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式原貼於噗浪跟臉書的文章,整合起來,貼過來

應該大部分人都看過了XD

不過我終於正式定名稱啦!!

大家留言給我啦ww

 

 

所謂的戀愛,可能會因為某件很蠢的事而產生。
比如安樂業跟萬百草就是這樣。當然,他們不是因為看起來像開玩笑的名字在一起的。
但那並不是說他們交往的原因比較不可笑。


安樂業跟萬百草是同班同學,那是高中入學第三天,安樂業因為起晚了,沒準備便當,又因為起晚了,忘了帶錢,於是他中午沒有東西吃。
一個發育中的少年,是耐不得餓的,第三節課他發現自己勢必會面臨的悲劇,整個人便死在課桌上了。
萬百草那時候剛好坐在他後面。
午餐時間,萬百草用筷子戳了戳餓得軟綿綿的安樂業,問:「你想分我的便當嗎?」
當然願意!!
安樂業抓過筷子,抓過便當,在萬百草來不及說任何官方台詞之前,嗑掉了半個便當。
無上的美味。
腦子裡順便飆過了:靠,這麼好吃的東西以後吃不到怎麼辦?!
原來電影不是開玩笑的,真有美味到會讓人願意出售靈魂的食物。
他抹抹嘴,把剩下的半個便當還給萬百草,嘴裡仍含著筷子,意猶未盡。
看著安樂業嘴饞的模樣幾秒,萬百草慢吞吞道:「我有帶兩個便當,這個你可以全部吃掉。」
安樂業立刻奪回便當,用五分鐘不到的時間嗑完,滿足的打嗝。
萬百草這時後才拿出了另一個比較小的便當盒,秀秀氣氣的打開來,一種很難描繪,又香甜又清爽又迷人的味道撲鼻而來,安樂業發現自己又餓了。
「這是荷葉飯,你要吃嗎?」萬百草問。
「這怎麼好意思。」這麼回答的安樂業,接下來分掉三分之二份荷葉飯,萬百草當真是瞠目結舌了。
「抱歉......」吃飽喝足,安樂業的理智歸位了,搔著頭道歉。「你媽手藝真好,我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
「這是我做的。」萬百草瞥了他一眼,拿出第三個便當盒打開,又是一陣甜香。「你想吃嗎?甜點?」
安樂業用力點頭,眼巴巴的看著萬百草摸出兩根叉子,遞過來一根。
「這是蜜漬鳥梨,偏酸,別吃太急。」
安樂業根本沒聽萬百草說了啥,沉醉在又酸又甜的美味裡,腦子重複著:靠!這麼好吃以後吃不到怎麼辦?
午餐結束,到放學之前,安樂業基本上無心向學,老師說了啥他根本沒注意,滿腦子都想著中午那美味的一餐。
於是放學時,安樂業在校門口堵住了萬百草。
「你、你願意一輩子為我煮飯嗎?」
啊?萬百草瞪眼。
「你打算跳過交往直接結婚嗎?」數秒後,萬百草問。
「呃......」安樂業搔搔頭,臉色糾結。「這個嘛......
「好吧,我給你四天的時間考慮。明天也跟我一起吃便當嗎?」萬百草笑笑。
「當然!」

