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鵝城住了兩日,關山盡似乎有要務得處理,派一名親衛兵跟著吳幸子後,就不見了人影。

難得機會,吳幸子自然不會放過,一早起來便帶著親衛兵去了鯤鵬社。

眼熟的伙計一看到是他,親親熱熱就迎上來:「吳師爺,大掌櫃的這些日子總掛念你。」

「承蒙染翠大掌櫃掛念了,不知他有沒有空見我?」吳幸子拱拱手,腦子早就飛去鯤鵬誌上了。

「自是有的,大掌櫃千叮嚀萬交代,要是見著吳師爺,務必請您進去敘話。」夥計那熱呼勁,讓吳幸子既害臊又開心,誰不喜歡有人惦念呢?

更何況,這還事關五十文錢。

親衛兵顯然對鯤鵬社跟鯤鵬誌也是心知肚明的,沉默地跟在吳幸子五步開外,要不是夥計看了他一眼,吳師爺早就忘了身後還有一個人。

「這位是?」夥計其實是認識這位親衛兵的,上個月染翠大掌櫃為了阻止關大將軍前往清城縣,雙方沒少交手過。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防爆頁~~~

 

不合生裡的肉,請大家低調唷

 

 

柔軟靈巧的舌在吳幸子嘴裡掃蕩,勾弄幾個敏感的地方後,纏住他的舌吸吮。直把人吻得氣都喘不勻了,關山盡才退開。

夜極深,銀月被雲朵遮掩,只隱隱約約泛出一層淡青色蟬翼般的光暈,而院子裡點上的燈籠也顯得黯淡,模糊地搖曳著。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購書方法\須知

※可採用通販或者於CWT活動期間於現場領書/購書

※另可於月見草或Alice兩家業者購買,除此之外若有任何購買途徑除二手書、合購外,皆非本人授權

※無論通販現領皆須先付款

※郵資為免混亂統一用郵局便利袋便利箱寄送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

遊坊在城南,分上下區,上遊坊是青樓楚館的聚集之地,下遊坊則是曲藝園子、茶樓酒肆林立。

眼前這個時間,下遊坊的店家都收了,街上冷冷清清與他處無異,但上遊坊卻正是熱鬧的時候。

因為聚集的人多,攤販也有不少,麵鋪粥鋪仍在開門迎客,隔著一條不寬不窄的巷道,對面就是香風送爽、絲竹悅耳的青樓,俊美的小廝、嬌俏的姑娘在門邊嘻嘻哈哈地招徠客人,彷彿連夜風中都浸滿了脂粉香味,及姑娘們的笑語。

關山盡摟著吳幸子隨意漫步,即使他只穿著一件簡單的黑袍,但流水般的料子任誰都看得出價格不菲。

饒是如此,卻沒哪個小廝或姑娘沒眼力的同他搭話,非常精乖地避開他。

吳幸子卻沒留心這些小事,他眼裡看到的都是那一攤攤麵鋪粥鋪小食鋪,微微抽動鼻子嗅著空氣中的食物香氣。

「想吃什麼?」關山盡領著吳幸子一攤一攤看,隱約有些興致缺缺。

適才在饕餮居他早已經吃了,雖說都是清淡的菜色,可樣樣都是精緻小品,刀工火侯無一不完美,半分錯著都沒有。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將沉鳶劍回鞘,關山盡摟著神遊物外的吳師爺走進饕餮居。

入眼的是一間雅致廣室,放了幾組桌椅各自錯落,房樑特意加高過,敞亮得令人極為舒心。

幾件古玩、數樣盆栽,並沒有刻意雕梁畫棟,乍看之下甚至有些樸素,必須得細細品玩才能領略其中精緻之處。

關山盡邊走邊向吳幸子低聲介紹幾件古玩的來歷,他聲音柔和悅耳,氣息滾燙灼人,就貼在敏感的耳側,吳幸子壓根沒能仔細把話給聽全。

蘇揚在前邊帶路,時不時回頭覷兩人一眼,似乎對關山盡這體貼細緻的模樣很不以為然,帶了顯而易見的不耐煩。

「不過就是個等候的前廳,你打算走到天荒地老嗎?」這話明著在懟關山盡,但蘇揚惡狠狠瞪了吳幸子一眼,針對誰自是不言而喻。

「這些東西沒人賞玩也只是垃圾。」

面對髮小,關山盡自然也不客氣。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於是在吳幸子來不及拒絕也無力拒絕的狀況下,關大將軍登堂入室,可把吳師爺給愁死了。

