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怒吼完,又痛哭了一場之後,琪勳內心的憤怒抒發了點。某條從穆斯年夫婦死後就緊繃起來的弦,啪!一聲斷掉。琪勳總算願意說中文了,讓藍教授鬆了一口氣。

  青少年真的非常難懂,藍教授還是第一次這麼想念米沛。

  回去再敲米沛幾下疏壓好了。瞬間,藍教授覺得心情非常好。

  「我想回家。」直到晚餐時間,琪勳才從浴室走出來,眼睛還紅紅腫腫的,但看起來很神清氣爽。

  「回家?」

  藍教授被瞪了一眼,他只能摸摸鼻子示意文教授出面。

  「現在嗎?」文教授遞了一塊手帕給琪勳。

  「嗯。」並沒有接過手帕。「從這邊坐地下鐵就可以到了。」

  「藍寧,好嗎?」文教授看看時間,帶點遲疑。

  「明天。」

  「不要明天。」青少年跟中年大叔槓上了。

  「明天。」當然不讓步。

  成熟的大人怎麼可以被青澀的花生米左右?

  「不要明天!」

  聽說,花生米的含油量是很高的,可以用火點燃......

  「不准,總之明天。」以四十五度的驕傲噴氣。

  藍教授很清楚,這個叫做美國的地方,晚上絕對不能在外行走。誰知道會不會遇到個穿紅內褲人,或某著頭戴黑內褲的人,或某個一身紅色鎧甲的人,在天上搶制空權。

  這對小孩子的教育不好。藍教授唯一認可的存在只有變形金鋼,因為那是外星人。

  「我現在就要回家!」轟!花生米燃燒了。

  這一定是蜘蛛人的錯。

  成熟的大人閉嘴,瞪了一眼滅火器。

  「琪勳,今天有些晚了,我們也都餓了。白天不是更能把你的家看清楚嗎?」滅火器文教授仍不變的柔聲細語。

  鼓起臉頰──藍教授從來沒看過董曉菀有這樣的表情──琪勳對藍教授用力的,哼!了一聲。

  這大概代表同意,因為她拿起客房服務的菜單,藏起臉。

  「藍寧,好好溝通。」文教授把飲料單遞給藍教授,勸道。

  「我溝通了。」不就說了,明天。

  「唉......」即使是文教授,也只能嘆氣。

  暫時,又度過了和平的一晚。

  第二天,三人都起得很早,琪勳坐在床邊揉眼睛,打個哈欠,咕噥著。

  輪流梳洗完畢,琪勳咬著剛送到的三明治,一個人掛著耳機縮在窗檯上。

  「琪勳。」藍教授越挫越勇,畢竟他是成熟男子。

  這回,少女轉頭看他,不太甘願的拿下耳機,揚眉。

  「呃......」藍教授反而不知道要說什麼了。「呃,出發了?」

  「嗯。」琪勳跳下窗檯,刻意看著文教授:「走吧,我家很棒,你一定會喜歡。」

  「我會期待的。」文教授看看藍教授,再看看琪勳,笑了。

  搭地鐵,大概花了半個小時。

  那是一棟紅磚公寓,三層樓高,樓梯是被摸得發黑光滑的木造樓梯。琪勳的家在三樓,打通了兩戶住宅,約略有六七十坪大小。

  隔間簡約俐落,有幾株觀賞植物,錯落散佈。地板是溫暖的木頭地板,相當於客廳的地方正中央,鋪著拼布地毯,散放著幾個靠墊,還有一架古琴,沙發椅反而孤獨地躲在角落。

  開放式的廚房正對著大陽台,漆成白色的陽台上擺著一張看來舒適的躺椅,還有幾盆已經枯萎的盆栽。

  先前那些盆栽應該曾經爭奇鬥艷,驕傲的爭相綻放的花朵。

  藍教授一眼就認出了,這是董曉菀的風格。他有些驚訝,本以為穆斯年在跟董曉菀離婚後,會把屬於她的一切都拔除。

  琪勳站在門口,輕輕的吐了一口氣。

  「這裡是媽媽的地方,晚上媽媽會教我彈琴。」琪勳走到古琴旁,撥動琴弦。

  媽媽的地方?兩個中年男子對望了眼。

  「早上八點吃早餐,下午三點半開始下午茶,餅乾跟蛋糕都是媽媽做的,我不喜歡外面賣的零食,好甜。七點的時候爸爸回來了,我們會一起吃晚餐,就坐在這裡。」琪勳跳上吧檯邊的椅子,那張椅子的椅背上,掛著漂亮的中國結。

