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媽很清楚每個孩子的脾氣,比如老大冷靜理智,可是偶爾會脫線很大。老二活潑開朗,可是偶爾會失控爆亂......她的孩子每個人個性都有點矛盾,大概因為同時有她跟丈夫的基因,難免就有點失去控制。

  七個孩子裡最乖的、最單純天真的,除了小兒子以外,肯定是沒有其他人好說。可是她很清楚,這麼乖,凡事都為他人著想,簡直讓人擔心未來能不能順利在肉食性社會生存的小兒子,實際上脾氣最硬最堅強。

  當然,身為媽聽到兒子坦白喜歡的是男人那瞬間,還是受到了一點震撼。只不過她習慣不表現出來罷了,只是在心裡想,兒子都說出來代表家人的反對除了讓他傷心以外,無法改變什麼了。

  大概因為太單純,她這個兒子在對錯的難捏上精準而且堅定不移。所以農媽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跟自己說一定要好好支持兒子。

  接到學校氣急敗壞在庭下熱得要死的下午打來的電話,農媽心裡多少已經知道怎麼回是。小兒子從來就是個乖過頭的孩子,怎麼可能犯校規?只可能為了一件事情。

  「爸爸,冬露可能沒辦法高中畢業。」放下電話,農媽對著旁邊品茶的農爸這麼說。

  「為什麼?小冬瓜成績很好呀!又那麼乖。」農爸猛眨眼,放下茶杯顯然不能理解農媽的意思。

  「媳婦的事情可能被發現了。」農媽拿過一杯茶潤喉,盤算這要先去學校處理事情還
是先讓丈夫搞懂狀況。

  「那就回家呀!反正高中沒畢業有大學讀就好,他高三了吧!都剩沒多久了。」農爸輕快地聳聳肩,看著農媽咪咪笑。

  的確是沒多久了,剩將近一年。農媽看著丈夫邊哼歌邊泡茶,溫柔的笑了。

  去了學校,事情沒有太超出農媽的掌控,只除了兩件事情。第一件是媳婦竟然當著大家的面前認了跟兒子的事情。第二件是照片拍得讓她很介意。

  至於兒子決定休學回家自學考大學,這種事情她反而沒有受到太大的驚嚇,心理準備已經充足了。

  當天,手續辦了辦,兒子回班上收東西的時候,竟然沒有一個同學來跟他說話,農媽其實是很想哭的。

  「老師,謝謝您的教導,再見。」站在門邊,農冬露恭恭敬敬行了個禮,講台讓有張娃娃臉的老師紅著眼睛點頭。

  「大家謝謝你們,再見。」然後,他看向原本親切的同學們,微笑道別。

  沒有人回應,大家異常認真地低頭寫測驗題,連一眼也沒有看農冬露。他小小吐口氣,心裡有點難過,可是他知道這不是誰的錯。

  「農冬露。」帶著失落轉身,有人叫了他的名字。原本沙沙的書寫聲停了下來,大家都看向出聲的人。

  是班長!

  「班長?你還好嗎?眼睛有點腫。」農冬露擔心地看著班長的憔悴的臉,很想靠上去可是忍住了。

  「改天我去你家玩,要請我吃蛋糕喔!」班長彎著眼可愛的微笑,白細的手舉起來搖了搖。

  愣了下,農冬露靦腆的微笑:「好的,我會準備班長最喜歡的草莓蛋糕。」

  雖然只有一個人,可是農媽覺得夠了。看著兒子帶著笑容走向自己,她也以笑容回應


※※


  農冬芽會知道這件事情不是從家裡聽到的。

  摔下電話,她瞪著眼前的相片很久很久,久到旁邊的編輯都坐立難安,擔心她是不是對模特兒非常不滿意,那眼神跟本是要殺人啊!

  「人家肚子痛。」五分鐘之後,農冬芽倒在桌上,撒嬌地抱怨。

  「主編,你......你要不要回家休息?」小編輯鬆了一口氣,連忙提議。雖然不知道剛剛那通電話是誰打來的,可是主編心情變糟是事實,如果繼續待下去,他們工作會變困難也是事實。

  「說的對。」農冬芽很有活力的跳起來,指著桌上的照片:「我討厭這個模特兒,另外找人拍照。」

  隨便收時完了東西,他揮揮手輕快地跑掉了......主編,你不是肚子痛嗎?小編輯可憐地嘆了口氣,收好照片。

  當然,農冬芽的心情沒有她的腳步輕快。才踩進電梯她看看手機還有一格收訊,立刻撥出電話。

  「小威威,你說清楚,怎麼會有照片?」剛剛他就是接到小威威的來電,整件事情被髒話斷得亂七八糟,她只搞懂大概。

  不知道家裡人接到消息沒有?但讓她更介意的是,為什麼會又出現照片?10年前也是幾張照片,改變了兩個高中男生的人生,10年後怎麼會又出現照片?

