!太糟糕了!他明明不喜歡男生啊!

  「我下次會小心。」抓抓短髮,安落陽露出帶著害羞的微笑,對向路遙點點頭:「繼續練習嗎?」

  「我好想翹掉啊!」奶油色的臉頰微微鼓起,向路遙頑皮地對他眨眨眼睛,躲到他後
面去了:「副社長加油啦!我多休息一下。」

  背上能感覺到向路遙的手輕輕碰了幾下,就是一般男孩子之間友好時會有的動作,他的腦子裡卻嗡!的一聲燃燒了。

  這樣是不是很糟糕?用力甩甩頭,安落陽丟下脖子上的毛巾:「別休息太久喔!」

  因為害羞,他沒有回頭,所以並沒有看到向路遙瞇著眼睛,漂亮的唇角小小的扭曲了一下。



----

  「小向,吃冰嗎?」看著便利商店的冰櫃,劉主威拉著友人的衣襬扯了一下。

  今年的天氣熱得很早,雖然才剛接近五月,白天已經熱得讓人很不舒服了。學校也已經換季,白色制服襯衫薄薄的貼在少年纖瘦的身軀上,隱隱約約看得出肌膚的色澤,透點粉紅。

  將背靠上劉主威的背,透過薄襯衫是兩個人的體溫及汗水,向路遙嘖了一聲:「主威,你好燙。」

  「嫌燙就不要靠呀!」對他翻個白眼,劉主威挖出兩根果汁冰棒:「蘋果跟橘子,你要哪一種?」

  「多買一根,兩根蘋果一根橘子。」慢吞吞直起身體,向路遙整個人還是懶洋洋的,只有鏡片後的眼睛可愛得彎起來,舉起手搖了搖:「這麼巧,副社長也來買冷飲嗎?」

  「啊......不是,剛運動完不要喝冷的飲料比較好。」沒想到會在便利商店巧遇向路遙,安落陽微微漲紅臉,羞澀地微笑:「我是來買晚餐的。」

  「運動完不適合喝冷飲嗎?」好看的眉稍稍皺起來,向路遙又把背靠上劉主威:「副社長喜歡蘋果還是橘子?」

  他注意到安落陽對他及好友之間親暱的互動有點不知所措,帶點海藍的眼眸很快的別開,又不知不覺慢慢的轉回來,然後再驚惶的轉開。

  「我、我不太喝果汁,我喜歡喝茶。」明明是高出他半個頭的身高,卻可愛地縮起肩膀,像隻受驚的小動物一樣。

  向路遙忍不住笑起來:「副社長,你的嗜好好成熟啊!我最討厭茶了。」

  「為什麼?」一提到茶品,安落陽眼睛一亮,靠上前幾步:「茶對身體很好,運動完之後喝溫茶最好了,向同學不試試看嗎?」

  「不用了。」撇撇色澤亮麗的唇,他像沒骨頭似的讓劉主威撐起兩個人的重量:「蘋果好還是橘子好呢?」

  「兩種都不錯,對身體都很好。」安落陽靦腆地抓抓短髮微笑,他從來不是會強迫別人接受自己意見的人。

  可是向路遙是。

  「副社長喜歡甜食嗎?」所以他絕對是不目的絕不罷休。

  「小向,你別再壓了!很熱啊!」被壓得受不了的劉主威終於抗議了,雖然向路遙一點都不重,但畢竟是一個高中男生啊!而且很熱。

  彈了下舌頭,向路遙心不甘情不願的收回一點重量,懶洋洋的站著:「明明就是你自己體溫高,不要怪在我身上。」

  隨著他的動作,柔軟的黑色髮絲微微散下,眼鏡也有些歪,安落陽猛地全身發紅,慌張地低下頭不敢看。

  他一直覺得向路遙光站著就是一幅美麗的畫面,帶點距離、高不可攀......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意眼前這個叫做劉主威的男同學,似乎跟向路遙很親密。

