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雷頁

真的非常非常雷!天雷滾滾到我自己都超過極限了OTZ

有女轉男情節(我說過這是BL,真的是BL)

如果有人等的是龍騎士或金絲雀,請另外告訴我OTZ

另外,這篇爆了......









  她一輩子沒想過自己會有一天在廁所裡崩潰。

  也許,冷靜一點來說,這算是第二輩子,但無論如何她依然沒想過重生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廁所裡尖叫著崩潰。

  「你他媽給我出來!」尖叫了三分鐘後,她開始怒吼。

  「抱歉,我以為洗手間是很私人隱密的地方,我不應該……」天使的聲音從後面小心翼翼的傳來,帶點討好的意味。

  唬!的轉過身,她氣勢洶洶的逼近天使,高大又長著翅膀的中年人手足無措得連連後退,接著被自己不穩的腳步絆倒,跌坐在沙發椅上。

  操他媽的剛好!

  「你現在就解釋清楚!」她渾身顫抖,咬得牙喀喀作響。

  像是被她的樣子嚇得不輕,天使縮在沙發上,笑臉很巴結:「你冷靜聽我說,就跟我告訴過你的,這具肉體年輕、聰明、健康、家世良好還有一份不錯的工作,他不是死於疾病而是死於意外……好吧,這麼說不正確,畢竟你是在廁所裡醒來的,但他確實是死於意外沒錯。」

  「我沒問他的死因!」她吼得語尾破裂,喉嚨都快出血了。「你不覺得有更他媽重要的狀況應該要先跟我說嗎?沒有嗎?」

  「什麼?」天使露出真正疑惑的表情。

  一口氣幾乎換不過來,她摀著胸口喘得跟蒸氣火車似的,搖搖晃晃跌坐在地上,閉起眼睛默背九九乘法表,等默到七的時候,總算讓她放棄毆打天使的念頭,這才張開眼睛,鬆開緊握得接近抽筋的拳頭,兇惡的看著仍在沙發上縮成一團的天使。

  「既然你提到了死因,可見你也應該要跟我介紹一下這具身體的主人到底是怎麼死的。」

  「呃……」天使吞嚥了下,往後退了點。「既然你不介意他的死因,我也認為你不要問比較好。而且,現在最要緊的,你是不是先把『那個』收好?」

  憤怒跟尷尬以及無措同時交雜在她臉上,她動了動嘴,但沒發出聲音。

  「一直露在外面,不冷嗎?」

  「……不……」唇間發出的嘶嘶聲,勉強可以分辨出一個字。天使滿臉疑惑,將耳朵貼過去。

  「你說什麼?」

  「……我不……碰……」她的臉脹得通紅,聲音鎖在喉頭。

  「你不碰?為什麼?如果你不碰就會一直露在外面,我記得在人間露這個東西出來滿有問題。」

  「我沒有碰過這種東西!我不知道怎麼好好的把他收回褲子裡!」她再次崩潰了,竄緊拳頭揮舞著吼叫:「你他媽解釋清楚,為什麼沒有告訴我這具身體是男的!」

  她……現在應該說是「他」,雖然衣著整齊,還頗有品味,帶點不那麼複製人風格的文藝風,整體看起來好得不能再好,除了那開門見客的陰莖以外,正隨著他激動的動作左搖右擺。

  「你28歲了,怎麼會沒碰過?」天使訝異極了,下一秒被他兇神惡煞般揪住衣領。

  「我不能活到28歲還是處女嗎?守身如玉有錯嗎?我最後一次非透過電腦螢幕看到這個東西是國小三年級不行嗎?」

  「呃……」天使陪笑,「我認為這不是大問題,過去你自稱也好,朋友們的共識也好,都認為你是個頂天立地的女漢子。漢子跟女漢子又有什麼差別呢?」

  「性別不一樣!」他何苦淪落道回答這種無趣問題的地步?他根本就不應該重生!「我反悔了,我要取消重生這個選擇,我強烈要求選擇C方案,我不管它是不是在兩個月前被取消!」

  「噢,我很抱歉……」天使皺起眉,對著不知何時出現在兩人中間的《重生指導手冊》努努嘴。「這本書上寫得很清楚,以B方案重生之後,必須至少使用新身體生活一年,如果仍然無法適應,才可以遞交二次重生申請書,並排對等候新身體。」

  「排隊等候?」他抽氣。

  「當然,而且二次重生的身體不會比一次重生要來得好,這跟負債搬家一樣,往往會每況愈下,我個人絕對不推薦。」天使輕柔和煦的聲音哄騙著:「性別不是大問題,你仍然擁有這個身體原先的記憶,一定可以完美得把這個小東西收拾好,幾次之後就會習慣了。」

   「你根本就是詐欺!」雖然下半身有個東西擺盪的感覺很奇怪,他還是糾緊了天使的衣領,用盡全力搖晃他。「你根本就是詐‧欺!所以在天堂入口的時候,你完 全沒有提到身體的性別,所以你才只給我14分鐘考慮,我甚至沒考慮到那麼長時間!我是女的,我重生的身體也應該要是女的才對不是嗎?這是常識啊!」

   「所以我提醒過你要看這本書呀!」天使被搖得頭昏眼花,奮力掙脫了凶狠的箝制,翻過沙發躲在房子另外一頭,無辜的辯解。「你自己打開手冊總論第一頁,上 面第三條第四款寫得很清楚:肉體性別是隨機的,重生者不得隨喜好選擇,要像個赤裸裸的單純靈魂般,接受天主的安排,像是幼小的兒童重回人間,從白只開始新 的人生。」

  他抓起手冊,迅速看完總論第一頁,臉色乍青乍白乍紅,強忍到手指抽筋了才沒撕書。

  狗屁白紙!狗屁像孩童一般!狗屁天主!

