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時的通行卡就代表,他要是一個小時沒有離開,就會被困在電梯裡,或者被保全揪進警局。

  這是管家在他離開時,對著懷錶很平淡的告訴他。「帥先生,很不好意思,要請您動作快些,否則感應卡失效後,警報器會反應。」

  那是在剩下最後一分鐘的時候,他前腳剛踏進電梯,連門都還沒關上......這時候提醒他加快速度有意義嗎?有嗎?去你媽的!

  進電梯要先刷一次卡才能按樓層,到達後要再刷一次卡才能開門,最後還要對著警衛前的感應機刷最後一次確認無誤,對方才願意收回卡片,後方壓制的視線才不甘不願的收回。

  所有動作被迫一氣呵成,就算是平素有在鍛鍊,帥昭民還是因為緊張的關係,撐在牆邊大口喘氣。

  心情絕對不是「惡劣」就可以一筆帶過,上次他這麼火大是因為有頭紫色眼睛的偽草食性猛獸染指妹妹,讓他一時克制不住在妹妹家的客廳跟那頭猛獸大打一架,連吊燈都拆了。

  明天下午三點?幹!為什麼他剛好沒有別的預定!

  雖然滿心煩躁,帥昭民摸出記事本的動作依然優雅俐落,臉上的笑容卻很難繼續維持了。早上八點開會到中午十二點,接著是午餐聚會到下午兩點,等他趕來這恰好是三點。

  媽的!一整天都要跟畜牲相處!

  「道森,我現在要過去。」摸出手機按出熟悉的號碼,才剛接通他就帶著掩飾不住的煩躁低吼。

  『咦?現在!你又要過來嗎?』電話那頭發出慘叫,以及幾聲配合的哀鳴當背景,帥昭民的心情瞬間好了不少。

  「對,現在。大概半小時左右會到。」伸手招了輛計程車,他用幾乎吹出口哨的輕快聲調告訴司機地點,電話那頭的吵雜更悲慘了。

  『帥!你下午才來過啊!拜託!發生什麼事了?』

  「見面再告訴你,整理整理等我吧!」不等對方回應,他很快的道別掛斷,抱起手臂看著車窗外的紫色天光以及亮起的各種燈光,哼笑著用優雅手指彈了彈車窗。

  騰蛇‧布列尼是嗎?

  男人最後那個挑釁的神情,猛地浮現在眼前。

  黑色的短髮帶著捲度,短短的覆蓋在頭上,看起來很柔軟的樣子。雖然一臉大鬍子,但也修剪得很整齊乾淨,讓豐厚的唇異常顯眼。

  可是笑容很討厭,眼神也很討厭。紅棕色的眼睛除非是長在小白兔臉上,否則都不討喜。眸底深處的光芒像野獸,凶狠殘暴卻又適度地用糖衣遮掩。

  帥昭民有預感,明天下午的會面不要想有什麼進展,就算不要他再看一回活春宮,也肯定會用別的方式挑釁他。

  操他的!有錢人太閒沒事幹,改玩弄律師嗎?

  當然知道不是這麼回事,氣歸氣帥昭民也猜想,這是那位騰蛇先生測試人的方法....幹嘛測試他?這才讓人無法理解。

  今天他是律師,不是管家也不是保標,需要測試的是專業部分而不是耐性吧!早知道那個青瓷杯還是應該摜下去。

  想了這麼多年,他從來沒有真的把什麼東西從老闆臉上砸過去,不過再有一次,他肯定會拿東西扔在那張看得出很性格的臉上。

  看來今天晚上非把布列尼家族的狀況調查清楚不可。一想到調查,他就想到拐走妹妹,上個月正式成為自己妹夫的猛獸......嘖!去他的!這種時候不拜託那頭猛獸還真不行!幹!

  好不容易稍稍紓解開的心情又惡劣起來,雖然很對不起道森,但......看著窗外的燈光迅速後退,他真的非常需要好好發洩。


※※


  「米蘭達......我需要咖啡。」面對一群人面獸心的傢伙,帥昭民勉強能吃東西,但他現在面對的甚至不算「人面」,除了想吐之外他沒辦法吃東西。

  「不行,帥,空胃喝咖啡太傷身,你還是勉強吃點東西比較好。」身為萬能秘書,米蘭達很誠懇的建議。

  「好吧......我盡量。」媽的!正中午的,吃什麼美式料理?分量多得讓他光看到就反胃!為什麼有人能吃這種前後左右都一樣厚薄的牛排?