  他觀察了向路遙一學期,雖然這個漂亮的人身邊總是圍繞著人群,但他幾乎不跟誰特別親近,總是保持距離、若即若離。在社團練習的時候也是一樣,跆拳道經常需要肢體的接觸,每次向路遙都會皺起好看的眉,柔軟的嘴唇抿著,一臉不甘願。

  只有在跟他做練習的時候,那種不甘願的神色才會消失,漂亮的眼睛可愛的彎著....他會莫名其妙地得到一種虛榮感,事後又覺得自己很糟糕。

  「副社長,喜歡甜食嗎?」猛地被向路遙那種清澈又帶點高傲得聲音從自己的思緒裡叫回來,安落陽差點跳起來,整個人驚惶的猛眨眼睛。

  「呃......我、我不討厭......」嚥了一口口水,他抓抓短髮靦腆的笑著:「向同學呢?喜歡甜食嗎?」

  「很喜歡。」這是謊言,向路遙在心裡對自己打個大叉,臉上卻帶著微笑:「主威,蘋果一根橘子兩根。」

  「嘖!媽的!我是你家傭人嗎!」粗魯的罵了一聲,劉主威抓起冰棒,碎碎念著走向櫃台結帳。

  向路遙只是聳聳肩,對著安落陽吐吐舌頭:「難得我們都愛吃甜點,副社長也吃一根吧!跟我一樣的橘子口味。」

  看著紅色的舌尖畫過柔軟的嘴唇,安落陽幾乎沒辦法呼吸,失神地點點頭。

  「對了,那邊的副社長,你不是要買晚餐嗎?順便吧!」站在櫃台前的劉主威拉著嗓門,嚇得安落陽縮起肩膀,臉紅得幾乎滴血了。

  「副社長喜歡吃什麼?」自然地走到安落陽身邊,既然好友不在,向路遙也就理所當然地將重量份了一半給安落陽。

  薄薄的制服襯衫,什麼也擋不住。體溫、肌膚的觸感、些微的汗水跟呼息時候的震動,柔軟的黑髮搔過淺麥色的臉頰,帶著一種柑橘系的清爽香氣。

  「向同學,我......我體溫高......」安落陽幾乎不知道手腳該怎麼放比較好了,他想稍稍歪過頭躲去細柔黑髮似有若無的輕觸,但又捨不得。

  「有一點。」鏡片下的眼眸微微挑起,接著可愛得彎著:「不過很舒服,副社長體格真好。」

  「因為從小就在道場上被摔的關係吧!」既然向路遙沒有討厭的意思,安落陽也鬆口氣,帶著害臊地抓著短髮。

  「副社長真有毅力,我最討厭動了,流汗很噁心。」艷紅的舌尖又吐了吐,向路遙指著放便當的冷藏櫥櫃問:「副社長喜歡哪一種?冷藏的便當味道不會很奇怪嗎?」

  「熱過之後其實不錯,但還是少吃比較好,可是我不會做菜。」因為擔心向路遙靠得不舒服,安落陽連講話的力氣都放輕,原本就溫柔的聲音更加輕柔。

  「那副社長要不要試試我弄的菜?雖然我只會義大麵,不過手藝還算不錯。」等到話出口,向路遙自己都有點愣住......只不過是個遊戲,他幹嘛要犧牲到種地步?還到別人家煮飯。

  「這傢伙的手藝好的!副社長一定要吃吃看!」抓著冰棒回來的劉主威兩眼發亮,將橘子口味的冰棒分別塞近兩人手裡,自己已經咬著蘋果口味的冰棒了。

  「這樣不好意思,我買便當就好。」握著冰棒,安落陽用力搖頭,麥芽糖色的短髮跟著飛揚,在散落的陽光中接近金黃色。

  「無所謂,我也順便自己吃,今天晚上反正家裡也沒人。」撕開包裝,向路遙先用舌頭舔了舔冰棒前端,臉稍稍皺起來,接著才整根含進嘴裡。

  雖然不是太甜,他也不討厭橘子,可是還是比較喜歡蘋果。

  安落陽只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全身的溫度升高了好幾度,慌慌張張地撕開包裝跟著咬了一口冰。

