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安樂業會想:啊!如果沒有萬百草,他怎麼辦?
畢竟萬百草不只廚藝好、腦袋聰明、功課好又會做人,在看到學妹見到他出現的時候,露出嬌羞又驚喜的笑容時,安樂業忍不住感嘆:啊,沒有萬百草他該怎麼辦?
「學長。」學妹在幾個朋友的笑鬧中,來到他身邊。
「一起走?」
「嗯!」學妹輕輕點頭,轉身向朋友們揮手道別,便跟著安樂業並肩而行。
一時間,安樂業突然不知道要說什麼,也不太感明目張膽的看著學妹的臉龐,心跳得幾乎撞出胸口四的。
「我還要走一段路搭公車回家,謝謝你陪我。」學妹倒是那個打破尷尬的人,略側過半張臉,夕陽餘暉在白皙的肌膚上,落下點點金光。
「啊,我們畢竟是男、」如潮水般湧上的害羞,讓安樂業頓了頓,搔搔臉頰掩飾扭捏:「我們是男女朋友,我應該要陪你的。」
聞言,學妹露出燦爛的笑靨,安樂業微微瞇起眼,幾乎忍不住伸手去撫摸那抹微笑。
手指動了動,情竇初開,愛情點數才剛開始點下去的少年,當然是沒那個膽子,只是回了個羞澀的笑。
「我以為,學長會跟萬學長一起回家。」
「啊?」還真猜對了,安樂業有點不好意思,但他也沒不解風情到這時候承認這件事,乾笑著回答:「為什麼這麼想?因為我跟萬百草很要好嗎?」
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學妹半垂下修長的眼睫:「嗯,學長跟萬學長的感情非常好。」
「畢竟我們是最好的朋友。」一提到萬百草,安樂業肚子就餓了。他連忙壓住肚子,免得叫出聲來就太丟臉了。
「男生都是這樣嗎?」吹來一陣風,學妹用手壓住頰邊被吹動的髮絲,聲音化在風裡。
安樂業不確定是不是有聽到一點抱怨?
「怎麼樣?」懶得分辨,學妹一直是個溫柔甜美的人,總不會突然之間改變形象吧?
「學長也打算考高雄的大學嗎?」
「對。」無論如何也離不開萬百草的餐桌啊!
「跟萬學長讀同一所大學?」
「對。」唉,就怕考不上。
「學長,你想讀的科系是什麼?」
「嗯......」沉吟了數秒,安樂業搔搔後頸:「我也沒特別想過耶,讀什麼都可以吧!我成績普通,沒想過未來要幹嘛,讀什麼都可以。」
重要的是,不能吃不到萬百草的菜。
「這樣啊......」學妹點點頭,略略往安樂業靠近了些,兩人的肩膀碰了幾下。
這時候......是不是該出手?安樂業偷瞄著身邊的少女,腦子裡紅橙黃綠色彩繽紛。
17歲的少年,誰沒幻想過跟美少女手牽手啊!
「學長,我可以......」學妹抬眼抓到了安樂業的視線,兩個人同時臉紅。
安樂業不好意思的偷偷別開臉,學妹仍坦然的看著他。
「學長,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想讀什麼,那你願意跟我讀同一所學校嗎?」
啊?沒料到會聽到這麼問題,安樂業訝異的轉回目光。學妹堅決的表情,落在他眼底。
「這......」安樂業喉嚨猛得發乾,腳步不自覺停了下來。
「我真的很喜歡學長,我想一直跟你在一起。」學妹的攻勢一如前幾次的積極,殺得安樂業措手不及。
話說回來,安樂業從來也不是個很有主見的人,在人際關係上他向來很偷懶的。
唯一能讓他堅持不懈的,只有美食......或更精準的說,是萬百草的手藝。
「學長,我知道我們才剛交往,但我已經暗戀你很久了。」學妹超前了安樂業一步的距離,逆著夕陽的餘暉,表情有點模糊。
「呃......謝謝......
「我知道我這樣太心急,可是學長就要考試了,很快也要畢業了,我很怕......我很怕我搶不過萬學長。」
搶不過萬百草?安樂業皺起眉,張著嘴想辯白,卻發現自己講不出話來,腦子混亂得像麥片粥。
「為什麼學長連大學都要配合萬學長呢?你願意......願意為我留下來嗎?」學妹的聲音微微顫抖,安樂業卻沒有心力關照她了。
「我不懂你這些話的意思......」他真的很疑惑,交了女朋友,就必須要跟朋友拉出距離嗎?為什麼萬百草沒有警告過他!
「學長,我很高興你今天來接我,陪我走這段路。」學妹轉過頭,似乎擦了擦臉頰。
「這是應該的......
「不過,這該不會是萬學長提醒你的吧?」學妹再次轉回來,安樂業這次可以看到她臉龐上,帶著一抹委屈的笑。
「這......
不需回答,學妹知道自己猜對了。
她深深吸口氣。「學長,謝謝你,站牌在前面一點的地方而已,我自己可以走過去。明天,我會帶便當去找你的。」
「學妹,我、我......」安樂業隱約覺得自己可能做錯了什麼,但他心裡根本沒底,吶吶不能成言。
「學長,我不會放棄的,我不會輸給萬學長的,請你多看看我。」語畢,學妹轉身跑走,不留給安樂業任何挽留的機會。
一般公車剛好駛來,應該就是學妹要搭的那輛,纖細的身影很快的跳上公車,等安樂業追到站牌邊時,只來得及看到日光燈下,學妹似乎掛著淚水的側面,一閃而逝。
愣了半天,安樂業突然拔腿往萬百草家的方向跑去。
不行!他一定要問問萬百草,現在該怎麼辦!

