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兩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魏大少正在追求特助周世勳。

魏寧嗣追起人也是金光閃閃、大開大闔的,花錢如尼加拉瓜大瀑布。

周世勳第二天上班,就看到自己桌上擺了一本名錶目錄,一旁還掛了兩套高級西裝。他眉頭動了動,把目錄扔回收箱,拿了西裝推門進總裁休息室,掛進衣櫥後便回頭辦公去了。

待到魏大少睡飽進公司時,都下午一點半了,周世勳正抽空吃便當,兩人對上眼,同時都愣了愣。

「寶貝,這麼晚才吃飯?」魏寧嗣笑得像朵花,推開辦公桌一角的資料,大方做上去,順手撩了周世勳下巴一下。

「有事?」周世勳任他摸,但表情動都沒動,自顧自扒飯。

他剛接掌一家新公司,什麼事都還沒上軌道,午休時間根本沒空休息,現在也是一邊吃便當一邊看資料,對魏大少的騷擾,滿心厭煩。

「吃什麼?」魏寧嗣全不把周世勳的抗拒放心上,腆著臉靠上前。

「排骨便當。」周世勳兩大口塞完飯,把空便當盒捆了,隨意整理了下,便把注意力放電腦上。

「果然是排骨便當啊......」魏大少那雙桃花眼直直看著周世勳帶點油光的嘴唇,唇色偏淡,讓整張臉顯得極不近人情,可現在卻油光水滑的讓人想啃。

視線像要冒火了,魏大少喉嚨一陣乾澀,忍了半天才沒撲上去壓著人吻。

「你看過我送你的禮物了吧,喜歡嗎?」西裝褲的襠部緊了起來,魏寧嗣調動了下姿勢,笑吟吟問到。

「沒興趣。」周世勳一個眼神也懶得給。

「不喜歡錶嗎?」魏大少也不在意,熱情不減的問。「告訴我你喜歡什麼?寶貝,我都能買給你,千萬不要客氣。」

「都能買?」周世勳總算瞄了他眼,冷冽的目光猶帶霜雪,戳在魏大少心頭,他激凌了下,心尖癢得不行,更加殷勤了。

「當然,這世界上就沒有我買不到的東西,寶貝。」

「滾開。」周世勳朝辦公室門一指。「我希望安靜不受打擾,出去。」

「啊?」魏大少傻了,下意識掏掏耳朵,覺得自己一定聽錯了,他今天醒來的方式不對嗎?

「我希望安靜不受打擾。」周世勳強調,眸子還定在電腦上,專心瀏覽各種資料,似乎與魏大少說話是種施捨。「滾出去。」

魏寧嗣差點坐不住,從小到大從沒被拒絕過,他現在反而不知道要做出啥表情才對,甚至沒想到要對周世勳的「大不敬」生氣。整個人愣愣的、悶悶的,心口有種陌生又難以言述的鬱悶。

周世勳沒再理他,似乎只要魏大少閉嘴,他也不見得要人滾,反正別打擾到他辦公,髒空氣他是可以忍耐的。

被視為髒空氣的魏寧嗣,低低噴嚏了聲。

之後魏大少就正式跟周世勳槓上了,甚至都沒時間去找人睡。

每天每天,魏大少換著各種方式討好周世勳,又是鮮花又是精品,衣服、配件、車子,最後還送了棟公寓,像條小尾巴似的跟在周世勳屁股後頭轉,寶貝寶貝的叫得甜蜜,連懶覺也不睡,每日準點上班,就為了想跟周世勳吃頓早餐。

可惜,早餐從來沒吃成,周世勳向來習慣在家裡吃早餐,吃飽了才上工。魏大少花了三天摸清楚這個習慣,第四天興沖沖跑去按周家門鈴,提著兩籠小籠包,喜孜孜地對對講機獻寶。

周世勳連門也沒開,晾著魏大少在門外舌燦蓮花,連眉頭也沒動一下。

大夥兒都知道,周特助就是個銅牆鐵壁,魏大少所有的禮物都退回了,早餐午餐晚餐的邀約也從沒成功過,因為周特助很忙,總在看資料、批文件、開會,連話都不對魏大少說,除了「你太吵了,滾開」「擋路,滾開」「煩,滾開」之外。

