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個學妹?」萬百草很快把視線調開,開始分類購物袋中的食材,把該收的收好,該處裡的留在流理台上,問得漫不經心的。
「呃......」安樂業眨著眼,心裡莫名有點悶,思考了半天才呀然道:「啊,我忘記問學妹的名字了!」
「是嗎?」萬百草噗哧一笑,套上了圍裙。「那至少形容一下學妹的模樣?」
「很漂亮,是我喜歡的長相。」安樂業跟在萬百草身後轉,努力回想學妹的模樣:「穿著小洋裝,清心脫俗得像水晶皮凍。」
萬百草笑得更大聲了。「樂樂,沒有一個女孩願意跟水晶皮凍媲美。其它呢?還有什麼特徵?」
「嗯......餅乾烤的超級好吃。」
「很擅長烤餅乾嗎?真不錯,西式的點心我就做不來了。」萬百草點點頭。「你昨天有好好吃飯嗎?」
「沒有。」安樂業扁扁嘴,瞪著讓他餓肚子只能吃泡麵的罪魁禍首。「阿白,你知到學妹來幹嘛嗎?」
「跟你告白吧。」萬白草答的隨意。
「嗄?你怎麼知道?」安樂業反到大受打擊似的。
「學妹總不會無緣無故送你餅乾,還要替你做便當。」萬百草動作俐落的將整顆高麗菜對半切,去掉菜心後切絲。「對了,便當是單指明天別替你帶了,還是以後都由學妹處理?」
「那也太麻煩學妹了。」安樂業垮著臉,帶點怨氣問道:「你好像一點都不受影響喔?」
將四分之一顆高麗菜全切成大小一致的細絲後,萬百草才轉向安樂業:「麻煩把洗菜盆給我。」
「喏。」安樂業對萬百草家的廚房熟到閉著眼都不會撞到櫃子,順手把不鏽鋼的盆子遞過去。
「謝謝。」萬百草把高麗菜絲撥進盆子裡,放到水龍頭下清洗,反問:「你為什麼認為我會大受打擊呢?」
這一問,安樂業張著嘴,一時無法回答。
對啊,為什麼?他原本不是就打算,如果學妹手藝好,他就跟學妹交往,與萬百草回歸單純的朋友關係嗎?雖說他們現在也並不是不單純啦......啊!安樂業抱著頭,腦子裡亂七八糟五顏六色的。
「你不是說,那個什麼求婚什麼的,還要我回答你什麼的,我還看了一大堆同志電影耶!泡麵難吃死了你知道嗎?」
最後一句話說得特別用力。
萬百草挑眉:「我知道泡麵很難吃,你這兩天只吃泡麵嗎?」
「對。」無限哀怨的瞪著萬百草。「你都不知道我這幾天多糾結,早知道你是在跟我開玩笑,我就不用吃兩天泡麵了。」
「那今天不能讓你吃太辣。」萬百草喃喃自語道:「蒜泥白肉應該可以,涼拌綠豆粉果也不錯......樂樂,你想吃哪樣?」
「我都要!」寧可錯殺不可放過啊!兩天的泡麵之後,任何一道出自萬百草之手的菜色都不能放過!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萬百草一邊將洗過的高麗菜絲擠去水份,用鹽抓醃放至到一旁,邊道:「你要是餓了不想幫忙,就先去客廳坐著吧,冰箱裡有蓮子羹可以喝,白木耳別吃太多。」
「蓮子羹!」原本打算幫忙的想法,在蓮子羹面前連點殘渣都不剩了。
安樂業喜孜孜的打開冰箱,端出成在玻璃碗中的蓮子羹,拿出專用的碗盛了一大碗,迫不及待就喝了大半碗湯。
「喔喔喔!好好喝!」甜而不膩,帶有蓮子的清香,冰得恰到好處,從胃裡颯爽的涼透心脾。
蓮子鬆而不糯,仍保有適當的口感,蓮心剔得很乾淨,絲毫不留苦澀。白木耳爽脆可口,味道梢淡,然而搭上蓮子一起咀嚼,便只剩絕妙足以形容。
安樂業滿足的什麼煩惱都忘記了,甚至忘記追就自己為什麼一開始對萬百草的回應不滿。
「別喝太多,晚餐會吃不下。」發現安樂業打算盛第二碗,萬百草眼明手快的制止,把蓮子羹收回冰箱裡。
可惜的舔著唇回味蓮子羹的清甜可口,安樂業毫無心機的問道:「阿白,如果我跟學妹交往了,我們還會是最好的朋友嗎?」
萬百草凝望他數秒,淡淡轉開視線:「會的,除非你晚餐打算也去學妹家吃,那我就寂寞了。」
「哈,才不會,就算學妹願意,他爸媽也會以為我是怪人吧,嚇都嚇死了。」安樂業笑的打嗝,顯然被自己腦子裡的胡思亂想逗得很樂。
「我可從沒覺得你是怪人。」萬百草輕輕的,如是說。

「嗯?你說什麼?」安樂業顯然還沒從自己的亂想中回神,偷了幾粒花生米,邊吃邊問。

「沒什麼。」萬百草看了他一眼,變回到自己手上的工作:「你別偷太多花生米吃,會不夠用的。」

「可是我好餓。」扁嘴,安樂業悻悻然收回原本打算直接抓一把的手,花生米都是萬百草自己炒的,不太乾又鬆又香,看書看電視閒嗑牙的時候,怎麼能沒有花生米呢?

