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冬露是個認真、可愛、單純、善良,有時候會太過堅持死腦筋的孩子。這個評價不
只是家人或戀人這麼覺得,就算是兩條街外的王爸爸或沈媽媽也都這麼認為。

  說好聽點就是乖,講難聽點就是笨,不過本人聽到這件事情只是不好意思的抓抓短髮
,靦腆的微笑。「我也是會有不乖的時候,大家太讚美我了。」

  「小冬瓜,說你笨又不是讚美,幹嘛害羞啊!」剝著荔枝的農冬芽對弟弟翻白眼,本
來想伸腳偷踹,可是有人搶先一步擋在他們中間,對她揚起漂亮的眉,勾了下紅唇。

  「教官,你也喜歡吃荔枝嗎?」完全沒有察覺到戀人跟姊姊之間的暗潮洶湧,農冬露
貼心地剝好一顆荔枝湊到柔軟的唇邊。「這是我大舅媽種的玉荷包,很甜喔!」

  「謝謝。」隨著微笑鏡片後的眼眸可愛地彎起,讓少年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不管多久,他還是沒辦法不對戀人微笑的模樣臉紅,唉!真是太太糟糕了,他什麼時
後才能長大成熟呢?

  荔枝被咬走之前,手指先被舔了口,濕軟的舌尖輕巧地劃過沾了荔枝汁的手指,有點
搔癢少年整個人當場跳起來。

  「教、教官......」荔枝摔在地上,少年慌張地要彎下身去撿,卻又一時羞得動彈不
得。

  「嗯?」淺色的眼眸從修長的睫毛下挑望他,粉色的舌緩緩從唇間舔過。「真的很甜
。」

  很甜?少年眨著眼睛,臉紅的快冒煙了。他好想問戀人指的「很甜」是指哪裡?荔枝
還是他的手?

  不對,這個問題也未免太糟糕了!他怎麼會想到這種奇怪的問題!他的手走麼會是甜
的?當然是荔枝甜啊!

  「小威威,我們不能輸!快!閃贏他們!」越看越礙眼,農冬芽氣呼呼地瞪著沉默地
坐在一旁吃荔枝看電視的男友,順手丟去一顆荔枝。

  「冬、冬芽......」被荔枝打中後,劉主威吐掉嘴裡的子一臉害羞靦腆的模樣看著農
冬芽,「甜嗎?」

  「討厭!好甜喔!」跟著舔舔自己嘟嘟的嘴唇,農冬芽對男友拋個媚眼,接著對愣住
的弟弟扮鬼臉:「怎麼樣?我們也很恩愛喔!」

  「幼稚。」白細的手指優雅地撩開垂落的前髮,向路遙彎身撿起地上的荔枝,對少年
招招手:「不喜歡在教官身邊坐著嗎?」

  「不!不是的!我很喜歡教官,非常喜歡!」用力搖頭,農冬露慌張地在男人身邊坐下,距離並沒有算得很好,大腿緊緊貼在一起,他又立刻跳起來。「對不起!教官,我好像又胡思亂想了。」

  雖然隔著衣料,男人的體溫還是傳到他身上,隱約有種灼燒的感覺,大腦很不爭氣的想到昨天晚上擁抱時肌膚相貼的熱度。

  怎麼辦......明明還是大白天,而且五姊跟主威哥都在,他卻好像有點反應了......

  「拜託!青少年就是這樣,每次碰到小向都有反應,有反應也不懂得趕快推倒,真是太失敗了!」一眼看穿臉色發紅的弟弟在想什麼,農冬芽受不了地翻白眼。

  亂想就亂想,臉紅也就算了,幹嘛還伸手去擋下半身啊!這種時候不是應該立刻抓著人衝回房間,這樣那樣翻滾到明天早上嗎?

  「五姊,你、你不要這樣!我要學著忍耐。」坦率清澈過頭的眼睛,讓在場三個大人同時嘆氣。

  「農冬露,教官一點也不在意。」沾著荔枝汁的白細手指,輕畫過少年的嘴唇,「甜嗎?」

  下意識含住那節手指,香甜的味道在口中幾乎沸騰。「教......嗯......」

  才想開口,舌頭被指頭壓了壓,接著伸近第二根手指,勾著害羞的舌頭撫摸。

  鏡片後的眼眸稍稍被長長的睫毛擋住,可愛地彎著,雖然一句話也沒說,但少年卻不由得咬住口中的指頭,輕輕吸吮。

  「夠了!給我滾回房間再調情!農冬瓜,立刻吐出你嘴巴裡的東西,又不是虎姑婆!」再也看不下去,不過就是吃個荔枝,為什麼可以搞得這樣色氣滿天啊!

