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出宮,他當然是很開心的,他還沒有看過宮外頭的天下呢!

  不過一想到出宮的裡由,小小身體就洩氣的倒在皇輿裡的靠枕上,一點也提不起精神了。

  「西方,你說說,為什麼朕非得親自到太傅府去祝壽?」

  「回萬歲爺,這是太傅交……」西方清清喉嚨:「是太傅懇求的。」

  「是沒錯……」看了西方一眼,他決定忽略掉那個「交」字,重重嘆口氣。

  雖然給臣子祝賀是沒甚麼不可以,可是……為什麼他得親自到府祝壽呀!再說,三天前他可是連太傅哪時過壽都不知道呢!

  「不過……朕倒是不知道,太傅還沒弱冠呀!」他一直以為太傅至少已經二十有五了,不然為什麼那張俊美的臉老是八風吹不動?

  讓他這幾天看到太傅,都不自覺直盯著那張臉偷瞧。

  的確,眉是眉、眼是眼,鼻子是鼻子、嘴是嘴,長得就是一副太傅的模樣,怎麼瞧都不像今兒才要過十八的生辰。

  「萬歲爺,太傅府到了。」小臉立刻一苦,他抓著靠枕,巴不得就這樣定在皇輿裡算了。

  「西方呀!為什麼朕非要來替太傅祝壽呢?」能不能……能不能……乾脆他就趁現在逃跑,去這京城逛逛?

  聽說京城裡有賣點心的小舖子,做一種他沒吃過甜甜酸酸叫做「糖葫蘆」的點心。聽著小太監們的敘述,他已經流好久口水了!

  可惜宮裡的御廚不會做這點心,讓他想吃都吃不到。

  「萬歲爺,太傅府到了。」看著西方掀起的簾子,小肩膀垮下。

  「你們這些賊奴才……」他只剩一張小嘴可以抱怨了!只能認命擺出皇帝尊貴的架勢,步下皇輿。

  一個人也沒有……他傻了!

  之前太傅教過他「門可羅雀」這句話,他還不太明白呢!

  能在門前就抓到雀鳥不好嗎?皇宮這麼大,他卻連一隻蝴蝶都不能抓,就只是因為一隻青蛙。

  當然,他一時不察把這句話說出來,被太傅那雙漂亮的眼瞪得差點流出皇帝淚。

  「西方!今兒不是太傅過生辰嗎?」差點不顧皇帝的威嚴揉眼,他怎麼看,都是一片空地。

  太傅人緣這麼差嗎?過個生辰竟然沒有一個大臣來祝賀呀!連雀鳥都沒有。

  小嘴不自覺笑出來,趕緊摀住嘴,就怕被太傅聽見。

  心虛的左看右看,雖然覺得自己沒用,不過太傅實在太神出鬼沒了,他可不想再被太傅罰。

  「是,太傅沒邀請諸位大臣。」看西方那麼肯定的模樣,小嘴噘起,滿心裡都不開心。

  「西方,我才是皇帝吧!」讓西方牽著往太傅府裡走,門已經先開了,連看門的人都沒有。

  「是,您是萬歲爺。」

  「那就……」來不及端出皇帝的威嚴教訓西方呢,突然一聲大吼嚇得他差點左腳絆右腳。

  「示兒!別走!」

  示兒?市兒?是兒?大眼眨呀眨,他放開西方的手,顧不得西方緊張的制止,一溜煙順著聲音跑去了。

  哎呀!到底甚麼事?有人敢在太傅府裡大喊耶!他好好奇呀!


  喝!太傅!

  連忙停下,顧不得天子的威嚴,他躲進一旁的小樹叢了,只露出一對眼睛,盯著走廊看。

  穿著白色便袍的太傅走得跟風一樣快,一晃眼就已經走到他眼前,停了下來……也不能說是停下來,因為太傅看起來並不願意停下,是被抓住的。

  至於抓住太傅的人嘛……他瞬間瞪大眼,是征遠將軍!

  咦?征遠將軍抓著太傅的手幹甚麼?雖然他怕太傅,可再怎麼說那也是他的太傅,可不能讓人欺負呀!這大大事關他重要的皇帝面子!

