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你有玩過嗎?」

「甚麼?」

「真心話大冒險。」

「沒有。」

「......那......想玩嗎?」

「玩甚麼?」

「就玩真心話大冒險說!」

「那是甚麼?」

「真心話大冒險啊!」

「甚麼?」

「就......」無限循環嗎?

嘖了聲,少年摸摸鼻子,不得不閉嘴。他終於見識到「鬼打牆」是什麼狀況,大人真是太奸詐狡猾了!

「所以我不是問了嗎?」將燒開的熱水淋在茶壺上,很好聞的茶香就飄散開了。「真心話大冒險是什麼?」

「哪有,你明明只問了『甚麼』,許教官可以作證!」少年插著手,不滿的嘟著嘴,看著穿著深綠軍裝的男人──明明就才快要三十,興趣為什麼是老人茶啊!

「沒有,我甚麼也沒聽見。」女教官一口否認,他對於下午茶的配額非常在意。

「你到底要不要告訴我,真心話大冒險是什麼?」

大人真是過分!看了許教官一眼,少年接過男人遞過來的茶,聞了聞:「這是烏龍嗎?」

「它是綠色的。」透過鏡片的眼眸一閃,少年立刻垂頭裝死。「農冬露,你家不是茶商嗎?」

對不起!他錯了!他沒用!拜託拜託!親愛的教官,不要瞪人好嗎?

