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他沒有跟教官說,早在他們交往的第一個禮拜,他就跟家人坦白了。

  雖然不敢說自己從小到大都沒有說過謊,偶爾他還是會說點小謊,像國小第一次考95分的時候,他把考卷藏起來,跟爸媽還有姊姊們說弄丟了。

  因為他是好孩子,農冬露很清楚自己是一個好孩子,他也喜歡當好孩子,所以大家都相信他。

  可是他好難過,覺得自己是最壞的孩子,竟然說謊騙家人。好幾天晚上他都偷偷抓著書包裡的考卷哭,半個月後他坦白了,罰自己不准吃點心半年。

  雖然大家都說沒關係,認錯就好,可是他沒辦法原諒自己,因為這是錯誤的,應該要被懲罰才對,他不想晚上又偷哭了。

  所以,剛教官交往之後他沒有考慮很久就坦白了。這不是一件錯事,坦白沒有關係,如果隱藏起來,慢慢就變成錯的了。

  他不希望跟教官之間的戀愛變成一件錯誤的事情。可是他也知道,同性之間的戀情不是大家都能接受,可是五姐說會站在他這邊,他好感動。

  原本以為,爸媽跟幾個姊姊會反對的。他好喜歡家人,但是也好喜歡教官,如果大家要他離開教官怎麼辦?

  這很難抉擇。家人是他的支柱,跟家人在一起很快樂,雖然有時候姊姊們會欺負他,讓他有點不知所措,可是他還是好喜歡跟姊姊在一起。

  可是五姐說了,教官雖然是大人,感情卻很脆弱,所以才會跟野獸一樣。

  他不是很懂,為什麼這樣說,教官室一個很棒的人,又漂亮又溫柔又聰明,而且對他很好。

  每次想到教官,他就覺得自己很糟糕,一直胡思亂想。他要努力成熟,不能只想到亂七八糟的方面,要成為教官的支柱。

  要是家人不能接受,他應該會選擇跟教官在一起。雖然他會很傷心很傷心,也會滿心歉疚,可是他知道「像他們這種」人,一定要堅強的支持對方。

  雖然他不知道自己夠不夠堅強,可是他會努力成熟,跟教官在一起。

  出乎意料的是,家人並沒有太大的驚嚇,大姐依然在嗑瓜子、二姐跟三姐一個打毛衣一個幫忙整理毛線球,四姐對著電視節目大笑、五姐轉著大眼睛笑得有點賊,六姐翻了個白眼把講義扔在桌上。

  農冬露當下緊張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小麥色的臉紅成一片,張著嘴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所以那是媳婦還是女婿?」媽媽一直等到廣告才轉過頭看他,一臉平靜。

  「啊......是教官。」農冬露苦惱的歪著頭思考,有點害羞地回答。

  「嗚嗚嗚!」全家反應最正常的是爸爸,他抓著手帕趴在媽媽身上大哭,讓他覺得很難過。

  「爸爸,對不起,我......我好喜歡教官。」他也跟著紅了眼眶,努力握緊拳頭不讓眼淚掉下來。

  「人家還盼望有媳婦可以湊七仙女啦!為什麼是臭男人!」咦?農冬露愣了下,一放鬆眼淚就掉下來了。

  「爸,小向很漂亮喔!看!」五姐跳起來,摸出一本相簿,他瞪大眼傻掉了。

  「人家鑑定看看。」爸爸還是嬌弱地用手帕擦眼淚,媽嗎已經拿起桌上的芭樂啃起來,看著電視微笑了。

  「我也看我也看!」二姐丟下毛線球,跟著貼過去,大姐六姐也把視線轉過去了。

  「那個......」農冬露覺得自己好像應該要說些什麼才對,可是好像沒有插嘴得餘地

  「喔!不錯啦!這是媳婦。」爸爸掛著眼淚笑了,姐姐們也點著頭回到自己的事情上,沒有人多說什麼。

  不用在親情跟愛情之間取捨真好,可是好像哪裡怪怪的。

  「小冬瓜。」看著農冬露一臉嚇傻的表情,大姐才咬著魷魚絲開口。

  「大姐。」很乖,乖過頭的農冬露立刻立正站好,帶點害怕但認真坦率地看著大姐。

  「你要知道,這條路很辛苦,走下去要有覺悟。」看著電視的四姐跟媽媽也看向他,小麥色的臉瞬間漲紅。

  「我、我不知道是不是覺悟,可是我一定會好好跟教官交往。」他不懂所謂「像他們這種人」或者是所謂「這條路」真正的意思是什麼,但是他知道真心誠意的喜歡一個人,絕對沒有錯。

  「哪天帶回家給大家認識一下吧!」媽媽只說了這句話,便繼續看電視。

  「我知道,謝謝。」農冬露害羞的紅著臉,看著自己的家人:「我好愛大家,謝謝。

  然後媽媽被芭樂噎到了,三姐被棒針戳到,二姐的手跟毛線混在一起,四姐差點摔下桌子、大姐的魷魚絲滑開、六姐爆怒的國罵一聲又摔了一次講義,五姐哈哈大笑。

  「小冬瓜!現在還有高中男生會紅著臉對家人說:『我好愛你們』嗎?」六姐揪著頭髮大叫,他害羞的抓著短髮低下頭。


※※


  這麼支持他的家人,農冬露真的覺得很抱歉。雖然他不知道是誰拍了這些照片,可是這是他的錯,太過不小心了。

  還好教官沒有被照出來,他又吐口氣。

  教官室裡,訓導主任、校長都到了,五個大人用力看著他,小麥色的肌膚整個通紅。

  「農同學,你是個好學生,這張照片是合成的嗎?」訓導主任皮笑肉不笑地晃晃手上的列印紙,「主任都知道。」

  知道什麼?他訝異地看著主任,帶點慌張地眨眨眼。「報告主任,這張照片不是合成的。」

  他不想說謊,因為教官就在旁邊,要是他否認了不是很過分嗎?這明明不是一件錯的事情。他只是喜歡上一個人,剛好是個男人。

  「農冬露!你他媽的少講兩句話!」魏教官隨著國罵低吼,他縮了一下肩,不自覺看向教官。

  教官臉色慘白,他有點擔心。今天天氣很熱,他知道教官怕熱,偏偏又停電了,教官室現在跟蒸籠一樣,不知道身體會不會不舒服?

