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典禮第二天,剛好是個假日,安樂業可能因為初吻的關係,整個人樂陶陶的,就算跟在萬百草身邊巴著吃飯吃點心,卻顯得心不在焉,美食似乎消失了一部分吸引力,像個落寞的失寵美人。
萬百草沒有點破,冷眼旁觀一切,但在第四次發現安樂業摸著嘴唇沒來由的偷笑後,他知道自己的承受力到極限了。
「樂樂。」
「嗯?」安樂業愣愣的應了聲,茫然的看著萬百草。
「你接下來專心在家讀書吧,午餐晚餐我會弄成便當送去你家。」眼不見心不煩,更別說萬百草依然無法從解語那毫不客氣的建議中,做出決定。
當對像是安樂業,萬百草覺得自己什麼也不敢賭了。
「不用吧,你多麻煩,我早上到你家讀書,晚上再回家睡就好了。電費我會跟你分的,不用擔心啦。」安樂業端正起坐姿,大概也發覺自己剛剛的行為有點丟臉,雙頰微紅。
淡淡看著他片刻,萬百草點點頭,同意了。
「我知道你跟學妹有了初吻,但......」該說的還是得說吧,萬百草略顯尷尬的捏捏鼻梁:「剩下沒多少時間了,你還是專心讀書比較重要。」
「好啦,我知道啦!」安樂業因為害羞拉高的聲音,猛得把臉躲到碗後。
沉默了數秒,少年偷偷露出眼睛打量好友,小小聲的叫到:「欸,阿白。」
「嗯?」
「那個啊,你......你覺得如果我跟著你去高雄讀書,跟學妹會不會就分手啊?」
正在收拾碗筷的手一震,差點把手上的碗盤給落下了。
萬百草垂著眼,半天沒有回答。
「阿白?你是不是......又氣我講到學妹啊?對不起啦,我只是......」安樂業自責的嘆口氣,小心翼翼的不敢再多說什麼。
也是,他們說好在一起的時候不講學妹的,可是這件事......好像有點重要。安樂業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想在這時候徵詢萬百草的意見。
「不......不是的,你不要多想,我只是......有點驚訝你會找我商量。」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不找你商量我找誰啊?」安樂業輕笑了聲。「你沒有生氣就好。那,你覺得呢?」
「我覺得啊......」萬百草走進廚房,把手上的易碎品放進水槽,雖然與餐廳的距離不遠,但聲音卻模糊了。「你如果喜歡學妹,距離不是問題。」
「我也是這樣覺得!」安樂業歡快的回應,有人支持的感覺真好!
「學妹跟你說了什麼嗎?」端著水果回來,萬百草試探到。
「嗯......學妹問我,是不是一定要讀高雄的學校。」
「那你怎麼回答?」看著還在喝湯的少年,萬百草叉起一塊西瓜,在嘴邊晃啊晃的。
「我回他,當然啊,因為你會去高雄讀書。」那麼理所當然,安樂業的笑容讓萬百草心口微微一抽。
「學妹呢?」胃口盡失,萬百草勉強吃掉叉子上的西瓜,香甜的果汁掩蓋不住舌根的苦澀。
「學妹沒說什麼,只有點點頭。」安樂業瞇著眼回想的一下,才如是回答。「所以我想學妹應該沒問題吧。」
「應該是吧......
事實證明,他們兩個男孩都太單純了。
就如解語所預測的,學妹來的很快。才過了一天,萬百草就接到了學妹的來電。
心知是安樂業透露了自己的電話,萬百草心裡五味混雜。
學妹的聲音透過電話,依然悅耳甜美,少年沉著臉,靜靜的聽著。
『學長,你願意跟我在摩斯見個面嗎?』學妹很快切入正題,不多客套。
「我能請問,為什麼約我嗎?」萬百草心裡抗拒。
『我認為學長很清楚為什麼,我們應該好好談一次話才對。』學妹不慍不火的回到。
看來沒有拒絕的餘地了,萬百草嘆了口氣,答應了。
半小時後,少年來到約定的地點,手機上有學妹剛剛傳來的訊息,寫著已經到二樓找了個位置。
