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都不想提起幾天前開幕賽後的事情。

   騰蛇跟帥昭民在儲藏室裡硬是克服所有困難做了一回,下場是帥昭民的腰閃到了,肌肉痠痛了兩天,貼什麼藥膏都沒有用,騰蛇只好每天晚上替他熱敷跟按摩。

   而騰蛇也沒有比較吃香,他的額頭在幾次太過激烈的頂撞中,敲到了儲藏室牆壁上藏著的某塊卡榫似的東西,很丟臉的得到一個殘缺的四角形傷痕。是如何得到這個傷,明眼人都猜得出來,於是他這兩天的課是請人代課的。

   不過,再慘都瑟墊背。

   帥昭民剝著洋蔥皮,偷眼看身邊正在揉麵糰的瑟,忍不住又偷笑了。

   瑟狼狽羞憤的瞪來一眼,發洩似的抓起麵糰往木頭砧板上砸。

   晚上的義大利麵肯定很有嚼勁吧!

   就如同帥昭民所料,三天前饕餮根本沒忍到進房間就把瑟給剝光了,衣服從客廳開始沿著樓梯一路散落,最後一件掉距離瑟不到100公分遠的距離,離他們的房間大概有200公分遠吧!

   那就是那該死的100公分距離,所謂咫尺天涯應該可以用在這裡吧!

   饕餮在用餐的時候總是吃得很美味,這點帥昭民也是認同的,即使他嘴巴上死也不可能說,所以他願意在招待饕餮一家的那天準備整桌素食,而不覺得自己像隻羊在啃雜草。

   「這沒什麼,你就把自己當成一道山羊起司波菜沙拉就好。」噗嗤!

   「昭民!」點綴在語尾的那聲笑讓瑟徹底爆炸了。「我不想,絕對不想再聽到任何關於那天的事情!絕對絕對不要!!你知道喬喬這兩天晚上一直做惡夢嗎?我跟饕餮嚇壞她了。」

   「他們回來的時間點太巧。」

   「昭民,我不想談這件事情。」再次警告好友,帥昭民做了個拉上嘴巴拉鍊的動作,開始切剝好的洋蔥。

   完全沒有受到任何影響的,只有一個人。

   饕餮對於做到正高潮的時候被剛好回家的孩子看到這件事情,沒有留下任何心理壓力。他的生活一如往常,在工作室待上大半的時間,休息時喝喝酒吃吃點心,也許親親瑟摸摸瑟抱抱瑟然後享用一個融化在懷裡的巧克力王子。

   看他好吃好睡的模樣,瑟都有點不高興了。

   「你反正對那條毛毛蟲也沒辦法氣太久,就省略這道功夫吧!你要想的是,今天晚餐後的那場比賽,可是義大利對英格蘭。」

   正在桿麵糰的瑟明顯得打個寒顫。

   義大利跟英格蘭是世仇,這場龍虎之鬥會讓義大利男人們多們熱血沸騰、情緒高昂,絕對是不言自明。

   「可是孩子們都在。」瑟虛弱的試圖找尋藉口。

   「上次被孩子們看到後饕餮有軟掉,然後放開你嗎?我記得他好像還繼續做到你高潮兩次。」帥昭民抓起一根芹菜啃著。

   「你……」瑟整個人都快冒煙了,美味到帥昭民都想親一口。

   「為什麼我知道嗎?好友,你以為那天是誰餵飽孩子們?希拉里真是好幫手,我家兩個小鬼就需要多訓練了,騰蛇太寵他們了。」而講這句話的人,不但太寵雙胞胎,更寵他家那條寵物蛇。

   「這是你家……」瑟的底氣更顯不足。

   「謝謝你提醒我,讓我想想有什麼難洗的東西要收起來,我相信你不想讓我清洗任何沾到黏糊糊東西的地毯、腳踏墊、衣服浴袍毛巾?」帥昭民苦中作樂的調笑看來想把自己揉進麵糰裡的好友。

