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濱公園離兩人的住所,騎腳踏車前往是最方便的,距離也不遠,大概才15分鐘左右。
萬百草沒有腳踏車,於是安樂業騎著車跑來按門鈴。
門一開就看到了個有點大的野餐籃,萬百草提得很吃力,俊秀的臉浮上一片紅,安樂業忍不住掀起蓋子往裡面張望了下。
食物一盒盒的疊在一起,看不出有幾盒,一個大的保溫瓶,跟他們合資買的那個小的保溫瓶。

要安樂業取捨,他是辦不到的,但讓萬百草提著,他又覺得不好意思。
「阿白,還是我提吧?」二話不說,就把野餐籃搶過來。
萬百草看似要拒絕,但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笑著點點頭。
騎車,恐怕會不穩,兩人商量了下,決定由萬百草推著腳踏車走,安樂業提著野餐籃,一路散步去河濱公園。
反正,也只需要個25分鐘吧,不算太遠的。
「這算不算父子騎驢呢?」走了幾分鐘後,萬百草看著滿頭大汗但心情很好的安樂業,笑得瞇起眼來。

聞言,安樂業跟著笑,腳還差點絆在一起,整個人往前顛了下,被萬百草一把扶住。
「阿白。」安樂業不是個安靜的人,雖然走得很喘,兩手都有點發麻,嘴巴還是不想閒著。「你打算什麼時候南下找租屋啊?」
「這個嘛......我還沒有想過,但越快越好吧。」萬百草答的閃避,一眼也不看身邊的好友。
「我想過了,兩房的屋子如果不好找,一房的屋子也沒關係,最重要的是要有廚房。」雖然聽說高雄好吃的東西不少,但安樂業可從沒想過跟萬百草外食。

「廚房啊......那就比較麻煩了......」萬百草輕輕點頭,含糊以對。
「我們可以不用買餐具跟廚具了,我爸媽你爸媽反正都不下廚,用慣的東西帶下去就好,我存了一點錢,我們可以合資買個夠大的冰箱。」安樂業的聲音飛揚愉悅,在夏日的青空中傳得好遠。
「嗯......」萬百草推著腳踏車,腳步不自覺的加快。
「然後啊,我們可以去打工,再存點錢買個大烤箱,你覺得怎麼樣?這樣就可以做烤鴨了!」安樂業追著他的腳步,便喘邊笑著說。

「我沒做過烤鴨,不保證成功喔。」發現自己走得太快,萬百草連忙慢下腳步,等待安樂業追上來。
「呼。」少年用力吐了一口氣,把野餐籃使勁往上提了點,繼續開心的規畫道:「沒關係啊,我願意當你的實驗品,你以後一定會有很多實作的課程,無論成功失敗我都願意吃。」
以前,這句話,會讓萬百草心裡暖洋洋的,但今天,他僅僅回以個倉促的「嗯」,接著拍拍腳踏車的坐墊:「你把野餐籃放上來,我推著車走,你扶著別掉了。」
「咦?啊!對耶!」

安樂業自嘲的皺皺鼻子,連忙把野餐籃放上了坐墊,腳踏車不穩的搖晃了下,他眨眨眼下一秒又提起了籃子。
「這樣你推著太重了啦,我們換一下,你扶著籃子我推車。」說著把野餐籃放在路邊,動手接過腳踏車龍頭。
萬百草神色複雜的看著安樂業的舉動,默然提起籃子放上坐墊。
不知為何,一時無語。安樂業哼著歌,腳步愉快,萬百草卻有種想逃回家的衝動。
半晌,終於看到了河濱公園的入口,萬百草才開口打破沉默:「樂樂,你很期待大學生活嗎?」

安樂業回過頭,對他露出一個燦爛得堪比夏日驕陽的笑容:「我很期待跟你在一起,一直在一起。」
萬百草猛得停下腳步,坐墊上的野餐籃幾乎翻倒,安樂業連忙停下,不解的看著他略顯蒼白的臉色。
「阿白,你是不是累了?」
「不是......」直覺否認,萬百草又搖搖頭,勉強笑道:「我只是在看,哪邊比較適合野餐。」
「哦,這樣啊。」安樂業往河濱公園看去,草皮上三三兩兩的人群聚集,也都是野餐的人。
一旁則有人遛狗有人散步有人玩鬧......