真是積極的女孩。萬百草苦笑。
隨便點了杯冰咖啡,走上二樓後,一時間沒找著學妹的身影。
「萬學長。」輕柔的聲音從角落的位置傳來,在觀景植物跟隔板的遮掩下,很容易被忽略。
「學妹。」他點點頭,走過去,在學妹對面坐下。
少女給了他一個略顯緊張的笑容,但那雙漂亮的眼眸裡,坦然強悍。
萬百草突然有種難以招架的挫敗感,油然而生。
一開始,兩人相對無語,各自喝著眼前的飲料。
也許過了十分鐘,可能二十分鐘,萬百草已經喝光了冰咖啡,舌頭上殘留著咖啡發酵的味道,讓他坐立難安。而學妹,顯然也喝光了眼前的紅茶。
戀愛中的少女,永遠勇氣十足。
學妹低聲道歉,暫時離席了片刻後,帶了一杯水回來,放在萬百草面前。
「學長請喝。」
體貼、溫柔、細心加上積極......萬百草低聲道了謝,小口小口吞掉水,沖去嘴裡的難受。
「學長,我有話直說了。」確認他吞下嘴裡的液體,學妹立即發動攻勢。
「請說。」靜靜凝視著眼前的少女,萬百草的回應顯得僵硬。
「萬學長喜歡安學長這件事,我心裡很清楚。而我也知道,安學長對你,不能說完全不喜歡。」這句話的攻擊力太高,萬百草聽到自己抽了一口氣。
學妹顯然也對自己所說出口的話感到訝異,臉頰一下子紅了,纖細的手指扭著。
「我、我知道這樣講有點太衝,可是、可是......」學妹深深吸了一口氣。
「安學長就要畢業了,如果你們一起去高雄讀書,他很快就會忘記我,我不希望這樣!」
「也許,你該對自己有點自信。」萬百草知道自己這句話有多蒼白,他無意識的擠壓剛剛裝水的紙杯。
學妹蹙眉看著他,帶著些許憤怒。「萬學長,你跟我都很清楚,安學長是什麼樣的人,我明年也要考大學了,無法永遠這麼積極的一次又一次提醒安學長,我是他女朋友。」
「所以?」
「我知道你在等這個機會,等著安學長忘記我,永遠被你綁在身邊。」少女猛得啜泣了聲。
「我沒有把他綁在身邊......」萬百草嘆口氣,從口袋裡拿出面紙遞過去。「學妹,我跟樂樂只是好朋友,你要是對他的決定有不滿,直接跟他說。」
「我說了,但我的一句話比不上你的一個字。」學妹抽出面紙,狼狽的壓著自己的鼻子,她忍著不要哭出聲來,但顫抖的聲音藏不住。
「那是你跟樂樂之間的問題。」萬百草的視線對著學妹,卻沒有把少女的身影看進眼裡。
「不,我跟安學長之間最大的問題,就是你。」學妹壓抑著輕吼。「你不敢向安學長告白,又不允許別人靠近他,你霸占著安學長,影響他的判斷......你明知道安學長只是為了你才想去高雄讀書!」
「學妹,這是你們之間的問題,在你之前,我已經是他最好的朋友,在你之前,他已經決定讀高雄的大學,你才是那個介入的人!」
聞言,學妹的呼吸一滯,又羞又憤的瞪著聲色俱厲的萬百草。
「這一點都不公平。」半晌,學妹重拾陣腳,輕輕的說到。「這一點也不公平。」
「什麼不公平?」萬百草覺得自己腦子在發燙,他一邊認為學妹無理取鬧,同時又莫名對自己感到羞愧。
「我坦然的對安學長表達自己的感情,但你沒有......你躲在朋友這個身分之後,做的卻是戀人的行為......這一點也不公平!」最終,學妹吼了出來,眼淚漫流,哭得狼狽卻無聲。
「我......」萬百草無法反駁,僵硬的坐在位子上,視線穿過了少女,落在不知名的地方。
「我不會放棄!就算安學長去了高雄,我也不會放棄!」學妹咬牙。
「那是......你的選擇。」除此之外,萬百草不知道自己可以回答什麼。
學妹抹去了眼淚,挺起了纖細的背脊,深深的望著他。
「謝謝你今天赴我的約。」
「嗯......
「我不會輸給你。」學妹站起身,又深吸了口氣:「畢業快樂。」
「畢業快樂......」萬百草不知道自己回了什麼,只是茫然的重複了學妹的最後一句話。