  老闆跟同事都在談笑風生,油膩的嘴唇間總有食物或酒進出。為什麼晚餐可以很優雅,中餐卻總是很噁心?

  他現在恨不得把那些食物連同盤子一起塞進老闆嘴裡!要吃是不是?吃死算了!幹!

  瞄了下錶,還有一小時餐聚才結束,接著他就必需趕去布列尼位於第五區的高級公寓......到底哪邊比較讓他能忍受?當然都沒有!


  並不是不能吃肉的人......有點意興闌珊地切著盤子上的肉,看起來是很可口,味道也很棒,可是他並不想中午就這樣暴飲暴食。

  「帥!聽說你接下了布列尼家的案子,如何呀?」總是陪笑著並不代表不會被注意,坐在老闆左邊一副花花公子打扮,行為卻難掩粗魯的男人,突然把矛頭指向他。

  他媽的!亞當斯!讓老子收垃圾還趕問!

  「昨天剛見過面,等等也有約。」維持溫雅的微笑,帥昭民放下手中的餐具,擦拭著完全沒沾到油漬的唇角。

  「真可惜啊!他可是大客戶!這種好事總是發生在帥身上啊!」操!要的話拿回去啊!當他撿垃圾撿的很開心嗎?

  「別這麼說,既然對方指定了,我會盡力做好。」放下餐巾推推眼鏡,帥昭民依然滿臉好風度的淺笑。「要是我無法勝任,也許亞當斯你願意接手。」

  一口酒明顯哽在亞當斯粗壯的脖子裡,小麥色的臉瞬間脹紅......不過那口酒仍有驚無險的吞下,亞當斯一副沒事人的模樣嘿嘿笑著。

  「帥,你年紀輕,不清楚布列尼家。」孬種,前後邏輯是不是對不上?在心裡冷笑,表面上他還是含蓄溫雅的東方人。

  「聽說布列尼的老主人重病,正要準備選下任當家是嗎?」優雅地啜口清水,他不動聲色把昨天得到的訊息透露出來,果然看到老闆跟亞當斯的臉色一瞬間變得難看。

  果然!重點還是這件事!

  這種時候,身為候選人之一的騰蛇‧布列尼身邊,殺手恐怕前仆後繼,怪不得昨天警備森嚴到那種地步,怪不得要叫他出庭!

  姑且不論勝訴敗訴,他結束案子的速度是公認的快,騰蛇先生應該希望越快回義大利越好吧!

  虧他昨天設想了那麼多,最根本的還是這件事!他媽的!律師之外,他還要小心別當防彈衣嗎?

  「帥,有約就先離開吧!讓布列尼先生生氣可不好。」老闆摸著大肚子,哈哈笑的,擺明是趕人。

  「很抱歉,那我就先離開了。」賺到一小時!帥昭民努力讓自己不要太雀躍,有禮地站起身點點頭,轉身準備離開......

  「喔?這不是帥律師嗎?」咦?

  低沉微啞,像是吟誦般聲調的中文,讓他當場僵住。這聲音似曾相識......理論上不應該在現在就聽見才對!

  「啊!布列尼先生!」老闆的聲音諂媚倒讓他起雞皮疙瘩,胖壯寬厚的身軀站起來的時候,連桌子似乎都差點翻掉似的。

  「帥律師,這真是巧遇。」對胖壯男人的招呼全然不予以裡會,高大的身影落在帥昭民身邊,並很刻意的把氣息貼近。

  媽的!再忍就不是男人!

  幾乎是立即反應,帥昭民從桌上抄起水杯,直接往那顆有著短捲黑髮的頭顱砸過去,全桌立刻響起驚呼。

  匡噹一聲,水杯掉落在地上,被男人輕鬆的格開,只有左肩稍微沾到一點水漬。

  一定是壓抑太久了......腦中的理智只到這種地步,實則昨天拿到資料的那瞬間,帥昭民就懷疑過自己今天有沒有辦法繼續披著羊皮裝含蓄,果然不行啊!

  右拳狠狠地往男人腹部揮去,這次沒有落空,硬是把男人打得連退好幾步。

  「老大!」 「主人!」幾聲吵雜的驚嚷,接著是子彈上膛的聲音,然後餐廳裡一片哀鳴。

  「真是有趣哪!」被打的男人穩住腳步後,哈哈笑道,伸手扯下的領帶。「帥律師,想活動筋骨嗎?」

  「非常樂意。」跟著扯掉領帶脫去西裝外套,帥昭民輕輕彎起嘴角。


----

打起來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