書上有云:最難消受美人恩。

吳幸子深有所感,簡直感入骨髓啊!鯤鵬誌他是沒餘力去想了,關山盡每日跟著他,吃一起睡一起連他上衙門也跟在身後,一開始縣太爺是打算趕人的,誰知道兩人一照面,就各自愣住了,接著縣太爺一臉欣喜不已的快步上前,對關山盡行了大禮。

「海望兄!」

「黎緘?」關山盡先是吃了驚,接著露出笑容,吳幸子目睹一切愁得胃都痛了

他沒過問縣太爺與關大將軍的往事,只知道自己現在連衙門這塊淨土都失守了,唉,少年有為的將軍,實在令人無福消受。

吳師爺懨懨地鑽進自己的辦公間裡,唉聲嘆氣地反省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

明明那些話本裡總是說,位高權重之人對平民百姓都是玩玩而已,也許有憐惜也許有喜愛,但絕對不會留戀的。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清城縣最近出了件大事──衙門的吳師爺,疑似找到結契的對象了。

「唉呀,你們可有所不知,別看吳師爺老實巴交的樣子,手段可不一般啊。」李家大嬸好容易偷了點空,就搬了椅子坐在門外,跟昨鄰右舍嘮起來了。

「怎麼說啊?」阿牛他媳婦還是個十五六歲的姑娘,一邊替婆婆剝包穀,忍不住好奇問到。

「嗐!吳師爺做人雖然親切,但他那模樣你也知道的,嗐!」李大嬸嘖嘖地咋了兩聲舌,那表情別說多嫌棄了。

「吳師爺長的挺乾淨啊。」大牛媳婦畢竟年紀小,這話一回就被婆婆給打了一巴掌大腿。「娘……」委委屈屈的都快掉眼淚了。

「噓!你懂什麼?吳師爺長的那模樣,能和誰家漢子比?」婆婆警告地睨他眼,轉頭應和李大嬸:「也不知道怎麼能勾上那麼個神仙般的人物,肯定動了見不得人的手段。」

「沒錯!您說得太對了!」幾個大娘大嬸紛紛贊同。

有了底氣,李家大嬸更加得意,揚著下巴續道:「也是老天有眼啊!前些天我家漢子起早去山上收拾,恰巧就看到吳師爺和那神仙公子的事,唉呀那可真沒眼看啊!神仙公子原本都要走了,偏偏吳師爺攔著不讓人走,又跪又求的,也是神仙公子心善,被求得沒辦法了,這才留下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防爆頁~~~~~

 

 

這一對永遠要一直開車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防爆頁

這篇經常需要防爆XD

 

 

直到吃飽喝足,吳幸子江桌子收拾乾淨了,碗也洗好了,連茶水都重新泡了一壺,這才想起來自己該問問關山盡的來意。

「關將軍……」

「海望。」關山盡啜口熱茶,淡淡地截斷他。「你的字?」

「呃.……我沒有字,小地方也沒這麼講究。」實則進學就該取字了,但也不知為何他爹沒關注這件事,也都習慣叫他的名字,鄉下地方也沒那麼多講究,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然這一玩,久住邊城的關大將軍才發現,這年頭城裡人還真會玩,飛鴿交友竟然都不是規規矩矩的書信,第一封回信通常是陽根圖,即便是閱男無數,未曾缺過暖床人的關將軍,都大開眼界。

為此他還同滿月確認過了,也不知從何時開始,更不知從誰開始,男根圖就成為招呼用語。想到滿月也曾經把自己的男根繪製成圖,寄給十幾個男人,關山盡先是大笑,接著發現大事不妙。

他自然是派人去調查過了吳師爺,清城縣是個小地方,要找到一個人太容易了,吳師爺被他掏得清澈見底,自然是知道這中年男子天性羞怯,又帶點讀書人的酸腐氣味,乍見陽根圖肯定也會嚇著

關山盡關心的當然不是他是否受驚嚇,他關心的是萬一吳幸子也隨了大流呢?他可不能忍耐自己看上的玩物私密處,被其他男人看了去。

就算他們現在連正式會面都未曾,但在他膩了吳幸子這個替身之前,就是一根頭髮也不能叫人碰著。

向來唯我獨尊的關大將軍直接找上染翠大掌櫃,雙方談好只要吳師爺交出自己的男根圖,就直接轉到他手上不用寄出去了。至於染翠大掌櫃是否樂意答應,那不是關山盡在乎的事,畢竟出面談的是他那柄沉鳶劍。

就這樣兜兜轉轉,關山盡在鵝城住下,與蘇水鄉的帳房先生很是風流了一段時日,但也如同過往那樣,不過半個來月,關山盡就膩了,贗品到底沒有真貨來得迷人。

也就在這時候,他收到了吳幸子寄給他的第一封信。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