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樂業曾經在腦子裡描繪過很多次與萬百草重逢的場景,也許是在某間餐廳,他正在吃飯,而萬百草推開了餐廳的門。

一開始,萬百草不會注意到他,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他躲在角落的位置。

接著萬百草開始尋找座位,他會慢慢得依次環視店內的座位一圈,最後發現在角落裡的他。

他會很得意的看著萬百草臉上訝異的表情,跟他打招呼,並邀請他共桌,然後重拾友誼。

多麼美好的願景,沙盤演練過七百種狀況後──安樂業真有本筆記本專門寫這些演練──這絕對是最合理的場景,也最適合他們,一飯泯恩仇。

但,為何這七百種狀況就是沒算到今天呢?

他張著嘴,一臉愚蠢,瞪大雙眼,金魚一樣看著眼前的男人。

那是一張,讓他魂牽夢影,一個小時前還在捷運上夢到的臉。

跟六年前差異不大,頂多就是成熟了點,更加俊秀、更加溫雅,彷彿融化黑巧克力般的眸底不變得溫柔……也不太對,一開始是很溫柔,現在大概跟安樂業一樣震驚。

不過萬百草倒是很快就冷靜了。

他淡淡的看著眼前抽高不少的人,修長高挑的身軀包裹在白襯衫跟黑色西裝褲裡。

襯衫的線條撐得很漂亮,看得出完全褪去少年的纖細,成為一個男人了──雖然現在比較像一尾金魚。

不由得,浮出一抹微笑。

見到那抹笑,安樂業下意識也跟著笑。

解語站在旁邊,看著互相傻笑的兩個人,揚揚手中的相機問:「我說,採訪是不是該開始了?五點開店對吧。」

「啊!對,那個……阿、阿白……」高中時的暱稱脫口而出,萬百草還沒反應,安樂業整個人先羞成番茄,慌亂得連連搖手:「不不不,那個,萬先生……萬主廚……那個,我我我叫安樂樂,這是我的名片!」

「安樂樂?」解語挑眉。

「不不不,安樂業,我的名字是安樂業!」手忙腳亂的在提包裡翻來翻去,安樂業完全不敢抬頭看萬百草的表情,明明手上已經抓到了名片,他還是執意把頭塞在提包裡。

「樂樂。」萬百草輕輕喚了聲,安樂業猛的僵住所有動作。「沒關係的,你還是可以叫我阿白,好久不見。」

鼻頭一酸,眼眶發熱,安樂業差點掉眼淚。

連連眨了幾次眼,把淚水逼回去,他拿著名片抬起頭:「阿白……好久不見……」

六年的時間,被四個字輕描淡寫的概括。

有很多話講說,至少安樂業有滿肚子話。

但萬百草在打完招呼後,便切入主提問道:「很抱歉我們最近沒有新菜單,都是當季招牌菜,你想吃哪幾道?我推薦可以嘗試這個套餐。」

攤開的菜單被推到眼前,安樂業並沒仔細看,隨意點點頭。只要是萬百草的菜,絕對沒有入不了口的。

隱約皺了下眉,萬百草回頭招來一個侍者,低聲交代了幾句,對方點點頭很快跑開。

「你、你不自己做嗎?」安樂業緊抓著筆記本、筆跟錄音筆,疑惑。

「這個套餐裡只有一樣菜是我經手,前置工作已經完成了,等等我再進去做最後調味就可以……啊,這可不能直接寫出來,算是餐廳的小祕密。」萬百草頑皮的以手指壓在嘴唇上,噓了聲。

用力的連連點頭:「當然當然,我採訪過很多餐廳,這種事我懂……那,來說說萬主廚的……的……」腦子一片空白。

萬百草的手非常漂亮,從高中時代就是了。手掌看起來不寬,摸起來卻有肉,手指又長又直,骨節明顯勻稱,指甲是健康的象牙色澤……安樂業盯著那雙放在桌上,輕輕彈著桌面的手,微微臉紅。

