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樂業一躲,就躲了三天。
當然,這是一種投機取巧的說法,畢竟事發當天星期五,接下來兩天都是假日,而周日,也就是今天,根本還沒過完。
這兩天,安樂業就倒在家裡沙發上,一部一部看著他能找到的同志電影,從《藍宇》開始,壞教慾、愛情初體驗、愛上百分百男孩、17歲的天空等等,大概將近20部吧,搭配泡麵。
他都搞不清楚現在自己頭暈想吐,到底是因為熬兩天夜還是因為電影看太多,或者單純是因為泡麵太難吃了。
應該是泡麵的問題......安樂業奄奄一息的結束最後一部片《桃色接觸》後,滿腦子都是婚宴上看起來非常美味的食物。
好吧,他還是不懂男人愛上男人的感覺,也無法想像自己跟萬百草結婚的景像,但他倒是可以想像萬百草家的餐桌。
口水雞、湯包、豆腐餃子、麻婆豆腐、水煮魚片......安樂業差點沒接到留下來的口水,丟臉死了。
他好餓......他好想去萬百草家蹭飯啊......
可是安樂業不敢,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再躲避什麼,萬百草很可能就試開他玩笑而已,又不是說這有什麼大不了......啊啊啊!他腦子快炸掉了!萬一再也吃不到萬百草做的菜該怎麼辦?
「叮咚!」門鈴聲把安樂業從椅子上嚇得跳起來。
這個時間點......莫非是萬百草?!
該不該開?到底該不該開門?
安樂業戰戰兢兢的靠近大門,外頭的人很有禮貌,不急著按第二聲,等著他回應。
嚥嚥口水,光想到外面可能是萬百草,安樂業就無法控制肚裡的饞蟲,口水瘋狂分泌。
安樂業!你這沒用的吃貨!
滿心期待的湊上貓眼,下一秒安樂業無法控制的發出失落的嘆息。
門外,是一個少女。從貓眼看,模樣有點扭曲,但仍看得出清秀漂亮的五官,跟柔軟的長髮。
用力嘆口氣,安樂業抹抹嘴角,確定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痕跡後,才打開門。
少女正準備在按一次門鈴,兩個人的視線對上,紅暈瞬間染紅那張清妍的臉蛋。
「你好。」安樂業想,男子漢大丈夫,總是要替女孩子解圍的,更何況,他喜歡這張臉。
「你好。」少女靦腆的報以微笑,柔聲細語讓人聽了就舒服。
「你是?」該不該請對方進家裡坐坐呢?安樂業思考著,但總覺得有點害羞,又有點心懷不軌的感覺,於是作罷。
「學長,我、我喜歡你。」

