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西裝,是某天藍教授心血來潮帶李昱去買的。

  深藍色的襯衫、黑色的外套及褲子,在百貨公司的專櫃,整整花了一下午的時間挑選。接著又花了三個小時才買了條領帶。

  究竟多少錢,李昱沒問,倒是李大姐看到的時候輕呼了聲,接著別有深意地摀著嘴,看著李昱竊笑。

  李昱是不穿西裝的,他最正式的服裝是一件白襯衫加上名牌牛仔褲及一件學院風格的針織衫。

  理所當然的,他不可能會打領帶。

  「大姐。」

  「嗯?」李家大姐抬起頭,接著瞪大眼。

  「幫我。」李助教抓著領帶,難得把頭髮往後梳,但仍有幾根髮絲落在額頭上。

  極品尤物。

  這是李大姐第一個想法。

  原來阿宅也是有費洛蒙啊!

  這是第二個想法。

  噗嗤。

  李大姐用書遮著自己半張臉,還是笑得很後母。李助教挑眉,將領帶往前又一揚。

  「這位兄台,小女子不方便替藍老師代勞。」很快止住笑意,那一臉的誠懇認真。

  「幫我。」

  「為什麼?」說到底畢竟是自己的弟弟,李大姐還是接過了領帶。

  李助教不回答,只是很理所當然地把脖子靠過去。

  「怎麼啦,藍老師決定把送你的衣服脫掉了?」

  「嗯。」

  「你決定把自己青春的肉體奉送給藍老師上下其手嗎?」

  「嗯。」

  「小昱,你說真的?大姐需不需要替你燉個雞湯?你知道,藍老師是45歲的成熟男人,做姐姐得很擔心那些成熟技巧會讓你......」可意會不可言傳呀!

  李助教笑了笑。

  「這條領帶也是老師挑的?」拉好領帶,李大姐往後退了些,笑問。

  「嗯。」

  「小昱,你知道女人為什麼喜歡送領帶給男人嗎?」

  「為了勒死他。」

  「差不多了。」李大姐笑笑,將李助教額頭上的髮絲整理好。「要去拜訪藍師公藍師奶嗎?」

  「今天不是。」李助教拉拉領口。「今天是為了脫衣服。」

  女為悅己者容。即使李助教覺得自己快被勒死了。

  「真青春呀。」

  其實並沒有那麼青春。畢竟這是分手後(?),第一次進藍教授的家門,還是用青春的肉體誘惑來的。

  這是大人成熟的策略。

  將小50停好,李助教第一次用後照鏡整理儀容,安全帽把頭髮弄亂了,李助教隨手把頭髮往後梳,心意到了就好。

  按下門鈴前,李助教難得帶了猶豫,也就導致大門打開時,他與走出來的少女面面相覷的窘境。

  當然,窘的是琪勳這個少女,李助教神色未變地舉手打招呼。

  「你來啦。」琪勳露出心死的表情嘆氣。

  「我來了。」

  「吃早餐嗎?」

  「好。」李助教點點頭。「買什麼?」

  「三明治吧。藍叔叔要店家特製的三明治,我想吃貝果。」

  「特製三明治?」李助教眉頭一皺,驚覺事情不單純。「鮪魚三明治?」

  「對。」

  李助教露出沉痛的表情搖頭,按住少女的肩膀:「三明治只能放番茄、火腿、起司跟萵苣。」

  「啊?」

  「去吧,不要買鮪魚三明治。」

  呃......琪勳睜大眼眨了眨,類似的台詞她下樓前聽藍教授說過,不過是完全相反的版本。

  「藍老師的飲食習慣太糟糕了......」

  這句話她也聽過,也是相反的版本。

  「你可以吃飽再回來。」

  這句話也聽過了,倒是相同的。

  「嗯。」算了,兩種三明治都買一個好了。

  揮揮手,互道珍重再見,李助教才走進大門上樓。

  分手後再次交往的第一次會面應該怎麼樣才對呢?李助教知道自己不是個浪漫的人,他想這次可以浪漫一點。

  按下門鈴後,不到三十秒門就打開了。

  「脫嗎?」李助教拉著領帶,對藍教授說。

  好個破題法。

  藍教授愣愣地看著全然不同的李助教,沒辦法反應。

  脫什麼?大庭廣眾之,脫什麼!兩秒鐘後藍教授脹紅臉,用力揚起下巴。

  「不脫。」哪輕易被青春的肉體收買?即使李助教看起來可口得要命。

  藍教授可是都想好了。昨天掛了電話後,他發現自己被李助教牽著鼻子走,分手也好沒分手也好,應該都是他說了算才對,哪有這孽徒拿主意的份兒?