「這間餐廳的空間很舒適特別,當初為什麼會選擇這樣的空間利用呢?」一旁的解語看不下去了,隨口提問。

聞言,萬百草笑答:「這是老闆的意思。可以說,本餐廳是老闆的夢想,算是夢的具體表現?」

非常溫柔,甚至帶上一點寵溺。

也許其他人聽不出來,但安樂業不是其他人。

空白的腦子染上一點燒滾紅色,視線都模糊了不少。

「老闆是?」發覺前,他已經脫口問到。

「是我大學學長。」

「也是廚師嗎?」

「不,學長學飯店管裡,開店只是興趣。我很幸運,有了可以自由發揮的空間。」幸運兩個字,狠狠的打在安樂業臉上,他暈眩了幾秒。

「喔……那、那……」語言彷彿死透了,明明問題都寫在筆記本上,安樂業卻什麼也看不到。

倒是看來受訪經驗很豐富的萬百草,輕輕壓下被緊抓在他手上的筆記本,看了看裡頭的問題,有條不紊的一一回答,甚至還幫安樂業開了錄音筆。

解語在一旁啪擦啪擦的拍照,調整這調整那,等菜上桌之後,便完全不理會兩個男人,自顧自圍著菜打轉,閃光燈閃個不停。

「你餓了嗎?」很快的,萬百草回答完所有筆記本上的問題,遲疑了幾秒後,問道。

「啊……還好……嗯……我要吃。」安樂業盯著上桌的一盅以柑橘類為食具的湯,解語剛拍完,推到他面前。

大小剛好的橙子也可能是橘子或柚子,黃綠漸層的色彩鮮豔但溫和,靜靜臥在嫩綠色的碟子裡。

揭開上頭的蓋子,清香微帶酸甜的味道直入鼻腔,安樂業深深吸了口氣。

「今天有點冷,喝點暖胃。」萬百草把湯匙塞給他。

點點頭,安樂業低頭舀了湯入口……這味道……眼淚忍不住,啪答落在桌上,又啪答落在湯裡。

「樂樂?」

「好好喝……阿白,好好喝啊……」就是,好像有點鹹……安樂業輕輕抽了抽鼻子。

自己可能真的一點長進也沒有吧。
安樂業低頭把每一道解語拍完照的食物,一一吃下肚,連湯汁都沒留。
雖然不是出於萬百草的手,但調味絕對是萬百草調的,二廚的手藝不簡單,能夠完美重現到毫無瑕疵的地步。
很多話想講,畢竟六年不見了。比他跟萬百草相處的日子,要多了一倍有餘,然而話總是到了喉頭,又被他嚥下。

高中時的安樂業就是個又蠢又笨的傻瓜,對愛情懵懵懂懂,帶著點不負責任的僥倖,妄想永遠以好友的身分留在萬百草身邊。
一直到大二那年,某一天,他從一個深沉的夢境裡驚醒,在思索著那個夢境到底是什麼的同時,放聲大哭,把室友嚇的全醒過來,手足無措的看著他哭得打嗝,最後跑去廁所吐。
那一天,他才終於發現,原來,高中時候對萬百草感覺,不是朋友,而是如同學妹說的那樣───是愛情。
然而,一切已經錯過了,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修補......

不,他知道,但他畏懼不已。
萬百草拋下了他,獨自前往高雄,那封留給他的信裡,只客套的寫著:祝福你的未來光明順利,要好好找到自己的興趣跟喜好,不要辜負......
辜負後面原本寫的字,被粗魯的塗掉了,他想了兩三年,都不敢肯定到底是什麼字。
學妹嗎?還是......萬百草?
安樂業知道自己是膽小鬼,一直到大三,他才鼓起勇氣試圖找尋萬百草的去向,用非常笨拙而且無效的辦法。

結果當然是可笑的,每天留給他的只有失望,跟寫得滿滿的:相逢沙盤演練計畫書。
他真的寫了七百條以上,每試過一個辦法,就刪掉一個,小夏有次看見了,笑得眼淚都掉出來了。
「你真的是個傻瓜,安樂業。」小夏,也就是學妹,他的前女友,邊擦眼淚邊這麼說,然後溫柔的摸摸他的臉龐:「我以前喜歡的就是這樣的笨拙,我想萬學長喜歡的大概也是。你很笨,很真,沒有心機,你很快樂,很天真,很隨性,我們喜歡的就是這些。」

他愣愣的看著小夏,交往兩個月,分手四年的女孩,美麗的眸子裡帶著淡淡的傷心跟懷念,看著他。
「但大概也是這些特質,讓我們無法用戀人的身分留在你身邊。」小夏這麼說的時候,落了淚。
安樂業伸手替他抹眼淚,覺得自己就是個渾蛋,跟萬百草分開,是活該。
於是那天之後,他放棄繼續找尋萬百草了。
也許跟學妹一樣,分開了,反而比較幸福。畢竟,愛著萬百草這件事,該折磨的,只該是安樂業自己。

所以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現在該怎麼辦才好?萬百草是不是還氣他?或者,已經失望到完全不想記得他這個人?
六年來,萬百草心裡的安樂業,到底是......
安樂業猛的一個寒顫,引來了萬百草的關注。
他淡淡看著低頭猛吃的人,心口微微抽痛著,卻又滿漲著興奮。
然而他並沒有表現出來,有禮的保持著該有的距離。
萬百草在心裡恥笑自己,六年了,安樂業不但沒有淡去,反而在這個不期而遇裡,鮮明的佔去他所有的思緒。