「再等我半小時好嗎?」萬百草無奈的空出手彈了下安樂業皺起來的眉心。「去客廳坐著等,在廚房裡你會更餓。」

「不要,我想看你做菜。」安樂業乾脆的拒絕了。

萬百草也不再勸,回頭專心手上的工作。安樂業禁不起餓,他得在最短的時間裡開飯才行。

從冰箱拿出已經片好的魚肉,利落的切分成大小厚薄一致的魚片,用鹽抓醃後清洗了幾次後,拿棉布拭乾上頭的水份,用少許的鹽、胡椒、米酒抓到有些黏度後放置一旁等醃料入味。

「你要做什麼?」安樂業根本就是黏在萬百草屁股上的小尾巴,墊著腳尖從萬百草肩膀後頭張望。

魚肉看起來又細又白,就算不知道萬百草想做什麼菜,安樂業的口水就開始分泌個不停了。

「酸菜魚。」分神隨意回答,萬百草將剛才用鹽抓醃的高麗菜絲擠去多餘的水分。「替我拿個白盤子。」

「好。」安樂業輕快的打開一旁的櫥櫃,翻出了個中型偏大的白底淡綠漸層邊框的盤子遞給萬百草。「我要辣一點!」

「你不能吃太辣,下次吧。」無奈的覷他眼,萬百草接過盤子洗淨擦乾後,將高麗菜絲放至在盤子中央。「這待會兒要用,你不要偷吃,現在只有鹹味你不喜歡的。」

安樂業才想抱怨萬百草亂說話,門鈴聲卻適時響起。

「萬爸爸萬媽媽?」老實說,在萬家蹭了快三年的飯,安樂業見到萬家父母的次數兩隻手數還有剩呢!

「應該不是,你先替我應個門吧。」

「好吧。」安樂業其實應門也應得很習慣了,又偷摸了兩顆花生米扔嘴裡,邊嚼邊走向玄關。

下次請萬百草多吵一些花生好了,看書沒有花生配,嘴巴好無聊喔……慢無邊際的算盤,再打開門的那瞬間,卡死了。

門外,站著一個少女。

安樂業在心裡嘖了聲,今天開門怎麼都是女孩子在門外?這什麼日子?

跟學妹不一樣,門外的少女也是美麗的,但太過美麗,像磨利的劍鋒,螢光流轉但令人屏息發寒。

「你是誰?」安樂業偷偷退了小半步問。

「你又是誰?」門外少女似笑非笑勾起紅唇。

「沒禮貌,是我先問你的耶!」安樂業不高興了,這少女到底是誰?幹嘛來按萬百草家的門鈴?

「你又不是這家的人。」少女哼笑,安樂業被那聲笑搞得難掩狼狽:「萬百草呢?」

「你找阿白什麼事?」一聽對方確實要找萬百草,安樂業整個人都繃緊了,完全忘記這裡是萬百草家,門外的來客無論是誰,找萬百草的機率至少也有三分之一。

少女聽了他的問題,挑起銳利的眉鋒:「喔,那不關你的事。」

安樂業輕輕抽了口氣,下意識脫口而出:「我知道你!你也是來跟阿白告白的!」

「說真的,那不關你的事……安樂業對吧。」少女抱起手臂,視線上下掃了安樂業一回。

「你、你怎麼知道?」

「這種時間會出現在萬百草家的人只有你了。」少女撇撇嘴,看來很不耐煩。「好吧,既然你是安樂業,我可以告訴你我來幹嘛。」

「你來看嘛?」

「借醬油。」

「借醬油?」安樂業不敢置信的重述,接著瞪大眼:「你為什麼要來跟阿白借醬油?告白就告白,幹嘛騙我?」

「安樂業,你倒是告訴我,哪個女孩會穿成我這樣來告白?」少女蹙眉一瞪,把安樂業滿到喉嚨的不滿給瞪回肚子裡。

這麼說來……安樂業這次總算上下把女孩看仔細了。

少女穿著一件洗得退色的T恤,下襬有幾處還露了毛邊邊,下身則是一條寬短褲,兩條又細又白又直的腿,像蘿蔔籤似的漂亮。

呃……「好吧,你看起來不像告白。」

「謝謝你的理解喔。」少女哼笑。「那我可以借醬油了吧?」

「你在這裡等,我進去拿給你。」無論如何,安樂業就是不想讓少女跟萬百草見面。他知道自己不是聰明人,但也看得出來少女跟萬百草絕對很熟。

不然誰會穿這樣來借醬油!哼!

也顧不得關門,安樂業回頭跑進廚房,萬百草正在剁蒜泥,隨口問他:「外頭是誰?」

「花椒放太多的麻辣鍋……」安樂業嘟著嘴抱怨。

「你是指我嗎?」少女清冷的聲音從後傳來,少年很沒用的發出尖細的叫聲,一溜煙躲到萬百草身邊。

「啊,解語。」萬百草詢聲看去,對少女露出溫柔的微笑。

「我來借醬油的。」少女回以微笑,但那雙漂亮得嚇人的眼,直直盯著安樂業。

 

----

 

我個人非常喜歡解語啊!!!
是說,我認為安樂業會惹眾怒X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