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篇有H部分,請慎入

我08年左右到09年左右的文章怎麼H這麼多呀 囧>>>>>

 

 

 

 

  「農冬露,晚上一起去賞燈會好嗎?」趁著紅燈的時候,男人側過頭,淺色的眼睛在鏡片後可愛的彎著。

  副駕駛坐上的少年原本正低著頭默背單字卡,突然被這麼一問似乎有些嚇到,猛的抬起頭眨著眼睛。

  男人輕輕的笑出聲,少年小麥色的臉龐立刻紅起來。

  「對、對不起,我剛剛沒有注意聽教官的問題。」少年慌張的將單字卡塞回書包裡,很認真的看著男人被長睫毛半掩的眼睛。「請問教官,剛剛你問了我甚麼問題?」

  「農冬露,你真是個認真的好學生。」男人似乎眨了下眼,接著調開視線,白細的手指控制的雖然是方向盤,但少年總覺得那應該是一種更美的東西。

  不過,他的國文成績不是很好,實在是想不出可以怎麼形容。可以用「如詩如畫」來讚美一個人的動作嗎?

  他不好意思直接問男人,明天再去學校問老師好了。

  因為已經綠燈,男人專心的開車,一時間沒有開口說話。少年怕自己又太過專心在背單字上而忽略男人的問題,所以握著書包端端正正的看著正前方,等待下一個紅燈。

  路上的風景很明顯不是往少年家裡去,雖然情人節過後,只要男人開口送他,兩人的目的地一定是男人的住所,他還是不由自主的紅了臉,害羞的低下頭。

  怎麼辦?他又開始胡思亂想了。

  白皙的肌膚因為運動而覆蓋上一層薄薄的汗水,泛著漂亮的粉紅色,觸摸起來的感覺跟骨瓷碗碗一樣光滑帶點微涼。不管做甚麼事情都優雅得像畫一樣的手指,會緊緊的扣著他的肩膀或腰,小小的顫抖著,雖然常常在他身上留下抓痕,可是一點都不痛。

  紅潤的嘴唇會隨著他的動作半張,發出甜膩的呻吟......

  「農冬露?怎麼了嗎?」對,就是這麼好聽的聲音,帶點哭泣的感覺然後......

  少年當場從椅子上跳起來,頭頂狠狠的敲在車頂上,發出悶響,他抱著頭在椅子上縮成一團──好痛......

  「還好嗎?教官看看。」男人連忙將車停到路邊,還沒碰到少年,就被握住手。

  「教官,對不起,我不應該胡思亂想。」小麥色的臉從膝蓋裡抬起來,左頰上有書包的縫邊痕跡,清澈的眼睛裡帶著一點水氣,還有很多的害羞。

  剛剛那一下撞得他到現在還有點頭昏腦脹,可是他覺得自己一定要道歉,明明教官就在他身邊,體貼的開車送他,怎麼可以總是胡思亂想呢?

  鏡片後的眼眸看著被少年緊緊握住的手,小小彎起唇。「想甚麼?」

  少年的臉瞬間脹紅,只差沒滴出血而已。總是坦率的看人的眼睛,羞澀的垂下。

  「對不起,我剛剛在想教官的......教官的......教官的......」

  「教官的?」男人悅耳的聲音重複他循環不完的話尾,帶著鼓勵。

  是不是還有一點笑意?少年小心翼翼的把越來越低的頭抬起來,在看到男人的笑臉之後更用力的握緊優雅的手掌。

  「對不起!教官,我剛剛想到做愛的事情!」可以挖一個洞把自己埋進去嗎?

  他是不是,太衝動了?一鼓作氣喊完,少年慌張的鬆開男人的手,想了想又重新握住。「教官,對不起,你要是生氣就罵我。」

  「為什麼教官要生氣?」

  「因為我這樣胡思亂想很不禮貌。教官,你對我太好了,這樣其實不太對,五姊說......」男人沒被握住的手懶懶的抬起,白細的手指貼在嫣紅的唇上,少年張著嘴巴甚麼也說不出來了。

  「農冬露,一起去賞燈會嗎?」優美的嘴唇貼著手指,輕輕開合,少年突然鬆開手摀著臉低下頭。

  鼻血......是不是應該問一下姐姐們,要怎麼樣才可以克服流鼻血這件事?儘管沒有一次是真的流出來的,可是他覺得好丟臉喔!