「那邊好不好?」安樂業指著接近出入口,位置略高,四周相對少人的地方。
「嗯......」萬百草根本沒確認,隨意點頭同意了。
停好了腳踏車,這次兩人一起提著野餐籃走到選定的地點,安樂業氣喘吁吁的呈大字導在草皮上,瞇著眼看天空。
萬百草也休息了一下,才開始著手將籃子裡的東西一樣樣拿出來。
野餐巾是藍底白格子,當初兩人特別選了比較大的,攤開來坐一家人不是問題。
不過因為是安樂業跟萬百草,絕大多數的位置其實都讓食物給佔去了

荷葉飯、涼拌綠豆粉條、口水雞、鬆拍小黃瓜、早上剛烙的薄餅、香菇鑲肉、茄子拌紫蘇......洋洋灑灑十幾道菜,還有水果跟甜品。
萬百草收好了食盒的蓋子,翻出兩張碟子跟兩雙筷子,將其中一份交給安樂業。
「太感謝了,我開動了!」天氣雖然偏熱,但完全不影響安樂業的食欲,歡快的吃將開來。
大概有半小時,安樂業只顧著吃,甚至都沒空跟萬百草說話。
今天的菜色全是最近萬百草做過的,也是他特別喜歡的幾種菜,尤其那道荷葉飯。

「我還記得,第一次見面我就分掉你的荷葉飯耶,超好吃的!」總算勻出點注意力給好友,萬百草嘴裡塞著食物,口齒不清的。
「吞下去了再說話,別噎到了。」笑著搖頭提醒,萬百草這時候才動筷子。
雖然愛吃,但安樂業除了第一次嗑光了萬百草的便當之外,總會很克制的留下一定的分量給好友,儘管最後萬百草往往還是叫他吃光別留。
菜差不多吃完了,萬百草先打開大的保溫瓶,一股清新的花香味撲鼻而來。

「這是荷花魚片湯,小心點喝,花瓣有點苦,吃不慣就別吃。」邊解說著,萬百草邊將保溫壺裡的湯舀進帶來的碗裡。
白色的花瓣似乎特別處理過,即使過水燙了,也沒變色,仍是清爽嬌嫩的米白中帶點粉的顏色。
魚肉片得很薄,在最後才直接生放著進湯裡,吃進嘴裡,絲毫不老澀,味腴爽口。
不用說,一壺湯,沒兩三下就見底了。
安樂業滿足的拍拍肚子,覺得自己可能再也吃不下了。偏偏,萬百草這時拿起另一個常用的保溫瓶搖了搖。

「還吃得下嗎?銀耳蓮子湯。」
安樂業露出渴望的表情看著保溫瓶,卻有點掙扎。萬百草看出來了,噗嗤笑開。
「喏,你帶回去晚上喝吧。」說著,把保溫瓶塞給了安樂業。
喜孜孜的接下保溫瓶,安樂業一點也沒想過:為什麼特別讓他帶走?等等兩人,不是還要一起回家嗎?
吃飽喝足,午後吹起涼風,兩人一坐一躺在草地上,各自看著天空與人群。
「樂樂。」
「嗯?」
「選你自己有興趣的學系,不要讓我的菜影響你的人生方向。」

「什麼?」安樂業正因吃飽有點困頓,整個人迷迷糊糊的,一時間沒能理解自己聽到了什麼。
「我說,」萬百草嘆口氣,站起了身,對著河的方向伸了一個懶腰。「選擇你真正想去的地方,不要為了吃,追著我跑,你甚至都不知到大學要讀什麼不是嗎?」
「我很清楚啊!跟你在一起,我們一起住,一起生活,我可以試吃你的實驗。」安樂業急忙爬起身,忙不迭辯解。
「不,你不知道。」萬百草瞥去一眼,但很快躲開。「我不想讓你以後後悔。」

「我......」萬百草的話讓安樂業完全不知如何回答,腦子裡亂成一團。「我以為我們是最好的朋友,我們說好要在一起對不對?」
「即使不在同學校,我們還是最好的朋友。」萬百草蹲下來,將野餐巾摺起來,每條摺線都用力壓過。
「可是......你說我們......」安樂業慌的不行,他完全不知道為什麼好友會突然對他說這些話。
「是你說,我們要永遠在一起。」這句話,徹底讓安樂業失去所有反駁的力氣,睜著眼幾乎要哭出來似的看著萬百草

「樂樂,考慮清楚,學妹在這裡,你也可以在這裡。」用多於而不必要的力氣把野餐巾塞回野餐籃裡,萬百草提起籃子,終於看向安樂業,露出笑容:「我不希望你後悔。我、我先回家了。」
並非斜度很大的坡道,萬百草卻覺得每一步都好用力,好累。
他往前走著,走著,走著......
「阿白!」安樂業的呼喚,從後頭隔著他拉開的距離傳來。「阿白!我們永遠都是最好的朋友對吧?」
「嗯。」他回頭,揮了揮手。

