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一二堂課,萬百草異常沉默。

因為是導師的數學課,大家埋頭苦做考題,幾個已經有學校的同學多不在教室,大概都窩去圖書館了。
萬百草仍待在位子上,支著臉頰,看著窗外金風搖曳的阿勃勒。

安樂業咬著筆桿,完全沒辦法專心在考卷上,腦子裡都是午餐的便當跟學妹甜美的笑靨。

原來,有女朋友跟沒有女朋友得差別竟然這麼大,他現在心情好得想唱歌啊!

整個人沉浸在幸福的粉紅泡泡中,以至於安樂業甚至沒注意倒,他和萬百草這三年來,第一次在下課休息時間,一句話也沒說到。

第三四堂是體育課,難得沒有被挪作他途,17歲的大男孩們下在課時間嬉嬉鬧鬧的換衣服。

安樂業哼著歌盤算著等等打籃球時,跟萬百草一定要好好修理對手,晚上好空出胃來多吃一點。

「樂樂。」

正低著頭綁鞋帶,萬百草乾淨的白色球鞋出現在視線裡,安樂業困難的半抬頭,對他一笑。

「交女朋友是什麼感覺?」萬百草貼心的蹲下來,順手接過綁鞋帶的工作。

「……一言以蔽之,超爽的!」安樂業紅著臉,雙眼燦若星子:「我上一次這麼興奮,大概是第一次吃你便當那次!超爽的!」

「我的便當嗎?」萬百草彎彎唇,用力拍了安樂業大腿一把。「不要隨便對別人的便當發情,你這糟糕的青少年。」

嘶!的痛叫一聲,安樂業不甘示弱的也往萬百草肩膀招呼了一拳。

「你自己也是糟糕的青少年好不好?我只是對著便當發情,你嘴巴上還開我黃腔咧!」

「嗯?我開什麼黃腔?」萬百草歪著頭笑問。

「就……求婚啊!」求婚兩個詞在舌間轉了兩圈,安樂業才彆扭的吐出來,臉頰莫名紅了起來。「下次不要在開我這種玩笑啦,熬夜看兩天同志電影,害我昨天晚上的夢都是……」

「青春的肉體嗎?」萬百草很自然得接下話。

「又不能吃,我夢這個幹嘛!」安樂業惱羞的低叫,他才不要跟萬百草說自己晚上做了什麼夢,反正早上都忘光了,只記得好像是……兩個男的眉來眼去之類的吧。

聞言,萬百草露出了個不以為然的怪表情:「樂樂,你不會連在夢裡都在吃吧?」

「沒有啦……大概……」這就不太確定了,話說回來,青春期正在成長,夢到吃的也很正常吧!

「那你今天……會夢到學妹嗎?」

「啊?」安樂業眨眨眼,扶著萬百草的肩膀起身,困惑之後滿臉無措:「你幹嘛問這種問題啊!我、我晚上夢到學妹什麼的,我們才、才交往耶……」

「我好奇。」萬百草撐著課桌站起身。「你都跟學妹交往了,學妹應該也算是……美食?」

要假裝聽不懂那就太刻意了,學妹柔軟的玫瑰色嘴唇從腦海中閃過,安樂業整個人像被燙熟的螃蟹,整個人紅得發亮。

「那、那……你、你呢?」顧左右而言他,安樂業跟學妹之間還是純純的便當之愛,突然跳到吃的話題……也不對,便當也是吃的……但總之……腦子糊得像麥片粥,學妹跟水晶皮凍、雪裡紅交錯出現。

「我?」萬百草挑眉,似笑非笑。「我當然夢過喜歡的人。」

「我嗎?」安樂業直覺脫口而出,一秒後驚覺自己問了什麼,慌亂不已的一手摀住自己的嘴,一口摀住萬百草的嘴:「嗯嗯嗯嗯哼!」

萬百草聳肩,指指自己的嘴,又指指安樂業的嘴。

驚覺自己做了蠢事,安樂業連忙鬆開自己的嘴,把手全壓在萬百草嘴上。

「你你你不要胡思亂想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隨便反正就是亂講的知道嗎?」一口氣說完,安樂業喘得不行。

「嗯哼。」萬百草如是回答,不是他敷衍,這是不得已的。

鼻息,噴到安樂業手背上,少年像被燙到了似的,猛得縮回手,整個人差點向後仰倒,所幸少年人反應快,一把撐住了課桌,岌岌可危的停在半空中。

「需要我扶你嗎?」萬百草笑中帶著惡作劇,環抱雙臂盯著安樂業。

「我──可──以──」一口氣差點岔掉,安樂業硬撐著,總算在腰部肌肉抽筋前挺起了身體,免去一次危機。

但他整個人已經累倒在椅子上,喘了好半天。

「阿白,你是不是故意的啊?」終於順了氣,安樂業扁著嘴懊惱的質問好友。總覺得今天萬百草有意無意的,偷偷欺負他。

「我的好朋友交女朋友了,我只是有點吃醋吧。」萬百草倒是沒花工夫否認,像是終於解氣了,伸手按摩起安樂業過度使用的肌肉。

「我們永遠都是好朋友啊,兄弟如手足嘛!」被按摩得很舒服,安樂業瞇起眼,笑嘻嘻的。

「這句話別讓學妹聽見,把女孩子當衣服沒禮貌。」拍拍安樂業的肩。「走吧,難得可以打球,你很期待吧?」

「當然!這次一定要把班長殺個片甲不留!」立刻從椅子上跳起,安樂業活蹦亂跳的扯著萬百草就往外跑。「晚上我一定會很餓,我要吃牛肉羹!」

萬百草笑而不答,安樂業則根本沒留心答案。

 