 ※※※

安樂業很快就發現萬百草有不對勁。
不過,眼看考試就要到了,他告訴自己先考完再來好好陪伴萬百草,總不能沒考到足夠的分數吧!萬一大學得和萬百草分隔兩地,光想到就打冷顫。
於是安樂業很盡本分的努力讀書,也很努力把萬百草做的菜跟點心吃光光,差不多忘了學妹了。

但有些事,發覺的當下沒有處理,就失去了那個轉圜的餘地。
大熱天裡,安樂業說服好友不要來陪考,但他沒想到學妹倒是來了。男女朋友嘛,可能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萬百草第一天中午送便當來的時候,活生生跟學妹強碰,安樂業正為了下午的考試焦頭爛額,隨意招呼了聲便抱著便當繼續看書。
「萬學長。」學妹帶著溫婉的笑打招呼。
「學妹。」萬百草僵硬的回了一個笑,把便當跟水果、甜湯放下。「樂樂。」
「嗯?」

「考試加油。」躊躇了數秒,萬百草只留下了這句話,便離開了。
學妹把保溫瓶打開嗅了嗅。甜甜的味道沁人心脾,隱約還帶了點芬芳的花香味。
「學長,你要喝嗎?」無法判斷到底是什麼,學妹咬咬唇,還是問了。
「嗯?好啊好啊,等我吃完阿白的便當喔......」放下手中的空便當盒,安樂業專注在考古題的同時,也不忘把萬百草的便當打開來吃。
考試加上緊張,他真是餓壞了。

第一天平安無事的結束,第二天萬百草就沒出現了,倒是學妹多帶了一個便當來。
心裡隱約有點疑惑,但安樂業實在分不出心思多想,全心投入第二天的考試。
結束後,少年回家蒙頭大睡,直睡到第二天的中午才醒來。
他哈欠著,腦子還沒開機,混沌混沌的,鼻子倒是已經恢復靈敏,抽動著嗅聞空氣裡飄盪的香氣。
......肚子餓了......
抓抓肚皮,安樂業也顧不得先梳洗整齊,追著誘人的香氣來到廚房。
「阿白。」果然是萬百草。

「睡醒了?」萬百草回頭對他一笑,動手把爐上的火轉小,將手上的水抹在圍裙上後,拿了兩副碗筷招呼到:「來,坐下,我煲了湯,剛睡醒喝點熱湯暖胃。」
早在看到桌上的湯鍋時,安樂業整個人就清醒了。他舔著嘴唇歡快的點點頭,一屁股坐上餐桌,眼巴巴的盯著萬百草舀湯,把碗放在他眼前。
什麼話都不需要說了!
少年端起碗,急躁的隨便吹了兩口氣,張嘴就喝。
──人間天堂啊!

考慮到天氣跟安樂業睡過頭了太久沒進食,湯由海鮮為基底,絲毫沒有油膩,鮮美又濃郁,裡頭的料是青木瓜跟鱸魚。
魚肉半點不老,又滑又嫩的,一小塊魚肉根本滿足不了安樂業。他動手又盛了兩大塊魚肉跟青木瓜,埋頭滿足的風捲殘雲。
萬百草也坐下舀了一碗湯,卻一口沒喝,支著臉頰盯著安樂業看。
正吃得滿心歡喜的少年,絲毫沒注意到好友的視線,只顧著把自己填飽。

好半天,安樂業看來沒那麼餓了,整個人神清氣爽的摸著肚子,對萬百草一笑。
「阿白,謝謝你啊。」
「不客氣。」萬百草勾動唇角,低頭喝了兩口湯,悶聲道:「樂樂,我們明天去河濱公園野餐好嗎?」
「好啊。」安樂業捧著臉頰,笑咪咪的看著萬百草:「阿白,我們以後就可以住在一起了耶,你不覺得很興奮嗎?」
「大學第一年,不住宿舍嗎?」萬百草喝完自己的湯,才抬頭笑著回應。
「才不要,我要跟你一起住,抽宿舍太危險了。」安樂業輕哼。

「你啊......這麼篤定自己會考上嗎?」輕戳了下好友的眉心。
「當然,我很努力耶,我覺得自己這次考得不錯,不管怎樣都可以跟你上同一所學校的!」
看著安樂業閃耀著光彩的雙眸,萬百草輕輕的瞇起眼,不動聲色的按著胸口。
解語的話語在腦子裡迴響:你只有兩條路,重新開始或者告訴他你討厭學妹。
「樂樂。」
「嗯?」
「我很期待明天的野餐。」
「我也是!我們好久沒一起出去玩了!」安樂業笑得無憂無慮,萬百草垂下了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