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醬油?」萬百草訝異的笑問:「先前在超市還體醒你記得買呢,還是忘記啦?」

「嗯。」解語聳肩,也走到萬百草身邊。「醬油在那兒?我自己拿就好。」

安樂業立刻拉開下方櫥櫃,還差點打到躲閃不及的萬百草小腿,抓出了醬油,火燒似的塞給解語。

「你借到了,再見。」

「這是借我還是送我?這麼一大瓶,我還得回來還。」撇唇,解語睨著安樂業乍青乍白的臉哼笑。「我是不怕麻煩,反正就住隔壁而……哼。」

話沒說完,醬油被安樂業奪回去了。

「幫你找個容器裝就是了,哪有人借醬油不自己帶碗啊……」不住的碎念。

「解語,你晚餐也一個人是對吧?我記得今天伯父伯母不在家。」

「對。」解語盯著安樂業在櫥櫃裡翻找的背影,顯然少年很認真聽他們說什麼,背頸繃得緊緊的。

「那就留下來一起吃飯吧。」萬百草邀約道:「明天再去買醬油。」

「咦?」安樂業非常不滿,抓著一個塑膠碗轉回身:「可是、可是……」

「當然好。」解語巧笑嫣然。「但白吃你一頓不好意思,我來幫忙吧。」

「那個,等等……」安樂業一手醬油一手塑膠碗,一臉焦慮的隔著萬百草偷覷解語:「你、你……」

「嗯?」少女眉峰一挑,安樂業就像洩了氣的皮球,無措的抱著醬油,遠遠的退到餐桌另一邊。

「那個、我……我也幫忙……」

「謝謝你。」萬百草對他溫和一笑,接下來的時間裡就幾乎沒空跟安樂業搭話了。

辣椒、蔥、蒜、蒜苗、小黃瓜、薑,今天所有的菜幾乎都會用上這些調味香料,該切片的切片、切絲的切絲、拍碎的拍碎、剁成泥的剁成泥,宛如行雲流水,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幾個碟子小碗排開來,各自分類毫不混雜。

其間,萬百草只請解語替他從冰箱裡拿出昨天就煮好的水煮肉跟做好的綠豆粉粿。

水煮白肉隱約帶著八角、桂皮的香氣,萬百草運刀如飛,白肉很快就被片成大小一致、厚薄適中的肉片,圍著盤子裡的高麗菜絲疊放成兩個同心圓,將調好的沾料林在肉片上,最後灑上了蔥花。

白肉在辣油的映襯下艷若朝陽,蒜泥、辣椒丁、碎花生等沾料並不雜亂,被撥再恰到好處的位置,像繁花點綴,錯落著綠色的蔥花……安樂業咕嘟吞了口口水。

蒜泥白肉暫時被收進冰箱裡再冰鎮一下,安樂業的眼睛就盯著冰箱門好半天才調回萬百草身上。

涼拌綠豆粉粿已經快完成了,雖然基底調味差不多,但比起蒜泥白肉濃艷,則顯得清爽不少,乳白色的粉粿被切分成好入口的長條狀,與拍碎切段的小黃瓜、醬油、白醋、辣椒等等拌在一塊兒,暫時封在大碗裡收入冰箱再醃上一段時間。

即使是半成品,也令人光看著又覺得從心底涼爽了起來。

之後的酸菜魚、醋溜高麗菜同樣在萬百草的巧手下,變魔術班上了桌。安樂業早就沒關注萬百草做了什麼,解語又幫了什麼忙,一門心思全都在桌上跟冰箱裡的食物上了。

就如萬百草所言,只花了半小時,三菜一湯就完成了,安樂業滿臉陶醉的看著萬百草將綠豆粉粿盛盤。

雪裡染紅的粉粿疊成小丘狀,上頭灑著一把剛從窗台盆栽裡拔下來撕碎的芫荽。

「安樂業。」解語清冷的聲音不解風情的敲醒了安樂業,他立刻露出防備的眼神小心意義的看著對方。

「幹嘛?」

「你打算抱著醬油吃飯嗎?」少女指指他懷裡的醬油哼笑。

「是又怎麼樣!」臉頰一紅,安樂業拉不下臉,扁著嘴用力抱緊醬油瓶。

讓你借不到醬油!哼!

「那多不方便?來,我拿去收吧。」萬百草好笑的點點安樂業眉心,伸手打算把醬油從他懷裡抽走。

「何必呢,聽說吃飯配醬油,會吃得比較香吧,對嗎?」解語一臉笑語盈然,卻像逆向的毛刷,把安樂業整身的毛都梳亂了。

「對!今天我就想抱著醬油吃飯!」更用力抱緊醬油,拒絕了萬百草,安樂業就是不想在解語面前示弱……可惜他沒發現,自己所有的行為其實都是一種示弱的態度。

「好吧,如果你堅持的話……」萬百草看來很無奈,貼心的在安樂業面前多放了一把湯匙。

萬百草在安樂業右手邊坐下,而解語則坐在萬百草另一側,用餐前側頭對安樂業笑了笑。

討厭鬼!