  再說,藍教授對於李助教爽快的答應分手這件事,頗有芥蒂。

  哼!大膽孽徒,應該要跪在他的西裝褲下哭求不分手才對!

  藍教授完全忘記,提出分手前,他是怎麼告訴自己即使李助教痛哭流涕,也要為了這年輕人的人生,狠下心分手。

  一切都是西裝褲的錯。

  李助教仍拿著領帶的一頭,看著驕傲的藍教授,接著笑了。

  「老師。」

  「嗯哼。」

  「老師。」

  「嗯!哼!」快跪!

  「你不讓我進去,就別怪學生失禮了。」李助教退讓,這也是種浪漫吧。

  「孽徒,你現在就很有禮嗎?」藍教授臉頰一紅,不甘願地退開半步。

  「學生擔心琪勳回來看了不該看的場面。」滿臉誠懇。

  藍教授咋舌。

  加入琪勳後,藍教授的單身漢小窩有了些微改變,除了米魯魯依然在自己的地方外,客廳的茶几上鋪了漂亮的天藍色桌巾,正中央還差了一盆花,陽台上更進駐了三四盆栽。

  先前是客房的房間,門上現在掛了少女手繪拼貼的門牌,寫著琪勳的名字。

  環視一周後,李助教看著藍教授。

  「什麼?」藍教授帶點扭捏,瞪著李助教。

  「老師,我不是個浪漫的人,請相信這是學生的極限了。」說著,李助教握住藍教授的手,壓在自己胸口上。「老師,不脫嗎?」

  「當、當然不脫!」藍教授紅著臉吼道,。「你這昏君!別以為可以用你年輕的肉體唬弄過為師!告訴你,我們還是分手中!」

  「老師,您怎麼可以如此欺騙學生的感情。」平板。

  「重來。」

  「老師,您怎可如此踐踏學生的期望?」

  什麼期望?藍教授從頭開始打量李助教的打扮,氣勢都虛弱了。

  深藍色襯衫確實很適合李助教,藍教授是頗為得意自己的眼光。那天花的時間很值得,但是......藍教授仰天噴氣。

  「藍寧。」

  「什、什麼?」藍教授耳朵又紅又燙,無法不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李助教的動作上。

  他的手被握著,抓住了那條花了三小時挑選的領帶,慢慢地抽掉,掉落在地板上。

  「李、李昱......」

  「嗯。」

  「李昱......」接著是衣扣,從領子開始,另一隻手也自動自發的加入了。

  西裝外套還套在李助教身上,襯衫的扣子卻已經全部解開,露出了顯然很少曬太陽而太過白皙,也顯然不太運動而線條纖細不俐落的胸腹,但卻說不出的吸引人。

  「你、你還是個年輕人......」手指觸碰上李助教的鎖骨,那是很優美的彎曲。「明天起陪為師一起慢跑......」

  藍教授沒有發現自己喘著氣。

  李助教不置可否地一笑。

  吞下口水,藍教授努力收回手,焦躁地在褲子上磨擦。

  「老師?」

  「藍寧。」瞪了青年一眼。

  「藍寧。」從善如流。「不繼續嗎?」

  「你、你這是要為師、為師......」

  「禽獸。」李助教接的非常理所當然。

  藍教授張著嘴,開開合合就是發不出聲音。

  「不要?」順便親一下。

  「不、不不不......昏君......」藍教授紅著臉摀住嘴。

  「學生已經問過老師您的意見了,那麼,」李助教脫去西裝外套,拉著藍教授坐倒沙發上。「學生就不客氣了。」

  什麼?

  什麼?!

  藍教授無法抗議無法反應,眼睜睜看著應該由他脫下來的衣服被穿著衣服的那個人俐落地脫掉,接著連他身上的衣服都失守了。

  「昏君唔唔......」

  那是一個濃烈熱情到讓人頭暈的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