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鈴響了很久,直響到自動斷線為止,停了三秒後又響了。看樣子,那頭的人與這頭的人一樣的執著,就看誰先投降。

    帥昭民早就學會在電話響起的時候帶耳塞,否則他不能保證電話或者是那條幼稚的蛇,也就是電話的主人,能否平安活下去。即使如此他還是感到不爽,在電話第七次想起來的時候,狠狠把手上的法典往騰蛇的大腿砸過去。

    理所當然的,法典被穩穩的接住,騰蛇壞笑著對帥昭民挑眉。彷彿電話鈴的尖銳聲響在過去的幾十分鐘裡,從來不存在這個空間,一切都是帥昭民自己的幻聽而已。

    「你他媽給拎杯接電話!」唬!的站起身,帥昭民用力捏緊拳頭,仍努力壓抑著低聲吼叫。他媽的這條爛蛇,不喜歡接電話就不要他媽的裝什麼電話,非裝不可就操他媽的不要把電話號碼告訴任何人,他根本是存心搞死跟他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人!

    「你受不了,可以接。親愛的昭民,你知道的,我不希望你認為我有事情瞞著你,我正在學著成為個坦蕩蕩的人。」騰蛇攤手,非常大方的模樣。

    坦你媽的盪盪!

    「如你所願的。」不捅上最後一刀就不是騰蛇‧布列尼,,即使知道這是這幼稚渾蛋的慣用伎倆,但帥昭民的耐性原本就少得可憐,如今已經完全被七通──現在第八通正在響──來電鈴聲磨得比馬里亞納海溝還低了。

    他真的想過,他們可以好好的建立正常的溝通方式,畢竟接下來會走五年還是十年還是三十年,都是有可能的。但顯然,他高估了自己跟騰蛇的協調性,他們兩個在一起要正常溝通大概一輩子不可能。

    於是,他把咖啡杯跟拆信刀都砸過去,也是很正常的不是嗎?是。

    看騰蛇不得不狼狽得從椅子上滾倒,才免去被拆信刀釘在椅子上當條標本蛇的慘況,但依然免不了被半溫的咖啡淋了一臉,帥昭民心情無法不好起來。好到他抽了面紙遞過去,還順手接起了電話。

    然而一聽見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帥昭民立刻一臉厭惡的把話筒往正在擦臉上咖啡漬的騰蛇,撇唇到:「你親愛的堂哥。」

    「饕餮?」騰蛇顯然也大為意外,甚至沒有往常幼稚的壞心眼躲避及報復,很快的接過了話筒。

    『騰蛇,我需要你過來幫忙。』向來沉靜得近乎虛無的男低音,難得的染上了混亂的情緒,讓騰蛇吞下了原本到嘴邊的譏誚,蹙起眉。

    「你在哪裡?」

    「怎麼了?」發現不對勁,帥昭民用嘴型問到。騰蛇沒理會,鏡片下的眼不爽的瞇起,但沒有多說什麼,默默撿起法典,往騰蛇的椅子上坐下。

    電話那頭的饕餮迅速的丟來一串地址,騰蛇知道那是離住所開車約要一小時距離的教堂。即使隔著機械電纜,騰蛇還是感受到了饕餮的焦躁,這真是件奇事,他還不曾看過這個總是波瀾不興的堂兄有這麼人性的時候,除了吃東西之外。

    沒有道別的習慣,饕餮先掛了電話,騰蛇收線後思考了片刻,才轉向帥昭民問:「饕餮的巧克力先生還在義大利吧?」

    「嗯哼。」一提起好友,懶散的姿勢立刻熱切的往前傾。「你想告訴我,那隻毛毛蟲跟瑟吵架了,打算找你去當和事佬嗎?」如果是,帥昭民一定要先大笑,然後給與騰蛇祝福,歡送他去把饕餮的問題搞得更嚴重。

    無論多久,他就是跟饕餮不對盤,也沒想過要試著對盤過,這家人深按趁火打劫的精髓,當然他眼前這個傢伙是其中翹楚,不過誰叫他喜歡上了,而且至少他們還有點生活情趣。

    瑟可是被掠奪回去,監禁在廚房裡度過餘生,他怎麼想都不明白,瑟為什麼會愛上那條毛毛蟲。

    「可惜,不是。」騰蛇看著帥昭民輕嘖的表情悶笑。「饕餮沒說發生什麼事,我只是猜測。」

    「你的猜測從來都不是鬧著玩的。」撇撇唇,帥昭民重新攤回椅子上。騰蛇已經離開一會兒了,但他似乎還是可以感覺到那帶著辛辣的菸草氣味的體溫,緩緩的包圍在他身邊。

    莫名有點臉紅,他用法典擋住兩個人交會的視線。

    「你覺得他們兩個會鬧分手?我可不這麼覺得,瑟根本就是被毒蛇咬到了,被毒的暈頭轉向。」

    「親愛的昭民。」騰蛇的氣息確實靠了上來,從略高的角度越過書沿與帥昭民對視,紅色眼瞳中滿是壞心眼的嘲弄。「我以為,你才是被蛇咬的那個人。」

    幹!

    臉上猛然一陣燥熱,帥昭民想都不想就用書角朝騰蛇高挺得討人厭的鼻樑上敲,毫無意外的被輕易擋下。

    法典在兩個人三隻手間角力了數十秒後,終於被騰蛇扔到一旁去光榮退役。

    「你敢說任何跟咬有關的字我就咬死你。」帥昭民惡狠狠的咬著牙威脅,一邊試圖不著痕跡的揉著似乎有點扭到的手腕。

    渾蛋!操他媽的渾蛋!他兩隻手竟然搶不贏騰蛇一隻手,幹!等等他就開始恢復鍛鍊,那三個月的提拉米蘇真是罪惡透了!一定要討回來!

    騰蛇擺出了一臉害臊,但眼睛裡的「恬不知恥」根本就是加黑粗體字。「你對我真是太好了,可惜我要出門,也許等我回來我們可以繼續拆開咬這個字的話題,你知道,我永遠充滿期待。」

    怒吼沒能出口,騰蛇早一步吻上了帥昭民,輕巧溫柔的一個吻,退開後又接著輕啄了兩三次。

    媽的……任由騰蛇竊玉偷香,帥昭民再怎麼氣自己沒用,他還是吃這套,毛都被摸順了。

    「我盡早回來告訴你發生什麼事。」長睫毛擋住眼裡的情緒,聲音聽得出彆扭的真誠。

    「我等你。」最後在騰蛇唇角啄了口,他願意接受這幼稚鬼釋出的誠意。大概,這就是他們正長的溝通方式吧!

    帥昭民忍不住笑了。

----

帥大哥出場的部分就這樣了XD

騰蛇還會出現一點點,但之後的就不貼了

試閱到這邊為止~

系辦應該明天會貼試閱,我整個進度大延遲啊(望天)

提醒大家預購到1/20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