  「農冬露?」

  「是!」少年摀著鼻子很快的抬起頭,聲音在手掌遮擋下有點悶悶的。「報告教官,我喜歡燈會。」

  這樣回答是不是怪怪的?是不是要多說些甚麼比較好?

  男人輕輕笑起來,修長的睫毛隔著鏡片還是在街燈下清清楚楚,像是盛載著光的碎片似的。少年小小的張著嘴,接著連忙閉上,羞澀卻坦率的看著男人。

  「教官,你笑起來真的很好看。」可是,他又快要胡思亂想了。

  「教官也覺得你臉紅很可愛。」小小的對他眨了下眼睛,男人重新發動車子。

  呃......這算是被教官讚美嗎?少年有點困惑,看著男人專心在路上的側面,奶油色的臉頰像會反光一樣,他有好幾次都想偷偷咬咬看,不過都只有想而已。那太亂來了!

  「教官......」那應該是讚美吧?少年遲疑的開口。

  「嗯?」男人迅速的看他一眼,淺色的眼睛裡充滿笑意。

  「我可以咬教官的臉頰嗎?」當少年發現自己說了甚麼話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他可不可以跳車?他沒有臉面對男人了!摀住臉,少年縮進膝蓋間,發出小小的呻吟。「對、對不起,我......我不是......」

  「可以。」咦?

  他立刻抬起頭,男人還是很專心的在開車,但是嘴唇彎著他熟悉的漂亮弧度。少年吞吞口水,覺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不過不能留下痕跡喔。」又是紅燈,男人轉過頭看他,奶油色的臉頰上隱約也有一點點薄紅。

  用力點頭,少年看著男人除了點頭以外,他暫時不知道要做甚麼好了。


※※


  他知道男人回家有先洗澡的習慣,雖然很害羞可是他也已經習慣跟男人一起洗澡了。

  寬敞的浴室裡,光浴缸就快要跟少年的床一樣大,第一次看到的時候他站在浴室門口,完全不敢踏進去。

  他不懂為什麼浴室要這麼寬?他房間的浴室只有蓮蓬頭,而且他認為那很夠用。

  「因為可以做很多事情。」男人那時候只是笑著這麼說,沒有帶眼鏡的眼睛微微瞇著,除了漂亮之外還有一點可愛,讓他當場轉身逃走。

  不過,寬敞的浴室,真的可以做「很多事情」。

  男人奶油色的肌膚因為熱水浮出一層粉紅色,隨著呼吸的動作,水珠會從柔軟的黑色髮尾落下,順著肩膀或著臉頰的曲線,往下滑。

  其實,一起洗澡會花很多時間。

  浴缸裡,男人坐在少年的腿之間,背脊貼著小麥色的胸膛,頭枕著寬厚的肩膀微微仰起,因為水蒸氣的關係,頸側上的吻痕非常清楚,一點一點的痕跡蔓延到急促起伏的胸口上,特別集中在纖細的鎖骨跟乳首附近。

  痕跡還很新,有些看得到淺淺的齒痕。少年帶著抱歉不斷的用嘴唇摩擦他看得到齒痕。剛剛,他有點太激動了。

  少年結實的手臂環過男人的細腰,照著男人所教的方法,小心翼翼的握住色澤濃艷,看起來像水果一樣美味的性器,上下滑動,手指則在前端的凹陷輕柔的刮搔。

  「嗯......好、好舒服......啊......」甜膩的呻吟有點顫抖,總是會帶上哭泣似的鼻音,少年光是聽著腦袋就快要變成糨糊了。

  肩膀上,細柔的黑髮帶著濕氣摩擦著,少年全身既麻癢又滾燙,因為在男人背後,雖然看得到繃緊的白細脖子上喉結誘人的滑動,也看得到微張著呻吟的唇間漂亮的牙齒跟小小的舌尖。可是,他親不到。