  「媽的!我不知道!我他媽的完全不知道!」劉主威氣急敗壞的怒吼,他也想弄懂為什麼會有照片?

  高中時的照片事件,犯人是誰學校根本不追究,只要向路遙跟安落陽寫悔過書,各記一支警告,對外宣稱是合成照片,一切就結束了。

  安落陽後來休學,他是透過農冬芽才知道,安落陽被身為精神科醫生的父親送進了精神病院。

  這件事情他們沒有對向路遙說過,不管當初事情是怎麼開始的,他們的結束都太不堪

  「我們那時後花了好多時間都沒有找到兇手。」農冬芽扁著嘴,幾乎哭出來。

  身為朋友他們當然要搞清楚誰是兇手,不能平白無故讓安落陽跟向路遙這樣不明不白的被傷害。可是不管找多久,他們就是找不到一點蛛絲馬跡。

  時間過越久,他們就知道越困難,然後慢慢的強迫自己忘記這件事情。

  「總之我先去小向家,你過來會合吧!」

  「好,我現在過去。」電梯門剛好打開了,農冬芽穿著高跟鞋還是動作靈活,衝出了電梯。

  因為是下午,大廳裡除了管裡伯伯以外照理說是不會有其他人的,如果是工作關係人士,就會兩三個在一起,不應該會單獨一個人。

  所以,農冬芽忍不住好奇,往單獨站在三號電梯前的男人看過去。

  男人的打扮很輕鬆,麻質的上衣、合身的牛仔褲,身材有點瘦,但是很高朓,頭髮的顏色是漂亮的麥芽糖色,在陽光下接進半透明的金黃。

  她愣了下,停下腳步。那個顏色......那個顏色......

  似乎也聽見她的腳步聲,男人轉向她,蒼白的肌膚像大理石一樣,無暇而且帶著冰涼的質感,瀏海有點微常隨意地散在額上,稍稍遮蓋了一點透著微藍的眼眸。

  農冬芽幾乎沒辦法呼吸,手中的電話摔在地板上,發出不小的聲音,她抖了一下。

  「小姐,你的手機掉了。」男人微笑地靠上來,彎下身撿起手機遞像她:「來。」

  溫柔的聲音帶著一點點羞澀,但是那總是有點害羞靦腆的表情,卻不見了。農冬芽覺得口乾舌燥,呆愣著怎麼樣也動不了。

  『冬芽?冬芽?』劉主威擔心的聲音透過話筒,回盪在大廳裡。

  男人微藍的眼驚訝地睜大了,看著農冬芽又揚了下手上的電話:「不接嗎?他好像很擔心。」

  「落陽......」終於,農冬芽從喉嚨裡擠出聲音,抖得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他們在那年夏天之後,就失去連絡了。她想盡辦法要探望安落陽,可是卻被安家父母阻擋,甚至被痛罵。

  之後,安家移民了,她連安落陽是跟著家人出國,還是一個人被拋棄在台灣都不知道,沒有人知道,就像安落陽從來不曾存在一樣。

  男人露出溫柔的微笑,將電話塞進她手裡:「好久不見,你好嗎冬芽?」

  該點頭還是搖頭?農冬芽抓著電話,主威的聲音焦急地叫喚著,可是她是看著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友人,無法動彈。

※※※

 

  安落陽真的變了很多。農冬芽看看湯匙上,淋了白蘭地而冒出藍色火焰的方糖,又看看火焰後面,支著比學生時期尖瘦下顎的安落陽。

  剛剛,她告訴了劉主威巧遇安落陽的事情,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

  『為什麼他會出現?』這個問題很沉重,主威長長嘆口氣,農冬芽也跟著嘆氣。她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甚至連跟安落陽到底是不是巧遇都不確定。