  「副社長喜歡吃什麼口味?奶油的?番茄的?」雖然「親手煮飯」這種橋段不在原本的劇本裡,不過因為安落陽可愛得超出他的預計,小小走調一下也無所謂。

  「這個......」安落陽歪著頭認真的考慮,連冰都忘記吃了。

  「我個人推荐奶油雞肉蘑菇麵,極品!」劉主威含著冰棒口齒不清的說,一邊掏出衛生紙遞給向路遙:「拜託,你吃冰怎麼還是這麼笨啊!」

  白皙的手指上已經沾了融化的果汁,向路遙看起來有點不耐煩,也帶點驚惶。「為什麼冰棒總是融這麼快!」

  「誰叫你用舔的,你看副社長就沒事。」沒想到自己會被點名,安落陽縮了下肩,露出害羞的笑容。

  「向同學,需不需要我幫忙?」向路遙看起來有點手忙腳亂,色澤明亮的嘴唇稍稍噘著,是一種他沒有看過的可愛模樣。

  他覺得自己的心跳得很快,聲音大得可能全便利商店的人都聽得見了。怎麼辦?他這樣很糟糕,可是向路遙真的很可愛。

  「我最討厭吃冰棒了,盒裝的冰淇淋比較好。」小小彈了下舌,向路遙很自然地把冰棒咬緊嘴裡,把弄髒的手伸向安落陽:「副社長,麻煩你了。」

  咦?淺麥色的臉轟得一聲燃燒起來,他張口結熟的看著那隻伸向自己的手,勻稱漂亮因為沾著果汁看起來跟甜點一樣。

  他......他的意思是......海藍的眼睛看了柔傳唇瓣間的冰棒一眼,慌張地低下頭,拿過衛生紙仔仔細細擦拭起來。

  「副社長,你真溫柔。」每一根手指,包括指縫都沒有遺漏,力道輕柔搔得向路遙體溫都有點升高了。

  鏡片後的眼眸溫柔地放鬆,注視著微微晃動的麥芽色短髮。

  吞下最後一口冰,劉主威覺得大事不妙了。


----

 

  其實他是一個很懶的人,穿著柔道服,因為下雨的關係,道場裡又熱又悶,向路遙整個人縮在牆邊,一臉厭煩。

  不過是個遊戲,他為什麼要把自己搞得這麼慘?氣溫介於會使人流汗跟剛好流不出汗的交界處,水氣帶著熱氣跟微妙的涼度,像浸水的棉被一樣,壓得他很不舒服。

  完全沒有活力地抱著長腿,下巴靠在膝蓋上,一臉無聊瞇著眼看是認真在場上練習的少年,色澤艷麗的唇隱隱約約像是笑起來似的彎著。

  雖然向路遙討厭運動,討厭柔道要跟人肢體接觸,也討厭被摔,不過他不得不承認,安落陽做起這些動作來非常好看。

  麥芽糖色的短髮隨著每一個動作飛揚,不管是日光燈也好、陽光也好,都會呈現接近半透明那樣的金色,他常常會想伸手去碰。

  帶著海藍色的眼睛總是流露著專注的神情,看著對手。形狀漂亮的嘴唇會輕輕抿住,露出柔道服的頸部肌肉微微繃緊,向路遙不知不覺舔了一下唇。

  「喂!同學,幫人家找一下安落陽可以嗎?」少女軟軟甜甜的聲音傳來得很突然,向路遙不知道為什麼心虛地縮起肩,整個人彈了一下。

  「你是誰?」習慣性伸手想推眼鏡,卻只碰到鼻梁的肌膚,他才想到自己現在是戴隱形眼鏡,小小嘖了一聲。

  「我是四班的康樂股長,有事情要找安落陽,可以幫我叫他嗎?」說話的少女有一頭淺色的頭髮,跟安落陽的顏色很接近,但比較像焦糖色,規規矩矩剪到耳下2-3公分的地方,可以看到白細漂亮的脖子。