安樂業吃東西很快,但很確實。臉上帶著滿足的表情,黑眸閃著耀眼的光采,對高中時期的萬百草來說,沒有什麼比好友的肯定更讓他滿足。
六年來,安樂業看似沒改變,但仍多了許多不同。
他還是大口大口的吃著食物,帶著一點愉快的模樣,但黑眸裡的光采不復見,反而有種游離現實的恍惚。
萬百草心裡覺得奇怪,但又不好多問,畢竟六年未見,安樂業從未找過他,這也許代表,兩人之間連朋友都做不了了。
畢竟安樂業不會永遠對愛情蒙昧。

當某天他發覺高中時期的那一切不出於友情,而出於愛戀,躲避也是人之常情吧。
心口,被自己的想法狠狠戳的淌血,萬百草轉過頭,克制自己別太明顯的關注安樂業。
也許,能維持某種工作上的認識,也是好處。
拍攝完了食物,解語對萬百草道:「你平常都站出菜口對吧,站過去,我要拍攝主廚在廚房裡統御一切的帥氣。」
「解語......」這麼直白的命令讓萬百草一陣尷尬的臉紅,但還是順從的進了內場。

餐廳的廚房是半開放的空間,出菜口跟做點心的工作台,是對著客人開放的,平常萬百草就是站在出菜口,調度上菜順序、桌次跟最後的調味跟裝飾,只有特殊的工夫菜或主廚推薦才會由他掌勺。
「我說的也沒錯啊,這間餐廳有名,一大部分是因為你長得帥。可說是,秀色可餐吧!人有三欲慾,食慾性慾跟愛慾,來你的餐廳一口氣滿足三種慾望,簡直就建達出奇蛋。」
一旁的員工被逗得噗嗤笑出來。安樂業這時候也已經吃完所有的菜,帶著錄音筆慢慢的踱步過來。
「萬主廚很適合這個空間。」心情看來已經獲得控制,他帶著萬百草沒有見過的沉穩的微笑,輕輕讚美。
「是,這是老闆特別喜歡的設計之一......」這個答案是萬百草回答慣的制式答案,卻沒有一次讓他說來這麼心情複雜。
安樂業點點頭,表情是空洞的,但嘴角仍帶著笑。
「不虧是萬主廚的伯樂,很清楚如何彰顯您的特色。」
如果這句話不出於安樂業,萬百草幾乎要以為是諷刺。

要不是,那雙黑眸裡的茫然,他真會認為六年的時間,長的恍若隔世。
顯然安樂業決定要拿出專業的態度,好好盡他記者的本分。接下來的時間裡,整個採訪過程流暢又順利,沒有發生任何突發狀況──扣除萬百草心裡的鬱悶的話。
在四點四十分,整個採訪結束。
安樂業看了看自己的錶:「請問,貴餐廳最後點餐時間是?」
「九點半。」
點點頭,安樂業對萬百草伸手:「今天麻煩您了,很開心能跟你合作。雜誌出刊後我會寄一份過來給您。」

「謝謝。」萬百草看著那隻手數秒後,才握上去。「有機會帶女朋友來吃,我們的菜很適合情侶約會。」
安樂業眨眨眼,露出個緊張的笑容:「啊,嗯......謝謝......你們快要開店了,我們就不繼續打擾了,再見。」
「再見......」不由得用力捏了下掌中的手,安樂業的耳朵一紅,萬百草才鬆手。
解語已經收好了相機跟工具,在一旁催促著。
安樂業又看了萬百草一眼,才抓著提包,跟在解語身後離開。

※※※

 

身著英倫式長風衣、身形挺拔的男子一下車,就吸引了多數人的目光。

 

不只英俊甚至稱得上漂亮的臉上,帶著遊刃有餘的微笑,對集中過來的視線顯然早就習慣,毫不放在心上,正低頭對車裡的人輕聲交談。

 

那端的人可能被他的某句話惹毛了,微微拉高聲音罵了句:「渾蛋!」

 

男子被逗樂似的連連低笑。

 

路邊畢竟不適合停車,男子朝車子揮揮手,關上了車門,目送車子遠去,才轉身朝目的地的餐廳走去。

 

正準備推開門,他的目光被縮在角落的身影吸引了,略歪著腦袋觀察了一下那在寒流的冷風中發著抖,不斷搓揉雙手,臉上茫然又糾結的青年,不著邊際的想:啊,這孩子穿得可真少。

 

剛剛的注目禮中,肯定沒有這個看來冷得牙齒發顫,卻不肯找個地方取暖的年輕人。

 

