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關於沙漠上的某個國家的某個小村莊裡的故事。

  傭兵第一次到這裡的時候,只剩下最後一口氣了。他很慘,因為他的軍隊打了敗仗,全軍覆沒。

  他沒有跟著死掉是因為,打到一半他發現局勢已經沒有挽救的餘地了,所以把武器藏好,在身上抹了死去同伴的血,裝死。

  一個傭兵,最重要的不是打勝仗,而是在戰場上活下去,等著下一次的戰爭,再賺一筆錢。

  不過,因為他的雇主也戰死了,所以傭兵沒有拿到應得的錢,只能搜刮死人身上的貴重物品,等到了城鎮裡面換錢。

  一個傭兵一定要知道的事情,就是:不可以再靠近戰場附近的國家變賣死者的物品。這個時代,除了傭兵以外,人們一生都不會離開超過自己所住的國家1000柯里遠的地方。

  所以,你很有可能把死人的東西剛好賣給了他的親人、他的朋友、他的鄰居或者他的仇人。但不管是誰,你接下來的遭遇,不是當場被打死,就是被抓進牢裡面餓死,再不然就是被吊死在城外餵烏鴉。

  當傭兵還是一個不成熟的小傭兵的時候,就被這樣吊在城外過。他可能死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醒了過來。

  脖子上的繩子勒得他幾乎沒辦法喘氣,頭又脹又痛,眼珠子欲乎快要從眼眶裡凸出來了。傭兵的個子很高,可是他覺得自己好像被拉得更高了,然後一隻烏鴉朝他飛過來,在他發不出來的吼叫聲中,啄掉他的左眼。

  非常痛,血從傷口流出來,從下巴滴落,他的世界消失了一半。這時候第二隻烏鴉也飛過來了,傭兵非常痛恨自己為什麼會醒過來,活生生的被烏鴉吃掉,並不會比較浪漫。

  可是第二隻烏鴉卻停在他眼前,黑色的眼睛看著他,黑色的鳥嘴張大發出很像笑聲的鳴叫。

  傭兵覺得,自己應該是快死了,烏鴉怎麼會笑呢?而且還是嘲笑。

  「你要跟我交易嗎?無能的人類?」傭兵不知道烏鴉到底是嘎嘎的叫,還是真的跟他起了話。

  不過身為一個傭兵,雖然還不成熟,可是他知道活下去比甚麼都重要。所以他努力的叫自己開口。

  「我......我要......」

  烏鴉又發出難聽的嘎嘎的笑聲:「卑微的人類,我是掌控你們無聊生命的死神,一但跟我做了交易,絕對不能反悔或毀約。」

  「我...不反、反悔......」傭兵覺得他快要不能說話了,眼眶上的傷口一直留著血,卻已經不太痛。他想,如果這隻烏鴉再不快一點,大概也不用交易了。

  「好!你要給我甚麼東西當作交易品來換取你無聊的生命?」烏鴉嘎嘎的笑著,翅膀飛舞時拍打的空氣撲到他臉上,讓傭兵突然能比較順利的呼吸了。

  「你要我做甚麼?」傭兵想,自己好像除了生命以外,只有搏鬥的技巧算是有用,但如果烏鴉要這種東西,他就變成沒有一技之長的普通人了。

  在這個時代,沒有一技之長的普通人,不會比死人好多少,而且又浪費糧食。不管是哪一個村落都不願意接受。

  「讓我體驗人類的歡樂。」

  傭兵忍不住笑了,立刻就感到呼吸困難,他的右眼幾乎要滾出去眼眶。

  「放肆!這筆交易......」

  「我要!」傭兵用盡全身的力氣喊出這一句,不管怎麼樣,活下去最重要了!

  烏鴉像是被他的叫聲嚇了一跳,直直的墜落,從他的眼前消失。傭兵生氣了,一個死神怎麼可以剛說完要交易,就自己消失不見呢?那還不如一開始就拿走他的靈魂!

  「哼!」傭兵以為自己聽錯,這種充滿屍體跟可怕烏鴉的地方,絕對不會有人來,就連吊死他的士兵,也很畏懼這裡。

  可是下一刻,傭兵摔在地上,差點直不起腰,用力的咳了起來。一個人蹲在他面前,讓他嚇了一跳。

  沒有影子......

