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爸爸是個堅持的中年人,因為連生四個女兒,就發願一定要生到七仙女....
  
所以當他出生的那一瞬間,爸爸落下了男兒淚,一旁的護士阿姨還恭喜說:「終於生男孩了!太好了對不對?」
  
男人只是哭到沒辦法說話....人家是想生七仙女呀!怎麼會生到一隻山猴子(O口Q)
  
那段爸爸的內心獨白,是未經竄改、原汁原味的──是的,他爸爸用「人家」自稱的機會比用「我」多,不知道為什麼語尾會加上表情符號──隨著時代更新中。
  
為了安撫內心的創傷,他的名字差點被取為「仙女」,最後是在媽媽的鐵拳與愛之下,勉強被改取為:冬露.....其實,真的沒有比較好。
  
自從冬瓜露這種飲品隨著廣告廣為人知之後,他的綽號就成為:小冬瓜了。
  
那年,他成為全國空手道高中組季軍的冬天,第一次發現這種綽號其實還不錯,就算長到180還被叫小冬瓜,他也心甘情願啊!
  
說是那年,其實只是去年,他五姐跟男朋友在聖誕節前夕鬧分手,跑到奇摩交友找人一起去101看煙火新年倒數.....還真找到了!
  
他是不懂新年倒數有甚麼好,人又多、天氣又冷、101又醜,重點是離他家一點也不近。
  
所以他都打算好了,七點準時在電視前收看日本紅白歌合戰,叫來一堆高熱量的食物犒賞這一陣子比賽的節食鍛鍊!
  
計算好過年披薩外送會延誤,所以他六點就拿起點話,準備訂餐。
  
「小冬瓜,你今天晚上沒事對不對?」電話被五姐修得整齊漂亮的手指抽走,他只能呆著眨眨眼。
  
「你不是跟那個網友約七點半見面嗎?怎麼還不出去?」
  
「哎唷~~~是這樣啦!人家...人家跟小威威和好了說。」喔....所以呢?
  
「你能不能幫人家去跟網友道歉啊!」長長的睫毛眨呀眨的,很可愛是沒錯,但是對弟弟放秋波有用嗎?
  
「不要。」連一秒都不用想,這當然是拒絕啊!
  
「不管!我已經跟人家說了會去,你就一定要去!」小貓立刻變成母老虎,雙手插腰睫毛還是很長,但是瞪得很大。
  
「你幹嘛不直接在電話拒絕啊!阿威哥哪時跟你和好的?」
  
「十分鐘前。」又變回小貓,指頭搭來搭去的....這應該解是為嬌羞嗎?
  
「好啦好啦!在哪裡?」

「101下面的咖啡廳。」
  
「長甚麼樣子?」他認命的抓過毛衣隨便套上去,反正只是去拒絕,講完話就可以回家了吧!
  
「他說....有著朱自清的風采、胡適的神韻、徐自摩的憂鬱跟.....」
  
「等一下!這是哪年代的人啊!」為什麼他覺得這應該是網路笑話吧!還有,請問徐自摩是誰?

  
「他說會看著卡夫卡等我。」
  
「卡夫卡的哪本作品?」按住額角,他開始懷疑五姐遇到的這位網友不會是俗稱的「阿宅」吧!總麼盡是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啊!
  
「啊!卡夫卡不是一本書嗎?」額頭抽了一下,為什麼他從自己姐姐嘴裡聽到這個問題?
  
「那是一個人。算了,反正會看卡夫卡作品的人不多,我自己找。」
  
「對了!你要跟他說暗號。」
  
他才踩出去一步,立刻縮回來:「甚麼暗號?」現在交網友有這麼複雜嗎?
  
「我是新年小仙女。」
  
「甚麼?」他發誓,他現在的表情絕對是囧!!
  
「我是新年小仙女~~嗶咕~~」還順便帶手勢是怎樣!
  
他全身都在顫抖,那那那......那個嗶咕~~是甚麼鬼啊!

----
  
換了三次車,好不容易才到達目的地,果然.....人山人海!到底101煙火有甚麼好看啊!
  
咖啡廳是吧....好不容易走到咖啡廳外,透過玻璃可以看到裡面滿滿的都是人,成雙成對的人!
  
好煩啊!他畢竟是正常的高中男生,被這樣閃得很不愉快耶!
  
看啊看的,眼睛突然瞪大──卡夫卡!
  
那本書貼著玻璃窗....更正,看那本書的人坐在窗邊的位置──真的在看,不是擺在桌上裝文藝風的。
  
拿書的那隻手在鵝黃色的燈光下,有種象牙色澤,指頭修長完美,指甲剪得整整齊齊,非常乾淨漂亮。
  
順著手往上看,是米白色的毛衣,書頁剛好擋住半張臉,只看得到眼睛....架著一副銀框眼鏡,睫毛在燈光下一根一根很清楚,微微的覆蓋著褐色的眼珠。
  
不知道為什麼,他吞了吞口水,突然覺得熱起來。
  
他必須要對著這個男人說著甚麼:嗶咕~~不可嗎!
  
深呼吸一口,他推開咖啡廳的門,幾乎是衝的跑到那個男人面前,閉著眼大叫:「我是新年小仙女~~嗶咕~~」
  
瞬間,整個咖啡廳的聲音都不見了,他可以感覺到身上充滿無數的視線....誰!誰一刀捅死他好了!
  