本想上前搭話,但又怕被誤會是別有他圖……畢竟,這年輕人有張好看的臉蛋,膚色因為冷而蒼白,鼻頭跟雙頰卻又紅得可愛,可憐兮兮的模樣極為勾人,路上的大野狼看到了,難保不會撲上去。

 

想了想,男子推開餐廳的門,叮鈴一聲脆響,吸引了領檯員的注意。

 

「啊,老闆。」發現是他,領檯員綻出參雜些許壞心眼的微笑,壓低聲笑到:「你今天來晚了,主廚十分鐘前就一直看著電話呢。」

 

「這可不得了,我得快露臉讓好學弟看一看。」男子噗嗤一笑,對領檯員眨眨眼,脫下風衣遞上前,順便交代:「外頭牆角有個年輕人,可能被女朋友給放鴿子了,端杯熱茶給他暖暖身體吧。」

 

「在這個天氣被甩真倒楣,我這就端茶出去。」已經很習慣老闆眼觀四面的細心,領檯員招來一個侍者交代他端茶出去後,便帶著老闆入坐。

 

為免麻煩,老闆沒有固定坐位,多半以能被站出菜口的主廚看到為優先。

 

才坐下,半開放空間裡正在作調度的溫雅男子便注意到他,丟去個皺著眉的眼神,看來也像鬆了一口氣。

 

對主廚無辜的聳聳肩,老闆擺出個告饒的姿勢,才低下頭點菜。

 

「今天還剩哪些食材,就從那些裡頭配給我吧。」裝模作樣掃過菜單,抬頭對領班笑道。

 

「好的。」早習慣老闆的做法,領班根本連點菜單都沒拿出來,抬頭對主廚比了個手勢,那頭了然的點點頭。「今天怎麼晚了?小凹快急死了吧。」

 

「他小壞蛋吃裡扒外,是不是偷偷打電話來跟你們訴苦啊?」漂亮的臉做出個氣鼓鼓的怪表情,把人給逗笑了。

 

「哪需要小凹訴苦啊,大家都知道。主廚等不到你,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逼問小凹,把小凹都問怕了。」

 

用餐的客人只剩三三兩兩,離打烊不到三十幾分鐘,領班抽了個閒,興致很好的跟老闆嗑牙。

 

「今天太忙了。」老闆聳肩,他也想準時吃飯,免得好學弟打電話抓人。「對了,今天有人來採訪對吧,如何?」

 

「今天啊……」一提起這件事,領班雙眼一亮,神神祕祕的摀著嘴,臉上寫滿八卦:「今天可精采了,來採訪的記者長的可不是普通好看,但是啊……咦?」

 

「咦?」老闆的好奇心才被勾起來,領般卻嘎然而止,一雙眼看向店門口,他也跟著看過去。「啊,這不是剛剛站在牆角的孩子嗎?他看來都凍僵了,被女朋友放鴿子也不好受啊。」

 

「安先生。」領班沒回答老闆,反倒揚聲喚到。

 

「安先生?」老闆挑眉,琢磨出一點有趣的味道來了。記得今天來採訪的記者,就姓安……

 

安先生彷彿被大燈照射的小鹿,微微縮起肩膀,臉上既赧赦又茫然,蒼白的皮膚瞬間染上透亮的紅色,對領班點點頭,打個招呼。

 

「老闆,是今天來採訪的安先生。」

 

「哦……」興味盎然的盯著那張侷促不安的臉蛋,老闆揚揚手:「請安先生跟我一起坐吧,麻煩廚房弄碗熱湯。」

 

「咦?這……不、不好意思……」男子脹紅了臉連連搖頭,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似的。

 

他身邊的侍者湊上去低語了幾句,大概不外乎告知他邀請人是店裡的老闆不用客氣之類的,那雙水溶溶的黑眸,訝異的瞪大,接著染上複雜揉合著驚惶、無措,也許還有一絲絲隱約的嫉妒。

 

看來百般掙扎,但安先生還是點點頭,靠了上來,在老闆對面的空位坐下。

 

「不好意思,這是我的名片。」

 

「太多禮了……」接過名片,老闆在瞄到姓名的時候,笑得瞇起了眼:「安樂業,真是個好名字。」

 

「樂樂?」主廚,萬百草訝異的聲音,在下一秒響起。

----

預購30號截止唷

這篇文章會繼續貼到完結,但翻外不會貼

想預購的朋友記得填單~

如果我來不及窗了,會在暑假場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蘇米蟲
  • 啊啊啊啊啊我今天才看到預購!我明天匯錢來的及搶下一本嗎?(跪
  • OK呀OK,我延後到2/2了

    黑蛋白 於 2016/02/01 23: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