  「你不該對天主這麼不敬!」天使驚恐的喝斥。

  「狗屁天主!」於是他把內心的想法宣之於口。「重生者的靈魂他媽的一點也不是白紙!我有28年的記憶,還加上了這具身體25年的記憶,白紙個鳥!我他媽當了28年女人,順便告訴你我會成為女人也是天主他媽的恩惠,操他媽的就不能貫徹始終嗎?」

  「原本可以的。」天使輕柔的嘆口氣。「如果你不要救那隻狗?原本你不需要救……呃,我道歉?」見他高高舉起不算薄的手冊目露兇光,天使總算懂得察言觀色了。

  「此外容我提醒,我記得你說服我重生的藉口是解決出生率低下跟天堂人口爆炸問題。」他突然壓低的聲音,讓天使完全不敢回話。「回答我。」

  「對。」大概天使也是會因為緊張而口乾舌燥,回完話後咳了兩聲。

  他深吸一口氣,跨過沙發,氣勢洶洶的逼得天使整個貼在牆上發抖,他們鼻子對鼻子眼睛對眼睛,相距不到五公分。

  「我現在最好他媽 的可以懷個鳥孕!這具身體是男的!這具身體操‧你‧媽‧的‧是‧個‧男‧的!」一鼓作氣用盡全身的力氣吼完,天使被吼得頭昏眼花,整個身體往下滑,被他一 把扣住肩膀押回相同的位置:「接下來你想告訴我,我命定的對像其實是個女的?所以趁著我重生的愚蠢決定,好讓我們有情人終成眷屬,生他媽一窩的小兔崽子, 拯救天堂人口爆炸的窘境?」

  「這……你命定的對象是男的……」

  他爆出一聲怒吼,就算他心裡知道會得到這個答案,但聽到的時候怒火還是猛烈得沸騰了。他努力保持文明人的底線,沒把天使抓去掄牆,卻無法克制像捏死螞蟻一樣捏緊天使的肩膀,把人捏得唉唉叫。

  天堂到底是怎麼樣一個沒有邏輯的地方?渾蛋天堂!渾蛋重生!渾蛋的這該死的一切!

  「也許你願意大發慈悲告訴我,讓我重生在男人的身體裡,要怎麼做到解決出生率低下跟天堂人口爆炸問題?」

  「其實……」天使清清喉嚨。「這只是我們勸靈魂重生的話術而已。」

  打死你!

   「等等!不要激動,關於命定愛人這件事情我並沒有欺騙你啊!你如果不重生,你命定的愛人會孤單一生,即使結婚生子也會因為無法滿足而離婚或寂寞終生,那 不是很可憐嗎?基於,造成他這悲慘人生的原因是你救了一隻不需要你救的小狗,我只是想把傷害降到最低而已。」天使用最快的速度辯解完,大口大口喘氣,夾著 被捏得很痛得哀哀聲。

  僵持了幾分鐘,或者幾十分鐘,他終於鬆開了被釘在牆上的中年大叔,搖搖欲墜的退了幾步,全身脫力的倒坐在沙發上,把臉埋在手掌間,將肺裡的空氣長長的全吐了出來。

  「那個……」

  「我不要聽你說話。」

  「不是的……」

  「我現在不想聽到你說任何話。」

  「可是……」

  「現在讓我一個人哀悼一下自己誤上賊船的悲劇。」

  「不過……」

  「你他媽到底還想說什麼?」他失去耐性的把臉從手掌中抬起,巴不得用眼神把天使的嘴巴縫起來。

  「你要不要把『那個』好好收起來?」順著天使手指的方向往看,造成一切悲劇欺瞞傷害的導火線跳入視野裡。

  粉粉的,軟軟的,可憐兮兮的,好像還有點冷的感覺。

  他僵硬著,直盯他掛在嘴巴上、放在電腦裡意淫多年的東西,活生生用最高畫質成現在他眼前……

  「我問你,習慣放左邊是什麼意思?」等他終於顫抖的用手捧起那其實還滿溫暖的小東西時,無助的詢問天使。

  「我不知道。」天使蹲在他面前,誠懇的提出見解:「也許是只要把這小東西放左邊或放右邊?或許放中間容易掉出來?」

  用一種太超過得謹慎,他將牛仔褲拉鍊縫稍稍拉開,接著是四角褲得前面開口,還好是沒有扣子的那種,確定通道暢通無阻之後,迅雷不及掩耳得把陰莖塞回褲子裡,刷得拉上拉鍊。

  「你成功了!」那是種帶著真心的崇拜跟喜悅的口氣。

  「是啊……」他感受到的只有無比的苦澀。

 

----

我真的只想寫中短篇啊OTZ

然後趕快開始龍騎士跟金絲雀的

但......到底為什麼會爆掉啊!!!

一萬五以內可以結束嗎OT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