 

萬百草家,離學校走路只要15分鐘,十四層樓高的公寓,萬家在第十樓。
安樂業來帶萬百草家門口的時候,氣喘吁吁,臉上都是汗水,制服上衣也濕了大半,急躁的掏了掏書包找不到鑰匙,他一把按住門鈴不放手。
大概過了兩三分鐘,也可能只過了三十秒,少年腦子裡血管直跳,完全無法冷靜做出判斷。
大門被打開,萬百草帶著一臉訝異看著外面脫力似跌坐在地喘氣的安樂業,一瞬間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倒是安樂業像溺水的人看到浮木,一把抓住了萬百草帶著濕氣的手,力氣大得在皮膚上留下好幾個月牙印。
「阿白!阿白!阿白!」
「嗯?」忍著手上的痛,萬百草蹲下來,視線與安樂業齊平。
他看得出好友現在腦子裡繳成一團,暫時都不可能有什麼條理性的對話了。
也不是沒見過這樣的安樂業,萬百草抹去他額上的汗,溫柔問道:「怎麼喘成這樣?」
「我、我從學校跑過來的......」畢竟年輕,安樂業的呼吸已經平順不少,但劇烈運動後的熱氣開始翻騰,整個人被蒸成了紅色,又冒出了一堆汗。
「從學校跑來?」萬百草愕然。「你沒騎車嗎?」
安樂業家離學校有段距離,平常都是騎腳踏車上學的。
聽到問題,安樂業眨眨眼,面露茫然:「因為你說......要賠學妹走一段路,所以我......
「送完學妹你也沒去騎車嗎?」
搖搖頭,抓著萬百草的手又用力了一點:「我直接跑來了。」
「樂樂,你抓痛我了,放輕一點好嗎?」萬百草溫聲哄著,安樂業看了看自己的手,抬頭看了看他的臉,突然皺起眉頭。
「不要!」他任性的拒絕,全身都是汗熱得要死,心裡也淡淡的燃起一種怨懟的情緒:「都是你的錯!」
「我的錯?」
「學妹哭了。」安樂業瞪著好友抱怨:「你說要我陪學妹走一段,結果學妹哭了!」
「為什麼哭了?你說錯話嗎?」面對突如其來的指責,萬百草僅僅挑眉反問。
「呃......」這下安樂業答不出來,不由的扁嘴。
「你餓了吧,先吃飽,有什麼話我們再好好談好嗎?」早習慣了安樂業的風風火火,萬百草猜,安樂業剛剛說不定直接從一樓爬樓梯上來,這不禁餓的傢伙,現在腦子搞不好都餓糊塗了。
「你聽我說!這就是重點!」安樂業急了,他想吃飯!想吃萬百草煮的飯,但剛剛學妹就是在講到萬百草後哭的,他完全不懂為什麼!
「吃飯是重點?我知道。」萬百草把人從地上拉起來,安樂業果然腳步虛浮,整個人軟綿綿的。
「不是吃飯是重點,重點是......等一下!誰的鞋?」剛踩進大門,安樂業的注意力就被玄關那雙女式皮鞋給吸引了注意力。
「解語的。」萬百草答的輕巧,安樂業整個人卻差點跳腳──如果他不是餓到沒力,一定會跳腳的!
「解語?他為什麼會在你家?」安樂業控制不住聲音,氣急敗壞的吼道。
「我就想,開個門開這麼久會是誰呢,原來是安飯桶啊。」接上他話的不是萬百草,而是清冷悅耳,讓他背脊發冷的女聲。
「解、解語......」安樂業下意識往萬百草背後躲,但又覺得不甘心,很沒氣勢的半瞪半瞄眼前的少女。「你為什麼在萬百草家?」
「為了謝謝他昨天請我吃晚餐,今天我帶菜來當回禮。我媽滷的東坡肉,萬百草以前可愛吃了。」
似笑非笑的回應他,解語突然向兩人靠近,安樂業這下整個人都縮到萬百草身後,連眼睛都不敢露。
「怕什麼?我關門而已。」擦身而過時,解語哼笑,隨後大門關上的聲音迴盪。「萬百草你手受傷了,幫你抹藥?」
也不知是存心還是刻意,窄窄的走廊上,解語偏是要站在萬百草右前方,直把安樂業逼得幾乎竄上牆。
少女輕柔的抓起萬百草帶著月牙印的手,幾個比較深的痕跡已經泛紅腫起來了,安樂業這下也看清楚自己造成的小傷痕,多少有點抱歉。
「沒事,這也不算傷,晚點就看不出來了。」萬百草小心的拉開解語的手。「晚飯已經好了,一起吃吧。」
「咦?」安樂業不滿的低叫。
「樂意之致。」解語擺明了是看著他笑,安樂業垮下肩,嘴噘得老高。
「不是就住隔壁嗎?回家吃就好啦,幹嘛麻煩人家啊......」忍不住低聲直嘟噥。
「哎呀,你也知道在人家裡蹭飯是打擾,我還以你的字典裡沒有『客氣』這個詞呢。」解語巧笑倩兮的甜語道。
安樂業張口結舌,愣在原地好半天,看著少女纖細的身影進入餐廳後,才脹紅了臉叫到:「我又沒有白吃白喝!我有出菜錢耶!阿白才不麻煩咧!」
「哈!」少女的聲音從餐廳傳出,清脆的一串笑。「安樂業,把掩耳盜鈴寫進你的字典裡,不用感謝。」

----

安樂業不會引眾怒吧XD

部落格更的有點慢OTZ  我上周打混太嚴重了

打算湊齊10篇後開始貼大B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