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昱這傢伙,怪癖還不少。先不說他令人搖頭的飲食習慣,跟對《魔獸世界》的忠貞不二,光談他的戀愛品味,就有那麼有點讓人......呃,好奇?

當然,他會反駁你,他只是喜愛品酒,特別是陳年好酒。

但這當然狗屁不通,因為李昱根本不會喝酒,羊肉爐的酒蒸氣就可以放倒他。身為他親密愛人的藍教授,可是當時後的受害者。

所以,李昱假如另外還有什麼堅持、什麼癖好或什麼見不得人得隱疾,說實話也不令人意外。

大概中文系都是這種人。

正所謂: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人無疵不可與交,以其無真氣也。

放在中文系,被落實得很徹底。老師、學生各個不但各有癖好,而且還多有瑕疵。多令人安心的環境哪!

因此,當吳助教走進系辦,看到李昱跟藍教授在方助教的辦公桌前,你儂我儂,黏膩到在夏天會令人煩躁到想抓一桶水潑過去時,只巧笑嫣然的:「嗯哼。」以為表達。

「學姊。」李昱是貼在藍教授背上的,一深淺藍襯衫搭配刷白牛仔褲,清新得像荔枝凍似的。

至於被收在李昱懷裡的藍教授,顯然沒有注意到吳助教的出現,專住在眼前的文稿上,偶爾動動右肩試圖減輕李昱施加的重量方便工作,儘管收效微乎其微,但看來也已經達成某種平衡。

「藍老師正忙?」這是明知故問,可反正吳助教的重點不在藍教授忙些什麼,而是李昱這破天荒的黏人表現。

「嗯。」李昱答得敷衍,下巴又靠上了藍教授的右肩,貼在他耳邊低聲似乎說些什麼,藍教授不耐煩的哼哼,再次試圖甩開肩膀上的重量。

不算成功,李昱把下巴從右肩移到左肩,仍靠得那麼裡所當然。

「文老師的新書?」吳助教正閒得很,輕巧得拉了小大一平時坐的那張板凳,在兩人身邊坐下。

「嗯。」這次李昱總算正眼看人,為了趕人。

「我以為藍老師前兩個禮拜才說,要跟你去日本……度蜜月。」當然,藍教授的原話是「李昱找我去日本旅遊」,不過大家都知道這其實就是度蜜月,唉,真是黏膩得讓人煩躁啊,呵呵。

「嗯。」李昱臉色一沉,張口就往藍教授耳垂啃了口,嚇得藍教授差點彈起來,一臉茫然又不滿的瞪了李昱一眼。

「你這孽徒,不是讓你安靜的等嗎?」藍教授顯然並沒注意到系辦多了個人,也是吳助教角度算得好,剛好在被李昱擋住的死角裡。

「學生等了。」李昱咬著藍教授的耳垂,留下了淡淡的齒痕。「從兩周前等到今天,黃粱都蒸熟了。」

藍教授嗤得笑出來,耳垂上被咬出的紅痕往脖子跟臉頰蔓延過去。

「為師不正在努力嗎?老文難得有了著作,沒跟那小蠻夷樂不思蜀,我當然得替他把稿子校好。」

「哼。」李昱悶悶得把臉埋進了藍教授頸窩裡,從動作看來是吻了或啃了幾口,讓藍教授整個人都紅得冒煙了。

對旁觀者的眼睛健康來說,簡直慘無人道。吳助教在心理讚嘆著,她認識的李昱雖然大方又坦率,卻不是這種黏膩的人,藍教授忙碌的時候,不正式跟魔獸世界或英雄聯盟約會的好日子嗎?

肯定是方助教的辦公桌有什麼會讓人,視肉麻為正常的詛咒吧。

遙遠的,正在上課的方助教當著滿課堂學生,打了個大噴嚏,隨後被學弟妹們寫成詩在中文系傳唱這件事,先表過不提。

李昱向來是個自我、率直得過分的人,這時候他早就已經把吳助教的存在遠遠拋在腦後,在藍教授頸側啃出兩個吻痕後,仍感到不滿足,左手從藍教授的腰上移到壓在文稿上的左手上,從小指撫摸到拇指,然後十指交握。

「李昱!」藍教授沒啥底氣的斥責。「去陪你的真愛跟新歡。」

「老師,你怎麼忍心?」聽起來沒什麼誠意,但扣著藍教授的手就顯得強勢很多,將之翻成掌心向上,拇指從掌側輕柔的撫過,最後停在手腕上揉著圈。

「李昱……」藍教授看來又羞又窘,掙扎著要收回手,卻沒有成功。

要吳助教評論,藍教授與其說是掙扎不如說是欲迎還拒……「藍老師,需要學生把系辦留給你跟李學弟嗎?」

歪歪膩膩的動作瞬間僵住──正確來說,是藍教授僵住了,整個像從北極挖出來的化石似的,彷彿連呼吸都停了。但李昱的動作倒完全不受打擾,甚至把愛人的手拉到嘴邊,吻著秀氣但分明的指關節。

是的,李昱喜歡藍教授的手,這是最近才養起的癖好。

大概是看著藍教授那雙習慣傳統書寫方式的手指,為了與隔了一片海洋的自己講話,而不得不帶點笨拙的熟悉電子產品,打字或使用手機時的手指,那種不順暢的動作讓李昱難以言述的心癢。

「吳、吳……吳吳吳……」連舌頭都僵直了。

「是的,老師。」吳助教從死角裡探出頭,面對藍教授撐大的眼巧笑倩兮。「學生什麼都沒看到,須要替老師鎖門嗎?」

「李昱!孽徒!你快放開為師!」這一笑讓藍教授突然撈回力氣,顧不得跟自己分坐同一張椅子的李昱是否會摔著,藍教授氣勢洶洶得把人推開,動作靈巧得不像坐四望五的大叔,從李昱懷裡閃到50公尺之外。

不滿的咋舌,李昱站起身,懷裡殘留的體溫很快被冷氣帶走,他瞪著50公尺外焦躁不安、羞恥得幾近沸騰的藍教授,動手把剛剛散在額上的頭髮往後扒梳去。

藍教授沸騰了,呼吸又急又亂,兩眼濕潤,遲遲疑疑的在李昱跟吳助教身上猶疑不定。

太丟人了!藍教授一邊在心裡罵自己沒用,同時不甘示弱的跟李昱以眼神交戰。但很快敗下陣,李昱的眼神太有攻擊性,大有直接把他壓在地上禽獸一番的意圖,這這這……於是藍教授瞪向笑吟吟的吳助教。

「你、你為什麼不出聲?」

「老師,冤枉啊,學生跟李昱還聊了一會兒呢。」吳助教端正表情替自己辯白,語尾點綴了噗嗤。

「哼哼哼,是、嘖!李昱,你這孽徒!滾、滾回去……別……嗯……」藍教授被蒸了兩周黃粱的男友壓進一個深吻裡。

「哎呀。」真是讓人不忍不看啊。吳助教掩著笑,在李昱最後警告的眼神中,退出了系辦,體貼得帶上門掛上「諸事不宜」的牌子。

「啊?小大一跟方學長不是還在上課嗎?」拎著午餐準備在系辦吹免費冷氣的白蓮心不滿的噘嘴。

「畫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吳助教笑答。

「啊,昏君臨幸小周后……藍老師的辦公室不是才十分鐘距離嗎?」

「學妹,禽獸不待人啊。」

 

----

為什麼廢話這麼多OTZ 

這篇的重點明明是H啊!!!

下篇大概就沒有劇情只有做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