偏偏魏大少半點不介意,耐性好得緊,分毫不讓依舊每天跟著美人後頭跑,前那是一皮箱一皮箱的撒,各種花樣百出,大夥兒那是嘆為觀止,都想買雞排配著看戲了。

魏大少猛烈追求周特助的消息,也傳回了魏氏,魏大小姐被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叫去問了一輪話,主動打了電話給小弟。

「咦?大姊。」魏寧嗣正在吃便當,雖然他一直嫌棄米飯濕黏、青菜油耗味重、排骨沒肉又不方便吃,但為了表達對周世勳的一片真情,他已經跟著吃了四頓排骨便當了。

「小四,別招惹周世勳。」魏大小姐很忙,只能對弟弟長話短說。「他是我特別選來替你分勞解憂的,別把人給睡了。」

「他陪我睡就是分勞解憂了。」魏大少心理苦,不客氣就說了。

唉,這個弟弟。

魏大小姐揉著太陽穴,偏頭痛都要發作了:「不許,你的公司才剛起步,現在就是需要周世勳,以後培養起人才了,你要睡再睡......當然,不睡最好,魏家想栽培他。」最後一句話講得特別重,就希望魏大少聽懂。

雖然紈絝但智商沒問題,魏寧嗣當人聽懂姊姊的意思,這下子心裏就不爽了。

怪不得周世勳銅牆鐵壁似的,原來後頭有人撐腰!他就說,天底下還有人能這麼抗拒的嗎?沒有!不可能有!

任性慣的魏大少,心下立刻有了計畫。

既然光明正大地追求不到,那就來陰的吧!魏大少暗戳戳的想,他花了兩個禮拜伏低做小,從沒人需要他花這麼多心思,還連手都摸不到,沒睡到周世勳他絕對不甘心!

再說了,睡了又怎樣?他又不是沒睡過魏家重點栽培的人才,那些人現在也都是魏家的左膀右臂了,一個周世勳有什麼了不起?這種裝清高的人,床上最騷浪不過,魏大少可是經驗豐富,推上了床,在他高超的技巧下,爽到失禁的也不在少數。

想到周世勳那張俊美冷淡的臉,被操的崩潰失神,魏大少笑得那叫一個淫蕩下流西門慶。

打定主意,魏寧嗣便當也不吃了,隨手扔掉,抹了嘴漱了口還含了口香碇,哼著歌把自己打理得風流倜儻、俊逸不凡,才推開了總裁辦公室與特助辦公室相連的門。

「寶貝。」叫得親熱,笑容也比平常熱情許多。

周世勳照樣不給他任何表情,盯著手上的資料完全不分心。

「你今晚要去應酬對吧?不如我也一起去啊!」魏大少在老位子坐下,白細無瑕的手指壓下那疊礙眼的資料。

不變冷淡的睨他眼,周世勳眉頭微動,看來像要拒絕了,又即時咬住下唇。

淺色的唇被咬得泛出些許嫩紅,細細白白的牙像珠貝似的,整齊又漂亮,魏大少咕嘟吞下口水,眼睛都憋紅了,恨不得現在就把周世勳推倒,掰開那挺俏的屁股,把自己的陰莖戳進去,肯定爽死人了!

似乎全沒注意到魏寧嗣粗重的呼吸跟泛紅的眼眸,周世勳思考片刻,頭一回點頭:「好,五點半出發。」

「寶貝放心,今晚我不會讓你失望的。」魏大少笑得淫蕩,話中有話。

周世勳若有所思地看著他片刻,淡淡的哼了聲,回頭處理公事不再理會魏大少。

魏大少沉浸在自己「完美」的計畫中,完全沒發現美人今天多瞧了他好多時間,樂呵呵的躲回總裁辦公室裡,打電話給應酬的餐廳,交代了些甚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