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帥昭民還是不知道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到不是柯爾有勇氣繼續顧左右而言他,帥昭民肯定把他屈打成招的,藉機報仇把人打得再起不能也可能。
也不是帥昭民或騰蛇突然怕起來出言阻止,更不是他們兩個人又點燃幼稚的戰火,面對問題解決問題是帥昭民的座右銘。
只要這個問題不是兩個十五歲的少年。

是的,就在柯爾準備說出昨晚的全部經過時,雙胞胎一起出現在房門外,探頭探腦地問:「爸爸,騰蛇叔叔,我們好餓了,還不出去吃飯嗎?」
青春期的少年經不起餓,騰蛇這時才想起自己上樓來的任務是什麼。從露營地回來,恰巧接近午餐時間,他原本想下廚做點簡單的食物,但雙胞胎表示想吃格瑪尼特的披薩,騰蛇當然不會拒絕。
原本打算直接出門,騰蛇卻發現帥昭民的外套跟鞋子隨意散放,擔心戀人是否昨天喝過頭今天宿醉難受,他才上樓來探望一下。

每一場抓姦在床都有一個體貼的開頭。
「咦?你是誰?」雙胞胎當然一眼就發現不屬於這個家庭的外人,兩雙碧綠的貓眼好奇地直打量半裸的男人。
「外人。」帥昭民冷酷的回答。
「這個外人好像還是你的初戀男友。」騰蛇輕輕柔柔的補充,沒打算給台階的意思,甚至還幼稚的別開頭。
靠!操他媽的,就算昨晚睡了柯爾好了,他們可以私下解決啊!帥昭民這下算是了解「全世界男人都會犯的錯」是種什麼心境。
「爸爸的初戀?」雙胞胎異口同聲地摀住嘴巴驚呼。

「不、不是初戀,只是第一任男朋友......都多少年的過去了......」帥昭民揉著太陽穴回,這眼下又不能對騰蛇發脾氣,畢竟在孩子面前要講教育法的。
「多少年啊?」安迪好奇地眨著眼問。
「十五年嗎?」安德魯接著問,兩個一左一右歪著腦袋,帥昭民心都軟成麥片糊了。
「比十五年多了快三倍吧。」帥昭民但口氣,把視線轉向騰蛇:「欸,晚點我們在處理這件事吧!孩子們餓了。」也順便幫自己爭取一些時間。

從睜開眼後,就是一連串的混亂,他根本沒有機會冷靜思考,完全不利於跟騰蛇交手,也不利於解決危機。
騰蛇沒理他,只對雙胞胎說:「打電話去訂位了嗎?這時間點恐怕等不到位置。」
安迪點點頭:「訂了,迪諾叔叔說會幫我們保留最好的位置。」那雙漂亮的綠眸轉了轉,跟哥哥交換了只有他們自己知道的訊息,安德魯接著開口:「爸爸,這位叔叔是不是要跟我們一起吃飯?」
「謝謝你們邀請我!我非常樂意!」柯爾受寵若驚的搶在帥昭民之前喜孜孜地回應。

靠夭咧!帥昭民狠狠咬著臉頰內側,才忍住一串髒話,惡狠狠瞪著完全狀況外,開始跟雙胞胎搭訕的柯爾沃克。
媽的,這傢伙以前就這樣嗎?他想不起來了,他記憶中的柯爾溫柔、有點軟弱、體貼、非常愛哭......乾拎娘,當年他到底為啥跟這傢伙交往?又為啥跟他保持著朋友關係啊?
騰蛇倒是一點反應也沒有,默默地走出房門,離開前給了帥昭民一個似笑非笑的冷漠眼神。
可以的話,帥昭民真想「技術性撤退」這場飯局啊......

可惜,擺在他眼前的選項只有一個。
帥昭民從櫥櫃裡隨便抓了一件T恤跟牛仔褲扔給柯爾,他們兩人身材差不多,柯爾甚至還比他瘦了點。
「理查,對不起啊。」穿好衣服,柯爾小心地湊到帥昭民身邊道歉。「我昨晚也喝醉了,心情也不好,我只是想說如果我們都遇到了瓶頸,也許可以互相扶持......
「我沒有遇到瓶頸......」嚴格說,他遇到的叫做天外飛來橫禍。「你晚點一定要把事情說清楚,等等吃飯不該講的話就一句也別說。」惡狠狠的警告。

柯爾面露畏懼的點點頭,接著又低頭嘆口氣,心事重重的模樣。
帥昭民之前也許會關心,但現在他只擔心萬一漏了甚麼馬腳,那兩個外表天使實則小惡魔的孩子,會怎麼趁機作亂,唉,胃痛。
格爾尼瑪的披薩店步行只要十五分鐘,初夏的正午陽光雖強,但還算舒適,臨海的微風陣陣,散步過去讓心情舒緩了不少,連騰蛇都沒在那麼拒他於千里之外了。
看來,這頓飯應該可以吃得開心......才怪!帥昭民揉著太陽穴,幾乎算是神情呆滯地盯著窗邊的豌豆花看。