  「你先去小向那邊吧!我跟落陽聊聊。」也許真的只是巧遇,她所認識的安落陽溫柔善良,絕對不會做出傷人的事情。

  『冬芽......』很難得主威沒有配合著她用那種親暱的稱呼,農冬芽噘起嘴,可能想說的話太多了,最後只聽到嘆氣:『冬芽,我告訴過你一件事嗎?』

  「什麼事?」她有點不專心,看著站在觀賞植物前的高朓身影,陽光透過麻質布料,讓白色的肌膚隱約可見,接近半透明,像是隨時會不見。

  以前的安落陽不是這樣的,雖然害羞靦腆,過份溫柔體貼,可是卻充滿活力,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她曾經好喜歡。

  『那是一場遊戲。』主威的聲音沉重得讓農冬芽有點喘不過氣,她呆了下又看看安落陽,男人剛好也回過頭,對上她的眼眸之後溫柔的一笑。

  「我知道......」很快的農冬芽已經清楚主威說的是什麼,眼淚好像快掉出來了,她嘟起嘴巴:「小威威,我不跟你說了啦!再見!」

  慌張地掛了電話,她跟著安落陽來到公司付近的咖啡廳,選了一個小包廂,免得到時候哭成花臉的時候被看到,她怎麼做人啊!

  「你最近好嗎?」一直沒有說話,直到方糖融化火焰熄滅,安落陽才帶著微笑開口。

  「很好......你呢?那之後好嗎?」問題出口,農冬芽立刻皺起修得很漂亮的眉毛,不雅的嘖了一聲罵自己笨蛋。

  哪有人這樣直切重點的?一般不是要先天南地北亂扯,之後才慢慢進入正題嗎?她不要當空有美貌沒有大腦的笨蛋啦!

  對他的問題,安落陽卻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有略顯蒼白的唇稍稍抿了一下,微藍的眼睛半閉。

  「我一直在台灣。」

  「這樣嗎?」農冬芽笑不出來,只能低著頭玩著冰咖啡的攪拌棒。

  沉默又籠罩了包廂,只有攪拌棒碰到玻璃杯的時候,發出輕輕的聲響。是不是應該要找個話題才對?農冬芽有點急躁,以前她跟安落陽是無話不談的,什麼都說只除了一件事情。

  「對不起,我是不是讓你覺得困擾?」看著砂糖與威士忌混在一起的金黃色溶液一會兒,安落陽才抬起頭淡淡苦笑:「對不起,我只是想來找你,我們很久沒見了。」

  「別跟我對不起,落陽......」農冬芽慌張的抬起頭,安落陽已經站起身,桌上的咖啡碰都沒有碰。「你......你要走了嗎?」

  她真的不知道要跟現在的安落陽說什麼,10年的時間比她想像的要長,她不敢問這10年中發生的事情,也不敢問現在好不好。

  當全家都移民到國外,只有一個人被留在台灣,農冬芽光想像就快掉眼淚了。這10年,她很幸福、主威很幸福,小向也很幸福......她好怕提到大家。

  「嗯......」透明似的金髮在陽光下搖動,安落陽摸出淺色太陽眼鏡戴上,「我本來想請問你路遙在哪裡,但是你不會告訴我吧!」

  睜大眼,農冬芽顧不得淑女風範,一箭步擋到安落陽面前:「為什麼要找小向?那件事都過了10年了。」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反應過度,可是總覺得太巧了。如果安落陽知道當年那場愛戀是由一個下流的遊戲開始,會怎麼樣?

  如果安落陽沒有受過傷,一定會原諒小向,因為後來他們兩個都是真心的。可是安落陽卻進精神病院,甚至被家人遺棄在台灣。

  兩個人中,只有一個人幸福,另一個人會怎麼辦?

  「小向?」安落陽歪著頭,接著細細笑出來,「冬芽,他現在跟你是很好的朋友吧!你的男朋友好像是劉主威?」

  「落陽,為什麼要找小向?」姑且不論原因,農冬芽都覺得相會絕對不好。小向現在的心理狀況一定也很不穩定,小冬瓜是個堅強的孩子沒錯,但畢竟才十七歲。

  「他畢竟是我的初戀情人,想見他並不奇怪。」安落陽還是笑著,淡色墨鏡下的眼眸有點模糊,可是還是很清楚可以看到並沒有笑容。

  似乎有點迷惘,有點不知所措,抽離了這個時空。

  「為什麼現在才來找?」農冬芽越來越不安,10年前的照片事件跟剛發生的事件有很大的不同,她想應該不是同一個人做的。

  可是安落陽不是這種人,他不會隨便去傷害人,絕對不會!

