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者之國是個特別的地方,不屬於天堂也不屬於地獄,會住在亡者之國的靈魂,不需
要接受審判。

  在那裡等待靈魂的,是無盡的虛無以及混沌,就算是常常要進入地獄的死神,也不喜
歡去亡者之國。

  那是一個比戰場還令人討厭的地方。戰場上至少還有陽光跟溫暖,亡者之國只有一片
冰冷跟黑暗。

  跟同伴站在亡者之國的大門口,死神可以感受到皮袋裡的靈魂害怕的發抖。只有無可
饒恕的惡人,才會不經由審判,直接送來這個國度。

  「你真的要問宰相嗎?」另一個死神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在等著巨石妖開啟那扇厚
重的黑曜岩大門時,又問了一次死神。

  誰都不喜歡亡者之國的宰相,他是一個有著白到泛青的肌膚及黑色長髮的男人,紫色
的眼睛看起來彎彎的像是在微笑,實際上卻很殘酷。

  不管是哪一個死神都看過那個宰相用溫柔的細語,命令發抖的靈魂踏上跨向虛無的懸
崖。那是細得只像一根繩子的懸崖,下面是張大嘴的虛無之獸,等著吞噬靈魂。

  被吞進虛無的靈魂,就甚麼也沒有了。像春天的雪一樣,完完全全的消失。

  能順利走過去的靈魂,就會被送到混沌的審判室,接受亡者之王的審判,決定要居住
在這個國度的甚麼地方,或是永遠在混沌間遊走,尋找終點。

  死神不喜歡亡者之國的宰相,也不喜歡亡者之王,特別是在他延長了傭兵的生命之後
,他其實很不喜歡到亡者之國來。

  因為虛無之獸會讓他害怕,總有一天他會被發現,不再能當個死神,要消失在虛無裡
。當然他不會被虛無之獸吃掉,只是消失了。

  「嗯,我要問。」死神點點頭,看著完全打開的門扉,有點急的往裡走。

  他知道自己正在做錯誤的事情,他不應該有那樣的想法。延長一個人的生命已經是很
大的罪惡了,而他現在卻想要延長另一個人的壽命。

  如果,他真的順利的延長了那個發動戰爭的國王的生命,那個國王就會繼續侵略其他
國家,戰爭永遠都不會結束,原本不應該死的人也會因此而死亡。

  死神知道,這不只是延長一個人的生命的問題,還會牽涉到很多無辜的生命,最重要
的是他會破壞命運女神跟上帝所安排好的世界。

  那是極大的罪惡,比他延長傭兵的生命還要罪惡很多,也許光是消失不能夠抵銷這個
罪惡,他也許必須到亡者之國來,成為虛無之獸的食物,或者更嚴重的懲罰。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個好的死神,但至少在認識傭兵之前,他一直很守規矩,努力
的去他不喜歡的地方,把每個無辜的、可憐的、可悲的、罪惡的靈魂,送去應該要去的地
方。
  幾百年來,死神都沒有犯過任何一個錯誤,直到他問了那件事情為止--甚麼是快樂。

