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今天心情看起來很好,昨天跟萬學長談過了嗎?」看著滿面春風的安樂業差不多嗑完整個便當時,學妹才開口。
「啊,很明顯嗎?」安樂業不好意思的搔搔臉頰。
「嗯。」點點頭,學妹看來食慾不振,便當還剩了大半。「學長願意幫我吃嗎?」
安樂業當然不會拒絕。
雖然比起萬百草,學妹的手藝沒那麼好,但也足夠令人回味再三了。
「學長喜歡今天的菜色嗎?」學妹支著圓潤小巧的下巴,柔情似水的眼眸直盯著他。
「我喜歡這個雞肉捲蘆筍,學妹你的手藝真的很好,雞肉不會太老,蘆筍也不會太生,口感很舒服。」安樂業帶著笑讚美,不自覺露出一些討好的味道。
學妹當然聽出來了,但卻只回以微笑,續問:「三色蛋好吃嗎?我第一次做,怕沒做好。」
「哦,你第一次做啊,怪不得......」少年恍然大悟似點點頭。
「學長不喜歡嗎?」
「也不是啦......」安樂業顯得遲疑,夾起最後一塊三色蛋在嘴裡咀嚼。
「萬學長很擅長這道菜?」學妹淡淡問道,答案呼之欲出。
安樂業尷尬的嘿嘿一笑,吞下嘴裡的食物。
「學妹,你不要介意,阿白的手藝不是普通好,畢竟練過很多次了,你第一次做已經很好了,我覺得滿好吃的。」
「謝謝。」學妹漂亮的眉心輕蹙,唇角的淺笑有些悵然。
「矮唷,不要跟我道謝啦!我才要跟你道謝呢,這幾天讓我白吃白喝你的。」
「白吃白喝?」
「對阿,昨天要不是阿白提醒我,我竟然一點都沒自覺。」安樂業嘆口氣。「學妹,我很喜歡吃你做的便當跟小點心,可是這樣不對,我不能太麻煩你。」
「不麻煩的,學長,我很喜歡做東西給你吃。」學妹急急忙忙的強調,臉頰染上一點暈紅。
「我也喜歡,可是到我畢業還有一個月呢,白吃白喝你一個月就太過分了,要不是阿白提醒我,可就犯大錯了。」安樂業用力嘆口氣,把空便當盒蓋上,交還給學妹。
「萬學長的提醒?」學妹咬了咬嘴唇。「學長,那你以後中午還是吃萬學長準備的便當嗎?」
「是啊,我們可以交換菜吃。」最難開口的部分過去了,安樂業立刻眉開眼笑起來。「學妹我告訴你,阿白真的很厲害,你一定也會喜歡他做的菜的。」
「我知道萬學長很厲害......」少女低聲呢喃。
「雖然便當是他幫我帶,不過我們還是一起吃便當,完全沒有影響的。」
「嗯......說的也是呢...」學妹的笑容顯得勉強。

安樂業卻依舊沒怎麼掛心上,一逕的為自己的「反省」跟未來可見的美好日子,開心不已。

一拳難敵二掌,學妹就是有滿肚子委屈,也只好默默吞下。

接下來的半個月安樂業可說過得非常滋潤,考試的壓力彷彿都不翼而飛了。

人生最得意的,大概就是現在這個樣子吧!
左擁女友(的點心)、右抱摯友(的便當),口腹之慾充實到無法量化的地步。
每天上學都像新的冒險,再多考試也阻止不了他對午餐的雀躍期待。

如果可以一直這樣下去多好呢!學妹是個食量小的女孩子,帶來的便當有一半都分給了安樂頁,但從未吃過一口萬百草做的菜。
安樂業不是不覺得奇怪,不過,沒人分享萬百草的手藝,對他來說是天大的好事,也就不多過問了。
這幸福的半個多月過去的某一天,學妹似乎對萬百草便當裡的炒牛蒡很有興趣,用餐時間看了好幾眼。
安樂業也不知道為啥自己會注意到這件事,於是他問:「學妹,你想吃吃看嗎?」
「啊!」學妹臉一紅,怯怯的垂下臉。