  「他正在忙。」好看的眉稍稍揪起,他站起身,冷淡地看著少女:「現在是社團時間,你晚點再來找他吧!」

  「討厭,落陽說人家可以這種時後來找他呀!你好小氣!」少女扁起粉紅色的嘴唇,可愛地對他扮個鬼臉。

  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講話?向路遙又皺了一下眉,直接檔在少女眼前,不讓她繼續探頭探腦的張望:「同學,社團時間還有40分鐘,請你......」

  「向同學,怎麼了嗎?」安落陽帶點喘息的溫柔聲音從背後傳來,向路遙原本繃緊的肩膀微微放鬆,回過頭微笑。

  「副社長要休息了嗎?」

  「方同學有點累了,大概是因為天氣不太舒服,我想讓大家休息一下也好。」安落陽帶著靦腆的微笑,慢慢靠過來,微藍的眼眸被眼睫稍稍遮住了。

  漂亮的眼眸可愛地彎起來,向路遙遞上手中的毛巾:「副社長還是一樣認真。」

  看著他手中的毛巾,安落陽先是愣了一下,原本就因為運動而略微泛紅的臉頰,瞬間紅得像是要滴血了,手足無措地看著他親切可愛的微笑。

  「喂!安落陽!注意人家一下啦!」還來不及接過毛巾,少女的呼喚讓安落陽差點跳起來,連脖子都紅了。

  「農......農冬芽......」像被發現做壞事的小孩一樣,安落陽緊張的手腳都不知道怎麼擺,微藍的眼睛在向路遙的毛巾跟少女的臉之間擺盪。

  「人家長這麼可愛,你是看到鬼嗎?好過份!」少女憤憤地扮個鬼臉,脫下鞋子走進道場。

  安落陽連忙伸手過去扶,害羞地笑著:「不不,你很可愛,我只是有點意外而已。」

  站在一旁,向路遙微微瞇起眼睛,懶懶地用毛巾擦拭著白細的頸部,看著少女握住安落陽的手,端麗的唇扭了一下。

  「向同學,這是我的好朋友農冬芽,她家是茶商,有很多好茶喔!下回一起喝。」完全沒有注意到向路遙的神情有什麼不對,安落陽熱情又害羞地介紹著。

  相對於他的遲鈍,少女可敏感了,小小的吐了下舌尖,對向路遙擠眼睛:「不要那樣看人家,我跟落陽不是男女朋友喔!他另外有喜歡的人啦!」

  喜歡的人?好看的眉打上小折,向路遙沒有把視線轉向被自己的口水嗆到,手足無措的安落陽,反而對著少女微笑:「同學,副社長喜歡誰,或者想跟幾個人交往,都跟我沒有關係。」

  「哇!你講話好毒喔!明明長這麼漂亮!」農冬芽又吐吐舌頭,完全無視向路遙變得更冷硬的神色,推了一下安落陽:「親愛的落楊先生,可不可以等我走了再害羞,人家今天要回家幫忙揉茶啦!」

  「我......我沒有......我不是......那個......」安落陽用力搖頭,連手都變成粉紅色,應該是全身都紅了吧!