「什麼?」安樂業覺得自己一定是熬夜熬過頭,加上這幾天沒吃好,所以才會聽到類似告白的話。
學妹的臉猛得紅得像火在燒,扭著白細的手指,看來像是快哭了,仍努力忍耐,連連深呼吸了幾次。
安樂業這下肯定自己沒聽錯了,臉頰也燙了起來,張著嘴吶吶得說不出話來。男子漢怎麼可以讓少女陷入這種尷尬地步呢?
於是他清清喉嚨,小小聲問:「那個,學妹謝謝你,我、我......
「請學長不要急著回答我。」學妹眨眨眼,一滴眼淚就滑了下來,看來楚楚可憐又傲然不屈的模樣,安樂業都不禁深深覺得感動。
話說回來,學妹的長相他真的很喜歡,秀氣又溫雅,四肢修長身形苗條,穿著一件立領小洋裝,漂亮的不可思議......大概只輸萬百草做過的水晶皮凍吧......好想吃。
「學妹,我......」肚子咕嚕咕嚕的聲音打斷了安樂業,兩個少年少女愣了兩秒,安樂業瞬間紅成一片。
「學長肚子餓了嗎?」學妹倒是處變不驚,神色如常的問道。
「呃,有點......中午只吃了一碗泡麵。」而現在也不過下午兩點半。
「我、我替學長烤了餅乾,也許、也許學長願意吃吃看?」學妹小心翼翼的問道,將手上的小盒子遞了過去。
盒子的顏色是舒服的草綠色,點綴些白色的小星星,還沒打開,安樂業就聞到糕點特有的芬芳香氣。
一點矜持的意思也沒有,安樂業滿心歡喜的打開盒子,雙眼發光的看著躺在裡頭的十來片手工餅乾。
隨便抓了一片點綴著核桃的餅乾往嘴裡塞,咬下去的瞬間安樂業滿足的哼了出來。
怎麼這麼好吃!
餅乾帶點淡淡的巧克力味,甜而不膩點綴著些許的苦澀,核桃應該也是巧手處理過的,咬碎的時候,滿嘴都是核果特有的香氣。
餅乾的脆度恰到好處,不會偏軟,需要用點力咬,啪嚓一聲剛好咬斷。也不會太硬,嚼得下顎酸,各種滋味完美的混合在一起。
安樂業埋著頭,一口氣就嗑掉了十片餅乾,原本抽痛的太陽穴都不痛了。
血糖應該已經恢復正常數值,安樂業總算想起自己還站在門邊,眼前是前來告白的學妹,他露出害羞的微笑。
「學妹,謝謝你,不好意思,顧著吃。」
「不,我喜歡看學長吃東西的樣子。」學妹臉蛋紅通通的,含羞帶怯的但視線卻很坦然,直對著安樂業。「如果學長喜歡,我以後每天都烤點心給你。」
這麼好吃的餅乾嗎?安樂業吞吞口水,下意識的又拿起碩果僅存的餅乾嚼著。
萬百草手藝很好,但偏中式台式的菜式,並不太擅長做西式點心,安樂業實在心動得不行。
而且,如果有另一個擅長做菜的人出現,也許他們之間的關係就可以不這麼......微妙了吧......
「學妹,你、你擅長做飯嗎?」安樂業知道自己很糟糕,動機不純,但這真的很重要。
「還算擅長......學長,想吃吃看嗎?」學妹倆眼一亮,整個人神采飛揚的起來。
真的很漂亮,安樂業讚嘆著,同時點點頭。
「那我明天中午帶便當給學長,好嗎?」
當然好!哪有不好的道理!
兩人說好,學妹便告辭了,留下了令安樂業舒適的距離跟期待感。
※※※
萬百草剛回到家,就被窩在門口的人給嚇了一跳。
他一眼看出是安樂業,從對方平緩的呼吸聲推斷,安樂業正在熟睡中。
為什麼會窩在他家門外睡覺呢?萬百草心裡多少有底,於是他蹲下身,小心的推了推安樂業的肩膀。
「樂樂,樂樂。」
「嗯哼......哈啾......」發出意義不明的呢喃跟噴嚏,安樂業打著哈欠,睡眼惺忪的把臉從膝蓋間抬起來。
「啊......阿白,你回來啦?」
「對。」萬百草看著安樂業迷迷糊糊的臉龐,苦笑。「你怎麼睡在我家門口?備鑰呢?」
「忘了帶。」大大的伸個懶腰,安樂業一眼瞄到萬百草身邊裝得滿滿的購物袋。「你去買菜嗎?」
「嗯。」萬百草直起身,摸出鑰匙開門,邊說:「晚上留下來吃飯嗎?」
「當......」安樂業猛的收聲,期期艾艾的扭著手指:「太、太麻煩你了會不會......
「夫妻肺片、水煮魚片、麻婆豆腐、紅燒茄子......
「我留下來吃!」打斷萬百草,安樂業饞得口水都快滴出來了。
「但你要幫我洗碗。」萬百草笑瞇了眼,招呼安樂業進門。
「好!」安樂業用力點頭,正準備踏近萬家時,又停下來了。「呃,對了,阿白。」
「嗯?」萬百草逕自往廚房走去。
「明天的便當不用替我準備了。」安樂業小心翼翼的跟上去。
「為什麼?」
「學妹會替我準備。」安樂業紅著臉道,萬百草回頭看著他。

 

----

追求小清新也是要虐也是要肉唷XDDD

安吃貨真的很糟糕啊

萬大廚該怎麼辦?

料理東西軍,今天你要哪一道!

安吃貨:呃......兩邊都吃不行嗎?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