點了餐後,雙胞胎總算露出他們邪惡的小爪子了。
雙胞胎大概因為童年曾經營養不良加上朱雀的基因的關係,身材比起同年齡的孩子要來的纖細嬌小,襯著一雙碧綠眼眸靈活又無辜,白嫩的肌膚、眼尾對稱的淚痣,再再增添他們的稚嫩柔弱,彷彿雪娃娃似的。
任何人,真的是任何人,第一眼看到他們,絕對是喜愛、疼惜跟莫名的信任,一腳踩進陷阱裡還義無反顧。
帥昭民尚且無法抗拒,更遑論柯爾。唯一能從雙胞胎爪子下倖存的,大概只有比他們更惡質的騰蛇。

「柯爾叔叔。」安迪親親熱熱的叫道:「你跟爸爸是怎麼認識的啊?」
「你是......安迪?」柯爾得到肯定的點頭後,笑得溫柔又滿足:「是這樣的,我跟理查是大學同學,他是我第一個認識的東方人,神秘又漂亮,腦袋好得不得了呢,我對他一見鍾情了。」
東方哪來的神祕又漂亮。帥昭民差點翻白眼,騰蛇還刻意看了他一眼,唇角彎起個欠揍的弧度。媽的,這擺明指他粗魯又殘暴啊!
「可是,騰蛇叔叔說,爸爸伶牙俐齒,殺人不見血呢。」

帥昭民本來啜了口冰開水,聞言差點把水噴出來。
柯爾還笑呢:「這麼說也是呢,理查一開始看起來溫柔又有禮貌,那時候有幾個看不起東方人同學刻意找他麻煩,一開始理查不理會他們,但後來課堂辯論的時候,我們才發現,理查真不虧是未來的律師界新星,其中一個人我記得好像叫......布萊德吧,被理查講得像氣喘發作,送醫療室了。」
「那是他真的氣喘發作,跟我無關。」帥昭民撇清,真他媽倒楣透了,大學四年死神的名號就跟著他沒離開過。

「哇,爸爸好厲害呢!」雙胞胎用一模一樣的表情,零時差的看相帥昭民表達崇拜,他尷尬得回以苦笑。
騰蛇肯定交代他們什麼!
狠狠朝安靜道彷彿不存在,坐在一旁吃著自己沙拉的騰蛇瞪去,男人淡淡的回看他,聳肩。

雙胞胎看來還想再多問什麼,餐點在這個時候上桌了。對青春期的少年來說,食慾是最重要的,兩人扔下新到手的玩具,專心消滅食物。
帥昭民鬆了口氣,騰蛇跟柯爾都是餐桌禮儀良好的人,用餐的時候幾乎不說話,他終於獲得短暫的思考空間。
昨晚……帥昭民意興闌珊的嚼著沙拉,他還有點宿醉反胃。

昨晚的餐會,是半年前決定的。帥昭民雖然脾氣不好,表裡稍嫌不一,但在大學讀書時,還稱得上風雲人物,跟同學們多半也保持聯絡跟良好的互動。
半年前的某天,幾個跟他交情特別好的同學,在聊天社群裡提到了夏日休假的計劃,帥昭民心血來潮,乾脆邀請大家來義大利度個小假,他雖無法全程作陪,但食宿景點安排都沒問題。
大夥兒興奮的計劃一陣子後,定下了這次餐聚。
媽的,早知道就不要多話。

忍不住瞪了秀氣吞著披薩的柯爾,金髮藍眼,皮膚是少見光的蒼白,帥昭民回憶了下,想起柯爾讀了研究所,一直留在學校裡任教,還頗有點名氣。
也是,照柯爾柔軟的有點煩人的性格,不留在學術界,也不可能走實務。
似乎察覺到帥昭民的視線,柯爾略為慌張的吞下嘴裡的食物,帶著揉合困惑的溫柔笑靨回望他。

小小的餐桌上,當然遮掩不了任何小動作,雙胞胎對看一眼,他們掃光兩張披薩,正在吃第三張,嘴邊沾著番茄醬汁,偶爾用粉色的舌尖舔掉。
帥昭民盯著那頑皮的舌尖,決定回家要提醒這兩小傢伙以後在外面不能再有這個動作,太危險了。
同時避開柯爾的笑臉,偷覷騰蛇的反應。
紅眸的男人出乎意外的毫無反應,自顧自垂眼用餐,帥昭民剛好看到他舔掉唇邊番茄醬汁的舌尖。
幹!
莫名的口乾舌燥,差點湊過去舔那截舌尖。

忍不住直盯著騰蛇看,而騰蛇則完全沒當一回事,照舊無視他。
操。
搔搔臉頰,自知理虧的帥昭民對愛人的態度一點辦法也沒有,這還是十幾年來的第一次。
整頓飯,吃的最開心無慮的,大概只有雙胞胎,連柯爾以吃著吃著陷入誰都看得出來的低落。

