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覺睡得很安穩,等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凌晨,陽光還沒照進窗內,空氣涼爽。

騰蛇沒睡在他身邊,還好柯爾也不在。
帥昭民伸個大大的懶腰,不幸動到昨天使用過度的肌肉群,沒忍住痛唉了兩聲。媽的,他覺得自己今天有九十歲。
花得十分鐘讓自己完全清醒,小心翼翼的下床,他發現自己還穿著昨天的髒衣服,他嘆口氣,知道今天自己得要面對的可不是小問題。
抓著浴袍走進浴室裡,他幫自己放了一個浴盆的熱水,舒舒服服的泡進去舒緩肌肉,順便在腦子裡順一次知會面對騰蛇時的應對方式。
唉,他知道自己這次有點過分了。

但這也不能完全怪罪他吧!騰蛇這個浪漫過頭的男人,什麼時候才會覺悟帥昭民就是個浪漫不起來的人?他不嘲笑浪漫已經很夠意思了。
把自己整個人浸在水哩,連頭頂都沒露出來,憋了一會兒氣,才鑽出水面趴在浴缸邊緣喘氣。
直到熱水微涼,帥昭民才起身把自己弄乾,換上舒適的家居服,棉質衣褲已經洗得起毛球,薄薄的隱約透出肌膚的色彩。
隨意將頭髮擦個半乾,用手指耙梳幾下,他神清氣爽地離開房間,下樓走進廚房。

高大的男人正坐在餐桌前,桌上攤著幾份資料,一手拿著啃了大半的番茄,專注得盯著紙上的文字,完全沒留意到他的到來。
「你沒睡?」他拉開椅子在騰蛇對面坐下。
抬眼在他臉上掃過,騰蛇沉默地把注意力重新放回資料上。
「看什麼?」
「學生的論文大綱。」
「你沒睡。」
「我睡了三小時。」騰蛇把手上的番茄一口吃完,抽出面紙擦拭手指跟嘴角。「你想跟我說什麼?」
「我們把事情解決。」帥昭民撐著餐桌,把身體探過去,幾乎要爬上桌子。

「你明白了什麼?」騰蛇往後靠在椅背上,挽著雙臂笑問。
帥昭民顯然不滿他的閃避,乾脆地跳上餐桌,走到他面前,踢開學生的論文大綱,在空出來的地方坐下,腳掌踩在騰蛇大腿上。
「那是我的名字對吧?」
騰蛇無言的挑眉。
「那間酒吧是騰蛇,店名卻是光明......」帥昭民臉頰開始熱起來,不自在的輕咳了兩聲,用腳掌愛撫騰蛇的大腿。「你這又浪漫又笨的義大利人。」
帥昭民的昭有光明的意思,身為漢學教授的騰蛇當然知道。

冠上的他名字的酒吧,店內的設計卻像騰蛇,其中含意不言自明。
「你知道我不浪漫。」這麼多年來,帥昭民第一次理解那間酒吧的意義。他跟騰蛇的相遇是一連串意外,也沒啥好的開頭,甚至都不能肯定他們有好的結果,就這樣一路互相協調的走過來了。
那時候的騰蛇,肯定不相信兩人能走十六年。冠著光明之名的騰蛇,赤裸裸地把自己的一切都歸給這個壞脾氣的東方人。
我屬於你。
在遇到你之後我才有了光明。
你是我最美好的那一面。

「我很抱歉。」帥昭民傾身捧著騰蛇的臉龐:「我太晚發現了,你確實應該生我的氣。」
這還是他初次示弱,騰蛇露出訝異的表情,混合著淡淡的羞澀。
厚實高溫的手掌,覆蓋在帥昭民的手背上。

兩人十指交握,就這樣凝視著對方好一會兒,帥昭民才有些尷尬似的撇開眼,乾咳兩聲。
「我有點餓了,昨晚顧著睡什麼都沒吃,你呢?」
「太可惜了,昨晚安德魯跟安迪下廚包了餃子。」騰蛇低笑,傾身在帥昭民耳垂舔了一口:「我以為你會說要不要來個和好砲。」
「我是想,但我餓了。」

帥昭民當然想,他跟騰蛇太久沒上床了,前晚會跟柯爾惹出麻煩不就是因為這樣嗎?不由得瞪了騰蛇一眼。
「最近我是很忙,但也不至於忙到連親吻愛撫的時間都沒有,你呢?忙什麼?」用力踩了騰蛇大腿一腳,角度剛好,男人發出短促的驚叫,皺著眉抓住他腳踝。
「學生的論文。」騰蛇搔搔帥昭民腳板,東方男人縮起肩半哀半笑。「你要先吃早餐還是先吃我?」
帥昭民嗤哼,滑下桌沿跨坐在騰蛇大腿上,兩人鼻尖磨蹭著,呼吸裡都是對方的氣味。

交換了幾個淺但親密的吻,帥昭民把臉頰靠在騰蛇肩上,抱怨:「我快餓死了,做飯給我吃。」
要帥昭民選擇,他當然想先來一次,反正動過後也會餓,不如一次餓得夠了,在大吃一頓的好。
不過騰蛇這傢伙,看起來好像想跟他滾一次,實際上根本沒那個意思,帥昭民怎麼會不懂?這條蛇只有嘴巴很下流,心裡還沉浸在浪漫的空氣裡,暫時沒想肉慾的意思。
原本,騰蛇就不是個對性愛興致很高的人。
「想吃什麼?」騰蛇用下巴蹭蹭那頭柔軟的黑髮,嘴角帶笑。