  雖然身子有點發抖,他還是決定要站出來斥退將軍。

  還來不及動,啪!的一聲,征遠將軍的臉上出現火辣辣的五指痕,他的眼睛差點滾出眼眶。

  這這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太傅竟然,就這樣動手打人嗎?

  他現在到底該斥退將軍,還是斥責太傅呀!

  小屁股有點痛,他想到之前被太傅抓到御書房打屁股的事……嗯……他還是斥退將軍好了!

  才動了下身體,就看見將軍雙手齊上抓住太傅的肩,瞪眼大吼:「示兒!為什麼!為什麼!」

  「放手。」太傅看起來很不耐煩,一掌揮開將軍的手。

  「你明明知曉的,為什麼!」將軍還不放棄,又一把扯住太傅的手,嘶吼。

  「放手。」

  看看太傅、再看看將軍,他小小的打個哈欠,揉揉眼。

  這下到底是怎麼回事?早知道就別跑過來偷瞧,怪悶的……耳朵有點痛,將軍實在吼得太大聲了。

  他還是,偷偷跑掉好了!看來太傅現在很忙,他把禮物留下趁機去京城裡逛逛也不錯!

  偷偷摸摸移動出樹叢,不管將軍到底為什麼纏著太傅不放,對他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陛下?」背後,太傅冷冷的聲音揚高了,他小小的身軀也僵住了。

  「呃……太傅……」回過身,他露出不比哭快樂的微笑,看著太傅揚起秀眉,肩膀縮了縮。

  「陛下,您要去哪裡?」太傅看來已經完全不把將軍放眼裡了,他只能很努力把嘴角往上抬。

  為什麼?為什麼?他明明就是皇帝,全天下最尊貴的人耶!現在卻像是被抓到惡作劇的笨孩子?

  「太傅跟征遠將軍敘舊嗎?」顧左右而言他,才不想讓太傅知道他打算溜去京城玩呢!

  「不,淳于跟將軍大人不熟。」不熟?太……太傅啊!將軍在瞪你了呀!

  「不用在意朕,今日太傅生辰,朕只是送個小賀禮來。」退呀退,不管太傅跟將軍熟不熟,也不管皇帝是不是可以落荒而逃,他都覺得繼續待下去絕對不好。

  還來不及拔腿逃跑,太傅就跟風一樣一把抓住他。

  大膽!他好想這樣斥責太傅,母后明明說過誰都不可以對皇帝動手動腳的,可是他沒有膽子。

  將軍看起來也想追上前抓住太傅,最後卻沒動。

  「示兒,我會再來的。」就這樣?就這樣轉身離開嗎?不對吧!將軍!這時候不是應該要護駕嗎?

  小臉皺成一團,他差點對著將軍的背影痛哭流涕。

  就算他是小皇帝,也仍然是一個皇帝呀!這天底下,大家還記得這回事嗎?

  「陛下,都見著了?」

  「嗯……朕一點都不在意,太傅也別……」咦?太傅幹嘛這樣瞪他呀!

  他嚇得低下頭,不懂太傅為什麼生氣。

  「不在意?」

  小肩膀一縮,他並不是笨蛋,連忙搖頭:「不不,朕是說,很在意,非常在意。」

  「多謝皇上掛心淳于。」

  「不會不會,一點也不用多謝。」小腦袋搖得跟波浪鼓一樣。

  他為什麼必須口是心非的討好太傅呀!再怎麼說,該被討好的不是他這個皇帝嗎?

  好吧!誰讓他怕太傅,整個皇宮裡最有威嚴的就是太傅了。

  偷偷看太傅一眼,發覺太傅正對他微笑,他也連忙回以一笑……不過,怎麼覺得太傅笑得讓他全身發毛呢?

  「陛下,淳于為陛下準備了點心,請陛下小心腳下。」點心?小臉瞬間滾燙起來,他忘不了上回吃玫瑰果的事情,到現在他還是弄不明白,為什麼太傅要那樣餵他吃。

  他可以拒絕嗎?要是太傅又那樣餵他,到底是他吃點心還是太傅吃他呀?

  「太傅,朕……朕……」鼓起勇氣,他是皇帝呀!拒絕臣子的邀請天經地義的!對!

  「陛下?」太傅漂亮的眼看了過來,他全身一抖。

  「朕好期待呀!」唉……


※    ※    ※


  原來,太傅的書房長得這個模樣呀!

