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人這麼對我說:「老是這麼面無表情,你到底是遲鈍還是莫測高深?」

  這是我第一任男朋友說的,在國中三年級時交往,一周內分手。

  雖然我認為他所說的理由根本不構成分手的條件,不過情侶要分手的時候,連帶的傘是不是透明的都是議題。

  反正我不是吃虧的那個,也就爽快的分手了。
  另一個人這樣對我說:「你到底有沒有把我放眼裡!你知不知道追求我的人有多少?我選擇你是你的榮幸!懂不懂珍惜啊你!」

  既然他這麼說了,我也就真心誠意的回應了:「你可以接受別人,我不在意。」

  原來,被打巴掌真的很痛,怪不得電視上那麼喜歡打巴掌。不過,被打的是我,哭著跑掉的為什麼是他──我的第二任男朋友。

  大概是因為咖啡還沒喝完,就這樣跑掉也未免浪費,我以我一直到把兩杯咖啡都喝完,還續了一杯,寫完明天考試範圍的參考書才離開。

  我喜歡在速食店讀書,雖然椅子硬了點,但是水電都不用錢。

  還有一個人這樣對我說:「你真的喜歡我嗎?為什麼跟我在一起,卻一句話也不說呢?我一個人講話很無聊。」

  其實,這裡我有點意見,並不是我不愛跟人聊天,而是我不知道怎麼找時間插入他滔滔不絕的話題裡。

  他是我上大學第一任男友,辯論社的社長,也是我的直屬學長,非常非常健談。

  我只來得及回:「喔....」

  他已經就著產業分析這個議題,展開長達半小時的自言語......要說是聊天也可以,真的,我沒意見──雖然我道最後還是不能理解,他分析的是哪一種產業。

  兩周後我又被甩了.....宿舍的門口,他跟我的同班同學吻得難分難捨。

  思考兩秒之後,我決定不要去打擾他們,默默的從旁邊走過去,然後....同學,我真的沒有抓姦的意思,請不要尖叫一聲之後掩面痛哭好嗎?

  學長一把摟住女同學的肩膀,很沉痛的看著我說:「對不起,我還是喜歡女孩子。請你....忘了我吧!」


  老實說,我沒意見,所以坦白的回答他:「學長,祝你幸福。」

  我不懂,接下來那長達半小時的負心漢理論,和女同學指著我鼻子叫罵說死人妖的狀況為什麼會發生──莫非,這種時候我其實應該要哭著抱住學長大腿,哭求他回心轉意嗎?他們不是交往了,這樣做有什麼意義?

  因為這次事件,我度過了沒有戀人跟朋友的大學四年....要說,其實滿幸福的,只有分組報告的時候累了點。

  當完兵、考上研究所,我又交了一個男友.....不過三分鐘前,我們分手了。

  我永遠不懂,明明被甩的都是我,為什麼哭的人都是對方呢?他說分手我說好,這樣不對嗎?

  還以為這次交了個190以上的壯漢,應該不會出現這種狀況的....唉....我對男兒淚沒意見,但基礎的審美觀還是要堅持,怎麼說我都是學藝術的,非得看人流淚我寧可看之前那些嬌嬌弱弱的男友比較有美感,當壯漢雄壯威武的鼻涕眼淚齊流,我真的覺得....哭這件事情被褻瀆了。

  這次分手的理由,一樣很讓人費解,他說:「在你的眼裡,我渺小的一點也不存在,我要去找真正重視我的人。」

  渺小嗎?我很想告訴他,他是我歷任男友中,第一個跟我逛街不會被我遺忘的人了。畢竟190公分的龐大,真的很難忽視。

  從咖啡廳回我家,坐捷運要花上40分鐘,冬天真的很冷。

  一下車,街道其實已經安靜了大半,走著微微攀升的街道,我的臉頰凍得點痛。

  然後....雖然現在就下定論不好,不過我想我這輩子大概也不會看到更奇怪的畫面了──一隻兔子從我身邊跑過去。

  推斷,應該是白色的兔子,穿著巴洛克時期的禮服、帶著高禮帽、身上的鈕扣在燈光下閃閃發亮,似乎有嵌上寶石,手上抓著銀色的懷表──這個打扮讓人非常懷念。

  「糟糕了糟糕了!」啊啊!連台詞都好令人懷念。

  「我要遲到了!糟糕了糟糕了!」

  然後,我停下腳步,看著他蹦的一下,跳進了街燈下的陰影裡。

  該怎麼辦呢?思考五秒....除了考試跟做報告以外,我很少思考這麼久。我小心翼翼的繞過陰影繼續我回家的路。

  「喂!你給我站住!」

  左邊沒人,右邊也沒人,正常狀況下半空中應該也沒人,所以這應該是在叫我囉?

