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點點前戲的部分,所以我就不鎖啦~  下一篇是正題!欸嘿~

 

 


  平沙公公是何時將東西送來的,離非壓根沒有留心到。他整個心思都在臨身上,他還從沒有這麼貼近臨,鼻息間滿滿是清凜的香氣,帶著一些雍容的薰香,他覺得自己像是被點上了火,幾乎快燒起來了一樣滾燙。

  皇上並沒有親吻那張淡色的小嘴,薄薄的唇緊張地抿著,但又似乎帶些期待地,偶爾用粉嫩的舌尖舔過。

  那張毫不起眼的小臉,對皇上來說當然沒有分毫的誘惑感,他見過的美人何其多?就算是清粥小菜比起離非來說,都顯得豐盛。

  這麼淡的人吃下肚後,會如何?皇上對這件事倒是感到興味盎然。

  細長的眼眸在皇上笑盈盈的凝視下,害羞地緊閉上,疏淡的眼睫微微顫抖。因為閉得很使勁,眼皮子上有幾道小皺折,增添了些許可愛。

  就算是水,也是有味道的。皇上有趣地挑起眉,終於垂首在那敏起的唇上,落下輕柔得接近纏綿的吻。

  「小六,願意與朕同罪嗎?」吻從小小的唇上移到唇角,綿密地滑過稍瘦的臉頰,最後含住了耳垂。

  纖小的肩一震,少年模模糊糊地發出細小的輕哼,小小的手緊緊地摟著皇上的肩,沒有說話。

  「小六,這是不願意?」皇上啃著離非泛出豔紅色澤的耳垂,一點也不肯放鬆地問。

  「同、同罪......」少年羞得渾身僵直,不住地輕顫輕抖著,呼息都顯得不太順暢了。「父......臨......臨......我、我......」

  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是,若是答錯了,皇上是不是就會像之前那樣,冷漠地轉身離開,一忘就將他忘了個把月?他等了好久好久,等著父皇想起他,從母妃死了之後就一直等著。

  父皇要是不來了,他興許能忍耐。但要是臨不來了呢?要是連臨都忘了他......因為羞怯及動情染上豔紅色彩的小臉,猛地刷成一片慘白。

  不成!絕對不成!

  緊閉的眸驚惶地張開,臨的臉龐確確實實地印入眼底,少年才安心地吐口氣。

  「小六?」

  「我、我......那、那不是違逆倫常......」腦裡浮出了父皇說過的話,離非隱約有點明白了。他知道父皇最喜愛的就是離殤的母妃,而淑妃卻香消玉損。父皇一定是被思念折磨的瘋狂了吧!

  離殤長得像淑妃,連神態都相似,只是多了一點雍容及似男似女的嫵媚。所以那不是違逆倫常......唉......

  「不是嗎?」皇上哈哈一笑,幾縷髮絲擦過離非的頰側,騷癢的觸感讓少年蒼白的臉頰又染上一些薄紅。「小六,朕以為你是根死板板的木頭,書裡寫的那些遠大抱負,規規矩矩的禮節,那兒去啦?」

  愣了愣,離非才想透皇上指的是他寫在書裡的那些注記,霎時有些尷尬了起來。

  「兒、兒臣只是......只是......」

  皇上輕挑起眉,用唇擋去了離非結結巴巴的細噢,原本放在少年頭側的手也往下伸,解開了已經被扯亂的衣裳。

  當肌膚確確實實地處碰到絲被的滑順冰涼時,離非緊張地哼了聲,遲疑著要不要躲開皇上摩娑的唇,直嚥著唾沫。

  蒼白單薄的胸膛在被褥間險得更加瘦弱,昏黃的油燈光下,淡色的細小乳尖隱隱約約突了起來,上頭還留著先前被掐傷的痕跡還有更早之前男人啃咬留下的痕跡。

  優雅的指撫上細小的乳尖,先以指腹輕擠輕壓,再用堅硬的指甲搔刮挺起的乳尖。細細小小的淡色乳首不一會兒就被玩出豔麗的色澤,少年咬著唇羞怯壓抑地輕哼,環著皇上的手臂抖得幾乎抱不住。

  「小六很喜歡?」坐起身,皇上將少年發軟的身子圈在腿上,存心讓少年張開雙腿環住他的腰,下身的反應一覽無遺,淺色的性器已經微微挺了起來。

  離非慌張地要伸手去擋,卻被強硬地拉開手臂。「不許遮,讓朕瞧瞧小六能多下流淫蕩。」

  「兒臣......兒臣不是......」下流淫蕩......這幾個字,離非卻說不出口。他切實地瞧見了自個兒的分身,連碰都沒碰的狀況下,前端竟已經浮出曾淡淡的水光。


  那原來不是想克制就能克制的呀......依然生澀的少年,惶然地想掙開男人的箝制,然而已經動情的力道只是徒勞,男人呵的一笑,將他細瘦的手被拉往腰後,只用一掌就牢牢扣住。