  他在傭兵那裡學會了快樂,也得到了快樂。有些時候,傭兵並沒有進入他的身體,只
是抱著他,把帶著鬍子的臉頰貼在他的脖子上,小心的磨蹭有時候咬了咬。

  「為什麼要咬我?」第一次被咬的時候,死神有點驚訝,困惑的這麼問。

  「您不喜歡嗎?敬愛的死神大人。」傭兵很溫柔得笑聲貼在他耳朵上,接著是溫濕的
觸感從他脖子側邊滑過去。

  死神不由自主的縮起肩膀,發出了像小貓咪一樣的哼的一聲,但他不知道那是自己的聲音,只是好奇的張望了一下,但沒有看到貓。

  「您不覺得快樂嗎?」傭兵又笑了,那時候他對於喜歡或不喜歡還不是很懂,對於快樂也不是很了解,只是覺得傭兵的聲音很像春天的風從窗縫中吹過去的感覺。

  「傭兵,我不知道。」死神不會說謊,他總是把最真實的感覺告訴傭兵。「我覺得有點癢,很像你摩擦著我的時候。」

  「摩擦」也是傭兵教他的,滾燙得性器沒有進入他身體哩,只是貼著他的性器,上下的滑動。不會比被進入的時候不快樂,有時後他覺得很累,會比較喜歡摩擦。

  然後傭兵又咬了死神的脖子一口,笑了笑。「是,這就跟摩擦一樣,有時候您很累、我也很累,不一定要進入才能得到快樂。」

  「傭兵,你累了嗎?」

  「沒有,只是有時候這種快樂,也讓人很開心不是嗎?」

  脖子被傭兵的鬍子磨蹭著,死神又縮起肩膀,覺得有點癢,但的確是像傭兵所說的那樣,讓人很開心。

  死神想,他跟傭兵做了交易,是正確的事情。傭兵教給他的快樂不止一種,他很喜歡傭兵。

  所以,他希望傭兵也快樂。傭兵一定會想要繼續當個傭兵不是嗎?雖然那天夜裡,傭兵說了一些關於過去的事情,可是他知道傭兵不想想起那些過去。

  「一個傭兵只會向前看,讓自己活下去。」這是某一天,傭兵不知道為什麼,對死神說的話。

  死神記的很牢,從甚麼時候開始死神已經記不清楚了,但他會記得傭兵所說的每一句話。

  「為什麼你想問?」另一個死神追上死神,很困惑的問。

  從來沒有一個死神會想問亡者之國的宰相事情,特別還是關於一個人類的生命的事情。他們只需要在小沙漏的指示下,將靈魂帶去該去的地方。

  「你覺得,虛無會是甚麼?」死神不是完全不害怕消失這件事情,雖然他並不是這麼在意。

  但是一但他消失了,傭兵也會失去生命,不在能繼續往前看活下去。死神不知道自己可以隱瞞多久,但他希望被發現的時候,不會有任何人注意到傭兵。

  「不知道,那就像消失一樣,問不到。」

  「嗯。」

  死神走的很急,一下子就到了寬闊的大廳,靈魂都會在這裡交給亡者之國宰相身邊的侍衛。

  「兩位死神辛苦了,請將皮袋交給我們,等靈魂點清楚了,會再交還給兩位。」宰相紫色的眼睛彎彎的,很像在笑。可是兩個死神都知道他並沒有笑。

  交出皮袋,宰相指著一旁的兩張椅子請死神們坐,同時也坐在不遠處的椅子上。

  「宰相,我想知道厄非斯的國王還能活多久。」死神沒有坐下來,他很急的這麼問。

  既然管理皇宮裡生命的死神已經說道那個國王快死了,死神知道時間已經不多,他必緒要趕在小沙漏震動之前去延長國王的生命。

  既然國王會被送來亡者之國,那確實的時間應該就只有亡者之國的宰相或國王知道。

  宰相看著死神,紫色的眼睛很驚訝似的睜大,接著彎起嘴唇。「可敬的死神,你為什麼想知道那位罪人的生命?他不應該是你負責的領域。」

  「請告訴我,我必須要知道。」死神有點急,他不知道要用甚麼藉口隱藏他想做的錯誤。如果那個國王死了傭兵就不是傭兵了。

  「不,實際上可敬的死神,你沒有權力知道。」宰相用他白得有點青的手指撩開額際上的黑色髮絲,笑得很抱歉。

  「可是......」死神非常著急,如果他不知道那個國王最後的生命道何時為止,他的所有計畫都會無法實行的。

  曾經有靈魂跟他說過:『大的罪惡可以掩蓋小的罪惡』

  死神現在非常需要一個大的罪惡。他知道自己越來越沒有辦法從傭兵身邊離開,小沙漏的震動對他來說越來越不重要了。他不懂為什麼,也不能把這個問題拿去問別的死神或靈魂,就算問傭兵也一定不會有答案。

  所以他需要一個很大的罪惡,來掩蓋這個罪惡。只要傭兵不被發現,他似給傭兵的生命就不會被回收,就算他消失了也一樣。

  當然,死神很希望這兩個罪惡都不要被發現,他還想跟傭兵享受各種不同的快樂。

  「如果您願意告訴我原因,也許能告訴您國王的生命到何時為止。」宰相用紫色的眼眸看著死神有著很像人類神情的臉,輕輕的挑眉。

  「我只是......很想知道戰爭甚麼時後會結束。」死神不會說謊,他從來沒有說過謊,所以他還是說了實話。

  「是嗎?可敬的死神,您總是負責厄非斯鄰近小國的戰場是嗎?」

  「是的。」

  「那位罪人將在從今天算起的第三個月圓之夜死亡。」

  死神愣了一下,接著張大了混濁的綠色眼眸,輕輕的笑了。

  「謝謝你,亡者之國的宰相。」他知道,自己一定會消失,也許就在第四個月圓,也許就在第三個月圓後立刻,但這麼大的罪惡,一定可以掩蓋掉傭兵。

  傭兵,永遠都可是一個傭兵,多好。

----

其實,死神的視角比較難寫

這篇應該有做到讓人悲傷卻不會流淚吧X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