雖然帥昭民不想在自找麻煩,更何況他還為昨晚跟今早狀況生柯爾的氣,這白斬雞拖拖拉拉半天也沒把事情說清楚,他到底是怎麼當老師的?舉個案例一堂課也解釋不完吧!都拿去講廢話了。
......嘆口氣,帥昭民畢竟還是想起大學那段時間,柯爾在各方面都幫了他很多,儘管多半是白費工夫,至少誠意感人。
等會兒把事情問出來了,修理過柯爾後,再關心一下好了。


填飽肚子,雙胞胎分別打起哈欠,揉著眼睛,看來昏昏欲睡,一左一右巴著騰蛇的手搖晃。

騰蛇半牽半抱著兩個已經十五歲的少年,步履平穩半點沒被妨礙,邊走邊低聲地對雙胞胎說話,隨著午後的清風,隱約可以分辨出:再走一步、小心、晚點幫你.....之類的輕語,再看到青藍色大門的時候,雙胞胎乾脆把體重都往騰蛇身上放,高大男人也不禁踉蹌了下,無奈又寵溺的低笑。
沉默走在帥昭民身邊的柯爾,這時候重重的嘆了口氣。
「里查,我真羨慕你。」柯爾按了按眼角,看來有點泛紅。
「嗯。」帥昭民看了柯爾一眼,把嘴邊的自傲吞下。

他的生活確實像倒吃甘蔗,與初遇時相比,騰蛇簡直像換了一個靈魂。當然,幼稚壞心眼任性沒得改,至少對帥昭民坦率了不少,讓他有種馴服猛獸的成就感跟滿足。
「我上一段感情結束的有點糟糕。」柯爾垂著肩,金色的髮絲在南義的夏日豔陽下,依然顯得黯淡。
「如果,我聽你的抱怨,幫你出主意,你是否就願意告訴我昨晚的事?」帥昭民乾脆拉著人躲在鄰居牆邊的樹蔭下,挽著雙臂質問。
「啊?」藍眼盛著迷惘,柯爾疑惑:「我很樂意告訴你昨晚的事...

瞪他眼,這大學同學從以前就是個天真單純的人,連別人做球給他都狀況外。
帥昭民按按太陽穴,伸手制止柯爾繼續說話:「我總覺得沒把你的事情解決掉,冥冥中有股力量會妨礙我得知真相。來吧,去我的書房好好聊一下,昨晚你到底跟我抱怨了什麼?我一點印象也沒有了。」
「噢......謝謝你......」柯爾感動得眼眶泛紅,低頭揉著自己的鼻尖。「里查,你從以前就是這樣,對朋友很好,我想當年我就是因此愛上你的吧。」
「現在別愛上我就好。」

要說帥昭民跟柯爾的愛情故事,其實滿理所當然的。
大學時代的柯爾就是個金髮藍眼的美人,身材稍嫌不健康的瘦弱,但撐起衣服來卻又恰到好處,斯斯文文的讓人很舒服。
而柯爾,就是那種無論誰第一眼看到他,就會懷疑接著肯定他是個Gay那種類型。並不是說他娘或者什麼其他負面的形容詞,就是有種說不出的氣氛跟感覺,怎麼樣都無法把他跟一個女人湊在一起。
相反的,帥昭民雖然是個東方美人,不那麼鳳的單眼皮,纖細的五官,黑亮的眼眸,蓋住後頸的髮。

再再透露著一種神祕的東方風情,細緻、精美但又溫暖,一言一行、一頻一笑都可以用「如畫般」形容,但他就是讓人有種非常可靠、強勢的感覺,就算多數同學看來都比他強壯,卻沒有誰真的敢對他出言不遜......更精確地說,有人試過,在剛開學的時候,之後在課堂辯論被修理到氣喘發作。
這麼一個男人,是極端吸引女性注意的,整個大一上學期,明裡暗裡追求帥昭民的系內系外女孩就沒少過,在那個年代簡直就不可思議到極點。

然而,下學期,帥昭民跟柯爾沃克在一起了。
要帥昭民回想他們在一起的契機,還真是連一點記憶的碎片都找不到。
推開書房,對外的那面大窗拉著窗紗,陽光細碎的灑進屋內,在地面牆面天花板上向層疊出萬花筒般的花樣。
風很涼爽,吹得人有些昏昏欲睡,柯爾打了個哈欠,羞怯的道歉。
帥昭民隨意招呼他在檔案櫃邊的扶手椅上就坐:「你要喝點什麼嗎?」
「啊,冰水就好了。」柯爾略顯侷促,白皙肌膚蘊著一層粉紅。
公正來說,甩了他的人一定是瞎了。

走出書房,半掩著門,剛好碰到從雙胞胎房間走出來的騰蛇。

----

好喜歡雙胞胎喔><
今年一定要寫金絲雀啊啊啊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