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還好嗎?」大典上,各大臣依照慣例對他歌功頌德,他聽得厭煩死了,偷偷抓著北方問。

  雖然是他的十四生辰大典,太傅卻告病缺席。聽說是風寒,御醫去給看過了,說是沒有大礙,可是……

  看不到太傅,他心裡就不踏實啊!

  「回萬歲爺,御醫說太傅沒事。」

  「昭……」察覺自己說溜嘴,他咳了兩聲掩飾:「太傅就是不肯聽朕的勸……」

  說到為什麼風寒,他就忍不住臉紅,心裡也甜滋滋的像沾了蜜似的。

  他是不討厭同太傅一起沐浴,在水中也是……別有情趣……

  「陛下?」嗄?一定神,他才發覺禮部尚書正瞧著他,滿臉的疑惑。

  「啊……繼……繼續……」臉上一陣滾燙,糟了糟了,他忘了現在正在大典上啊!老是胡思亂想……多丟人!

  「是……」討厭的太傅,就算不在,還是讓他一點皇帝架子都沒有!

  可是……「北方,大典還要多久?」雖說是坐在龍椅上,可是老坐著不能動,他全身都疼了。

  不知道太傅怎麼著……眼轉呀轉的,還是定上了太傅該站的位置,小聲嘆口氣。

  「回萬歲爺,還要兩個時辰。」

  兩個時辰!他已經坐了兩個時辰了,還得再坐兩個時辰嗎?如果太傅在就好了……

  不由得噘起小嘴,至少瞧著太傅,他比較不悶……唉!當皇帝越來越無趣了。

  端起蔘茶啜了口掩去小小哈欠,等大典結束,他就去探望探望太傅吧!

  「帶啥去探望太傅好呢?」怎麼也無法專心去聽大臣們在說甚麼,他繼續同北方說話。

  太傅喜歡茶,近日嶺南來了一批貢茶,拿一些送給太傅好了……可,太傅正病著,送茶好嗎?茶喝多傷身,還是送點別的……那……

  「回萬歲爺,太傅交代,不讓萬歲爺去探望。」

  嗯?什麼?他眨眨眼,疑惑的望著北方,他適才聽到了甚麼?

  「太傅交代……」小臉一黑,太傅交代?這些賊奴才!

  「朕要去!」他已經慢慢往偉大的帝王前進了,不能老被太傅交代!

  「可是……」可是?大眼用力瞪著縮著身子的北方,近來怎麼老聽見「可是」!

  「太傅命人把密道封了。」

  「什麼!」全然忘了還在大典上,他跳下龍椅,氣憤的指著北方大喊:「密道為什麼會被封!誰封的!誰封的!」

  一見到他跳下龍椅,滿朝文武連忙下跪。

  他氣得全身發抖,指著北方鼻子大叫:「說!朕命你說出來!誰封的!」

  為什麼太傅可以封他的密道!這一封,他特地讓太傅搬家的用意不就全……全沒有意義了嘛!

  以後,他不能下了早朝就往太傅家跑,夜裡也不能多睡一會兒!他今天十四生辰啊!到底是哪個混帳東西送他這份大禮!

  「皇上?」

  「母后!兒臣在教訓這賊奴才,別阻攔朕!」他知道母后心軟,可現在他得好好穩固他的皇上威嚴!

  「不是的,皇上……」

  「母后!兒臣一點皇上威嚴都沒有了!是誰封了朕的密道!」小手抖呀抖,母后到底懂不懂他現在真的很生氣啊!

  「皇上,現下……」

  「母后!現在事關兒臣的威嚴!這些奴才眼裡只有昭……咳咳,太傅,朕才是皇帝啊!」他離偉大的帝王只剩一年了,在那之前一定要讓這些吃裡扒外的奴才知道,他才是宮裡最有威嚴的人!

  「可……」

  「母后!」到底什麼啊!他氣沖沖的回頭,看到母后瞪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眨呀眨,指著一旁。

  「可……現在還在大典中哪!皇上。」喝!大……大……大……

  猛的轉向眾臣,他……他……竟然在大典上失態了!唉唷!都是太傅的錯!

  「眾……眾……」不能結巴!穩住穩住啊!「眾卿……繼續,繼續!」

  「回稟陛下,太傅府的密道,是太傅託請臣封住的。」尚……尚書令!

  「為啥沒先問過朕的意思!」氣得跺腳,這些朝臣眼裡還有他這個皇帝嗎?!

  「淳于太傅說……」太傅說?