連打兩堂課的籃球,安樂業餓得前胸貼後背,垂死在課桌上,一根手指都動不了。
萬百草顯然也餓了,回教室喝了水之後,從書包裡翻出了一個用布包起來的長條狀物品,大約有30公分長、高七八公分、寬五公分左右。
這是安樂業目測的。
至於為何要目測萬百草拿出的東西?只能是為了判斷那是不是食物。
萬百草永遠不會讓安樂業失望,掀開花樣點雅的麻布,裡面是個保鮮盒,打開保鮮盒後,安樂業抽動鼻子,口水幾乎要流下來。
淡雅的甜香味,輕緩的飄過鼻尖。他用力抽動鼻子,深呼吸了一口氣,帶點依戀的將那口氣慢慢吐出。
是龍眼乾棗糕!
萬百草把沒切的棗糕扳成兩半,一半塞進安樂業的手中,自己剝著吃。
風捲殘雲大概是最貼切的說法,萬百草還沒吃完第二口糕,安樂業手上的食物已經一點不剩了。
「你以前幾乎不做棗糕的。」安樂業意猶未盡的舔著手指。
「突然心血來潮。」萬百草笑笑,把手上的棗糕又剝了一半給安樂業。
這份棗高的食譜是萬爺爺不傳之祕,作法並不難,隱味中的淡淡玫瑰花香也不是獨創的,但就是特別鬆綿適口,又不過度軟膩失去口感。
棗糕裡的蜜棗仍保有原味,加上切碎的龍眼乾,諧和又獨特,彷彿一曲絃樂三重奏。
萬百草不太喜歡做甜食,原因之一是他本身不愛吃,之二是萬爺爺手中的甜食都不好做。
即使認識這麼久,吃了那麼多頓飯跟點心,安樂業都還算得出這是第五次吃到萬百草的棗糕。
很快又吃光了手上的棗糕,鼻腔裡還留有蜜棗的香甜跟玫瑰隱約的淡香。
「如果你以後常常心血來潮就好了。」雖然不直於在跟萬百草要剩下的糕來吃,安樂業的目光依然灼灼的看著那最後一點糕,舔舔嘴唇。
照理說現在沒剛才餓了,但食慾也因此被挑起,安樂業覺得自己根本忍不到放學啊!
斯斯文文的吃完點心,萬百草才對上安樂業的視線。
「你晚上想吃什麼?」
「牛肉羹、蔥爆牛肉、乾燒茄子!」
對於安樂業的點菜,萬百草僅挑了下眉點點頭,足夠把17歲食慾大過性慾的少年樂得手舞足蹈,接下來的一堂課根本無心向學,樂陶陶的想著萬家的餐桌。
好不容易捱到了放學,安樂業隨便把書本文具掃進書包裡,催著萬百草快走。
「嗯?」萬百草露出意外的表情,不急不躁的收拾桌面,同石問:「樂樂,你要跟我一起回家嗎?」
「當然啊,晚餐不是要一起吃嗎?」先回家一趟太浪費時間了。
「我知道晚餐要一起吃......」沉吟片刻,萬百草清清喉嚨:「嗯,你問過學妹要不要一起回去了嗎?」
「問學妹?」安樂業一臉大惑不解,臉都皺起來了。「為什麼要問學妹?她可以自己回家啊。」
「這......」萬百草嘆了口氣。「樂樂,你現在跟學妹交往了,今天才第一天對吧。於情於哩,身為一個男朋友,至少該問問學妹要不要一起走一段路。」
「可是......我要去你家啊。」些許的驚慌滲入安樂業的表情,看來無措極了。
「你可以送學妹回家或送學妹坐車後,來我家吃飯。」
「幹嘛這麼......」麻煩。最後兩個字被安樂業吞下肚,悶得不得了。
他是很喜歡學妹,也很愛學妹的手藝,更對自己交了女朋友這件事開心得想唱歌。
但,這跟一起回家還有延後晚餐時間到底有什麼關係啊!!
「你跟我回家也沒辦法馬上開飯,這點時間與其空等,不如跟學妹培養感情吧。」萬百草分析得入情入理,安樂業張著嘴,什麼反駁也說不出來。
「交女朋友都這樣嗎?」最後,安樂業扁著嘴抱怨。
「女孩子總是想多跟喜歡的人在一起,難道你不想嗎?」萬百草背起書包,安撫得拍拍安樂業垂下的肩膀。
「我當然也想跟喜歡的人在一起......」下意識看了萬百草一眼。
今天的夕陽是老照片的顏色,還殘留了一點餘暉,交錯著教室外點起的燈火,映照在萬百草溫柔的笑臉上。
安樂業輕輕的,在自己都沒有自覺得狀況下,深呼吸了一口。
「去找學妹吧。」輕推了他的肩一把,萬百草從安樂業身邊走過。
「阿白!」在反應過來之前,安樂業抓住了萬百草的手臂。
「嗯?」
囁嚅了幾秒,安樂業不知道自己想說什麼,吶吶的又喚了次:「阿白......
「別讓學妹等,錯過就可惜了。」萬百草掙脫他的手,隨意揮了揮,轉身走出教室。

 

----

 

萬腹黑跟安鈍頭的愛情XD

我何時才寫的到兩個少年來一發啊!!!

想寫H文哪><

被朋友說很棗糕寫得很像中華一番><  哪有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