  「父、父皇......」臂膀有些疼痛,少年微皺起臉,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才好。

  「也許有些疼,小六能忍吧?」皇上雲淡風輕地問道,手上的力道卻是相反的加重,像是鐵鉗般狠狠地要在少年細瘦的手腕上留下痕跡。

  「嗚......」痛得輕哼,但少年很快咬住嘴唇壓抑著不再出聲,只有淡細的眉心,怎麼樣也解不開。

  雖然是臨,但這個疼讓他想起了先前父皇對他做的事情,痛得連喘息都沒辦法,總以為自己再也承受不了就要昏過去的時候,偏偏因為尖銳的疼動,神智反而異常清明。

  滾燙巨大的堅挺,撕開他的身子時而往內,時而像是要連臟器一同扯出般退開,他雖然不怪不恨父皇,卻很畏懼那種生不如死的疼痛。

  「傻孩子,朕之前是罰你,此回是疼你呀!」那含蓄又嫵媚的微笑,帶著勾人的挑逗,明明是暖如春風,卻又讓離非疼痛中莫名感到心頭一股噪動。

  小小的身子被打橫抱起,皇上的手依然箝制著離非的手腕,凌空的身軀不安地僵直,那種搖搖欲墜的恐懼讓少年繃緊了雙臂,疼痛更甚。

  還來不及詢問皇上打算做什麼,莫名的熱水沒頭沒腦將離非淹沒,驚惶失措的少年連嗆了好幾口水,細瘦的手被亂揮,好不容易才摸到能撐起身子的地方,小臉狼狽通紅,扶在浴盆邊又嗆又喘,像隻落水的小土狗。

  似乎被他的醜態給取悅了,皇上哈哈大笑,用手指勾起少年濡濕的髮絲。「小六呀,你這樣讓朕怎能不欺負你呢?」

  「咳咳......父、咳咳......父皇,這......這是......」一時咳的連話都說不清楚,少年可憐兮兮地猛眨眼,水不停從嘴角、鼻中滑出,每咳一聲都會噴出些許水沫來。

  他這時才知道原來平沙公公進來過了,但卻不懂為什麼皇上要將他扔進浴盆裡?是嫌他身上不乾淨嗎?這一想更加慌張,離非蹙緊眉心,滿臉認真地舉起手臂猛嗅,但嗅來嗅去只有熱水中所放的香料氣味。

  他不懂那是什麼香料,只覺得輕輕暖暖的,嗅起來很舒服,不會太華貴也不會太濃豔,但又不像離殤身上的味道,素雅得太過空靈。

  小小噴嚏了兩聲,少年甩甩頭,努力要將濕亂的髮絲整理好。

  「淨身。小六,你還是朕頭一個親手幫著淨身的人哪!」直到此時,離非才留心到皇上已經將衣物褪去,赤裸地站在浴盆外頭,正隨意將長髮盤起,似乎不想弄濕了。

  他還是......他還是頭一回瞧見自己以外的身子......

  離非滿臉通紅,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細長的眸慌張地一開,但又偷偷轉回了皇上身上。象牙色的肌膚在油燈下隱隱有層珍珠似的光暈,胸膛、手臂跟腰腹,都不如樣貌那樣給人稍嫌纖細的感覺,肌理結實線條有力漂亮,隨著束髮的動作輕輕收縮,簡直不像是人間該有的,而是工匠的傑作。

  小臉越來越往水裡沉,抓著浴盆邊沿的小手緊得指彎泛出了一層白,當細長的眸瞧到皇上兩腿間時,少年又猛地喝進了兩三口水,悶咳了好幾聲。

  笑睨了離非一眼,皇上也跟著跨入了浴盆裡,這下少年完全不知道該將眼往哪瞧才好,就算垂下頭也會瞧見自個兒腿間不知羞恥的分身,已經挺了大半了。

  下腹像有一團火燒著,但少年完全不明白自己為何會這麼......這麼不思振作,他確實對臨抱有一些羞人的想法,卻、卻沒想到會光瞧著就......

  「小六的身子倒是比嘴巴可愛的多。」浴盆並不大,就算少年的身子稍嫌太瘦小,與男人擠在一塊兒時,還是免不了得跨在男人腿上。

  粉嫩的性器前端,微微顫抖著,就貼在男人的腹上,囊袋的部分則被男人的堅挺輕觸著。

  腰一抖,少年逃難似地站起身要爬出浴盆,卻被輕易地一攬腰抓回了男人懷裡。

  「怎麼?朕要親自替你淨身,小六不領情嗎?」柔軟的唇就貼在少年小巧的耳垂上,輕啃輕咬著。

  縮起肩,少年用力閉上眼,細聲回答:「不、不......兒臣、多謝父皇恩寵......」

  身子又燙又麻癢,力氣像被熱水跟男人的唇全抽走了,軟軟的使不上力來。

  這不是違逆倫常......這不是......



----

幹!
H啦!你是跑到哪裡去了!
下一篇d( ̄▽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