「好喝嗎?」男人沒有窮追猛打,反而讓少年更加侷促不安。

「學長,這茶很好耶!好香喔!」女教官拿著點心蹭過來,換來少年感激的一眼。

「是啊!」男人笑開了,聽到有人讚美他的茶,像是收到一百萬似的。

茶......還不都一樣?少年啜了一口,苦澀的味道讓他皺起臉。

「真心話大冒險是什麼?」瞧了他的臉色,男人哼了一聲,又回到鬼打牆的話題上。

「就是....」把茶杯放得遠遠的,少年接過點心一口吞掉。「猜拳輸的人要完成不可能的任務....之類的。」

「不可能的任務?」女教官眨著眼,看起來非常感興趣。

男人只是喔!了一聲,冷冷的喝著茶。

「對呀對呀!」少年偷偷對著男人扮個鬼臉,熱切的對女教官解釋:「比如說啊,到麥當勞點一客黯然銷魂飯,或是到小七叫一份騎士炸雞之類的。」

「都是吃的啊!」女教官看起來興致勃勃,少年的興致也跟著高了。

「不是不是,當然也可以去問校長:願不願意包養我啦!或者是去要正妹的三圍反正,能多惡搞就多惡搞!」

「或者是,比如到教官室來問教官:有沒有玩過真心話大冒險嗎?」男人開口了,女教官摀著嘴竊竊的笑,男孩漲紅了臉,張口結舌。

「才....才才才.....才沒有!這....這種哪裡惡搞啊!」

「那怎麼樣才算惡搞?」女教官非常虛心好問,還不忘塞點心到少年手中當學費。

「就....」少年陷入苦思當中,一邊思考一邊嚼著點心。聽說糖分可以刺激思考,他現在非常需要。

「比如問:『向教官,晚上可以一起睡嗎?』或者是:『不帶套子可以嗎?』之類的事情。」男人淡淡的開口,眼鏡後的眸專心看著茶壺。

「哎唷!學長!他們才高中生耶!不敢問這種問題啦!」女教官哈哈大笑:「學長,原來你很有冷面笑匠的潛能耶!」

少年的臉快滴血了,跟著女教官一起笑,一眼都不敢看男人。

「我只是提供主意,至於問了的後果,我也會負責的。」男人從茶壺上抬起眼,笑得非常非常溫柔。

「警告一支之類的嗎?這樣也太冤枉了。」女教官笑出了眼淚,連忙跑回位子上抽衛生紙。

「教官,可以嗎?」趁著女教官不在,少年壓低了聲音,害羞的偷看男人。

「哪一個?」端起茶杯聞聞香氣,男人的聲音像是被氤氳熱氣吞噬掉了。

「不戴套那個......」少年慌慌張張的抓過茶杯,遮掩自己的不好意思。

「你自己睡戴不戴套教官管不到。」

「一起睡呢?」

「甚麼一起睡?」女教官剛好回來了,好奇的卡上話。

一口茶差點噎到,少年努力裝沒事,好不容易才吞下那口茶。

「跟小女朋友。」男人滿臉坦然,對著女教官微笑。

「哦!農冬露,你交小女朋友啦?誰?忠班的班花還是孝班的班花?」

「許、許教官!我才沒有!才、才沒有!」少年用力搖頭,短短的頭髮都飛揚起來。

「交了也沒關係呀!雖然我們是教官,但是只要別玩瘋了,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又塞了一塊點心給少年,應該算是賄賂。

「所....所以,一起睡、一起....」少年吞吞口水,偷偷看了男人一眼,又害羞的低下頭。「就可以嗎?」

「可以甚麼?」女教官好奇的問。

「可以。」男人放下茶杯,清楚的回答。

「謝、謝謝教官!我、我先回家了!」少年整個人幾乎像燒起來,笑得一付傻傻的模樣,抓起書包往外衝。

看著少年高朓而且比一般高中生來得健壯的背影跑遠,女教官感歎了聲:「他長大了好多喔!」

還記得兩年前,身為第一名入學生致詞代表的農冬露,雖然不矮卻瘦瘦的,一付書呆子該有的身材,還創下一百公尺跑32秒的紀錄。

現在的農冬露,雖然一百公尺只進步到28秒,不過倒是成了個空手道高手,高朓健壯配合上端正的五官、憨厚的脾氣、頂尖的成績,成為校內偶像的確是受之無愧。

「不過,他為什麼這麼喜歡到教官室來呢?」看了默默喝茶的男人,女教官問道。

當然,站在教官的立場,學生喜歡到教官室來是件好事,但喜歡到每天放學都報到就顯得有點不可思議了。

「不知道。」男人只是笑笑,將泡了三次的茶葉從茶壺裡挖出來。

「對了,你們剛剛偷偷的聊甚麼?都不讓我知道。」

指掌優雅的手停了下,男人看著女教官輕聲細語:「男人之間的秘密。」

「是嗎?」偷偷扮個鬼臉,女教官幫著把垃圾袋撐開,免得茶葉掉出去。

「學長,哪天一起玩玩真心話大冒險嗎?」剛剛聽起來,似乎是個有趣的遊戲啊!

「好啊!」

「找農冬露一起玩嗎?」

「好啊!」

「學長,你想讓農冬露冒甚麼險呢?」

「學妹,你知道嗎?」男人笑笑的反問。

「甚麼?」

「這其實是兩個配套的遊戲,而不是一個。」男人將空了的茶壺放回茶盤裡,鏡片後的眸一閃。

「甚麼意思?」女教官眨眨眼,感覺上好像嗅到了甚麼耶!

「要說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所以?」

「我很好奇,甚麼問題讓農冬露寧可大冒險?」男人微笑,冷冷的、淡淡的,有點狠。

-----


「好了!我問啦!」直到跑出校門,少年對一群縮在門口搓手取暖的朋友喊。

「哎唷!隊長,問這麼久!」某甲紅著鼻子打著噴嚏,不忘抱怨。

「好啦好啦!回家了。」大家都站起來,對結果一點也不詢問,他們快冷死了!

拍拍胸口,少年決定以後再也不玩這麼危險的遊戲。

「不過,隊長,明明真心話比較簡單,幹嘛一定要選大冒險?」某乙忍不住提出大家的疑惑。

因為對崇拜,當他們知道輪到少年真心話或大冒險的時候,還特別挑好回答的問題耶!

「這....對不起....」少年搔著短髮,低頭道歉。

但那個問題對他來說,真的很難回答啊!

昨天晚上,睡在哪裡....

回頭看看空無一人的校園,只剩教師辦公室跟教官室的燈還亮著,他的臉紅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