  又笑了笑,安落陽勾了下略長的瀏海,那個動作讓農冬芽背脊冷了起來。太像了!不是現在的小向,而是高中時期的小向經常會有的習慣動作。

  「冬芽,我一直覺得你是一個好姊姊,雖然點任性,可是很會照顧人。」

  「如果撇去任性,人家會更開心。」勉強露出微笑抱怨,她不應該亂想,不應該亂想!就算隔了10年,一個人的本質不會變的。

  「我記得你那時候說過,你有一個小弟,跟我很像。」安落陽的眼睛看起來還是很遠,農冬芽不知道該回答什麼,只能緊張地微笑。

  「有多像呢?」淺色鏡片後的眼眸突然轉向她,農冬芽抖了下,不自覺退了一步。

  「有......」喉嚨很乾,幾乎沒辦法說話,她困難的嚥口口水:「有點害羞靦腆,單純而且溫柔體貼,笑起來的時候都很可愛。」

  她曾經以為小向是因為這樣才喜歡上小冬瓜的,可是小向說:『他們不一樣。』而且小向也變得很不一樣了。

  眨眨眼,安落陽又勾了一下瀏海:「真像我高中的樣子,又單純又愚笨。」

  「你不笨,小冬瓜也不笨!我很喜歡你!」為什麼要這樣說自己?農冬芽用力握拳壓抑住眼淚,今天不是用防水睫毛膏,哭出來會很慘。她不要當小丑啦!

  「冬芽,你不覺得應該要學著長大嗎?人不能永遠單純無辜的活一輩子。」安落陽嘻嘻笑起來,墨鏡後的眼眸也跟著彎著,農冬芽卻覺得有種怪異的違和感,讓她渾身冰冷。

  「照片是你貼的嗎?」所以一切不是巧合......安落陽變了,不再是那個溫柔體貼的少年了嗎?

  笑聲猛地停了,微藍的眼眸在黃色的鏡片後,變成一種神祕的綠,很深很深又帶點透明。

  「我要走了,下次再聊吧!」

  「落陽!相片是你貼的嗎?」農冬芽不知道自己希望聽到什麼答案,她很希望安落陽否認,心又卻又認定了是他做的。「小冬瓜是無辜的!」

  「我也是啊!」漂亮的臉稍稍貼近她,蒼白的唇扭曲了下,「冬芽,下次再聊吧!」

  被溫柔地扶到位子上坐好,安落陽掏出兩人的飲料錢放在桌邊,離開了。

  「落陽!」呆了會兒,農冬芽跳起來,抓了帳單跟飲料錢追出去,剛好看到安落陽高朓的背影被自動門格檔住。

  她一定要問清楚!為什麼要把小冬瓜拖下水!

  匆忙地付了錢,農冬芽踩著高跟鞋衝出去,陽光下安落陽的髮色非常明顯,她一眼就看見了。在對街的路邊,白細的指間夾著菸,唇間吐出細細的煙霧,雖然不刻意卻充滿誘惑。

  來不及靠過去,一輛車停在安落陽身前的黃線邊,駕駛坐走下一個穿著黑西裝的男人,寬闊的肩幅撐起西裝來恰如其分,有一種高傲的氣勢。

  男人的五官有點嚴厲,薄唇顯得苛薄冷漠,黑框眼鏡下的眼眸充滿力道,淡淡的看了農冬芽一眼。

  為什麼看她?愣了下,農冬芽停下腳步,男人已經把視線轉向安落陽。

  下一秒,白細指間的菸被抽掉,捻熄在從男人懷裡拿出來的攜帶式煙灰缸裡。安落陽似乎愣了下,蒼白的臉上帶點紅暈,對男人聳聳肩。

  男人拉開了車門,安落陽似乎開口說了什麼,才坐進車子裡。

  「農冬芽小姐嗎?」低沉有力的聲音有點距離,但是非常清楚,農冬芽用力皺起眉,叉起腰瞪著男人。

  「幹嘛!想約我要先到我家換燈泡喔!」

  男人似乎笑了下,薄唇微揚,可是還是顯得很冷淡刻薄:「我相信劉主威很樂意幫你換燈泡。」

  不雅的彈舌,一定是安落陽剛剛告訴他的!討厭!她最討厭這種看起來冷漠又有氣勢的男人了!什麼邪啦、佞啦!不是她的菜。

  「幹嘛!」

  「請幫我轉告路遙,大哥晚點會去看他。」大哥!

  農冬芽覺得自己眼睛快掉出來了,她知道小向有一個哥哥,可是她以為會是像小向那種費洛蒙禽獸耶!怎麼會是獵人!

  男人沒有再多說什麼,坐回駕駛坐離開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