  「我們的交易成立了,我放過你這無聊的生命,在你主動想死之前,都可以一直活下去。」那是一個沒有高低起伏,像棉絮一樣輕飄飄的聲音。

  傭兵用剩下的那隻眼睛,看著眼前的男人。皮膚很白也很薄,可以看到隱約的青色血管分不的位置,但是沒有一點點血色。

   眼睛是微微的綠色,有點混濁,嘴唇也很薄但看起來軟軟的,卻也感覺冰涼。

  「你要甚麼樣的東西?我除了靈魂甚麼也沒有。」傭兵覺得這個死神長的不醜,但也不好看,因為全身都是白的,就連穿的衣服也是不完全的黑色。

  「你有肉體。」死神的手摸上他的流血的眼眶,傭兵以為會很冰涼,沒想到卻帶著隱約的溫暖。

  傭兵這輩子沒想過,自己除了賣命以外,還可以賣屁股。不過既然都賣了,他也沒甚麼好抗拒的。

  從那天開始,他依然是個傭兵,一個永遠也不會死的傭兵。

  儘管是這樣,他還是想辦法減少自己身上的傷。所以才會在差點餓死之前,好不容易才走到沙漠裡的這個小國家。

  賣完了東西,買了一堆乾糧,傭兵找了一個小旅館,租了一間房還請店主人送熱水來給他。

  他是不在意自己又髒又臭,可是等等勢必會出現的人,一定會抱怨的。明明就是個死神,更糟糕的味道都聞過了,為什麼偏偏在意他的臭味?

  等傭兵吃飽飯,洗好澡,刮掉臉上的鬍子也把亂七八糟的頭髮弄整齊之後,他就聽到身後的床上發出有人坐上去時會有的擠壓聲。

  「死神。」他趕快把頭把綁成辮子,才回頭去。

  「傭兵。」死神還是一樣,穿著不太黑的衣服,全身上下都沒有白色以外的顏色,只有那雙有點混濁的眼睛,帶著綠。

  傭兵對死神笑了,慢慢走過去,停在床前面,低頭看著死神。

  「笑嘻嘻的傻瓜。」死神對他翻白眼,本來垂在床沿外的腿,縮上了床。

  「看到你我很開心。」傭兵跟著爬上床,把頭靠在死神的肩膀上。

  「沒有人看到死神會開心的,你真是奇怪的人類。」死神蒼白但是細長得很漂亮的手指,抓起傭兵的辮子,扯了一下。

  「但是我很開心,你來找我是為了享受快樂。」傭兵張開嘴巴,輕輕的咬著死神白色的脖子,有著微妙的溫度,不冰冷但也不溫暖。

  「不要嘲弄我!傭兵。」死神的聽起來像是氣憤的怒吼,用力又扯了一下傭兵的頭髮

  「敬愛的死神大人,您不快樂嗎?」傭兵的手撫摸的死神的腰,非常纖細,傭兵覺得跟他曾經折斷過的敵人脖子差不多粗。

  死神動了下身體,讓傭兵的手可以完全環抱住他。

  「不,實際上,跟你交易是正確的。」蒼白的手移動到傭兵的領子上,不是很熟練的解著布扣子。這件衣服是這個小國特有的衣服,跟傭兵之前穿得不一樣,死神顯得有點困擾。

  「讓我來好嗎?」雖然傭兵很喜歡死神那種有點困擾又專心的表情,不過他知道死神很忙,沒有非常多的時間在他身邊。

  「嗯......」死神讓傭兵脫下了兩人份的衣物,被充滿疤痕但非常強壯的身體壓倒在床上。

  「死神,請你抱住我的背。」身為一個傭兵,做事情是非常講究效率的,在最短的時間,他希望死神能到最多的快樂。


  「傭兵,可以告訴我,為什麼我來找你的時間距離越來越短?你找了女巫幫你嗎?」死神喘了一下,雖然不痛,但是被撐開還是有瞬間非常緊繃。

  「不,死神,這個問題的答案,只有你自己才知道。」傭兵對死神微笑,很快速但準確的律動自己的腰。

  雖然他的眼睛只有一顆,但是已經足夠把死神慢慢像人類一樣的狂喜神態看進眼裡了。身為一個傭兵,永遠都在跟命運做賭注,他想,那一天他贏了一個很好的賭注。

----

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個故事,也是後來我決定寫《龍與龍騎士與屠龍者》的開頭

我想應該不會有人在這邊催我文所以呼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