安樂業和萬百草中午的便當約會,一吃吃了三年,就算萬百草先甄試上了南部知名的餐旅大學,仍雷打不動每天帶便當跟因為考試水深火熱的安樂業一起午餐。
那天天氣很熱,安樂業整個人像從水裡撈起來的貓,死氣沉沉的攤倒在課桌上,嘴裡咬著萬百草塞在他嘴裡的蔬菜棒。
今天是自習,班上已經倒了三分之一的人了,天花板上的電風扇嘰拐嘰拐的吵得人心煩氣躁,吹出來的風是熱的,微弱得像是垂死之人的那口氣。
萬百草白皙的臉頰微紅,額上也沁著薄薄的汗水,但整個人看起來不像安樂業那樣狼狽,反而還有種清爽涼快的氛圍。
「阿白。」安樂業懶洋洋的叫他。原本是叫阿百的,但後來安樂業懶得發三聲,叫阿白比較省力。
「嗯?」萬百草從書裡抬起眼。
「我好熱。」安樂業張開嘴,萬百草好笑的又塞了一根小黃瓜棒近他嘴裡。
為了保冷,萬百草跟安樂業特地存了幾個月零用錢,合資買了日本品牌的好用保溫罐。
這錢花得太值得了,安樂業滿足的啃著冰涼的蔬菜棒。
「書讀得如何了?」乾脆闔上書,萬百草拿書有一下沒一下替安樂業搧風。
「還可以......」天知道,在學校自習一點鳥用也沒有,安樂業鬱悶的很,要不是為了吃萬百草的便當,他寧可請假在家。
萬白草也不戳破他,桌上那本書從打開到現在,一頁也沒翻過。
「你這麼怕熱,真要跟我去高雄?」
「台北就比較涼快嗎?」安樂業撇撇嘴。
萬百草笑笑,塞了紅蘿蔔棒給安樂業。「算你說得對,而且跟在我身邊吃得比較好。」
「嘿嘿,當然,我一輩子都不要離開你的餐桌跟便當。」這句話安樂業總是掛在嘴邊,男人的小弟弟是不是通靈魂他不知道,但他的胃肯定是的,被萬百草養得又刁又嬌貴了。
看著他的笑臉,萬百草也瞇著眼笑。
「晚上要來我家吃飯?」對,不知何時開始,安樂業吃的就不只便當了,連早晚餐都由萬百草包了。
「當然當然,我要吃口水雞!」眼睛一亮,安樂業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夏天吃川菜,那種舒暢的感覺筆墨難以形容啊!
安家父母都忙,幾乎不在家,安樂業從小就自己吃飯吃。
萬百草的父母也忙,同樣幾乎不在家,除了小學那幾年住爺爺奶奶家之外,也都是自己吃飯。
他的手藝就是這樣練出來的。
萬爺爺萬奶奶民國38年從大陸來台,以前萬爺爺是個小有名氣的廚子,多少人捧著高價聘他為家廚。
大江南北、各派菜系,萬爺爺都會一些。
那可不是隨隨便便的「一些」,可都是精緻經典的功夫菜。
從小被這樣的爺爺養著,萬百草剛回爸媽身邊一起住的時候,第一個月就瘦了五公斤。
發覺自己跟著父母亂吃可能會夭折,萬百草決定自己掌廚養好自己。
這一切的受惠者,就是安樂業了。
「還記得你高一時對我說的那句話嗎?」萬百草突然問道。
「嗯?」安樂業愣了愣,嘴裡還嚼著胡蘿蔔棒。為什麼單純的蔬菜棒也能這麼美味?「你願意一輩子幫我煮飯嗎?」
「記得我怎麼回你的嗎?」
啊?安樂業吞下胡蘿蔔棒,咬住遞上來的西洋芹。
「你說......是跳過告白直接求婚嗎?」安樂業挺佩服自己的,竟然還記得那天的對話。
「對。」萬百草笑笑,手裡仍拿著芹菜一端。「現在你能回答我了嗎?」
「什麼?」安樂業很專心嚼著芹菜。
「你打算跟我求婚嗎?」萬百草循循善誘。
「嗄?」安樂業眨眨眼,他搞不懂為什麼兩人的對話會講到求婚上。
「安樂業,你要跟我求婚了嗎?」
腦子裡閃過那天下午的情景,安樂業張著嘴,芹菜往下掉,萬百草捏著尾部,芹菜並沒有真的掉下去。
「求婚會怎麼樣?」安樂業愣愣的又問。
「繼續吃我煮的菜囉。」萬百草笑答,把手上剩餘的半跟芹菜啃掉。
安樂業爽頰一紅,他也不懂為什麼。
當晚,他沒去萬百草家蹭飯。

 

----

我原本打算寫官鬥文的

卻寫起了小清新XD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