  放眼望去,滿滿的都是書,幾乎連行走的地方都沒了,唯一沒書的地方也就只有炕床跟桌前那張椅子了。

  為什麼太傅要帶他來書房呢?

  「陛下,淳于聽東方提過,陛下一直很想嚐嚐『糖葫蘆』的味道。」糖葫蘆!

  東方,你真是太機靈了!

  「陛下,請用。」太傅手上就拿了一串艷紅色的糖串,他吞口口水,連忙接過來。

  啊……好甜哪!原來這就是糖葫蘆的滋味,跟玫瑰果一樣甜中帶酸,卻又更有一種特殊的風味。

  下回要是東方他們放大假出皇宮玩,一定要他們帶糖葫蘆回來!

  「陛下,淳于也能嚐嚐味道嗎?」

  看看還剩下三四個的糖葫蘆,雖然有點不捨得,但這是太傅買的,做為皇帝不能太小氣。
 
  「那就賜太傅一顆吧!」全天下一定沒有同他這麼大方的皇帝了。

  「謝陛下。」咦?等等!等等!

  唇上感到一陣溫暖,他瞪大眼,太傅的眼就在他眼前……不是吧!又……又……

  直到現在他才發現,自己不知道甚麼時候已經被太傅摟在懷裡,就坐在炕床上。

  「太……嗚……」小嘴剛打開來不及說話,就被密實的封住,溫熱的氣息吹入口裡,他全身都熱起來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呀!

  慌張的眨著眼,太傅卻已經把眼閉上了……啊……太傅的眼睫跟扇子似的,好長哪……不對不對!都這時候了他在想什麼?

  舌尖,被勾纏了下,接著被吸住……

  腦袋暈沉沉的,為什麼他全身都沒力氣了?舌尖有點發疼,可是……似乎也有點甜滋滋的,他不討厭就是了。

  「嘻嘻……太……太傅……別咬朕……」小嘴被放開了,可耳垂被含住,他縮起小肩膀,無法抑制的嘻嘻笑。

  耳邊,似乎有聽到淺淺的笑聲,難道太傅也在笑嗎?好稀奇,太傅是常對著他微笑沒錯,可是笑出聲音哪!

  轉著小腦袋想看,卻看不到太傅的臉,只能看到烏黑的髮。

  太傅的頭髮真美,比母后的還漂亮哪……

  頸子上突然傳來一陣刺痛,他哀了聲。

  莫非……莫非……太傅真把他當糖葫蘆在吃嗎?

  不成不成!他是小皇帝,可不是糖葫蘆呀!太傅不可以這麼吃他!

  「太……太傅……」小身子掙扎了下,被摟得更緊,完全動彈不得了。

  這這這……頸子上癢癢的,像是被咬又像是被舔,他好熱……

  「嗯……太傅……」

  「陛下,有事吩咐嗎?」太傅還貼著他的頸子,親了兩口。

  「嗯……」迷迷糊糊的搖頭,終於又能看著太傅的臉了……

  「陛下,糖葫蘆很美味。」是呀……很美味……

  他跟著點頭,腦袋裡還一片空白。

  「謝陛下今日來替淳于祝賀,禮物淳于就收下了,陛下早些回宮裡吧!」

  啊?回宮?

  眨眨眼,一時還弄不清楚發生了甚麼事,他已經被太傅送上了皇輿。

  嗯?就這樣嗎?他特意出宮來祝賀,就這樣嗎?

  抓著靠枕,他能不能就這樣把靠枕打在太傅臉上呀!

  簾子放下遮去太傅穿著白色便袍的修長身影,他氣呼呼的把小臉塞近靠枕裡。

  「萬歲爺,您另外準備了禮物給太傅嗎?」

  「沒有。」他幹嘛要準備禮物給太傅?哼!

  「這就奇怪了,太傅拒絕了這份禮,說已經收到賀禮了。」

  「朕,不知道!」把耳朵捂住,臉上一陣滾燙。

  舌尖還有點麻麻的,除了糖葫蘆酸酸甜甜的滋味之外,還有一種不同的甜甜的滋味……

  不對!不對不對!

  「朕,不要再見到太傅了!」抱住頭,躲在靠枕裡,他不顧一切的大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