  「農冬露,這不是開玩笑,誠實的說這是怎麼一回事?」訓導主任額際隱約爆起青筋,咬牙切齒地逼問,激動的揮動手上的列印相片。

  「這應該是我不小心跟男朋友在一起的時候被拍到的,可是我不知道是誰。」農冬露浮出苦惱的表情,原來他被人討厭了,這有點令人傷心。

  不知道他是哪邊沒做好,希望偷拍的人可以告訴他,好讓他改進。

  「農冬露!你認為欺騙師長很有趣嗎!老實的說!」訓導主任一邊怒吼,一邊狠狠捶了桌子一下,教官穿著軍服的挺拔身軀跟著抖了一下。

  他看著鏡片後幾乎落淚的眼睛,很快轉開。他不能一直盯著教官看,這樣很奇怪,萬一被人亂連想就不好了。

  他知道教官是大人,跟他的身分不一樣,絕對不可以被知道。

  「報告主任,我沒有說謊,這張照片是真的。」但是他沒有錯。

  「是誰!」訓導主任氣得發抖,校長在旁邊一直用手帕擦汗。

  「對不起,我不能說。」端正的鞠躬,農冬露認真地開口:「對不起,這是我的錯,沒有好好的小心注意。」

  他真是太糟糕了,在教官身邊常常把持不住,才會被......他什麼時候才會長大成熟?不要讓喜歡的人陷入這樣的危險裡。

  「主任,農冬露的家人來了。」他看見教官的身體抖了下......他有點懂五姐說的了,教官的感情其實很脆弱,需要他的支持。

  「是我。」來不及看清楚門邊站的是誰,悅耳的聲音有點細弱,但是很清楚,全部的人都聽到了。

  「學長!」黃教官摀著嘴巴輕叫,魏教官則皺著眉低聲罵了一串髒話。

  「教官!」農冬露幾乎跳起來,小麥色得臉紅得幾乎滴血,慌慌張張的搖著手:「教官......我......你......」

  「向教官,你胡說八道什麼!」訓導主人愣了兩三秒,氣急敗壞的捶著桌子大吼。

  「請問,我家孩子做了什麼嗎?」出現在門邊的是媽媽,農冬露瞪大眼睛,難過得幾乎哭出來。

  他一直不希望給家人添麻煩,可是......還有教官為什麼......

  「農冬露媽媽,很抱歉把您找來,是關於這件事情。」校長還是擦著汗,一臉驚嚇的硬擠出笑臉,把手上的列印紙遞給媽媽。

  瞄了一眼,媽媽臉上的表情動都沒動。「這個意思是什麼?要逼我們轉學還是自動休學嗎?」

  「媽,對不起。」農冬露還是哭出來了,他覺得自己好沒用,有勇氣談戀愛卻沒有能力解決事情。

  「不不,農媽媽我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如果農同學承認自己的錯誤並道歉,記個警告也就算了。」校長立刻陪笑,大概是媽媽的反應太冷靜了,反而大家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我沒有錯,我不要!」明明沒有錯的事情為什麼要認!農冬露擦著眼淚,坦然地看著訓導主任跟校長:「我只是喜歡一個人而已。」

  「對方是誰!」

  「是我。」悅耳的聲音微微提高,端麗的嘴唇隱約帶著苦笑:「主任,我剛剛已經承認了,照片裡的另一個人是我。」

  為什麼他沒有在第一時間承認呢?看著一臉難過的農冬露,他聳聳肩靠上前。「不要哭,你這樣叫教官怎麼辦?」

  腦中迴盪的蟬鳴似乎不在這麼吵了。那一年夏天之後,他跟安落陽在也沒有見過對方。他一直痛恨安落陽的背叛......

  「教官,教官!」少年坦率的眼眸模糊了,小麥色微紅的臉也模糊了,他摀著臉跪倒在地上痛哭。

  其實,那一年誰也沒有錯,安落陽只是害怕,而他也不夠堅強......就如同哪首歌,他們就這樣錯過了對方。

  「所以。」一片混亂中,農媽媽冷靜的聲音讓大家都傻住了:「我兒子現在是要怎麼處理?」

  「農媽媽,你不勸勸農冬露嗎?這是錯的!這......」訓導主任簡直氣得快吐血,這是醜聞!醜聞啊!

  「訓導主任,你結婚了嗎?」農媽媽果斷的打斷歇斯底里的吼叫問。

  「我.....我結婚了。農媽媽,重點是......」

  「你愛尊夫人是錯誤的事情嗎?」冷靜地看著慌張的訓導主任,再看看自己一臉迷惘的兒子緊抱著跪在地上啜泣的男人。「這不過就是一樣的事情,哪裡有錯?」

   訓導主任傻了幾秒,脹紅臉爆發了。

  很多年以後,向路遙問農冬露:「沒有高中學歷,不後悔嗎?」

  「為什麼要後悔?」相識第十四年依然單純坦率,帶點害羞的農冬露眨眨眼一臉不解。他只是搖著頭,笑得眼淚都流下來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