安樂業悶悶的,往嘴裡塞了一塊蒜泥白肉。

蒜泥白肉一入口,安樂業就忘記身邊讓他炸毛的解語的存在了。

一言以蔽之,太美味了!

以前,安樂業對蒜泥白肉的想法就是蒜泥與白肉,直到吃了萬百草所做的之後,才了解蒜泥白肉的魅力。

肉,瘦中帶肥、肥中有瘦,肥肉的部分不覺油膩,瘦肉的部分不顯乾澀。

肉本身仍保有原有的鮮味,及八角、花椒、桂皮的淺淡香氣,搭配上特調的沾料,辣而不嗆,彷彿在舌尖上開滿了小花似的,使人越吃越饞,筷子都停不下來。

單吃固然美味,配上白飯之後,何止人間天堂足以形容!

即使單手抱著醬油,安樂業仍運筷如飛,一口氣掃掉半碗飯跟七八片肉片。

解語看著他滿足的笑容片刻,轉向萬百草:「他總是吃這麼急嗎?真有好好嚐過味道?」

筷子正在進攻醋溜白菜,帶著花椒香氣的酸辣滋味清爽卻不會清淡,即使在蒜泥白肉之後吃,也沒有被奪味困擾,兩道菜都有花椒,但濃淡深淺不同,在嘴裡既協調又獨特。

安樂業一直不喜歡吃酸的東西,但萬百草家的醋都是特別買的,手工釀造的醋配上高超的手藝,不知不覺間安樂業就愛上了醋的酸味。

但,現在他嘴裡咬著的醋溜高麗菜,與以前吃過的相比,似乎酸了不少……並不是說不好吃啦……萬百草的手藝絕對不可能出問題的。

帶了點疑惑,安樂業慢下進食的動作,雖然一眼也沒往解語看去,耳朵倒是拉得直直的,一點小聲音都沒放過。

「樂樂吃東西就是這樣,他有好好咬過,你不用擔心。」萬百草帶著笑回答解語的疑問,順手夾了一塊綠豆涼粉給她。「快吃,顧著八卦樂樂你之後會餓肚子。」

搞什麼!安樂業嘴一癟,原本吃得滿嘴香氣,瞬間變得味如嚼蠟。

跟萬百草吃了快三年的飯了,萬百草可一次也沒夾過菜給他!這見色忘有的壞傢伙!

忍不住瞪了萬百草一眼。

「嗯?」萬百草顯然沒接受到安樂業的不滿,雖然面露疑惑之色,但又夾了一塊蒜泥白肉近解語碗裡。

幹嘛在他面前放閃……慢著!安樂業突然被自己腦海裡的猜想嚇到,差點被嘴裡塞滿的醋溜高麗菜與白飯嗆著,匆促的嚼了幾口混著酸菜魚的湯汁嚥下後,原本想站起來質問萬百草跟解語的關係。

之所以說「原本」,是因為安樂業最後並沒有開口問。

因為他的心思被鮮美且酸中帶辣的魚湯給整個吸引去了。
舀了幾塊魚肉近碗裡,埋頭嗑掉最後三分之一碗飯後,笑容滿面的對萬百草說:「再來一碗!」

「好的。」萬百草笑著拿起他的空碗,起身盛飯。

安樂業樂陶陶的回味留在口中的鮮美,猝不及防的對上了解語銳利的美眸,整個人僵在位子上。

「看你吃飯倒是很愉快。」解語勾著唇角帶出對話,黑如點墨的眸看得安樂業背後寒毛直豎。

「呃……因為阿白的手藝很好……」這麼回答肯定沒問題了吧?安樂業心肝直顫。

「對,萬百草的手藝很好。」解語垂下眼,夾了碗中的綠豆涼粉放進嘴裡咀嚼。

這是指,對話結束了嗎?安樂業偷偷抹掉額頭上的汗水。

「來。」萬百草也適時的回來,將盛滿的飯碗放在安樂業眼前。「我知道你都有好好咬碎食物,但還是別吃得太急了,解語剛剛還關心你呢。」

有這麼正面嗎?安樂業撇撇嘴,不以為然但也沒反駁,他依稀記得吃醋溜白菜的時候,解語跟萬百草講了什麼跟他有關的閒話,然後萬百草就夾了綠豆涼粉給解語了。

忍不住偷覷了解語一眼,兩人的視線隔著萬百草,恰好撞上。

「唔!」安樂業像被貓盯上的老鼠,慌張的縮起脖子,低頭扒了兩大口白飯,連一口菜都沒吃。

幹嘛躲!到底為什麼要躲啊!安樂業對自己不禁有點生氣。

「我可不是關心他。」解語果然開口了,那清冷帶笑的聲音其實很好聽,但安樂業就是整個人都覺得不好了。「我只是不希望他囫圇吞了你的辛勞。」

「我才沒有!」安樂業細聲反駁,萬百草的手藝他比誰都懂好不好!才不會囫圇吞呢!「我這是懂得吃好嗎?」

聞言,解語呵呵笑了。

「安樂業,懂得吃和只懂吃是不一樣的。」一刀斃命。

----

晚餐結束了~~~

安吃貨總算可以稍微喘口氣了XDDDD

他真的一直吃一直吃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