 ※※※

要說,安樂業並不是故意躲著萬百草。
他只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理解或說怎麼處理好友說的那番話。萬百草說他們還是好友,但又不要他跟著跑去高雄讀書......
整整兩天,安樂業都抱著頭,除了睡覺跟吃飯之外的時間,都在思考那是什麼意思。
第三天,安樂業揉著眼睛醒來時,腦子莫名清醒,終於決定該怎麼辦了。
他知道,以自己的腦子,要想出什麼太有深度的答案,那是不可能的。
他也知道,萬百草這傢伙,看起來溫溫柔柔的,好像什麼事都好商量,其實,還滿愛鑽牛角尖的。
既然如此,那,繼續抱著腦袋思考一點意義也沒有,乾脆直接殺去萬百草家,跟他把話講清楚比較好。
說到底,大概還是卡在,萬百草不喜歡他跟學妹交往吧!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安樂業也決定,找個時間跟學妹分手好了。
無論如何,萬百草比學妹重要太多了!
拿出在冰箱擺了兩天沒吃的銀耳蓮子湯當早餐。
安樂業真覺得前景一片光明,他跟萬百草解決問題後,等放了榜,就可以一起去找住處了。
啊,其實先找也無所謂啦!無論如何,高雄以外的學校他是不打算填的。
哼著歌,喝完有點跑味的銀耳蓮子,肚子冰涼冰涼的,舒暢颯爽。
換上了海軍藍的T恤跟白色短褲,帶著洗好的保溫瓶,騎上腳踏車,乘著夏日早晨還很舒爽的風,來到了萬百草家。
正想拿備鑰開門,摸了半天,安樂業扁著嘴發現自己忘了帶,只好按起了門鈴。
第一次,他等了五分鐘,沒人回應。於是他按第二次,依舊等了五分鐘,還是無人回應,第三次......
連續按了七八次,安樂業原本的好心情都暴躁了起來,早知道就回去拿鑰匙開門。
萬百草可能去買菜了吧......這麼想著,安樂業在門前坐下,無聊的用腳在地上打拍子,等待好友回家。
沒等多久,斜對角那戶的大門打開了,一抹纖細的鵝黃色身影被鐵門擋著,若隱若現,好像正在鎖門,看起來有點眼熟啊......
「咦?解語!」安樂業驚叫。
「唷。」聽到他的聲音,正在鎖鐵門的少女朝他看去,露出帶點壞心眼的微笑。「等飼主回家嗎?吃貨。」
臉色一紅,安樂業從地上跳起來,用過度的力氣拍掉褲子上的灰塵,低聲叫:「不關妳的事啦!快滾快滾!」
「確定要我滾?」解語沒離開,反而甩著鑰匙走近他。
「幹嘛?你不是要外出嗎?」安樂業退得整個人貼在牆上,臉皺成一團。
「是啊,因為在家很無聊,所以想去看電影。」解語停在很近的地方,笑吟吟的打量手足無措的少年,目光最後停在保溫瓶上。
「那你快去看,不要來打擾阿白。」用手揮趕眼前的人,安樂業決定等等萬百草回來後,要連人帶菜一起拐回家。
「欸,我是好心才跟你搭話耶。」少女粗魯的格開他亂揮的手,臉上笑意不減,看得安樂業毛骨悚然。
「不用你這麼好心,快走快走。」從他等待的時間推算,萬百草應該快買完菜回家了,安樂業不禁急了起來。
雖然知道解語跟萬百草之間很單純,但他就是討厭這兩人相處得那麼融洽。
「你不用等了,萬百草不在。」解語倒是懶得繼續拐彎抹角。
「我知道他不在,他去買菜不是嗎?」少女的話,讓安樂業一凜,整個人猛得站得又直又挺。
「不是。」解語笑笑。「他去高雄了。」
嗄?安樂業瞪大眼,不敢置信的連連搖頭。
「你、你你你......你一定是在開我玩笑......」結結巴巴的,差點咬到舌頭。
「我何必。」解語聳肩。「你等等,他有留信給你,我去拿,你別跑喔。」交代著,少女轉身回家,開鎖的聲音大得讓安樂業頭痛。
「你騙我!」少年抱著頭,用盡力氣吼道。「你騙我!」
解語被嚇了一跳,鑰匙掉在地上,她皺著眉回頭,不其然看到了安樂業滿臉的淚痕。