  粉紅色的。

  藍教授皺了下眉。

  粉紅色的中國結?粉紅色的鳳麟呈祥?算了,藍教授不打算對他人喜好多做批判。

  「放假的時候,我會跟媽媽一起替盆栽澆水,中午會在這裡睡午覺。」琪勳走回客廳中央的拼布地毯區域,抓起一個靠枕。「我最喜歡這裡了。」

  「你等等還是可以在這裡睡午覺。」這次應該可以過關吧?藍教授有點緊張。

  「嗯......」

  從落地窗看出去的景色確實很好,一整片藍色與綠色,隨風搖曳。

  琪勳伸手擦了擦眼角,抓著靠枕站起來。「那邊的門過去,是爸爸的地方。」

  藍教授露出噎到的表情,被青少年瞪。

  「我也喜歡爸爸,他有好多好多書,每一本都看完了。」空著的手扯了文教授唐裝的袖口,往對藍教授來說是魔界入口的方向拉。

  嘖,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蒼天不仁哪!

  藍教授只能跟上去。

  門後,是個枯燥乏味的,屬於學者的空間。

  沿著牆壁,是一排又一排的書架,直達天花板。書桌擺在正中央,被大量的書集資料淹沒了大半,筆記型電腦是半掩的。

  檯燈附近算是淨土,整齊乾淨,放著幾個像框。

  琪勳鼓起臉頰,看著藍教授,幾乎過了五分鐘,才深深吸口氣。「你、你過來。」

  成熟的大人才不被花生米左右呢!哼!

  藍教授撇開頭,假裝欣賞書架上的書──哪來的蠻夷語言金庸全集?百花拂穴手難道要翻成「掰花夫薛收」嗎?

  他只是好奇文教授在看什麼,所以剛好走過去。

  彼娘之!

  書桌上,擺著藍教授的照片。

  三十歲的藍教授抱著米魯魯,笑得很開心的照片。

  偷拍照!

  「我知道爸爸喜歡你。你會不會感動?」

  「我為什麼要?」藍教授一把抓起相框,打算很帥地砸碎在地上。

  可是有米魯魯......卑鄙小人!最後相框被交給了文教授收起來。

  「你永遠永遠都不會喜歡我爸爸嗎?」琪勳露出快要哭了的,但非常嚴肅的表情。

  「不會。」

  「為什麼?」

  「因為我有喜歡的人,而且我從來不曾喜歡他。」

  「永遠永遠?」

  「對。」藍教授揚起下巴,用力噴氣。

  「那我可以留下爸爸媽媽的房子嗎?你會叫我把房子賣掉嗎?」

  「這是你的房子。」藍教授困惑地看了少女一眼。

  「我可以、我可以永遠喜歡爸爸媽媽嗎?」

  「那是你爸爸媽媽。」

  「我可以不要叫你爸爸嗎?」

  「那你想叫什麼?」

  「反正我不要叫爸爸。」琪勳也揚起下巴,對天花板哼了聲。

  「所以,這是代表你願意被我領養嗎?」藍教授愕然,不懂琪勳為什麼會這樣改變。

  「只要你不要喜歡爸爸,因為爸爸是媽媽的。只要你不要賣掉爸爸媽媽的房子。只要你不要逼我叫你爸爸......這是約定?」琪勳伸出小拇指,帶著一點急切。

  藍教授看著她的手指,再看看少女紅著的眼眶,突然懂了青少年在想什麼。

  「約定。」伸出手,藍教授的小指與琪勳的小指勾了勾。

  少女露出了藍教授曾經看過,在董曉菀臉上出現過的,但又有些不同的,可愛笑容。


----

明天
後主要出場了

本來,這篇的重點其實是拜見岳父母,以及西裝H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