  小臉黑得跟烏雲似的,他扁嘴瞪著尚書令:「太傅是太傅,朕才是皇上啊!」

  「一切都是為了保護聖上!」保護?看著尚書令用力磕頭,他都疼了……

  「罷了罷了!封都封了……」擺擺手,雖然沒用可他不想聽到那磕頭砰砰的聲音,只能……暫不追究!

  身為一個偉大的中皇帝,他這樣心軟,到底好不好?

  看著滿朝文武像沒事似的,繼續大典,他坐回龍椅上,努力撐著想縮起來的小身體……莫非,就是因為他老是這麼心軟,這些朝臣才……

  「昭明……都是你不好!」忍不住小聲的抱怨,一定是因為他從小被太傅欺壓得太習以為常,才會連擺威嚴都擺不好!

  既然密道被封了……大眼越過滿朝文武往皇城外看……他還是要去探望太傅!


※    ※    ※


  甚麼叫做「咫尺天涯」,他總算是明白了!

  悶悶不樂把小臉埋在靠枕裡,東南西北方好說歹說勸了他大半天了,他就是一動也不肯動一下。

  離大典,已經過了七天,太傅卻依然稱病未能上朝,讓他這幾天小臉黑得滿朝大臣都不敢多說一句話,尚書令甚至還告假。

  為什麼他不能去看太傅?儘管太傅府離皇宮坐轎子只要花上兩刻鐘就到了,比起密道就是差了那麼點時間,再說……他不能隨隨便便坐轎子出宮。

  要是讓朝臣知道他沒事就往太傅府跑,他這張皇帝面皮……雖然只剩一點點面皮渣,他還是要珍惜啊!

  分明就這麼近!

  「萬歲爺,有您喜歡的玉絨甜湯,喝了暖暖身子好嗎?」不好!

  小腦袋別開,躲掉那讓他心癢癢的甜香。

  他都十四了,不是那個用甜湯就可以哄得開心的小皇帝啦!這些奴才!

  不過……他坐起身,冷著小臉端過甜湯啜了口。好暖……

  好吧!他暫時饒過這些奴才,總能讓他想到法子溜出宮去的!不然他老掛念著太傅,一點都安不了心。

  太傅到底怎麼了?這麼多天,病照說該要好了才是,那些沒用的御醫!

  「叫佘太醫來見朕。」他一定要問清楚,這些御醫到底有沒有用啊!

  「是,奴才這就去。」看南方匆匆忙忙退下,他心裡總算有點安慰……不不……這種小事,他這麼輕易就安慰了,真是一點也沒長大!

  小肩膀垮下,唉!太傅啊!朕悶死了……


※    ※    ※


  總算明白為啥太傅的病好不了了。

  小心翼翼跟在佘太醫身後,心裡對北方還真是過意不去……每回他偷溜的時候,怎麼老是北方在他身邊?不知道北方醒了沒?

  「陛下,請小心腳下。」連忙回神,他才發覺自己差點一腳踩空,從長梯上摔成皇帝泥。

  小臉微紅,他偷看了一眼太醫,還好太醫沒注意到他的狼狽樣。

  只是,他沒料到太醫竟然願意偷偷帶他出宮,不擔心被太傅罵嗎?

  「臣只擔心太傅再不好,傷身也浪費藥材。」聽了他的疑問,佘太醫是這麼回答的。

  他不禁捂著嘴偷笑,原來太傅討厭喝藥,莫怪到現在病還好不了。

  隨著太醫,很順利的出了宮,也很順利的進了太傅府。

  見了他的瞬間,太傅蹙起秀眉,他心虛的低下頭躲到太醫身後,太傅冷冷的視線卻沒放過他,狠狠的定在他身上。

  別……別這樣看他啊!雖然偷跑出宮不對,他只是擔心太傅……扁著小嘴,他覺得好委屈。

  「昭明兄,這是你逼我的。」佘太醫,別逞強啊!太傅是很不得了的!

  「佘太醫,淳于多謝您的偏勞。」太……太傅,你的聲音能別這麼冷嗎?

  眼淚在眼裡滾呀滾,他忍不住抬手壓壓眼角,說甚麼也不能沒用的流淚。

  這麼久沒見,太傅都不想他嗎?

  「陛下,這是藥方,就煩請您看著太傅服藥。」

  「朕知道……」小心看了太傅一眼,太傅瘦了點哪……

  「那臣先去煎藥了。」

  直到佘太醫退下,他才一步一跺的靠近太傅,大眼一眨淚就滑下了……
  「少商……」什麼?淚眼汪汪的看著太傅,小手急著亂擦。

  小手被溫柔的握住,太傅的手輕輕撫上他的臉,拭去了淚痕。

  「昭明,你不喜歡朕了嗎?」太傅的臉頰微微凹陷,漂亮的眼眸也不若先前有光彩,他看得好心疼,為什麼太傅不讓他來探望?