......解語嘆口氣,從手提包裡翻出了手帕,回到安樂業身邊塞給他。
「不要哭啦,男孩子有淚不輕彈。」
「誰、誰叫你開這種玩笑......我、我咳咳咳......阿白才、才......咳咳咳......」安樂業哭得又嗆又咳,眼淚鼻涕都滴到了地上,就是不肯用解語的手帕抹臉。
「我幹嘛開你這種玩笑。」少女無奈嘆氣,乾脆揪著全身發抖的安樂業,回家解決。
少年這一哭,哭了快半小時。
解語在廚房弄茶點,體貼的把客廳跟兩包衛生紙留給安樂業獨自傷心。
半小時後,他端著伯爵茶跟法式千層蛋糕在客廳外觀望了下,才走進去。
「喝茶。」擺好茶點,解語推了推安樂業一顫一顫的肩膀。
「嗯......」少年手上還抓著七八張衛生紙,深吸口氣後,全拿去抹臉上的鼻涕跟眼淚。
接著便抓起茶杯,也不管燙口,一口氣喝完。
解語立刻添上,安樂業再次灌下,重複三次後,才終於結束這個循環。
「心情好點沒?」
「沒有。」安樂業哭得太過頭,身體仍不受控制的一抽一抽,眼睛鼻子臉頰都是紅腫的。
冷靜點後深深的羞恥湧上來,他都不知道自己幹嘛要為了萬百草不告而別而哭,找過去也就是了。
但,就是有種鬱悶,讓他覺得好傷心。
三天前,河濱公園裡,萬百草說的那番話,跑馬燈般在腦子裡繞轉,安樂業就忍不住又想哭了。
「那我可以把信拿給你了?還是......」受人之託忠人之事,解語問道。
「我不要看!」安樂業啞著聲低叫,抓起蛋糕往嘴裡塞。
「隨你,我沒差。反正你不拿,我就寄去你家。」解語無所謂的回道,優雅的吃起自己的茶點。
「他、他為什麼要這樣......」安樂業知道解語不是個好的傾訴對像,但他還能怎麼辦?
「畢業了,大家都想有個新的開始吧。」解語倒是回答得很中庸,安樂業揪著眉疑惑的打量他。
講話這麼溫和的解語,好可怕。
「跟我在一起不是新開始嗎?」但,少女的態度某程度激勵了安樂業,他打開了話匣子。「我都想好了,我們可以一起住,合資買個很棒的冰箱,然後打工買大烤箱,我可以幫他試吃所有的試作品,等他畢業的之後,我們可以一起開店......這樣不好嗎?」
解語咬著叉子,看外星人似的看著安樂業。
「怎樣?」被盯得渾身不舒服,安樂業努力瞪回去。
「沒有,我只是好奇,你跟覺妹的新開始有什麼打算?」
「學妹?」安樂業迷惘的歪歪頭。「為什麼提到學妹?我如果沒有跟學妹分手,以後就是遠距離戀愛啊。」
「然後?」
「然後?」安樂業有點不爽的皺眉。「什麼然後?現在跟學妹沒有關係,我是問你阿白的事。」
解語噴笑了。
「安樂業,你是我看過最鈍最白目的人。」搖著頭,少女無視少年羞憤的表情,指著他的鼻子問:「你真的以為你自己只把萬百草當朋友嗎?」
「當然!好朋友,一輩子!」這句話他講了好多次,他就是要跟萬百草在一起,一輩子在一起!
「我懶得理你。」解語哼了聲搖搖頭。「總之,萬百草離開前我跟他打了賭,你好奇嗎?」
「什麼賭?」安樂業的缺點就是好奇。
「你到底會不會跑去高雄找他,繼續追著他跑。」解語笑得瞇起眼,神神祕密的壓低聲:「我呢,賭你會去,因為你這傢伙就是個有食慾沒人格的人。」
安樂業一聽,垮下臉:「那阿白賭我不會去嗎?」
「沒有,他叫我不要亂來,不過如果你去了,他答應幫我做八寶神仙蛋。」
安樂業的臉更沉了,簡直就快炸毛似的。
「你去不去?還是要為了跟我賭氣不去?」解語哈哈笑了,壞心的令人髮指。
安樂業瞪著少女半晌,氣沖沖的站起身:「你不要把信給我!我跟阿白的事跟你沒關係,討厭鬼!」
風風火火的,開了門就跑。
笑吟吟的看著那落荒而逃的身影被電梯門吞沒,解語帶上門,長長嘆了口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