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微H,請慎入。









  尚未走進書房裡,一股輕輕淡淡的香氣已經傳入他鼻間。

  「太傅。」

  看著彎身的西方一挑眉,他踏入書房,果然瞧見書桌已經被滿滿的奏章埋著,他的書全被堆到了桌邊,散亂成一片。

  「西方,你歇歇吧!」反手帶上門,到底西方會不會真去歇歇,他一點也不在意。

  桌前,沒看到應在的人兒,他隨手抽起一本奏章翻開,畫了幾個小紅圈,最後秀氣中帶點稚氣的筆跡寫著:朕也不喜歡左侍郎,暫且忍忍吧!

  秀眉蹙起,他嘆口氣搖頭,拿起筆加了幾句話。

  動手將奏章整理好,他才回頭看向窗邊的躺椅,靠枕被褥間,隱約可見在暖日下被照得暈出光暈的白皙肌膚……胸口微微一緊。

  躺椅裡,皇上正在午睡,小小的臉蛋圈在被褥中,未束的髮蓬鬆的散落在頰邊。

  宛如上好美玉的白皙肌膚中透出淺淺的紅暈,長長的眼睫遮住那雙靈活燦亮的杏眼,粉嫩的唇瓣因為熟睡,微微張著。

  從唇間隱約可見的貝齒,讓他幾乎無法喘息,恨不得吻住那方甜美,吃吞入腹。

  握緊拳壓制住排山倒海的欲望,還不行……近日他讓皇上太累,眼窩下都染上淡淡的陰影,他很心疼。

  過去,師父說過他是一個情慾太過濃烈的人,不適合練武,卻很適合謀官。因此他沒再習武,十五歲就考上了狀元。

  頭一次發覺,師父真是會看人,他確實是一個情慾太過濃烈,總有一天會毀了自己的人。

  長指順著白皙的額際向下,撫過小巧的鼻、落在半張的小嘴上,迷戀的磨搓。

  「嗯……」可惜……他不捨的收回手。

  氣息間,都是那股甜甜的淡香,他還是忍不住伸手磨娑那粉嫩的面頰。

  曾經,他是透過這張小臉,去思念另一個人。

  可當他覺察的時候,那個人的樣貌,他卻已經想不起來了。

  「嗯……」皇上的眼睫顫動了動,緩緩張開,看著他先是露出迷茫的神情,接著笑了。

  胸口狠狠一揪,他再也忍不住俯身吻住那張小嘴,勾纏著粉嫩的軟舌狂暴的吸吮翻攪。

  「嗚……」懷中的小身軀抽搐了下,他緊緊摟住。

  如果能就這樣吃進肚裡就好!

  不管怎麼吻,他都覺得飢餓,每夜的情事也無法稍止他一日強過一日的慾念!

  解開纖細頸上的盤扣,唇往下滑,順著細緻的肌理一口一口的咬。

  「太……太……太傅……」帶著哭泣的呢喃聲,讓他連腦子裡都嚐到甜甜的氣味,甚麼都克制不了了。

  「太傅?」一口狠狠咬在纖細的鎖骨上方,立即聽到忍受不住的哭聲。

  他緩緩的,像品嘗美食那樣舔拭滲血的小傷口,懷中的人兒抖得幾乎快散了。

  「昭……昭明……昭明……」小手攬上他的頸,小臉貼著他額際磨蹭,心裡燃起的火焰滅不了了……

  當他深深埋進那窄小的身軀裡,那張小臉苦悶的扭曲,小口半張,臉頰紅的像火燒,他淡淡的笑了。

  「啊啊……呀啊啊啊──」被緊緊包裹著,他的氣息也越來越粗重。

  扭曲的小小身軀上交錯著他夜夜留下的痕跡,他俯身狠狠咬了那顫抖的肩,嚐到甜甜的味道……他好餓……非常非常的餓……

  窄小的通道猛的痙攣,咬得他也幾乎無法忍耐。

  小分身顫抖的發洩了,他也將自己的慾望盡情的射在溫暖的身軀裡……


※    ※    ※


  「昭明……」看著那張想抱怨又不敢開口的小臉,他笑了。

  「不夠嗎?淳于還能奉陪。」

  「不不!很夠了!非常非常夠了!」可惜,他卻還沒吃夠啊……

  將臉埋進散發甜香的髮間,他摟緊懷中柔軟的身軀……不夠,怎麼樣都不夠!

  能不能,這樣吞下肚?永遠永遠別讓任何人看見懷裡的人兒?

  師父說他的情慾太濃烈了,總有一天會毀了自己……

  他知道,他非常明白……為什麼偏偏他卻戀上了一國之君?

  收緊手臂,他知道自己落淚了……

  總有一日,後宮裡會佳麗三千。
  
  總有一日,他會毀了自己,在他毀掉重過性命的人兒之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