   「我以為,那些東西都是騰蛇在清洗。」瑟心有不甘的反擊,但結果就是把自己退入深淵。

   帥昭民咬著芹菜嗤笑:「所以你更願意騰蛇洗那些黏糊糊的東西?我是沒什麼意見啦。」

   當然不是!瑟無聲的在心裡羞吼,但即使帥昭民連調解停上一分的口才都沒拿出來對付他,瑟終究無法在好友的銀舌頭下逃出生天,最後只能把一切發洩在食材上。

   這頓飯吃得很愉快,球賽也看得很愉快,兩個義大利男人年紀加起來接近九十歲,整場比賽生氣蓬勃得像是十八歲的青少年。

   帥昭民才知道,開幕賽對他們來說,只是熱身而已,現在才是動真格的。

   只要英格蘭發生失誤,他們就會歡呼;義大利要是發生失誤,饕餮的髒話精彩的連帥昭民都要甘拜下風。當英格蘭球員對義大利球員犯規的時候,髒的就不只是言語,連手勢都髒到帥昭民看不懂,當然義大利被裁判吹犯規的時候,裁判也沒躲過一劫。

   義大利人果然要靠手勢才能完整表達意思呢!帥昭民啜飲著啤酒讚嘆著,騰蛇這個狀況在今天之前並不明顯,大概是在美國住久了的關係,調整過了。饕餮之前雙手上多半會拿點什麼吃的喝的,大概也無力比手勢。

   「我們愛上的真的是義大利男人。」瑟回了他一聲輕笑。

   義大利進第一球的時候,兩個義大利人同時跳起來,歡呼的屋頂都快掀調了,跟著一起看球賽的孩子也跟著嘶吼,帥昭民跟瑟兩人顯得異常格格不入,心裡都寂寞了。

   不過,這個寂寞大概只持續了兩分鐘,因為英格蘭追平了比數。一籮筐義大利髒話跟下流的手勢把起居室塞得滿滿的,帥昭民都不得不技術性撤退,躲進廚房裡。

   瑟慢了他幾分鐘,也撐不住了,加入他一起坐在吧台邊。

   「我認真的建議,你最好要有心理準備。」帥昭民發誓自己是誠心誠意的,饕餮熱血沸騰的程度,讓他想到某一任對美式足球狂熱到會因為球隊輸球放火燒對手旗幟的男朋友。

   他們曾經因為球隊奪得最後冠軍,瘋狂的做了一整天的愛,搞得他差點沒精盡人亡,這大概是他少數提出分手要求的戀情。

   「不要老用你的前男友們當參考資料。」瑟忍不住失禮得翻了白眼。「饕餮不至於……畢竟這裡是你家,他至少可以忍到回家吧,才三個街區距離而已……」最後收得很底氣不足。

   「那是你男人,我真的沒意見。不過,我認為把前男友拿來當資料庫是有用的,你自己說,如果今天你的國家有國際彎刀比賽,你獲得冠軍,會不會想把饕餮直接推倒上了他?」啜了一口酒,搶在瑟開口前帥昭民提醒:「你要摸著自己的良心,如果你的國家接受兩個男人搞在一起的話,你不會嗎?」

   瑟慢慢得脹紅臉,看著帥昭民完全不肯回答。

   此時無聲勝有聲,帥昭民也就不步步進逼了,他安撫的拍拍好有的肩膀安慰道:「至少,我把所有需要費工夫清洗的東西都先收起來了,我個人推薦我家的儲藏室,比你家寬敞多了。」

   瑟終於沒忍住打了好友一拳。

   但是,事情發生得太快,快到他們都來不及反應。

   從起居室傳來的歡呼聲可以推斷,義大利隊最後贏了第一場比賽,整條街都快暴動了,到處是歡呼聲高歌聲還有打架的聲音。

   帥昭民跟瑟正在廚房裡準備酪梨三明治,數量照舊是不人道的。

   果斷有力的腳步聲從起居是靠近,大概只需要走上20步的距離,饕餮出現在廚房裡,紅髮因為汗水而略微捲曲,亂糟糟的散在頭頂上,灰色的眼睛燦爛得像是爆炸的星星。

   帥昭民來不及逃走,他真的沒有過在自己家還必須要逃走。

   饕餮簡直就像是補獵的孟加拉虎,撲上來摟住了手上還抓著吐司片的瑟,他握著瑟的手舉道唇邊吃掉那片吐司,咀嚼的速度一如往常的確實,灰眸緊緊得盯著瑟,彷彿他正在吞吃的是眼前的人。

   一片吐司,頂多組檔饕餮三秒半,當帥昭民回過神的時候,饕餮已經把瑟推倒在流理臺上了。

----

為了不切斷H,所以先發這一段~

萬眾矚目(並沒有)的毛毛蟲巧克力組!!!

又是一場腦細胞的殊死戰了......祈禱我可以在明天生還OTZ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