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記得那件槍擊案嗎?」不知道是玩夠了還是心血來潮,帥昭民不想深究,狐疑地看了騰蛇一眼,一扭唇。

  「想忘也忘不了吧!就是因為那件事我被你纏上,還被迫看了四十分鐘活春宮、住院、挾持、監禁、最後連工作都沒有了。」感覺像上輩子的事情,認真去算也不過幾個月前,甚至不到半年,他的人生從平順的菁英,一路往下沉淪了。

  「你問過我很多問題,關於那件槍案,包括子彈上的鏤刻。」騰蛇懷念有趣地低笑,帥昭民到不覺得那是段美好的回憶,那是他這輩子最吃鱉的時候,真的是被吃得死死的。

  「是我問過,而你他媽的啥也沒說,最後開庭了嗎?」說到這個,他們現在這樣擅自離開美國,案件跟本還沒有解決,弄不好騰蛇會被通緝吧!「我一直忘了問你,第二次開庭是什麼時候?」

  「忘了。」皮皮一笑,在帥昭民開口怒吼前,騰蛇搶先在他唇上吻了下,瞬間響起刺耳的煞車聲,三個人都往前猛力一撲,帥昭民的額頭直接撞上了方向盤,痛得咆哮。

  「靠!你吻個屁!我在開車啊!你他媽的吻個屁!」帥昭民按著陣陣刺痛泛紅的鼻尖,吼得尾音都開岔了。「操你媽的,要殉情也找個環境優美的地點,死得乾淨漂亮一點,幹!」

  「親愛的,我沒有打算殉情。」騰蛇半點也沒有歉意,裝出無辜的模樣對他攤手。「不過,因為我愛你,假如你真的很想,我願意配合。」

  配合個屁!誰他媽的腦袋裡裝渣才會需要配合這種事情!瞪著騰蛇用力喘氣,修女還在車上……對,修女還在……

  將滑落的眼鏡推回原位,他透過照後鏡查看修女的狀況,像是完全與這件是毫不相關,修女沉靜地坐在原本的位置上,對他點點頭,淺淺一笑。

  搞得他好像反應過度似的……媽的……摸摸鼻子,帥昭民警告地在騰蛇胸口揍了一拳,才重新發動車子。

  「你要說槍擊案的什麼?」先不管出庭的事情,那就交給前老闆去煩惱,要跟黑手黨打交道沒有三兩三是不行的,他替騰蛇擔個屁心。

  「那時候,我手上驗出了煙硝反應,可是那個女人不是我殺的,你一直問我為什麼開槍對嗎?」這是很久以前的問題了……狐疑地分心瞥望騰蛇帶著淺淺狂野的笑容,他伸手搓搓那頭微捲的髮。

  「是,我問過,而你怎麼樣也不肯說。死者對你開槍了是嗎?」

  「正確來說,他只是拿槍對著我,所以我還不需要對他反擊,當我聽見槍聲的時候,他就倒下了,我以為朱雀讓他的狗當犧牲打,好把我困在美國,最好一輩子不能離開監牢。」騰蛇撇撇唇,但被安撫的很乖,紅棕色的眼瞳嘲諷卻不尖銳。

  「那不是他的狗?」

  「我前陣子才知道那不是他的狗,我沒見過朱雀的狗。」搔搔短捲髮,騰蛇習慣性往懷裡摸,他已經超過一天沒有抽菸,會惡作劇也是能夠理解的。

  當然,什麼也沒摸到。

  帥昭民嘆口氣:「你這傢伙,從剛開始一直煩我就是因為菸癮嗎?拿去。」已經寵他寵得很自然了,帥昭民儘管掙扎了幾秒,還是掏出沒收的菸盒扔過去。「一根,不能再多。」

  叼上菸點上火,騰蛇滿足地瞇起眼深深將尼古丁的味道吸進肺裡,才對修女歉然一笑:「抱歉,菸癮犯了,請修女原諒。」

  「為了身體好,希望騰蛇先生慢慢戒除這個嗜好。」修女平淡地搖搖頭,語氣用詞都很柔軟溫和,騰蛇稍微窘迫地搔搔臉頰,將菸吐出車窗。

  「我會努力。」騰蛇的承諾比往常誠懇,將菸拿在手上轉動了幾圈,仍忍不住地叼上唇。

  看著這慈母馴劣子,溫馨感人得足以登上雜誌刊頭當表率的一幕,帥昭民只覺得渾身都不對勁。不管怎麼說,騰蛇都不是瑪莉修女的孩子,朱雀才是不是嗎?若是一個孩子看到自己的母親對他人比對自己好,擁抱別的孩子的時間比自己多,心裡怎麼可能不介意?