  「對不嗯......」差點又跳起來逃走,但男人早一步伸手壓住少年的肩膀,把手指又往更深的地方滑動。

  「不喜歡嗎?」淺色的眼眸帶著笑,看著少年露出來的肌膚通通染上了紅色。雖然很害羞,少年還是乖乖地舔著稍顯強勢的手指點頭。「下次,教官也用這種方式讓你試試喝點茶吧!」

  一聽到「茶」這個關鍵字,少年抖了下,不自覺咬住牙關,讓男人吃痛地蹙起眉,把手指抽出來,在指尖與唇瓣間牽起了銀絲。

  「對不起!教官,我不是故意的,有沒有受傷?」慌張地抓過戀人的手,勻稱優美的手指上,有一輪淡淡的齒印。

  「沒事的。」男人帶著少年的手,將手指貼到自己唇邊,粉色的舌輕舔紙上的齒印,及少年留下的唾液。

  就算隔著鏡片依然根根分明的眼睫,垂下的時候稍稍顫抖,日光燈的白光跟著微微碎裂散落。

  猛地鬆開男人的手,少年大動作地站起來,姿勢僵硬地看著五姊:「我、我去拿飲料,五姊想喝什麼?」

  「人家想想喔......」瞄了好友唇邊帶點壞心的淺笑,再看看自己單純又笨的弟弟,她眨眨眼:「三姊有做芒果汁喔!我要喝,在飲料冷藏櫃的第二格。」

  「好......教官呢?芒果汁可以嗎?」雖然是對著男人問問題,但是少年坦率的眼眸害羞地躲閃不敢直接看這著戀人。

  夏天身體的衝動好像特別不容易控制,他要小心。

  「教官沒有意見。」漂亮的手指依然貼在唇上,除了少年留下的齒痕,還有明顯的水漬,讓被咬出的粉紅色更加顯眼。

  少年是摀著鼻子逃走的。好丟臉,可是他真的覺得自己又要流鼻血了。

  「三姊有做芒果汁嗎?」確定少年聽不到他們的談話,向路遙才瞪了農冬芽一眼。

  「有啊,是芒果汁。」可愛地眨著眼微笑,農冬芽移到好友身邊:「不過有加伏特加就是了,我三姊的調酒很棒喔!」

  「如果小冬瓜喝醉了怎麼辦?」冷漠地推開貼得太近的農冬芽,向路遙帶點厭惡地彈舌:「好熱,不要貼著我。」

  「什麼嘛!我的體溫才不會比小冬瓜高,你怎麼不嫌熱!」嘟起嘴插腰,農冬芽對好友這種大小眼很不以為然。

   她可是美少女耶!能夠被她依靠,那是上輩子修得的福氣!

  「因為小冬瓜很可愛。」那種理所當然的語氣,配合上沾了蜂蜜似的微笑,讓農冬芽抖了抖,識相的退開。

  雖然想要輸人不輸陣,不過這種等級有點太噁心了。

  「你不想看小冬瓜喝醉嗎?我一直很想看耶!」言歸正傳,農冬芽不懷好意地摀著嘴偷笑,「你知道他從來不會偷喝酒,喝醉會不會突然變成野獸?」

  「變野獸又怎麼樣?」感覺起來興致缺缺,向路遙拿起一顆荔枝在指尖滾動,沒有剝開的意思。

  「小冬瓜野獸耶!你想你想,他可是十七歲的高中生喔!性慾最強、體力最好,而且來是前空手道社的主將!」農冬芽哇哇叫,光用想的她就覺得非常非常有爆點了!

  「所以呢?他在床上表現是很好。」臉不紅氣不喘地回答,讓一旁的劉主威發出被嗆到的咳嗽聲。

  「你怎麼可以因此而滿足!應該要挑戰小冬瓜的極限呀!」

  「他一個晚上可以做五次,應該很夠了。」淡然地撇了眼自己的手指,向路遙把被玩得破皮的荔枝剝開,放回盤子裡。

  「妥協是退步的開始!而且你不會覺得小冬瓜太中規中矩嗎?」依照農冬芽對自己弟弟的了解,肯定完全是靠年輕體力決勝負,技巧一定很生疏,用來用去都那幾招。

  「這倒是,小冬瓜很乖,不太願意嘗試特別的姿勢。」向路遙也不得不同意,雖然跟年少的戀人在一起心裡很滿足,身體也得到很多歡愉,不過離「完美」還有點距離。

  「而且,我比較好奇喔,你沒有想過要推倒冬瓜嗎?」太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農冬芽對向路遙過去的性生活大概了解八成左右,當初知道自己的弟弟上人的那一個,她還有點驚訝呢!

  漂亮的眉一挑,向路遙只是勾著唇角微笑不回答,看得農冬芽毛骨悚然。

  一旁,自認為唯一的正常人,劉主威已經咳到幾乎沒辦法呼吸了。

  「反正,我一定要把小冬瓜灌醉,三姊的調酒好喝的很喔!跟果汁一樣。」壞心眼地嘿嘿笑,農冬芽心滿意足地靠在沙發上聽著熟悉的腳步聲靠近。

  沒有意見,向路遙垂下眼又剝了一顆荔枝放回水果盤裡。

  農冬露回到客廳的時候,只看見劉主威脹紅臉咳得發抖,眼淚都流出來了。

  「主威哥,你還好嗎?」放下「果汁」,他貼心地捧著面紙和蹲在劉主威身邊幫著順氣。

  搖搖手,好不容易能開口劉主威嘶啞地道:「沒事......你好好保重吧!」

  「喔......」疑惑地眨眨眼,農冬露還是乖巧地點點頭:「謝謝主威哥。」

 

----

這是這篇唯一不需要鎖文的章節OTZ

我年輕的時候到底在想什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