「不用客氣啦,我每天分你大半個便當,你分我一口菜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要嗎?」安樂業講的很大方,甚至主動夾了一口牛蒡湊向學妹。
少女低垂的眼簾輕抬,瞥了他一眼,那是一個溫柔但好像有點不高興,卻又帶了點羞澀的神情。
女孩子真是不簡單啊,安樂業讚嘆。
接著,學妹直接張口從他筷子上吃下那口牛蒡。
沒料到會這樣,安樂業繃起肩在椅子上彈了一下,燥熱跟慌張從脖子開始往上爬,短短數秒就紅了臉。

學妹看來也很害羞,粉白的臉龐染著醉人的暈紅,秀氣咀嚼著嘴裡的炒牛蒡。
偏日式口味的牛蒡炒的略甜,每一片牛蒡絲都刨得薄厚勻稱,粗細長短也方便食用,咬在嘴裡的感覺很舒適,不會過度乾澀。
牛蒡絲上頭灑的白芝麻似乎也是另外炒過的,帶著獨特的香氣,縈繞在口鼻之間。
學妹吃得很仔細,安樂業也愣愣的看著學妹的臉龐,忘了吃自己的便當。
「以前,沒看過萬學長準備這道菜。」吞下嘴裡的牛蒡絲後,學妹淡淡的開口。

「啊?喔,學妹你真清楚,阿白還是第一次做這道菜呢,他最近在研究日式菜碼。」安樂業毫無心機的笑答,沒發現學妹臉色一僵。繼續愉快的讚美到:「阿白的手藝很棒對吧!他超厲害的,不管什麼菜,第一次就可以試得很完美,每樣都好好吃。」
「是嗎......」學妹僵硬的彎起唇角,把手上的便當遞給安樂業。「學長,我吃不下了,你替我吃好嗎?」
「當然沒問題。」安樂業歡快的接下便當。「不過,學妹啊,你食量這麼小真的沒問題嗎?雖然是女孩子,餓著了也不好,千萬不要靠節食減肥。」身為男友,這時候表達關心應該沒錯吧?
「學長不用擔心,我沒有餓著。」學妹因為他的關心,眼眸微微亮了起來,僅管後半句的減肥有點多餘。「學長,你喜歡我的便當嗎?」
「喜歡啊,阿白之外,你是我認識的人裡,手藝最好的了。」
聞言,學妹的笑容從唇角消失,纖細的手指緊緊得擰在一起。
安樂業完全不知道,自己無心的幾句話,結束了這看來平靜愉快的小日子。

※※※

萬百草發現安樂業似乎有些坐立難安,整堂課不時偷偷轉頭瞄他,看起來似乎想隱瞞自己的動作,但結果是失敗的。
肯定有什麼不對勁。
萬百草支著自己的臉頰,假裝看窗外的夏日艷陽,鳳凰花已經開了,鮮豔的橘紅像是一簇簇火花。
再過半個月就是畢業典禮,少年心裡混合急躁跟不安,但沒有表現出來。

等了兩堂課,安樂業不出所料的耐不住氣,第六節下課時間,神神祕密的揣著一個小食盒,拉著萬百草躲到後面走廊的隱蔽處。
「欸,給你的。」安樂業把顏色粉嫩的食盒塞進好友手裡。「學妹說,這個送給萬學長嚐嚐。」
「學妹送的?」萬百草挑眉,並沒有立刻打開食盒。「為什麼學妹突然要送我東西?」
「我怎麼知道,學妹也沒講清楚,他就說了請萬學長嚐嚐而已。」安樂業用肩膀撞了撞萬百草的肩:「快吃啦,不然等等我肚子餓,怕忍不住耶。」

「你想吃可以吃,學妹應該更希望你吃吧。」萬百草將食盒塞回安樂業手裡。
「他如果希望我吃,可以直接跟我說啊,幹嘛透過你。」安樂業白眼他。「你平常沒這麼遲鈍耶,怎樣啦,不喜歡我提學妹喔?」
「也不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這句話在萬百草腦子裡奔馳。
他看著手裡的食盒,又看了看安樂業一臉期待的表情,不由得嘆了口氣,將食盒打開了。
四朵黃玫瑰綻放在食盒裡。
萬百草訝異得眨眨眼,再次細看發現是做成玫瑰形狀的……饅頭?