  光說騰蛇這傢伙,就為了自己的母親在遠方看到了什麼,糾結的二十幾年。

  車內接下來的二十分鐘都是一片寂靜,帥昭民總算能專心開車,騰蛇最多只是把手放在他大腿上輕撫,從膝蓋直到根部,最後放在腿跟處輕搔。

  他不討厭這種親暱,卻很討厭騰蛇總是把事情說出一半後,真正的重點則死咬著不肯說,心裡轉來轉去他還是沒辦法把騰蛇告訴他關於槍擊案的事情,跟現在的狀況連接在一起。

  最多,他知道騰蛇跟朱雀互相厭惡,腰上的傷肯定是朱雀下的手,然後?礙於修女在,帥昭民也不好總用中文跟騰蛇說話,那太過不禮貌。可是若用英文,他心裡又覺得很彆扭。
  畢竟是在母親面前說兒子的壞話。

  「你想問我為什麼提到槍擊案嗎?」到是騰蛇意外的先開口,用的是英文,修女的身軀隱約搖動了下,但仍垂著頭手中握著玫瑰念珠,喃喃地低語著什麼。

  「嗯……你嚇到我了……」沒想到騰蛇會這麼主動,帥昭民反而覺得彆扭。

  「爺爺被殺,屍體中挖出的子彈上有我的鏤刻,繼承文件上有塗改的痕跡,最後寫著我的名字,怎麼看都像我做得不是嗎?」騰蛇是說給他聽還是說給修女聽?帥昭民一時分辨不出來,語氣帶點嘲諷,但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聽見了淡淡的悲傷苦澀。

  「的確很像,不過你這麼懶。」

  「真過分,我不是懶,我只是懂得享受人生,這麼麻煩做這些事情何苦?我自然有更簡單的方法呀!」騰蛇笑嘻嘻地攤手,對他壞心眼的眨眨眼。

  「比如,煽動一個律師之類的,讓他疲於奔命嗎?」輕咋舌,對於這麼大言不慚的言論,他真是連生氣的力氣都沒有了。

  「別這麼說,這是愛情的表情。」這就是義大利男人嗎?一旦「我愛你」出口後,就跟下蛋一樣一連串,廉價死了。

  「你怎麼知道是朱雀?我記得費奇有你的子彈,他離開的時候你可沒有把那把槍收回來。」

  「你認為費奇會有那種行動力嗎?」騰蛇毫不掩飾不屑的冷笑,帥昭民當然也不會昧著良心幫費奇說話,只聳聳肩。

  「所以,這一切是朱雀從那時候就開始計畫了?」還真是有耐性,對這點他願意致上敬意,不過把時間拿來陷害人還真是浪費,騰蛇這傢伙要是放著不管,搞不好不會惹出這麼多事來。「你就決定這樣將計就計?」

  「別這麼說,我原本也曾經想過要待在美國平凡的度過一生呀!」靠,還他媽的真敢說。帥昭民直接送給騰蛇那張萬分無奈的臉一個白眼,他可不會忘記這條蛇打算怎麼處理布列尼家。

  無論朱雀原本的打算是什麼,間接促成了騰蛇的計畫。

  「那慶忌又怎麼回事?看樣子他比朱雀還不如,一切都是朱雀替他打理好的。」話說回來,他們逃了這麼久,也沒見到朱雀或慶忌的人找上門,該說他們運氣好還是布列尼家情報網有問題?