「農冬露?」淡淡的低柔聲音,率先打破一片靜默,接著是書闔上的聲音。
  
「咦?」立刻睜開眼睛,他看到一張臉.....很熟悉的一張臉....
「咦!!」
  
「好吧!新年小仙女。」那隻漂亮的手把書放在桌上,男人對他微笑:「你想在這邊喝咖啡,還是外帶?」
  
小小的笑聲像漣漪,一圈圈擴散,他的臉也整個通紅成一片了。
  
「教....教官.....」
  
「是。」男人,穿著米白色高領毛衣,皮膚帶點小麥色,但整體來說還是偏白。
  
原來,一個人看到整張臉的時候,跟看到半張臉的時候,感覺起來完全不一樣啊!
  
「我....我是.....那個......」他說不出話,平常在學校裡的教官,穿著軍服面無表情,有一種禁慾的感覺。
 
眼前的男人雖然是同一張臉,可是....可是....他紅著臉,突然然想到一件事──照理說,一起看完煙火後,是不是順便一夜情?
  
不行......他沒辦法想像!
  
「我以為來的會是個女孩子,至少我室友是這麼告訴我的。」看著他變化無窮的表情,男人只是笑笑,指著一旁的椅子。「既然嘲笑聲已經停了,就坐下來喝杯咖啡吧!教官請客。」
  
「謝....謝謝....」坐下,他吞吞口水,看著教官舉起那隻優雅的手,招來侍者。
 
 糟糕....糟糕.....糟糕了!他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教官衣服下面的身體....一夜情這種刺激對高中生來說還是太大了啊!
  
「怎麼了?」
  
「教官,你打算跟我五姐一夜情嗎?」他害羞的不知道眼睛要往哪裡放,雖然教官除了雙手跟臉以外,沒有露出任何不該露出的部分,可是....人的想像一開始,就停不下來了!
  
「嗯?」問題跟服務生同時到達,男人挑了下眉,鏡片後的眸一閃。
  
「不....因、因為,看完煙火不是都直接一夜情嗎?」他看到服務生瞪大眼睛,接著摀住嘴開始偷笑,整個人都紅了。
  
男人發出輕輕的笑聲,鏡片後的眼眸可愛的彎起來:「你要喝甚麼?我記得你討厭苦味澀味,焦糖瑪奇朵好嗎?」
  
「喔...好,謝謝教官。」胡亂點點頭,他還在想為什麼教官會知道他的口味。
  
「所以,你是幫你五姐來的?」
  
「是,她跟男朋友突然和好了。」眼睛很難不追隨著那隻漂亮的手移動,乾乾淨淨的指尖畫過書面上的標題。
  
「教官喜歡卡夫卡的作品?」
  
「對,你喜歡嗎?」手停下,改為勾起咖啡杯得手把,但沒有端起來。
  
「嗯....很、很喜歡....」他又吞了口口水,順著手,視線往上來到了教官的臉上,連忙又移開。
  
「喝完咖啡你打算做甚麼?」
  
「啊!因為學校有通知單說不能在外遊蕩,所以等等就要回去了。」
  
男人笑了,他看得一陣不知所措,抓起水杯一口氣喝乾。
  
「農冬露,你真是好學生。不過,今天跟教官在一起,不算遊蕩。」
  
「教、教官....」心跳的聲音在他耳朵裡嗡嗡響,有種心情想表達,所以他開口。
  
「嗯?」
  
「教官知道一個遊戲嗎?紅綠燈?」
  
「哦?聽說過,我小的時候叫做鬼抓人。」
  
「紅燈停、綠燈行....」他吞著口水,手中緊緊握著喝乾的水杯,全身通紅。
  
「嗯。」男人對著咖啡來的服務生點點頭,鏡片後的眼眸示意他繼續。
  
「教、教官,我可以跟你告白嗎?」他緊張的問,整個咖啡廳的聲音又靜了下來。
  
男人愣了下,摸著書封面的手停了下來,露出怪異的神色。「甚麼?」
  
「不、我....我、我.....」為什麼他會這麼問?他不討厭教官,可是!從來也沒想過要跟教官告白呀!
  
他是一個正常的高中男生,會看A片、會對著A書打手槍,巨乳是他的喜好,制服是他的興趣....雖然很喜歡軍服,但是他是喜歡穿軍服的巨乳美人,不是穿軍服的眼鏡斯文男!

「對不起!我先走了!」抓起咖啡本來想一口喝乾,但才一口就被燙得皺起臉,顯得更狼狽。
  
「農冬露,為什麼提紅綠燈?」手被一把握住,讓他尷尬的站在桌前彎著腰,接受全店的視線洗禮。
  
「對不起,教官我不知道,我、我只是突然想到....」紅燈停、綠燈行,可是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想到這種東西。
  
「咖啡喝完,一起看煙火嗎?」
  
「啊....」他愣住了,雖然現在的教官穿的米白色高領毛衣,但是平常穿得好像都是....綠色的軍裝。
  
「教、教官,這是....」用力吞口口水,他的心臟還是跳得他耳朵裡嗡嗡響。「這是綠燈嗎?」
  
「不,閃黃燈。」男人鏡片後的眼眸笑的彎彎的,他羞赧的垂下頭,坐回椅子上。





等等!所謂閃黃燈是甚麼意思啊?

他抬起頭想問,卻不敢問.....他要先想清楚,為什麼會對綠色的軍裝斯文男人告白,再問清楚閃黃燈的意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