「咦,這不是玫瑰南瓜饅頭嗎?我今天中午還吃了五顆耶!」安樂業顯然回想起饅頭的美味,舔舔嘴唇。「快吃快吃,學妹做的很好吃耶,他說完全不用水喔,就用南瓜。」
「為什麼給我?」萬百草皺眉不解,在安樂業的催促下,不得不拿了一顆饅頭起來,免為其難咬了口。
......南瓜的味道很明顯,些許的甜,些許的鹹,麵糰的濕潤度恰到好處,不會過分乾硬也不會濕軟。
挑眉,萬百草兩大口吞掉一個,把食盒重新蓋上,交回安樂業手上。

「好,我吃了,剩下的給你吧。」
「怎樣?好吃嗎?」安樂業當然滿心歡喜的打開食盒吃將起來。
「還不錯。不過我不明白,為什麼學妹突然要你給我這個東西?」舌上還殘留著南瓜的味道,萬百草不太愉快舔著口腔內側。
並不是學妹做得不好吃,但他就是覺得不舒服,想漱個口。
「大概是昨天的炒牛蒡的謝禮吧。」幾乎一口一個饅頭,安樂業臉頰塞得鼓鼓的,回得含糊不清。
無奈的戳戳他的臉頰,萬百草笑罵:「小心噎著了,你這貪吃鬼。」

安樂業回以一笑,技術高超的在沒噎到的狀況下,把饅頭全吞下肚。
「如何,學妹不錯吧。」
「是不錯......」萬百草伸手抹去安樂業唇邊的饅頭碎屑,搖搖頭。「你這吃東西的習慣得改一下,老吃這麼急,總有天會出事的。」
「矮唷,你也不是第一天認識我了,這三年來我什麼狀況也沒發生過啊!」
「是是是......嗯?解語!」萬百草突然注意到樓下閃過的少女身影,探頭喚道。
「幹嘛?」少女從走廊裡倒退著出來,秀眉微蹙,帶點不耐煩。

「抱歉,我口渴,能麻煩你替我買瓶飲料扔給我嗎?」萬百草一臉歉然問。
樓下走廊有台飲料販賣機,解語瞥去一眼,聳肩。
「可以,你要喝什麼?」
「綠茶。」萬百草轉頭問:「樂樂,你要不要飲料?嘴巴不乾嗎?」
安樂業拉著臉,不爽的瞪著好友,僵硬的搖搖頭。
解語美眸帶笑睨了安樂業一眼,把少年看得渾身不對勁,往後躲開了。
寶特瓶裝的綠茶很快被扔上來,萬百草眼明手快的接住,朝解語揮揮手:「謝謝,今天晚上如果有空,來我家吃飯吧!」

「咦?」安樂業在後頭大聲抱怨。
「我聽到有人不爽了,放心,我一定到。」解語笑得可開懷了,短短兩三句話,把安樂業氣得差點跳起來。
正想反駁什麼,上課鈴卻響了,安樂業心不甘情不願的被好友拉著跑回教室。
不過,當天晚上,解語並沒有出現在萬百草家,心情放鬆下來的安樂業開開心心把整桌子菜掃光。
第二天中午,安樂業拿了便當正準備赴學妹的午餐之約,卻被萬百草叫住。
「來,這個給學妹,我特別借了老師辦公室的冰箱保存,請他嚐嚐。」萬百草看來全力跑了一段路,臉上帶著汗,微微喘著氣。
安樂業歪著頭接過食盒,不解的問:「為什麼特別做菜給學妹吃?」
心裡有點悶,少年不自覺扁著嘴。
「昨天南瓜饅頭的回禮。難得學妹做了那麼精緻的點心,我也不能隨便回禮吧!你想吃也可以順便嚐一點,我做了兩人份。」
「喔......」悶悶點頭,聽到有自己的份,安樂業心情好了些,但還是覺得說不出的鬱悶。「你真是太多禮了。」
面對他的抱怨,萬百草在他額心彈了下。揉著被彈痛的額心,安樂業朝萬百草扮了個鬼臉,才帶著便當跟食盒離開。
很令人意外的,學妹已經等在涼亭裡了,安樂夜帶點訝異,朝學妹招呼了聲。
「學長。」看來似乎頗微焦躁不安的學妹,對他點點頭,欲言又止的。