嘖,媽的,他這輩子光揣測騰蛇的心思,也不枉費父母生給他的智商了。
「我想吃美式鬆餅,家裡有鮮奶油吧?」甜食補充體力最好不過,當然帥昭民也尋思著要用鮮奶油玩點把戲。
「有是有,不過我最近沒打算去購物,你要是亂用用光了,安迪會難過。」騰蛇也不是白跟帥昭民在一起過日子,當然知道他的意思,拍拍腿上的翹臀,不很認真地警告。
「放心,我請瑟幫我買一打,夠安迪吃了。」
「先填飽肚子。」騰蛇輕笑,把人移回桌沿。

帥昭民笑吟吟看著騰蛇穿上圍裙,先撿起被他掃落地的學生論文大綱,整理好後放在他膝上,轉身從冰箱拿了牛奶、雞蛋跟幾樣蔬果。
隨便看了看手上的文字,帥昭民猛的笑出聲。
「怎麼了?」騰蛇正在過篩麵粉,並沒有看他。
「沒什麼。」只是有種騰蛇果然是個老師的感覺,他太少參與騰蛇工作方面的事務了,確實騰蛇很愛看書,幾個習慣待的地方都總是放著幾本書,空閒時間也是卷不離手,但他的外型跟氣質,怎麼樣也沒辦法跟教授扯上邊。

要是大學時代有這種教授,帥昭民肯定會想辦法把人拐上床,不能交往無所謂,一夜情爽一次也好。
用文件夾收好大綱,放置到一旁的置物架上,帥昭民晃到騰蛇身邊,抓起剛洗好的小黃瓜咬下。
洗好的蔬果都放在同個玻璃皿中,方便帥昭民吃。
「吃甜一些?」騰蛇手中正在調麵糊,表情很專注。
「不要太甜。」吃了甜的就想吃鹹的,鹹的吃完又想吃甜的,帥昭民為自己的想法笑得很開心。「你吃飽要先睡嗎?」
騰蛇睨他眼:「帥律師,我能請求人權嗎?」

「我可以幫你寫訴狀,但不保證結果。」帥昭民將咬了一半的小黃瓜湊到騰蛇嘴邊,滿意得看對方咬了一口:「對了,布列尼先生,你打算用什麼付帳?」
「我只有靈魂跟雙手。」騰蛇濾過,扭開了瓦斯爐。
「好吧,那我勉為其難,接受你用肉體償還。」把手上的小黃瓜吃完,帥昭民挑了一顆透紅的番茄。「我要厚一點。」
「嗯。」騰蛇理解的應到,將奶油切塊扔進平底鍋。
奶油很快就融化了,金黃的液體在熱鍋裡跳躍,弄了一滴麵糊進去測溫度,香氣立刻散開。

帥昭民不得不說,下廚的男人真他媽誘人,比奶油的香味更讓他胃口大開。
騰蛇的動作很俐落簡單,雙胞胎也愛在早餐吃美式鬆餅,一周裡有時會吃上四次,駕輕就熟是理所當然的。
兩三口吞完番茄,帥昭民把手洗淨,從櫥櫃裡拿出餐盤跟刀叉,最大的盤子放在騰蛇手邊讓他使用,另外兩個淡綠漸層的盤子分別放在他跟騰蛇的座位前,把上刀叉,接著蜂蜜、鮮奶油、果醬等配料也一一上桌。
在位子上坐定時,騰蛇也煎好了鬆餅端上桌,回頭處理沙拉。

實在是餓了,帥昭民沒等騰蛇,自行吃了起來。騰蛇端著沙拉回來時,他正在吃第二片。
「你體力太差了。」騰蛇一臉嫌棄似的哼笑。
「媽的,誰會在我這年紀還打那麼長時間的架,拆了你的店?你他媽就該為了下半輩子的性福慶幸。」才不被激將,帥昭民嚥下嘴裡的食物,笑吟吟的反擊。
「我只希望確保下個小時的性福。」騰蛇舔舔嘴唇。
「這我倒是可以保證,我從來不會做白工的。」咬舔嘴唇誰不會?帥昭民用手指沾了一點鮮奶油,緩緩地伸舌舔去。

騰蛇的呼吸瞬間有些不順,眼眸暗了幾分。
帥昭民可得意了,埋頭努力把自己填飽,雙胞胎還要一小時才會起床,他得趕快把握時間。
沒一會兒桌上的食物幾乎都掃光了,只留了大量的鮮奶油。
完全不浪費時間,帥昭民確認騰蛇也吃飽了,便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餐桌,修長漂亮的手指沾了鮮奶油,對騰蛇勾勾手指。
「你確定?」騰蛇分毫不動,坐在原位抱著手臂笑看他。
「過來。」懶得囉嗦,帥昭民單手扯開自己的襯衫,把鮮奶油抹在胸口上。「不舔嗎?」

騰蛇的好整以暇瞬間消失,瞪著他的眸有些兇狠。
帥昭民得意的很,只要他想,挑起騰蛇的情慾那是輕而易舉的,秀色可餐的可不只有騰蛇,他自己也不遑多讓。
「我今天早上有課......」話雖如此,騰蛇還是傾身上前,握起帥昭民的手,一一舔掉指尖上殘留的鮮奶油。
「那就不要浪時間,我也要上班。」抽回手,帥昭民帶著笑,順著騰蛇留下的痕跡,逐一留下輕吻。
戰火也是慾火,瞬間就失控了。

----

因為分段關係,明天一開頭就是H啦!

今天就稍微短了一點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