  回過頭,兔子從陰影中探出半個身體,瞪著紅通通的眼珠看我。

  「你為什麼沒有跟著跳下來?」

  「我不想跳。」這道理不是很理所當然嗎?

  「按照劇本,你應該要跳下來呀!你沒看過這個故事嗎?」兔子繼續齜牙裂嘴,紅眼珠瞪得更大了。

  「有。」我點點頭,誠懇的告訴他:「但是我不想跳。你找別人吧!」

  「不行!我抽籤抽到你的名字!你快跳啊!」兔子爬出陰影,蹦蹦跳跳的大叫。

  「我不要。」雖然對於「抽籤」這件事情有點在意,但不問應該是比較好的,反正跟我沒關係。

  「你對我不滿意嗎?你討厭兔子嗎?」牠看起來很急,越跳越高,在辦空中翻轉了一圈後,落地的是一個少年。「如果這樣呢?你願意跳嗎?」

  大概因為是白兔,所以少年皮膚很白,眼睛是漂亮的紅棕色....還有兔子的長耳朵。

  「我對兔耳沒興趣。」雖然圈子裡有些人對於動物耳朵有異常的喜好跟執著,不過我並沒有,倒是比較好奇一件事情。「你有旁邊的耳朵嗎?」

  「什麼?」姑且叫他兔子少年好了,尖叫了一聲。

  「這種的。」我指指自己的耳朵,打量他被銀色髮絲覆蓋住的臉頰兩側。

  「我有這種的還不夠嗎?」他抓著自己的長耳朵,扁著嘴巴看起來快急哭了。

  很可愛是很可愛,大概是我看過最可愛的哭臉,但是──「晚安。」

  「等!等一下!要怎麼樣你才願意跳進來!」

  我的腿被抱住,逼得我不得不停下來,低頭看著那仰望而顯得更加可愛的臉。

  「我不是愛麗絲。」

  「你是啊!我抽籤抽到你了!」

  我想到了「強迫推銷」這個名詞,可愛的兔子少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微妙的角度抱著你腿,仰望著你笑咪咪的時候....

  「我不想。」

  「喂!我都這樣拜託你了!」兔子少年立刻跳起來,雙手插腰瞪著我。

  既然妨礙已經消除,我當然繼續往家裡走。

  「等、等一下!你這個人一點好奇心都沒有嗎?」這次,換腰被緊緊抱住。

  「有。」我當然有好奇心,人類怎麼可能沒有好奇心?我剛剛可是花了5秒的時間去好奇,非常破記錄了。

  「你要怎麼樣才肯跳?」他緊緊抱著我,貼著我的身體蠕動似的從背後移到我面前,眨著眼睛看我。

  「我不想離開正常的世界。」

  「如果可以附加得到我呢?」越來越像惡質推銷了,還加上約會公司嗎?

  「晚安。」懶得扯掉身上的重物,乾脆托著他走。

  「你給我等一下!沒有照劇本,我很困擾耶!」他死命托住我,四條腿差點絆在一起。我不得不停下來。

  「我建議,重新抽一次籤好嗎?」

  「被邀請大家都很開心,你在彆扭什麼?」

  彆扭? 第一次有人這麼說我。不過錯誤當然是必須要修正。「不,你誤會了,我誠心誠意希望你找別人。」

  「為什麼你不喜歡?因為我不夠可愛嗎?你討厭我嗎?是....」這是第一次,我伸手摀住一張嘴....連那聒噪的辯論社長前男友都沒讓我這樣做過。

  「晚安。」

  長耳朵垂下,兔子少年可憐兮兮得站到一邊去,我終於可以順利回家了。

  「我沒有放棄!你等著!」

  他大概有說了這樣一句話,不過....那其實一點也不重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