  所以,少年只是像乞食的小狗一樣,小力的啃著男人透出薄紅的臉頰,專心的撫弄男人顫抖的性器。

  很快的,男人纖細的腰抽搐了起來,隨著哭泣似的輕喊,在少年手裡解放了。

  緊緊抱著男人一邊喘氣一邊發抖的身軀,少年把頭靠在帶著香氣的頸窩,撒嬌似的磨蹭。

  「教官,我有進步嗎?你舒服嗎?」

  「嗯......農冬露,不進來嗎?」男人的臀部就貼著他的下腹部,摩擦著。

  更用力抱緊男人的身體,少年害羞的搖搖頭:「可是,教官,我們不是要去賞燈會嗎?」

  如果太晚去,人可能會太多,他知道男人不是很喜歡人擠人的感覺。

  「沒關係。」男人漂亮得手指貼上少年敏感的後頸,搔了兩下,少年跟著抖了抖。

  「可是......」少年雖然被摸得性愈高張,卻很遲疑的搖搖頭。「教官,保險套已經用完了。」

  「不帶套也可以。」白細的手指又搔了搔小麥色的後頸,少年的身體緊緊的繃起來。

  這回,他遲疑了很久,下腹貼著男人小小的磨蹭,頭還是埋著不肯抬起來。

  「不行。」終於,他抬起頭,眼眶有點濕,認真的說:「五姊說不帶套子不好,而且如果來不及射在裡面,教官會很不舒服吧!」

  「農冬露......」男人好像嘆了一口氣,「你真是個認真的好孩子。」

  靦腆的一笑,他把男人轉過來面對自己。「教官,下次我會記得補充保險套的,你覺得哪種比較好呢?」

  「教官喜歡超薄的。」男人抿著嘴唇細細的笑,因為視力不佳微瞇著眼,可愛得讓少年差點忘記呼吸。

  「好,我會買很多很多的,請教官放心。」

 

----

 

  其實,也不能算是嫉妒,他這麼想。

  畢竟他是大人了,而且還身為教官,對於少年見義勇為的行動,應該要與以獎勵才對,儘管他覺得很亂來。

  他並沒有不高興,也沒有嫉妒......他為什麼要嫉妒?他跟本不需要嫉妒。鏡片後的眼睛微微瞇起來,看著少年體貼的扶住少女,關心的揉著少女纖細的腳踝。

  他應該要說些甚麼才對,他是教官,不應該保持沉默。

  「方同學,腳扭傷了嗎?」所以他靠過去,帶著溫和的微笑,但是鏡片後的眼睛並不是可愛的彎著,反而有點冷漠。

  「向教官,對不起,我是不是打擾到您跟農冬露了?」少女咬著嘴唇,還不是很能站得穩,手扶著少年的肩膀,腳被放在少年曲起的膝蓋上。

  五分多鐘前,少女在燈會的人群裡,跟朋友走散了。「為什麼非得要一窩蜂的來看這些霓虹燈?」

  男人的眼睛小小得又瞇了起來,看著少女咬著嘴唇,可愛的抱怨的模樣......他並沒有不開心,少女就是要這樣青春可愛才對。

  「所以你才會遇到那些......」少年停了一下,臉上露出一點點苦笑,手依然揉著少女的腳踝沒有放。

  男人知道少年正在思考要用甚麼形容詞比較不傷人,嘴角微微的揚了起來。

  少女可是一點也不打算客氣,小小的嘖了一聲:「農冬露,對那些討人厭的渾蛋不用客氣!跟本就是一群混混!」

  的確是。他跟著點點頭,才想起自己不應該贊同,畢竟他是教官,應該要對於少女說出「混蛋」這種粗話提出一點警告。

  「你看,連教官都同意!」少女已經先看到他的反應了,粉紅色的嘴唇得意的揚起。

  「方同學,雖然教官同意他們是有點問題,不過女孩子不應該說粗話喔。」他覺得有點不耐煩,但還是溫和的微笑,看著少女可愛的吐吐舌頭。

  如果他年輕個10歲,能這樣做嗎?漂亮的眉小小的擰了下,他趕快低下頭不想被看到,他並沒有不開心,也不覺得在年輕人面前自己老了。

  的確,他的興趣是泡茶,最厭惡流汗,能懶洋洋的躺著就絕對不坐著,而且今年已經27歲了。更正,他今年才27歲。

  「我覺得他們會想跟班長搭訕很理所當然耶!」少年跆起頭,一如往常坦率而且溫和的微笑,他想少女臉上的紅色一定是旁邊那盞該死的燈照射的關係。

  「農冬露,不要隨便對女孩子這樣說話啦!這樣很危險耶!」少女慌慌張張的把腳從少年手中抽走,大概真的扭得不輕,不但沒站穩還整個朝男人的方向倒過去。

  「小心。」他連忙伸出手,優雅的手指只碰到了少女的肩膀,少年的手更快,已經抱上少女的腰,把整個人抱起來。

  「班長,你這樣很危險耶!怎麼了嗎?我剛剛弄痛你了嗎?還好嗎?」少年很慌張的上下檢視少女,淺色的頭髮在夜風裡小小的飛舞著。清澈到沒有雜質的坦率眼眸在各種燈光下,純粹的另人想嘆氣。