  這樣其實真的很可愛,向路遙看著他驚惶的樣子,差點笑出來,美麗的眼睛柔和的放鬆了。

  「我是要跟你拿禮物清單,明天不是要辦慶生會嗎?快給人家。」叉起手,少女露出受不了的模樣。

  「啊......對不起,我都忘了這件事情,你等我。」一提到正經事,安落陽看起來雖然還很害羞,但已經恢復冷靜。

  兩個人,四隻眼睛看著高朓的身軀飛奔到放書包的角落,才收回來彼此對上。

  「你就是向同學對吧?」農冬芽還是叉著手臂,可愛地歪著頭看他,向路遙只伸手無聊似地勾了一下略長的瀏海。

  「我聽說最近資優班在玩一個遊戲耶!消息很靈通對不對?」對他的冷漠完全不在意,農冬芽眨著可愛的大眼睛賊兮兮地笑:「喂!向同學,我們家落陽很可愛對不對?」

  「副社長可不可愛,跟我沒有關係。」柔軟的嘴唇稍稍揚起,他懶洋洋地將瀏海往後梳,沒有鏡片遮擋的眼睛瞇了一下。

  他對安落陽唯一的興趣只有一個,就是這場遊戲,剩下什麼也沒有,他也不想在意。

  交朋友,他有劉主威這種朋友就夠了,安落陽單純得令他有點厭煩,那雙微藍的眼睛總是太過坦率清澈,只在害羞的時候躲過他。

  很煩......不只是因為春夏交際午後的雷陣雨,他最近整個人都很煩躁。

  「冬芽,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看著安落陽笑容可掬地走近,他突然覺得呼吸不順暢,整個人暈眩了下。

  他最討厭摔倒了!

  腰上突然多了一股力道跟宜人的體溫,撐住他的身體。「向同學,你不舒服嗎?要不要去保健室?」

  為什麼樣這樣擔心他?因為喜歡他嗎?端麗的唇扭曲了,纖長的睫毛顫動了下,遮住美麗的眼睛,他很理所當然地把全身的重量交給安落陽。

  他知道自己很容易讓人喜歡,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嚴格來說接近他的男人比女生多,女孩子比較喜歡把他當擺設品或是偶像那樣,遠遠的欣賞尖叫。

  同性戀很噁心,他不懂兩個男人之間為什麼可以親吻、愛撫,甚至還發生性行為。他討厭有人碰他的身體,劉主威是個例外,不會令他討厭或噁心,可以安心的依賴。

  「向同學?向同學?」溫熱的氣息貼近他的臉,輕柔的聲音顯得很焦急,他心裡越來越煩躁。

  為什麼安落陽可以這麼純真坦率?好像整個世界都是單純美好的,沒有挫折失敗跟傷害,讓他好討厭!

  「副社長......」睫毛動了動,微微張開,黑色的眼睛流洩出水流一樣的光采,色澤明亮的唇小小的彎著。

  腰上的溫度就算隔著柔道服,也很明顯升高了好幾度,更別說吹在他臉上的氣息,滾燙得幾乎燃燒起來。

  「向同學,要是不舒服我陪你去保健室好嗎?」微藍的眼睛害羞地垂下,他真的覺得很可愛,心裡也越來越煩躁。

  這是一場遊戲,他不是同性戀,安落陽才是!

  他要贏!他一定要贏!不擇手段!

  漂亮的眼睛眨了眨,他吐吐舌:「對不起,我只是有點中暑吧!休息一下就好了。」

  鬆了一口氣,安落陽又看向他,淺麥色的臉還是一片通紅,靦腆地微笑:「沒事就好,等等先回家去休息比較好,需要我陪你嗎?」

  好討厭!好噁心!好煩躁!

  向路遙還是微笑,閉上了眼睛,修長的睫毛在眼窩下散了一層青影。「副社長今天想吃點什麼呢?老是吃義大利麵也會膩吧!」

  為什麼他要問?又為什麼這半個月來他每天都跟安落陽一起吃晚餐?好煩躁!

  「不會,你的手藝很好,我喜歡奶油味的。」抱在腰上的手小心翼翼的摟緊,似乎有點緊繃,但他聽得出來安落陽語氣裡的小小雀躍。

  還是很煩躁,可是又覺得有點開心,他露出微笑:「那今天吃奶油起司海鮮麵吧!」

  「好,一定很好吃。」

  「喂!清單咧?人家是要在這邊蹲多久啦!」農冬芽再也忍不住了,為什麼他這樣可愛的少女要蹲在柔道道場門口,看著兩個高中男生默默的調情啊!

  她很辛苦耶!她不要這麼辛苦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