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教授跟藍教授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從大學就開始了他們的交情。

  因此,當藍教授請假在家處理穆教授遺留下來的問題時,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找文教授來幫忙的。穆琪勳父母雙方的家人都無意收養這個孩子,甚至可以說,琪勳這個十四歲的女孩,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親人了。

  穆斯年的父母在兩年前去逝,穆斯年與董曉菀就是在那之後離婚的。藍教授發現自己對這件事一點也不意外。

  董曉菀則是從小就單親,母親在她大學的時後就不在了,這件事藍教授很早以前就知道,也因此他無法責怪董曉菀。

  要辦領養手續,必須到美國去──萬惡的美帝......

  「老文......」藍教授撥了通電話。

  『藍老師嗎?請稍等,我請文老師接電話。』青年愉快活潑的聲音透過話筒,藍教授不以為然地嘖的聲。

  『藍寧?』私底下,文教授會直呼藍教授的名字。

  「嘖嘖,你的小蠻夷不用回家過年嗎?」

  文教授低聲笑了。

  「我真不懂你怎麼會看上那小蠻夷。那二十來個毫無美感的符號,有什麼資格被當成一門學問研究?哼哼哼!」

  『26個。藍寧,』文教授輕聲細語的。『你不會為了這件事打電話給我吧?』

  「呃......」藍教授摸摸鼻子。「不是......」

  『那麼是?』

  「穆斯年......」藍教授清清喉嚨。「穆斯年死了,把他跟董曉菀的女兒託付我。」

  『拒絕吧。』

  「不行,琪勳沒有親人了。」藍教授嘆口氣。

  『所以呢?』文教授仍是柔聲細語,幾不可聞地嘆了聲。

  「你過年有空吧?」理所當然得很。

  『有。』

  「反正也沒有什麼活動吧?」

  『確實。』

  「你的腰也需要休息個幾天。」嗤哼。

  『噢。』文教授笑笑。

  「一起去美國吧。」說得像去巷口便利商店買泡麵一樣。

  『好啊。』

  「好,那就下周出發吧。」

  當然,去美國的簽證不比巷口的便利商店,雖然因為琪勳的關係美國在台協會加快了辦理速度,但簽證到手也已經是一周之後的事情,差點更改飛機航班。

  至於,藍教授找文教授幫忙的原因,單純是因為文教授精通蠻夷語言。

  辦理領養手續有非常多時間都在等待跟接受評估,藍教授本人的英文會話只有國中程度,穆斯年死後穆琪勳就刻意不說中文了,這是她唯一能表達抗議的方法。

  萬惡的美帝......45歲的藍教授對美國抱持非持多的偏見,藍爺爺甚至還保留有麵粉袋內褲,當寶貝一樣這件事是他最不以為然的。

  為什麼中美合作友好的握手圖案在正前方?

  當然,藍教授向來是個用偏見對人對事的人,並不會因為眼前是個金髮碧眼,非常適合銀框眼鏡,看來知性美麗的年輕女性而有所改變。

  藍教授喜歡眼鏡,但他喜歡黑框、樸素的款式,戴在黑髮黑眼的年輕男性臉上。

  第一次的面談不是太順利,當被領養人不肯說中文,領養人英文能力趨近於零的狀況下,如果沒有文教授在一旁緩頰,也許就連第二次機會都沒有了。

  “MR‧文,雖然這是MR‧穆的遺言,但若是MISS‧穆不願意,我們也會替她找到好的領養家庭,繼續在美國生活。”金髮碧眼的美人史密斯小姐,推了推眼鏡,聲調溫和但強硬。

  “是,我們能了解。”文教授點點頭,看了眼滿臉無聊,看似看著窗外,實則在打瞌睡的藍教授一眼。“但,這個孩子才剛失去父母,對她的養父也還不熟悉,也許該讓他們再談談?”

  琪勳皺了下眉,嘟起嘴,但沒有說話。

  “好吧,希望下次的會談,可以看到更好的互動。”史密斯小姐看來不以為然,但仍勉強答應,約了兩天之後再見。

  回到飯店,琪勳還是不肯理藍教授,也不跟文教授說話,直到晚餐時間,三人來到頂樓用餐時,她才對著文教授插起腰:“我知道你討厭我。”

  “我不討厭你。”文教授正替藍教授翻譯菜單,聞言愣了兩秒,接著露出溫和的微笑。

  “我知道你討厭我!他也討厭我!大家都不喜歡我!”琪勳沒有尖叫,只是一直把下巴揚高,不斷喘氣。

  “我不討厭你。”確定了藍教授的點餐,文教授將菜單推到琪勳眼前。“想要吃些什麼?”

  “我知道沒有人喜歡我,也沒有人需要我。”少女按按眼角,把菜單推回去。

  「琪勳?怎麼了?」藍教授被瞪了一眼。

  “你跟他說,不要叫我的名字。我不喜歡。”

  “你可以自己說。”文教授只是微笑,招來了服務生。

  “我不要。”嚼著嘴唇許久,琪勳才回道。“我不要。”

  「琪勳,你有事情可以對我說。」簡單的英文藍教授還是聽得懂的,從剛剛一連串的「不喜歡」「討厭」以及「我不要」,憑著人生經驗,藍教授還能推測出六成的意思。

  雖然有跟青少年相處的習慣,可是家裡那個名叫米沛的青少年,跟眼前這個憤怒的青少年不同,讓藍教授頗感苦惱。

  藍教授向來是帶給別人困擾的那一個,很少被他人給困擾,還需要多學習呀!不禁感嘆起來。

  然而這重點根本完全錯誤了。

  「NO!」

  藍教授感到非常頭痛。

  餐點上來之後,三個仁之間就沒有其他的對話了,只有偶爾琪勳把胡蘿蔔挑出來,卻被藍教授再次推回盤子裡時,發出不滿的咕噥。


----

因為最後倒數沒時間寫新的試閱

所以搬最後的舊文來擋一下XD

但,系辦的公開文部分也差不多要搬完了OTZ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