  「慶忌這些年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把朱雀照顧好,這就夠了……朱雀是他教導帶大的。」騰蛇伸個懶腰,不以為然地撇撇唇。「雖然我討厭慶忌,但還是要對他獻上敬意。」

  「修女認為呢?」也許是有點嘴賤,帥昭民還是不自覺這麼問,大概是職業病,他還是很想弄懂這家人到底是什麼樣的思考邏輯。

  「我很感謝慶忌先生。」修女僅是如此平靜地回答,從後視鏡裡對帥昭民溫和一笑。「大家都是好孩子,該隱雖然殺了亞伯,他仍然是個敬神、愛著父母的孩子,帥先生不這麼認為嗎?」

  原罪嗎?搔搔臉頰,帥昭民能理解為什麼騰蛇會在修女面前敗下陣。「我對聖經不熟,修女說的應該是正確的。」

  對不會反彈的水,使出什麼攻擊刺探都是沒有用的,不知不覺間就這樣被吞掉了。他對騰蛇也該學著不要反應過度才對,這傢伙現在越來越愛挑戰他的極限。

  不過,該隱和亞伯呀……側頭看了騰蛇一眼,男人完全無視他的警告正點上第二根菸,率性的姿勢充滿一種「性」的挑逗,他是滿喜歡的。

  「誰是那隻犧牲的羔羊?」他問,不期待騰蛇會給答案,而的確騰蛇只是對他揚眉一笑,什麼也沒有回答。

※※

  饕餮沒想到自己會接到騰蛇傳來的簡訊,他靠在醫院頂樓的邊牆上,冬日的陽光燦爛但不刺眼,照在身上的溫度極為舒適,是個適合曬衣服的日子。

  他原本是想找騰蛇出氣沒錯,就算瑟一再告訴他,費奇的舉動很奇怪,精神狀態看起來不正常,覺不可能是騰蛇刻意派來槍殺他的,但饕餮還是認為一切的根源起自於騰蛇。

  這是第幾次看這封簡訊了?饕餮翻轉著手機,隱約蹙起眉頭,思考著得到的訊息……那是一封道歉以及宣告計畫的簡訊,讓他心裡有點浮躁。

  道歉不是針對瑟身上的事,騰蛇似乎完全不知道費奇攻擊了瑟,而是針對多年前母親的死……他很驚訝自己竟然可以冷靜看待這件事,而且有種鬆口氣的感覺。

  將手機塞入牛仔褲後臀上的口袋,饕餮仰頭對淨藍的天際長長吐了一口氣。現在他必須要決定是否接受騰蛇的道歉,以及兩人要不要同盟的事情。

  爺爺已經死了,他從一開始就不認為騰蛇會下殺手,時間點太巧合,朱雀的態度也很可疑……朱雀一直很可疑,慶忌什麼也沒做更加可疑……

  他當然也想過成為當家能得到多少好處,不過現在他最想要的事回到玻璃工坊繼續他創作,回來義大利後儘管為家裡的事搞得心情不定,他還是接了三座教堂的修復委託。

  瑟的傷又該怎麼辦?不能就這樣保持沉默,該討回來的還是要討。

  「主人?」維托像跳舞似地從樓梯口跑過來,饕餮這才收回在天空裡游移的眼眸。「瑟先生醒了。」亮麗的藍眸頑皮地眨眨,唇角帶著竊笑。

  一聽到瑟的名字,咕嚕!的一聲在晴空下響起,維托微微睜大眼,接著毫不客氣的大笑。

  「哎呀!主人,瑟先生畢竟不是巧克力呀,吃過頭你會更餓的。」

  「嗯……」按著肚子,饕餮神情隱約帶些扼腕,瑟的傷還沒有好,才剛從昏迷中清醒兩天,在某程度上來說,他最近一直處於飢餓狀態。

  「主人,需要我替您買羅莎琳的蛋糕嗎?三個剛烤好的巧克力蛋糕。」從醫院的頂樓可以看到遠方天空在地平線與海面觸碰在一起,布列尼本家的屋頂以及羅莎琳蛋糕店的蘋果綠屋頂,都隱約可見。

  「四個,還有兩個乾果仁蛋糕、肉桂棒、烤酪、提拉米蘇、蘋果派……」一開口點餐就停不下來,他最近的飲食生活真的太嚴苛了,就是在本家也幾乎沒有時間偷溜去羅莎琳的蛋糕店。

  「主人,做為跑腿費,我是不是可以多點兩個泡芙塔犒賞自己?」舔舔唇,這個時節的甜點種類非常豐富哪!

  露出明顯不以為然的表情,饕餮嘖了聲,肚子又咕嚕嚕叫了起來。


----

喔喔喔喔喔!饕餮饕餮饕餮!(興奮亂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