  「少商,別說孩子話。」小鼻尖被擰了下,他痛唉一聲,連忙捂住鼻子。

  「為什麼把密道封了?」他就喜歡把太傅的書房當御書房用,不好嗎?

  「暫時封住罷了。」

  「可是……」怎麼想怎麼不甘心,為什麼他是最後一個知曉的人?

  「淳于是不想讓陛下也受風寒。」

  眨眨眼,小臉紅了……原來……原來太傅是為了他好啊!那……早說呀!

  「朕不在意。」只要能見著太傅,他什麼也不在意。

  「淳于在意。」太傅……別這樣笑,笑得他心頭小鹿都亂撞了……

  雖然很羞人,他還是爬上了太傅的床,把小臉埋進有著熟悉薰香的溫暖胸膛裡,蹭了蹭。

  「昭明,朕好想你,早點養好病好嗎?」小臉紅得像火燒,他不敢抬頭看太傅的臉。

  「淳于會好好養病。」髮間被輕輕的吻了,小身子微微一顫,他伸手摟住太傅的腰……太傅真的瘦了。

  「可……佘太醫說了,你都不喝藥。」小嘴偷偷彎了起來,原來唯我獨尊的太傅唯一的弱點竟然是怕苦!

  雖然太傅病了他很擔心,可聽到的那瞬間他倒是不客氣的哈哈大笑……太傅啊!他會反省的。

  「嗯……」感到手中的身子緊繃了下,他偷偷抬眼看太傅……秀眉擠得好深啊!

  這可不行!佘太醫說了,傷風雖是小病,但不好好養好是會留病根的!他是萬歲,太傅就得陪他萬萬年,留病根當然不成!

  可……要怎麼勸太傅才好?小臉在太傅懷中蹭了蹭,腦子裡想起了父王。

  是了!父王有說,要求得要有方法,那次還真是教了他不少方法,雖然都是丟人的方法……

  「咳咳……少商,離淳于遠些,咳……」小手用力抱緊,他才不要!

  不管了!丟人就丟人吧!他實在是擔心太傅啊!

  「昭明,答應我好好喝藥,把身子養好。」抓起太傅的手湊到唇邊,一口一口親著,不只小臉,全身都開始發紅。

  「不喝藥一樣會好。」喔?他頭一次知道,原來太傅也是會鬧脾氣的。

  小嘴微微彎了彎,他趕忙用太傅的手掩飾,小舌頭順著太傅修長好看的手指輕輕舔了一口。

  太傅的身子繃緊了,猛的把手抽走,他一時反應不來,小身體順著力道整個往床沿倒去……要摔下床了!

  沒用的閉起眼,腰被一把抓住,拉回了熟悉的懷哩,他連忙伸手摟住太傅。

  「少商,沒事吧?」太傅的聲音從頭頂傳來,他心一橫使勁咬了一口嘴唇……唉!疼死了!

  血的腥味立刻盈滿了嘴,他疼的眼淚直掉……太傅啊!他都做到這種地步了,再不喝藥他就要拿皇帝的威嚴壓人了!

  小臉被抬起,他淚眼婆娑的看著太傅擔憂的臉,吸吸鼻子:「昭明,為了我好好吃藥好嗎?」

  秀眉鎖得很緊,讓他幾乎以為太傅打算這樣天長地久的看著他。

  終於,俊秀的臉龐帶著心不甘情不願的神采,點點頭:「淳于知道,那些藥我會好好吃的。」

  成了成了!他顧不得嘴上還有自己咬的傷口,開心的摟住太傅小口小口吻著太傅略為蒼白的唇。

  有點疼,可是舌尖還是嚐到甜甜的滋味。

  「昭明,我能在這兒住幾天嗎?」打鐵趁熱,既然眼淚一時還停不下來,父王說過要好好利用!

  腰被狠狠摟住,唇被重重吻了一下,讓他小小的唉了聲疼。

  「陛下就住吧!不過淳于養好了病,有甚麼賞賜?」

  「你說甚麼,朕就賜甚麼。」只要太傅養好病,甚麼都沒問題!

  「是嗎?那淳于會好好養病的。」唉!太傅笑起來真好看……

  小臉埋進溫暖的懷裡,太傅……他已經十四了,要什麼賞賜儘管要吧!他就捨皇帝命,陪太傅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