  少女愣了一下,臉變得更紅,但是沒有亂動,只是小小的嘖了一聲:「喂!農冬露,你這樣我會以為你喜歡我。」

  「我當然喜歡你啊!班長,我們是好朋友不是嗎?」少年還是抱著少女,露出有點靦腆但是很直率的微笑,圓亮的眼睛彎成可愛的弧度。

  真的,他才不需要嫉妒,他跟少年是情侶,而且他太清楚少年的脾氣了。

  這只是紳士風度,因為少女是少年的好朋友,會關心是理所當然的。而且那個答案也是理所當然的,少年絕對會這樣回答,他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農冬露,你就陪方同學回家吧!」所以,他也要拿出大人的寬容,微笑著這麼說。

  少年愣了一下,接著露出有點慌張的表情。「教、教官,你不開心嗎?我跟班長只是好朋友,你......」

  小小嘆口氣,他看著少女有點尷尬的模樣,對少年微笑。「教官知道,所以才讓你送方同學回家。」

  「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教官......」少年害羞的低下頭,接著很快得抬起來對少女說:「而且這樣班長也會覺得很困擾吧!大家都是好同學。」

  「是啊,」少女吐吐舌頭,對少年眨眨眼:「這就當做你情人節吃了我的巧克力的回禮吧!」

  大概,因為他是一個大人吧!有點同情起少女,被這樣天真坦率的在不知不覺拒絕。

  「還是需要教官開車送你們呢?」鏡片下的眼睛,小小的可愛的彎起來,少年的臉也跟著越來越紅。

  他之前沒有不開心,所以現在也沒有變開心,只是有點同情少女而已,好好的元宵節先是跟朋友走散,接著被不良少年搭訕還扭傷腳,最後還莫名其妙的被拒絕,真是非常倒楣的一晚。

  身為教官,他應該要適度的安慰一下學生的情緒。「方同學,你喜歡吃蛋糕嗎?」

  大概是沒想到他會突然對自己講話,少女在少年的懷裡抖了下,眨眨眼才笑了笑:「報告教官,我非常喜歡吃蛋糕喔。莫非,教官要請可愛的學生吃蛋糕嗎?」

  「啊,我也喜歡,班長最喜歡巧克力蛋糕對吧?」少年的眼睛也跟著閃閃發亮,他忍不住細細的笑起來。

  「農冬露,教官是要請我,你湊甚麼熱鬧啊!」少女對著少年翻白眼,接著叉腰:「好啦,你想偷偷吃我多久豆腐,把我放下來啦!」

  「對、對不起!」少年脹紅臉,小心翼翼但很迅速放下少女,還體貼的扶著少女直到確定站穩了才放手。「班長,你可以嗎?不需要我扶你嗎?」

  「不用,」少女對他吐吐舌頭,「小心教官不開心唷!」

  「方、方同學!」他尷尬的看著少女的臉,不知道該說甚麼好。

  「班、班長!」少年收足無措的脹紅臉,「你怎麼知道我跟教官在交往!」

  嘆口氣,他白細的手指按住額頭,有點頭痛。「農冬露,方同學不是那個意思。」

  而且,他並沒有不開心,更沒有嫉妒。不過他想,現在自己應該全身都是紅的吧,臉好燙......

  「教官,放心,只要10片蛋糕就可以收買我喔!」他不知道少女有沒有哭,眼角好像有一點點紅。

  「班長,10片蛋糕會胖,你要不要分天吃?」

  「不要。」少女扮給鬼臉搖搖頭:「我等等要一口氣吃完,與其被閃死,我寧可胖死。」

  早知道不要來看燈會了。他伸手扶住少女,少年則扶著另一邊,鏡片下的眼眸閃避掉少年坦率的注視。

  「教官,你是不是不舒服?臉好像很紅......」

  「農冬露,安靜。」他終於忍不住瞪了少年一眼。

  他才沒有臉紅,也沒有不好意思,絕對沒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