「這個......」安樂業朝他揚揚手中的食盒。「阿白說是昨天的回禮,我們一起吃。」
「昨天的回禮?」學妹隱約皺眉,接過了食盒,似乎很掙扎於要不要現在就打開。
「你不看看裡面是什麼嗎?」安樂業已經打開自己的便當。
今天是湖南菜,乾鍋花菜、擂鍋茄子、小炒肉跟海味蛋,又香又辣的菜碼,光看著安樂業口水就流成河了。
但學妹還沒準備開動的樣子,少年只好忍著饞蟲,坐立難安的把玩筷子。

好不容易,學妹大概做好了心理建設,這才將食盒打開。
「這是?」少女一臉大惑不解。
安樂業探過頭去一瞄,哈的笑道:「這是水晶皮凍,這次竟然作得這麼透明,學妹我可以吃嗎?」
「水晶皮凍?」學妹把食盒推向安樂業,少年開開心心的夾了一塊皮凍塞嘴裡,滿足得都快升天了。
「對,這道菜很難做,太花工夫了,阿白不太喜歡做,之前拜託過他好幾次都拒絕我,為什麼突然願意做給你當回禮呢?」

心裡有點悶,但吃到久違的美味,少年又分不出太多精神生氣,瞇著眼細細品嘗皮凍碎在嘴裡的美妙觸感。
「我也不懂為什麼......」學妹盯著幾乎呈現透明狀態的皮凍,及點綴其上,以鮮豔的火紅辣油為基底的調醬、翠綠香菜,半天沒有動一下。
「學妹,你不吃嗎?」一口接一口嗑掉了三四片,安樂業才回神問了句。
「嗯......」學妹點點頭,拿起了筷子,又遲疑了片刻,才夾起半片皮凍,放進嘴裡咀嚼。

「阿白很厲害,看起來雖然辣,但不配飯吃也不覺得太刺激喔,這裡的分量我一個人就能吃完了,學妹你千萬不要客氣。」完全沒住意到學妹的沉默,安樂業開開心心的邊吃邊說。
便當也很快就掃去了大半,倒是學妹吃了兩片皮凍後,把自己的便當原封不動的推給了安樂業。
「你不吃嗎?」安樂業再遲鈍,也知道有什麼不對勁,停下了用餐的動作。
「沒什麼胃口......」學妹神色低落的搖搖頭,纖細的肩膀不若以往挺直著,微微縮了起來。

「怎麼突然心情不好?身體不舒服嗎?要不要陪你去保健室?」
學妹仍是搖頭,神色憂鬱的看著安樂業問:「學長,你真的完全不知道為什麼萬學長要給我水晶皮凍嗎?」
「呃......大概是,因為你是我的女朋友,所以他特別用心?」安樂業搔搔臉,對少女突如其來的低落不知所措。
為什麼女孩子心情說變就變呢?
聽了他的回答,學妹輕哼了聲,顯然不接受這個答案。
「也可能......啊,我曾經說過你像水晶皮凍,我很喜歡。」

一個記憶掃過腦海,安樂業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完全忘記萬百草提醒過:這樣對學妹太失禮了。
果然,學妹臉色一變,總是溫柔文秀的臉龐,染上了一抹連安樂業都看得出的怒氣。
「呃......學妹,我這是......讚美......」語尾一片囁嚅,安樂業低下頭躲避少女的視線。
「你跟萬學長說,我像是他做的水晶皮凍?」學妹很快把視線定在還沒吃完的皮凍上,毫無雜質的皮凍襯得調味油更顯艷麗。
「我沒有惡意.……我、我還滿喜歡的……」

「學長喜歡的,是萬學長的水晶皮凍,還是我呢?」少女的聲音帶著些許顫抖,安樂業迅速抬頭往學妹看去,不其然看到她低頭抹去了眼淚。
「學妹,你不要哭嘛,阿白做這道菜也沒別的意思吧,水晶皮凍很漂亮啊!而且我愛吃,把人比喻成食物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少年慌張的安慰,雙手在少女肩上移來移去,就是不敢真的碰下去。
「我沒聽過你用食物比喻人。」學妹深深吸了口氣,纖弱的背抖了抖,慢慢抬起臉來。

「我會啊,只是我們之間比較沒聊到這件事,不信你可以問我啊。」終於把手放上了少女肩頭,小心翼翼的掌心只接觸到了制服的衣料,少年仍紅了臉。
「那,萬學長像什麼?」學妹咬咬唇,直入重點。
彷彿沒料到學妹會問得這麼直接,安樂業張著嘴愣了好幾秒。
「阿白......阿白就是阿白啊!」然後他這麼回答了。
學妹臉色瞬間蒼白得嚇人,只有鼻尖跟眼角的粉紅,那麼的顯眼。
「學妹,阿白是不一樣的,阿白就是阿白啊......」忍不住又強調一次

接下來是一陣窒息般的沉默,學妹神色空白的看著他,溫潤的眼眸漆黑得像不見五指的黑暗,就這樣直直的盯著安樂業。
少年扛不住這樣的注視,扭著肩膀試圖振作,最終還是低下頭躲避。
他完全不懂自己說錯什麼又做錯了什麼,交女朋友怎麼這麼麻煩?在交往之前,學妹就應該要知道,他跟萬百草之間是特別的,是最要好的朋友了啊!
「其實......我一開始就知道了。」打破沉默的,是學妹悅耳輕柔的聲音。「我知道你跟萬學長之間,很……不一樣。」

「因為我們是好朋友,男孩子都是這樣的。」安樂業辯解道,指甲摳著手心,就是不願意抬頭看學妹。
「但是,學長,我真的喜歡你,所以我不會輸給萬學長。」空洞的辯駁被學妹直接忽略。
「等一下,學妹,你這樣說就太奇怪了!」越聽越不對,安樂業帶點氣憤,迅速的瞪了學妹一眼。「我跟阿白就是好朋友,你為什麼要跟他做這種無聊的競爭啊?女朋友跟好朋友是不一樣的,你們女生為什麼都愛混為一談?」
「我知道女朋友跟好朋友不一樣。」學妹微微加重了語氣。「可是,學長,你做什麼都要跟萬學長在一起,連大學也想在一起,即使你根本不清楚自己想幹嘛,你只是想黏著萬學長!」
張著嘴,安樂業卻發現自己什麼反駁的話也說不出來,呆子似的看著抹眼淚的學妹。
「我知道自己有點太過分了,可是......學長,你心裡最特別的人不是我,你又為什麼要跟我交往?」
「我們才認識不到一個月耶......」安樂業徹底無言,有氣無力的回了句。「學妹,你要是不喜歡我有最好的朋友,可以不要繼續跟我交往的。」

沒料到他會這樣回答,學妹倍受打擊的晃了晃,用手撐在桌子上穩住自己。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
「交往為什麼這麼麻煩又討厭?我喜歡你啊,所以我才答應跟你交往,但你為什麼要管我跟阿白之間的交情呢?我跟他認識三年了耶,他比你特別不是理所當然嗎?」一口氣說完,安樂業突然覺得心情也輕鬆了起來。
他站起身,把便當收好,學妹的便當誰也沒吃,掙扎了片刻,他把便當推回給學妹。

「學妹,我真的喜歡你,如果你願意別老跟阿白比較,我們可以繼續交往下去,否則就這樣吧。我反正也快畢業了,遠距離戀愛也不知道成不成得了,停在這裡也可以。」
學妹沒有回答,眉心輕輕蹙著,沒看他。
難免有點可惜,女朋友呢,雖然安樂業還是搞不清楚女朋友是什麼樣的存在,突然失去了好像又有點可惜。
但,他莫名覺得自己現在講的話好像很帥?男子漢就應該這樣才對。兄弟如手足嘛!

 

----

部落格貼文的內容斷點,跟大B上的不一樣

會更少篇(一話裡面塞比較多內容)

要是覺得太多不好看,請跟我說一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